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法外小说吧 关注:1,253贴子:6,257

  • 10
    两名阿萨诺夫的手下正站在街角,等待卫生部门派遣至万国饭店的车子经过。他们把漆有国家能源公司字样的货车停在斜对街,然后摆了几个三角锥,假装忙着工作。 卫生部门的车子已出现,马上被迫停在三角锥前。 “你们在干什么?”车上一个人说:“这是紧急状况。” “去死吧,矮子!”其中一个阿萨诺夫的手下爆了句马来土话。 “你说什么?”被激怒的卫生人员下了车。 “你瞎了吗?我们这里的工作很重要,”车臣人说:“你******不会开另
  • 2
    (中秋快乐~~~) “太迟了,时间上来不及。”杨峥摇摇头说:“而且fic现在简直就是筛子,谁知道会不会有另一个狸猫。” 岩仓的目光开始四下游移,回忆着平面图,试图找出出路。 杨峥说:“对了,谢谢你救了我。” “什么?”岩仓惊诧的看了杨峥一眼:“别逗了,我只是不想你死的这么窝囊而已。而且,等你康复了,我一定要跟你来一次真正的对决。” 杨峥咧咧嘴。对这种一根筋的家伙,有时候你真的无法理解他的逻辑。家庭破碎、父亲自杀
  • 5
    (貌似把上个月的债也还了~~) 伊姆兰·西拉耶夫吃完三明治,喝完葡萄酒,便将从杨峥身上取出的东西整齐的排在桌上。陶制手枪,手机,一卷钞票,一把弹簧刀。 杨峥面容憔悴,全身是血,已进入深沉的冥想之中。这么做的主要原因是为了撑过西拉耶夫利用器械在他身上造成的痛苦,另外也能保持内在的精力,维持身体最后的力量。 肌肉松弛剂的效果在一点点的消退,随着身体的新陈代谢,杨峥能感觉到力量在一点点的恢复。与此同时,绞痛的
  • 7
    早晨的阳光照进廉价旅馆的小房间里。房间的墙壁像是纱布,透进了中南的喧嚣声。安娜从不安稳的睡眠中醒来,她静静的躺在晨光里,杨峥就在旁边,跟她睡在一张双人床上。接着,她转头看着他。 自从第一次在教堂外的阶梯上看到杨峥,她的生命就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她的父亲死了,而且现在她也不能回到自己的公寓,因为岩仓跟麦胜杰都知道她的住址。事实上她并不怎么想念公寓里的东西,除了她的钢琴。 至于杨峥,她对他有什么感觉?她也
  • 2
    安娜看着杨峥肿胀变色的的身体侧面,皱眉说:“我猜可能会有内出血,你得去医院才行。” “你一定是在开玩笑。”杨峥说。的确,疼痛的感觉越来越激烈。他每一次呼吸,都会感觉几根肋骨被挤压刺入肉里。代号尾刺的那家伙力气十足,如果杨峥不是被RTA强化了骨骼,也许肋骨早就断了。 经历了无数次的险死还生,还从没哪个单独的人仅靠拳头就给杨峥造成这么大的杀伤。不过他不可能去医院,他现在名义上是通缉犯。而且这里是澳洲,天知道
  • 4
    “你怎么可能没事?”安娜惊呼着:“你全身都是血。” “只是鼻血而已,事实上没看起来那么夸张。”杨峥坐起来,觉得头晕眼花。看到安娜怀疑的神色,他不得不安慰她说:“真的,其实没什么大事。” 安娜拿了一叠面巾纸压在杨峥鼻子上。 “谢谢。” 安娜没回应杨峥的话,直接说:“你还说你要回旅馆拿东西,那为什么跑来这里?” 杨峥慢慢撑着身子站起来:“等一下。” 安娜望向岩仓跑掉的方向,然后转过头来看着杨峥,显然松了一口气
  • 4
    余秋驾着车沿着下山弯道行驶,车速不快,他的目光一直透过左侧车窗看向山顶。行驶到半山腰的时候,余秋接通了入耳式通讯器:“报告位置。” 耳机里迅速传来特种战术小队的声音:“猎狐1号就位,没有发现可疑目标。” “猎狐2号就位,没有发现可疑目标。” “猎狐3号就位,战术无人机已部署,没有发现目标。” 余秋保持着车体平稳,眉头皱了起来。这些天来FIC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基金会大楼内暗藏的监控设备为FIC敲响了警钟,那些为
  • 6
    余秋走了,半地下室里的杨峥又睡了一觉,醒来之后脸色阴沉。只有切身实地的在FIC工作过,才会真正明白FIC到底有多强大。杨峥以为余秋找上门要花费很久,但实际上他随时随地都被监控着。无所不在的天网,散落各地的特工。尽管没发现身后的跟踪者,但杨峥想FIC一定是用了更隐蔽的办法。所以只要余秋想,他就能找到自己。 现在看起来余秋的确没有说谎,新任局长对自己的通缉令是别有目的,而不是单纯的要干掉自己。否则FIC的特工早就找上
  • 3
    “凶手就在这里,立刻封锁现场!” 杨峥这会儿已经混入了人潮之中,他的身边左右不是国会议员就是更尊贵的参议员,源自垃圾桶中的刺鼻黄色气体加速着这些大人物们的逃离欲望,这时候想让人潮停下来封锁住现场,谈何容易? 那些警卫很快就发现了这一点,旋即通过通讯器呼喊:“叫医生,叫救护车,有人被刺杀!一层的伙计立刻在各个出口布置封锁线,一个都不要放走,排查凶手。” 挤在人潮中,那警卫的话语完全落在了杨峥的耳中。他嘴
  • 4
    八辆黑色SUV与一辆装甲防暴车从街道上驶下,开入了添益基金会大楼前方的停车场。车队依次在大楼前停好,车门纷纷打开,二十多名身穿同意黑西装的特工走了下来。后方的防爆车后门敞开,一队特种战术小队小跑着下来,在车旁边列队集合。 丁文泰第一个走下SUV,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同事,通过入耳式通讯器下达指令:“封锁……” 恰在此时,只听轰的一声,他所在的SUV顶棚被砸得凹陷下去,仔细一看才看到砸在车棚上的是个人。旁边的一名手下

  • 发贴红色标题
  • 显示红名
  • 签到六倍经验

赠送补签卡1张,获得[经验书购买权]

推荐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