养鬼为祸吧 关注:34,134贴子:999,968

灵异小说书迷的聚集地

  • 108
    一天一贴太麻烦了,还是开个综合讨论吧另外,请在楼中楼回复,不要插楼
  • 1208
    从短发到长发,3年了居然还没更完! 喜欢这些霸气剑歌,可惜还有很多已经记不清了。。。欢迎小伙伴们拍砖留言,可以把喜欢的剑诀写下来,我有空参考着多涂几张。(两年前立过 FLAG,想把所有剑诀都画一遍,事实证明,太高看自己的毅力了!!!)
  • 42
    之前有没有我就不管了,反正即日起就这么实行吧。 1.zz广告的直接封号+删帖 2.不要恶意水贴,水经验请到水楼 传送门:https://tieba.baidu.com/p/3678223866 3.本吧虽然并非作者官方管理,但为了支持作者,还是拒绝更新盗版,所以更新小说帖,一经发现直接删除。(也不是非得在贴吧看,所以各位就别搞事情了) 4.催更啊骂作者啊就别在本吧发了,浮梦也看不到,就别没事找事。 2018-3-13 另外,最近贴吧官方也在搞事情,该图来自吧主吧,反正就是删帖过多
  • 110
    本吧虽然解封了,但不能更新了,如果吧里更新,被举报,结果就是再次被封禁。 本吧以后只作为一个交流探讨的平台,大家可以继续水帖了。 本吧禁止更新小说章节,违反这条规定的,一律小黑屋,别怪我太严,我也是为了本吧能够长久发展下去。 本吧不更新小说了,也许很多人不会再进这个贴吧了,而且本吧也不再像以前以前那么多人发帖,很多老吧友也都会看不到了,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 70
    “有本事别逃!”商宛秋气呼呼提剑追上去,而我,已经缩地术欺身上前,一剑劈向了那十重仙的妖修!对付这些十重仙的修士,我已经是习以为常了。 而这次九州大战里,这些修士都将以本尊出场,所以都知道死了就没戏唱了,因此顽强之极,看到欺身而至,他们还面目残忍的要和我死拼。我冷笑一声,时空剑势带着泰阿剑一剑把他连妖带刀砍成了两半! 另一个十重仙妖修发现同伴气息瞬间停顿,当即回头,看到这一幕,脸色都绿惨惨的了,连忙
  • 49
    但好在,并不只有黄泉杀道的修士,还有一些穿着上三州服饰的三派修士存在,这三派里,一是仙路门,二是万妖谷,三是鬼教! 我心中一滞,所以说为什么会说有几万了,黄泉杀道顶多也就万来人,而剩下的,应该是三派的修士! 九州大战的前哨战打响了,而这一战,就在这里! 怪不得剑魔师父坐镇,他们也不会害怕了,三教齐出,加上帝纤尘的黄泉杀道,怎么可能会害怕只有一位超级强者坐镇的剑魔师父?他们能够采取围攻,也能够分而击之。
  • 56
    帝纤尘也来了,那这次不用我去找他决战,他反倒过来了,我一时却想不出来,他不是要来对付我,可我已经离开了呀,他是瞅准了我不在来的,还是说,为了别的东西,可州郡府有剑魔师父,这是我们为了稳固前线大营而放出过消息的,难道他的情报网盲目到这个地步, 我一路疾驰,战斗伴随距离的接近,越来越激烈起来,而这次我没有停下来,毕竟不知道帝纤尘所为何来,也只能让这些落难的修士先顶住,自求多福了, “碧水满庭寒烟响,绿影
  • 106
    对方如此随意的侵入领空,要么是有所仰仗,要么就是肆无忌惮了,我率先遁飞到了这群修士面前,认真的扫了一眼,寻找他们之中的带头人。 “天哥!”结果还没等我找到熟人,女子的声音就在修饰群里传来,我看向了远处,一道神光在后面逐渐升起,并发出了耀眼光芒。就好比标志性的事物一样。 “茜?”我飞向了这群修士,认真一看,果然修士后面藏着的,正是一身神格的赵茜,而围着她的,有不少修为实力都非常强的,拥有了神光庇佑的修
  • 83
    “对呀,要不然怎么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肆小仙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我沉吟了起来,她的意思很明确了,这些神格拥有者里面,有一个会是真神,而把这真神给封印了,那这九州大战也就结束了! 我心中兴奋异常,而这消息里面,有一部分是没有传音的。别家听得是一头雾水,但剑魔师父却对这真神格的说法关心上了,看他一直沉默,我就知道他也有了想法。 “要不然,每一界只有一个神格拥有者上去,岂不是乱了套了,选那么多上去,
  • 72
    “你居然不接受神光,打算就这么度过九州大战么,喂,姐没听错吧,”韩珊珊无语的看着我,然后扯了一把身边的肆小仙:“仙妹,你快告诉我,有什么办法能避过这九州大战,这神仙能杀么,能么,” “嘿嘿,当然能,但要杀神可不容易,你又不是上位大神,能够摧毁他的神格,因为神格的存在,会让他得到庇佑而生生不息,别说我不帮自己的徒子徒孙,以目前你们掌握的条件,这事肯定没戏,”肆小仙瘪着嘴说道, 我心想肆小仙的说法和外婆
  • 70
    那时天鬼道至尊的领域何等的厉害,那是神级别的领域,当时把剑魔师父压制得几乎动弹不得,甚至挤压得剑魔师父只慎选身边一小片是属于自己的领域空间了。 但到了最后,胜利的却是剑魔师父,这是为什么?领域再强,终究有弱点,而强大者,总能找到弱点!当时的天鬼道至尊,正是因为之前受过伤。转换过力量,所以剑魔师父以自身力量冲击一个位置,最终破除了对方的领域包围! 那种战意,那种自信,正是他获胜的根本,而我,前面的路如
  • 70
    “好!”我怒不可为,浑身如燃烧了起来,瞳孔周边也变得刺痛,泰阿剑饱食鲜血,变得战意沸腾,面对剑魔师父时,仿佛已没有了师徒的情谊,我眼前的,不过是一头孤狼,我要么杀了他,要么,他杀了我! 看着我生出了杀意,剑魔师父再次大笑,随后面目变得更加的狰狞,他和我一模一样的让诛仙黑剑浸满鲜血,然后念起了咒语:“神仙亦也有闲时,放歌舞剑对枯荣,天剑承晓露问花,地剑迎晚风落霞,天机道!枯荣两剑!” 我怒吼一声,无穷
  • 54
    看到剑魔师父面对我,我心中难免如惊涛骇浪起伏,以前练剑的时候和剑魔师父斗过剑,但走不出几招就落败了,关键师父那时候还用木剑,现在让我面对他手中的诛仙黑剑,那还不得把我砍死了? “师父,你真不让开?”我咽了口唾沫,看到剑魔师父真拿出了剑来,我心中战意反而消退了好些,那是经历过无数对他的败仗,而生出的本能怯意! “嘿嘿,你觉得师父的方法错了,就拿出你对的方法来!要我让开?你以为什么东西都是你想要就有的么
  • 91
    “这都什么事呢!”我皱起了眉,心中有些暗叹自己疏忽了,当时师父表现的种种,就让我有了不祥预感,难道师父会真对言师兄动手? 我有些摸不准师父的脾气了,难道之前言师兄做了什么坏事?不止是因为他学不来师父的本事?而离开的原因是什么?我一时想破了脑袋。 “这小诛仙阵倒是厉害,但这小子并不能发挥它全部作用,要不然哪会让进去的孩子撑那么久,早就把他化了!”肆小仙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我忽然的心情好了一些。看来言师
  • 41
    “夏皇,你可想死我了,这么久都不联系我呢,”赵仙官的声音细腻而圆润,让人一听就如沐春风,但我听着就浑身起鸡皮疙瘩,她以前可是男的蚊子大仙,借了女子身子复活了魂体而已,本名则叫赵卓然,名字倒也中性百搭, “赵仙官,别来无恙,”我心里苦但不说,表面只笑了笑看着她,这让赵仙官很高兴,拉着跟在他身后的两位故人出来,但这两位见到我,一脸的尴尬,叫了声夏皇,都吱吱唔唔起来,一副难言之隐的样子, “周仙官、涂仙官
    zidh 5-21
  • 52
    “夏皇,千万别再说下去了,我已经在极力压制九州大战的事情了,要不然军心会乱的,在现在的情况下,很可能会炸营呢!”一个熟悉度的声音以入密传音的方式告诉我,我沿着能量的发起地方看去,穿着一身中州情报部门衣服的胡清雅站在了人群中。 “原来如此。你辛苦了,农国富来了没?”我微笑回应她,顺便问起了农国富的事,这家伙我记得本来是干情报的,不知道怎么的,最后负责后勤去了,一段时间没来了。 “哦,他现在正在往这边赶
    zidh 5-21
  • 105
    “炎炎真火斗破天罡,惶惶离阴沉淹地煞,一气玄元不遗纤微,转动剑轮万里倾崩!天机道!剑灭天轮!”剑魔师父的声音也掷地有声的在战场中掷出,他的声音仍然中气沉稳,一副巅峰之时的模样! 李太冲的剑咒响起后,周围风向大变,而天空一下就暗了下来,七星罗列,云霆狂转,而他剑指的天空,数之不尽的雷霆闪现,真是神罡所指五雷急起,这恐怖的声势,让我不禁为之色变。即便祖龙能够吸收雷电,但这种五雷,我还真没有把握可以抗衡
  • 108
    而就在气息最为狂暴之时,忽然一道湛蓝身影瞬间到了李破晓那边,拽着李破晓就往一边疾飞,速度流星赶月,快得不行!而紧接下来,一个白影,却也以更快的速度追向了蓝色身影,我一看之下,这不是剑魔师父还能有谁? 而蓝色身影正是那李太冲,此时此刻的李太冲狼狈无比,浑身上下全是血口子,毕竟在攻击范围的正中央,就是神仙都难以全身而退,不过现在他却带着李破晓逃离了! “牛鼻子!打不过就逃,这就是你的本事?这就是剑圣该有
    zidh 5-21
  • 68
    剑魔师父站在小诛仙阵的正中央,缓缓升起,他体内爆发的仙气气浪也一波接着一波,形成了宛如浪潮一样的能量波涛,这景象如剑气贯通天地的通灵剑者,斗神真仙下凡,让人几乎敬畏得顶礼膜拜。 相较剑魔师父那漆黑的光芒,李太冲的金色耀眼光芒更像是天神降下,这神圣金光,占据了小诛仙阵的小半位置,而黑气却始终无法冲入其中,对他产生任何的作用。 就在李太冲要发动剑诀的时候,小诛仙阵也跟着启动了,一道道的剑气瞬息而至,如影
    zidh 5-20
  • 111
    “哼,看来这次宝物是要不回来了,徒弟,你一会站到我身后去,让我会会这牛鼻子老道!”剑魔师父脸色阴寒起来,我浑身顿时一阵的毛孔扩张,他说是牛鼻子老道,那就一定是李太冲! 李太冲在这里出现了?我完全没有任何预兆,也从来没敢去想会发生这事!毕竟现在我所在的地方,是中州接近我和狗皇帝对峙之地,他李太冲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之前昊阳真人说除了他,后面还有后手在,但我以为后手是李破晓而已,却没有想到是李太冲师
  • 92
    “啊,”我愣了下,然后看向了云冰心,问道:“云姑娘,刚才你追击李破晓,是否已经将他击杀了,” 云冰心飞过来摇摇头,说道:“未曾有之,他的剑笼给我破了以后,就和我对剑了三十多个回合,结果力有不逮时,昊阳真人和黄立辰来横加阻隔,我双拳难敌,就让他们离开了,” “原来如此,”我看云冰心也一副中气不继的样子,就知道她尽力了,西王母和赵茜刚才全力对抗其他敌人,只有云冰心一人追着李破晓去了,给昊阳真人和黄立辰救
  • 57
    一剑对皓月吟歌,一剑留佳宾饮酒,剑魔师父给我演示了这两剑展现的绝佳剑意,让我心中无不临摹万千次,他的剑霸气绝伦,甚至乾坤道剑法已经属于正道中极尽霸道的剑法,但也没有他这么霸气凌然的,他也让我知道,即便道统之力的倍数没有达到十倍,他的力量也不会弱于天鬼道至尊所降下巅峰力量, 不过这也是轩辕如馨以仙灵之气转换成仙气后的实力,毕竟神仙下界,一样也免不了俗,像是葬神棺开启后放出的神鬼,使用光力量后,就再也
  • 104
    集中注意力的同时,我也在试图转移自己的视线,不去看那九地忠臣的谏书,所以不顾一切的把目光移向了远处的剑魔师父! 这时候,剑魔师父的枯荣两剑也释放出来了,让我难以想象的是,这枯荣两剑也如此的霸道!只看到他怒喝一声‘天剑’,周围竟都白了起来,恍如天空破晓一般,无数的落叶飞花翩翩起舞。仿佛承载着世间最美好的生机!这就是繁荣一剑:天空承晓,白露问花! 哗啦一声,周围光芒闪烁,两只鬼奴瞬间暴露在了剑魔师父的眼
  • 103
    轰隆隆,一大波的无差别攻击全都轰在了周峰的身上,但周峰不再是以前的他,有天鬼降临后,整个变得皮糙肉厚起来,即便是我飞霜一样的攻击打中他,也只能让他不断的后退而已,并不能造成本体实质性的伤害,我打算再施力继续进攻,而周峰也在这一刻控制已经给我的剑法炸得坑坑洼洼的天鬼残躯朝我扑来, 我眼中红光闪起,准备用玄天魔气直接轰杀了周峰,但这个时候,剑魔师父却说话了:“徒弟,差不多了,你所以退我身后,前面的,都
  • 80
    海面的波涛被轻易劈开了两半,刮起了狂风骇浪,而很远之处,一道白影似鬼魅一样迅捷飞来,笑声方歇,身穿一身洁白的老者,已经背手站在了水面上,环顾着我前方的修士群, 不止是周峰呆若木鸡,我看着那熟悉的背影,两眼都瞪大了,剑魔师父怎么会到了这里, “徒弟,你到了上三州,怎么过而不入呀,”剑魔师父的声音传来,让我心神一震,连忙说道:“师父,九州大战都开始了,哪还顾得上去上三州观景旅游,” “啧,九州大战还要打一
  • 119
    “天哥说的不错,只要大家愿意,都可以精诚合作,往后我们共同应对九州大战,然后……天哥一定会带领我们找到不止是让庇护者能够白日飞升的办法,只要大家努力了,就一定都能避开毁灭的,如果加入我们之后,之前一切都会既往不咎,也不问出身来历。但只要求一点,那就是互相礼遇,共同的面对敌人,仅此而已。”赵茜也是冰雪聪明,一边跟着我退后躲开周峰的庇护者,一边游说对面意志不坚定的修士。 果然,赵茜形象甜美,说话也是信
  • 79
    “夏道友小心,若力有不逮,还请离开。”看我一副要一人敌万人的表情,云冰心点头答应下来,然后看向了李破晓,李破晓皱起了眉,也凝视着云冰心。 她和李破晓再此之前斗过一次,李破晓给云冰心打得信心全无,最后回了越州,不知道怎么的竟让他在两年的时间里突破了十倍的道统。一举达到了我和云冰心那样程度的实力,而且还继承了李太冲的剑笼,并且在这一战里大展神威,以一敌二。 “夏道友万万不可去,对方太多人,你一个对付不了
  • 62
    囚牛和李断月的剑丸飞剑如闪光的活蛇,一前一后追逐,过程发出嗖嗖之声,动人心魄,而一路上海水给它们轻易劈开,气势夺人! 而我和李破晓对击时,泰阿剑和昆吾剑也爆发出了各自的强光,剑气瞬间纵横而出,谁都不愿想让,至于各自的气浪撞得周围尽是剑芒,昊阳真人和西王母都靠近不得! 云冰心属性爆发后,那张大翅也磅礴招展,剑势轰然而下,猛冲向了李破晓,在海平面上划出了一道惊人浪花! 轰隆! “破!”李破晓看云冰心持剑飞
  • 102
    这精巧无比的金色笼子上面,满布一枚枚细小的彩色飞剑,形成了一道道的琉璃色,发出耀眼的神光,我察觉这笼子在经过李破晓的手后放射出的诡异力量,心头顿时一沉,立即涌起了‘剑笼’二字,这居然就是韩珊珊点名的剑笼?看来是没差的了,要不然李破晓怎么会在关键时刻才拿出来!? “剑笼!起剑!”李破晓大喝一声,那剑笼前方的一个小闸门顿时打开。随后猛然从里面疾射出一把把色彩斑斓的小飞剑来,起速度快如疾风,全都往那仙路
  • 87
    “昊阳真人,你这是要带我们回中州么?”我知道赵茜的意思,当即冷冷的问起了昊阳真人。 昊阳真人脸色微微一变,但很快一副恍然的表情,说道:“是这方向,夏道友,这事情我还能骗你么?我都这样了,能不带你们去报仇么?我们就是往那边来的,你也看到了,刚才还在那边打了一场!我们赶紧过去吧,一会可晚了。” 昊阳真人不知道赵茜使用浑天罗盘的厉害,一副就是那里的样子,而我和西王母都亲眼看到赵茜说的是西南,自然都一副不信
  • 67
    “如果是别人,或许我就嗤之以?,连回答都懒得回答,但如果是夏道友问,呵呵,我就不能把这话当废话了,屠神无非葬神棺,不葬此神,就难以剥夺其神职,神职不灭,他也不会就此消亡,而要葬神,这葬神棺又需得上神才能到拥有,就好像这里的缉拿令,没有这缉拿令怎么葬神,况且好的神位不易获取,像是我们这么大的一个世界,好比是上等的肥差,背后之上神会让你随随便便就葬神,”西王母微微一笑,虽然这笑容里不带嘲讽,但言语里对
  • 81
    西王母不但是老狐狸,竟还是个狠角色,已经想着要怎么玩弄九州大战于掌股了,看我沉默的看着她,西王母以为我不懂,继续详细的说道:“夏道友,赵道友,包括我徒,可能你们都觉得老身这行径可耻,但我实在也是别无他法。我熟读古籍,知道这九州大战的混战程度,那种惨烈,如同人吃人,妖相杀,全无任何规矩可言,要不然就不叫做九州大战了,神格的凝聚,才能稍微增强凝聚力,也就是庇护的数量,而以我所猜测加上赵道友现在神格的色
  • 66
    “还愣着干什么?是不是要等我一个人都杀光?”我冷冷的说道,仙路门本就是邪派,也从在澜州里救出华珂的时候感觉到了,加上近期的所作所为,我一言不发就出手也不是不分青红皂白。 仙路门的修士率先而为的将九霄神剑门满门一万弟子全都杀死,而这次出来,还真不知道他们想要做出点什么来,灵宝遗物,一定会让仙路门南下,最后九州肆虐,成为一大毒瘤,既然如此,那就在这里把他们全都消灭好了。 “地有真灵凝玄波,倒流逆转升紫河
  • 35
    “嗯,是仙路门的着装,应该是去接应宝物的,我们不好在茫茫大海中寻找携带宝物的人,只能来这里守株待兔,却出了最坏的情况,撞上了接应他们的人。”黄立辰看了一眼乱流出口的方向,然后说道:“师叔,我们要不要先离开这里?对方人多势众,不好跟他们硬抗。” “走?走当然可以,不过我们走了,你觉得还有机会拿到宝物么?他们不比我们清楚携带宝物的人所在?他们是直线接应,我们却是曲线避开的去找,谁先找到?”西王母有些不
  • 89
    “神格!”西王母怔怔的说道,而昊阳真人也在西王母后面叫出了这两个字,云冰心和黄立辰都震惊的看着赵茜,一时之间,双方都忘记了大家都是对手的事。 “神格?西王母道友,请问你说的是什么?”我皱了皱眉,因为看到她和昊阳真人都一副震惊愕然的样子,并且伴随着一种急促的呼吸,甚至是恐惧。 西王母深吸一口气,看向了云州的方向。然后说道:“中州的仙气乱流消失,是不是你们的原因?赵道友获得神格的事情,应该也是我们在仙气
  • 82
    如果是神,岂不是一击就能把我打灭了?我心中震惊,想着要不要就这么逃离,结果这位‘神’,居然瞬间就到了我面前,我心下一凛,本能想着逃离,可一看清楚站在我身前的‘神’时,我整个人都呆住了! 这不是赵茜是谁? 我倒吸一口冷气,现在的她还是之前消失在阵眼中的打扮,但现在,一轮圆形的璀璨神光,竟出现在了她的头顶至肩膀的位置,让她整个人看起来神圣无比,恍如是真神一般,这和天鬼道的道统至尊不一样,那是从神界偷渡下
  • 65
    这些鬼类仍然恸哭不已,赵茜转过身,也看向了哭声传来之处:“这些鬼类守在仙气乱流的入口处,形成了天然的障壁,怪不得没有人愿意往这里走,天哥,怎么办,” “直接过去,这些冤魂多是修士大战遗留的,有部分全都是戾气在作祟,大修士之间的大战,他们是死得干脆,但往往炮灰是最惨的,终日徘徊在这里,数百年来都不得入六道轮回,”我试图寻找这里阻止他们轮回的条件,毕竟没有戾气聚集点,也不至于缠住他们这么久,让他们终日
  • 90
    “从宛州赶回上三洲,肯定要花不少时间,去查查运送宝物者何人,尽可能把路线图和情报给我。”我当即说道。 “是!夏皇!”情报官立即应是,然后离开了棋室,我看向了云冰心,问道:“云姑娘,你们路过宛州的时候,九霄神剑门的事可是刚刚发生?” “这个……这……嗯,是刚发生不久。所以我们情报也不准确……师父也是听到了情报后就直接来中州了,因为时间紧凑,并未亲自去查看,所以难免有些出入,还望夏道友见谅。”云冰心想了
  • 51
    正在我和云冰心研究各自道统和修炼上的事情时,外面很快传来了杂乱的声音,我一听就皱起了眉,原因是昊阳真人带着自己的侄子黄立辰过来了,他们两位要拜访,结果侍者并不然他们进来,以至于大家伙闹了矛盾。 昊阳真人虽然是道士,本身也阴鸷,但因为擅长枪类的近身类修士,性格方面,却表现出掩人耳目的冲动来迷惑别人,我不是很喜欢这种人,所以一直就对他不感冒。 侍女还没过来通传,这师叔侄就一起进来了,看到我正在和云冰心愉
  • 48
    “你有事,那我就先走吧,晚点再来叨扰你……”云冰心看有传令兵要见我,而这次正是宛州九霄神剑门的事,所以她识趣的不打算参与进来, “不用,事关你们妖族和越州阐教组织,这事不用避嫌,”我淡淡的说道,云冰心怔怔看我一会,本来要站起来的,最后还是老实的跪坐在了我面前, 传令兵给我叫进来后,单膝跪在地上,这传令兵当然不是普通的传令兵,他们隶属胡清雅的麾下,腰牌那也有个狐狸的标志,在中州叛军里,有着极高的辨识度
  • 65
    州郡府偏院是招呼客人用的,说是偏院,其实占地也有好几亩地,能住不少人,现在住着昊阳真人这一越州团队,而西王母又来了,当然是要住上他们的,毕竟现在我没答应谁或者帮谁做什么,为了避嫌,当然要一视同仁,所以安排了西王母也住在了那边,至于他们要不要打架,吵架,那就不关我的事了, 但看西王母的意思,还要云冰心能够经常拜访我,这感情牌打得也是一套一套的,我也不好拒绝,那会落了云冰心的面子,这葫芦娃也是孤傲,别
  • 76
    “犯九霄神剑门者,远必诛之,”署名的正是我,有这纸条,说明他们妖族是去过九霄神剑门了,要不然应该没人会看到这九霄神剑门,正中央碎了一半的剑石上所刻画的字,那意味着九霄神剑门很可能已经给越州修士残酷的屠灭了, 我如何不怒,心中已然如火山熔岩一样浇灌了一遍,那种刺痛和愤恨,前所未有的达到了极致,我怔怔的看着纸条,好一会才问道:“这字是我刻上去的,但不知道何道友想要说什么,九霄神剑门怎么了,” “唉……我
  • 131
    “怎么没有?平时你也常常夸夏道友的,怎么今天就反常了?”西王母有些嗔怪弟子反复无常的表情,然后看向了赵茜和李庆和等人,才笑了笑,说道:“人多,这孩子有点害羞呢。” 赵茜看了我一眼,一副你又去哪招惹来的小情人的表情,而李庆和捻着在八字胡须,在那和张小飞他们眉来眼去的笑我,我瞪了他们一眼。说道:“李庆和,你们不是还有事情要做么?这里也不用留人了,我和西王母道友他们还有点事要商量。” “好好好,你说什么就
  • 48
    赵茜撞上我和媳妇亲密表态,有些惊慌失措,我也不忍责怪她,毕竟这里也算是半公众的地方,她有事着急前来,也是无意,就淡化的说道:“没事,你说越州来人了?” 赵茜愕然看着媳妇姐姐,然后才对我说道:“哦……嗯,是的,越州来了个使节团,说是有事找你商量,这七人小队都是修为高的知名修士,一位十重仙后期带队,两位十重仙入境期和四位九重仙化境期,我看他们一副好商量的样子,软磨硬泡才过来跟你说的。” “嗯,为首的是谁
  • 143
    “臭小子,你现在可厉害了很多嘛。”忽然一个声音从夏瑞泽的身后出现,我一听,就知道黑龙这趟也跟过来了:“小黑,你又淘气了,现在还叫我臭小子。” “嘿嘿,在我眼里,你就算成了个老头的模样,我的年纪都比你老很多。”黑龙阴险的笑起来,随后龙影从夏瑞泽身后显现。这个时候的黑龙,已经和以往完全不同,除了眼睛还是那金光闪闪的样子,这犄角已经和皇帝的睚眦龙一样多了。 黑龙和金龙都是擅长战斗的龙,跟囚牛可不一样,不过
  • 227
    第十五卷已经完了,把第十六链接整理发出来,方便大家阅读。 建议各位吧友点只看楼主,我就懒得删长回复了!!!
  • 70
    “要么还是退兵吧,既然狗皇帝已经撤兵集结在周边防御我们,孙重阳带领的上清教也解围了,我们没必要和他们死磕,夏皇……”阮秋水看着我的目光一直放在沙盘上,一时之间也拿不定主意。 沙盘上的小天庭附近,到处都插满了黄色的旗帜,这些都是皇帝的大军,而一支旗帜几乎就代表了皇帝一万的大军,这三百多支就那么扎眼的插在那,让人不得不感到震撼。 不得不说,守卫小天庭的精锐力量还是相当惊人的,数百年的烧杀掳掠,让狗皇帝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