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小说吧
关注: 4,805 贴子: 649,811

遨游在南派三叔创造的海之世界,梦之世界

  • 74
    我想问,这里还有人吗
  • 2
    经核实吧主青铜頩 未通过普通吧主考核。违反《百度贴吧吧主制度》第八章规定http://tieba.baidu.com/tb/system.html#cnt08 ,无法在建设 世界小说吧 内容上、言论导向上发挥应有的模范带头作用。故撤销其吧主管理权限。百度贴吧管理组
    编号559 12-19
  • 6
    2020年啦,万事顺人意!
    编号559 12-11
  • 2
    传说中的失去才知道珍惜
    编号559 12-11
  • 2
    这又是一个很特别的故事。 现在说起来,我自己都还有点不相信。因为这个故事失控的速度太快,期间没有任何可以容我完全接受的机会。 它和我以往经历的不同,并没有宏伟和深刻的背景,没有太过于激烈的情节冲突,但是这个故事,是我经历的最让我毛骨悚然的故事之一。 在说这个故事之前,我先要声明几点。 首先,我在写这个故事的过程中,放弃了我之前的一些故弄玄虚的叙事技巧,我之前故弄玄虚,是因为很多故事在最初发生的时候,十
    青铜頩 10-10
  • 0
    #关于疫情#你在的城市还好吗?
    微微 7-31
  • 9
    合上他反复强调的, 所以从一开始就弄错了,事情的关键,在这些内容之外。我不禁这么想,如果王海生的经历并不是关键,而梦话这个事情,除了人也发生在一个不知名小镇的电视机上,那么,关键是什么呢? 第二个部分,我称呼为:疯人院。 这部分的梦话内容非常有意思,这个部分感觉上南生一直在观察,他的第一句话是:“第一个疯子,97年的时候发病。” 这个疯人院并不是现代化的医院,从信息来看,应该是比较偏远的乡镇医院,病人应该
  • 0
    经核实吧主不敢说爱的蓝恋 未通过普通吧主考核。违反《百度贴吧吧主制度》第八章规定http://tieba.baidu.com/tb/system.html#cnt08 ,无法在建设 世界小说吧 内容上、言论导向上发挥应有的模范带头作用。故撤销其吧主管理权限。百度贴吧管理组
  • 1
    从我在当地听到的消息来看,去花头礁捕鱼的渔民,一般是有特殊的目的的。比如说婚娶,或者有海鲜酒楼高价要求比较好的食材。他们去花头礁的时候,水位很低,也许是为了捕龙虾。 因为水位很低,礁石的下半部分露出了海面,他们看到了安装在礁石根部的某种生锈的奇怪“仪器”,以为自己遇到了“海观音”。 他和阿鸿回到岸上,因为这件事情被人耻笑,王海生年轻气盛,准备自己单身一个人回去探个究竟。 王海生的性格倔强,他决定了之后
    编号559 3-24
  • 2
    讲故事 | 世界 · 中篇 我的梦话 | 第三十二章 这更像一个现象,而不是灵异事件 和很多事情一样,第一天总是最让人兴奋,也最让人难以琢磨的。 聪明人总是对所有事物的第一天充满了警惕,他们仔细地观察事件流逝下所有事情的发展方向,一旦出现自己没有事先想到的,就小心翼翼地处理。 同时对于自己的评价,在第一天也总是放在最低的位置,别人也是,任何的错误,疏忽都可以被原谅。 但这不是第一天。从后来的梦话纪录来看,南生应该早
    青铜頩 3-21
  • 0
    世界事件远没有结束,我一直以为它已经随着南生的死完全归零。但很快便会发觉它在我看不到的地方继续发展着。 南生死后的这段日子,我的情绪很低落,但是因为一直使用精神药物,这种低落被我的疾病治疗同时抵消了一部分。整体来说状态还是在改善。 我在调查南生无果的同时,有一段时间去了泰国的清迈。 我是受到了几个书友的邀请,后来证明这是一种相当好的调剂方式。 在上海杭州,整年见不到什么阳光,一年里有效光照只有一百多天
    青铜頩 3-21
  • 0
    海观音是苍南一带民间传说中的东西,和观音没有什么关系,属于海怪的一种,传说这种东西经常立于礁石之上,因为长有很多只手,所以在黑夜或者黄昏清晨的时候,路过的渔民看不清楚,会以为是观音菩萨显灵,而靠近跪拜。 往往会被海观音潜伏在水里的部分拖下水去。 当然,这种说法我也不相信,但是为了让阿鸿能在我这里找到一些成就感,我还是装成非常相信的样子。并让他尝试画下海观音的样子。 阿鸿勉为其难的画了,虽然画工非常拙劣
    青铜頩 3-19
  • 0
    总之我们是在三天之后前往花头礁,大船到了礁外沿之后,远远的已经能看到花头礁在我们的远处。只是一个黑色的小点。 我们换上皮筏艇,风略微有点大,船老大让我们早去早回,那地方什么都没有,不要耽搁太久。 我怀着放松的心情,在靠近到两百米的时候,我什么都没有看到,只看到浪打的礁石。我已经给这一次旅行下了一个定论,这就是一次出海吃海鲜的腐败游。 这不是小说,没有那么环环紧扣。 我们仍旧靠到了花头礁上,小林拉我上去
    青铜頩 3-19
  • 0
    没有带潜水的设备,我们回到船上,和船老大商量。 加钱是不用说的,船老大仍旧不是很愿意帮我们,之前他说过:因为浪太大,潜水下去一个浪打来,把人拍到礁石上,这些石头上的突起都和刀一样锋利,拍的不好浑身一块好肉都不会剩下。很多海难的尸体在礁石群里发现都是碎的,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船老大答应我们先过去看看,过去看完之后,更是加钱都不肯下去了,只找人拿来了船钩,帮上压舱石丢进水里,想勾住那个东西。浪太大,钩子
    青铜頩 3-19
  • 0
    模糊中我第一次亲眼见到了这后来被我们叫做“牡蛎胶囊”的东西,布满了礁石下面礁盘的表面。 成百上千,阿鸿和蓝彩荷的叙述完全无法让我想象到,这个东西原来是这样的。 根部紧紧的貼着礁石,和牡蛎附着礁石的方式相同,身体是一个类似于鸡蛋的椭圆形金属胶囊,上面已经布满了海锈,胶囊的尾端有很多天线一样的突起,但不是针刺形的,而是犹如缎带。 在水流中,这东西不会摆动,看来是钢性的,不过蓝彩荷说着东西是软的。很可能是类
    青铜頩 3-19
  • 1
    从船老大家出来,小林就对我说道:“渔民在海上遇到的奇怪事情多了,多一件不多,少一件不少,打渔的人遇到船难回不来也是常有的事情,所以他们不会太仔细的,他们说的话,你自己掂量着信不信。” 我点头,就对他道:“你说我要不要买份保险什么的。” 小林扬了杨眉毛:“买什么险种,**险吗?你现在买属于骗保啊。” 我听了就不禁莞尔,这小子如果在网络上当段子手早发财了,所以说人各有命,和能力也没太大关系。 接下来我一直在忐
    青铜頩 3-20
  • 0
    我们把船拖回到大船附近,水手们把蓝采和从水里拉了上来,船老大一言不发,只说了一句我听不太懂得金乡话,应该让你贪钱之类的。 我和小林受的打击不轻,蓝采荷上大船之后就躲进了船舱里,变得和海流云一样的状态。似乎非常恐惧周围的人。 船老大自此没有给我们好眼色,当然小林在,他也不敢拿我们怎样,只是不再遵循我们的意见,直接开拔回港口。 我和小林好久没有说话,我靠在船舷上,也没有任何的水手理我,我感觉他们似乎认为我
    0.0.0.* 1-1
  • 0
    故事进行到这里一直是在一种极度紧张和焦虑的情况下。 在这里稍微舒缓一下。插入一段平行时间发生的事情。 南生死后,我自然没有办法得到他的那张照片,所以我主动调查的可能性,变得微乎其微。事情在这种情况下中断,比之前或者之后都让人难受。 中国人在最困难的时候,喜欢从宗教这边获取一些安慰。 因为事情太过诡异,我又不是南生这种口舌上很严谨的人,所以我身边的人很快都知道了这件事情。 反应大概有两种:他又在炒作新书了
    青铜頩 3-20
  • 0
    因为在交换电话号码的时候,我问过他的手机的号码,所以他的手机最后一个打出的电话是打给我的。 我循例得到了询问,这段时间我已经接受警察好几次询问了,对于他们的手续有些无语的熟悉。 警察没有和我说南生自杀的经过,不过后来我从他同学那里了解到,南生把自己淹死在了浴缸了,没有服食任何药物。我不知道他选择溺死是否和王海生也可能是溺死的有关。但是我知道要在浴缸中溺死自己是非常非常困难的,他除非事先就失去了知觉,
    青铜頩 3-20
  • 0
    还有我不知道的更严重的事情?我心中咯噔了一声,就道:“我觉得你这个人非常有分析能力,你的思维方式非常的有逻辑,我相信你到我这里,肯定不会是为了带一个非常浅显的难题过来,你一定已经有一个结论了,你不妨把这个结论告诉我。” 南生看着我,忽然笑了笑,对我说道:“我记得我和你说过,我认为王海生并不是想告诉我,死后还有另外一个世界,而是想告诉我另外的信息,这些现象,表明他想告诉我的这件事情,已经到了非常紧急
    青铜頩 3-20
  • 0
    在这段时间,南生一直在回避我,这个原因我尚且不知道,他也不打算说,但最终发生的事情,让他决定回来找我。 两个星期之前,南生家里出了一个小事故,他厨房的自来水管自然爆裂了,当时他不在家,是水流到了外面,被邻居发现打电话。南生回去的时候,积水已经有一个巴掌深,很多地方都已经被水给泡了。 厨房里都是铺着瓷砖和大理石,也是防水和防油的,但是南生厨房有一个奇怪的地方,靠近灶台的边上是一个窗户,水溅到那个窗户之
    青铜頩 3-20
  • 0
    我在手提电脑上,打开了优盘,里面只有一个视频文件。 他就在我边上,没有挪过来和我一起看,而是一副散神的状态。 我打开视频之后,最开始看到的画面,是躺着床上的南生,摄像机在房间的一角,能看到的他的全身。他躺下休息,我按了一下快进,大概过去只有五六分钟,他就睡着了。身体开始有规律的呼吸起伏。 他的房间里装着缓释的灯光系统,慢慢的灯光暗了下来,摄像头也变成了夜视模式,整个图像是黑白的。 大概又过去了二十分钟
    青铜頩 3-20
  • 0
    他抽着烟开始和我叙述他的经历:“我一直一个人住,从我住的地方去办公室,需要一个小时时间,所以我每一天的作息必须非常规律,这养成了我守时的习惯。我每天晚上21点半准时上床休息,看书到22点15分基本就能入睡。然后在早上7点起床。早上8点半,我能准时到达办公室。” 南生的生活在他的叙述中有如机械的钟摆一样精确,这和他之前给我的影像很吻合。 日复一日的相同生活对于我来说可能是一种折磨,但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意味着安
    青铜頩 3-20
  • 0
    我听到这句话之后情绪很奇怪,一方面,他的状况让我很担心,另一方面,我感觉到一丝转机的意味。 他之前答应把最后部分的录音寄给我,但是没有寄,那几段录音应该牵涉到王海生临死之前的所有信息,甚至可以知道他是怎么死的,也许这些信息中有突破性的东西: “你是说,你已经知道了王海生想传达给你的信息?”我没有立即追问,而是压住了自己的好奇心。 南生就笑了,我从来没有看过那么轻蔑的笑,他一脸的笑容是在嘲笑我的无知,但
    青铜頩 3-20
  • 0
    讲故事 | 世界 · 前篇 南生和梦话 | 第二十三章 南生再次出现在我面前 在乐清住了一个晚上,我将阿鸿画的画贴在写字台前的墙壁上,然后靠在椅子背上,看着发呆。 这玩意儿在水下看的时候很大,如果海流云把这个东西带回来,她是不可能瞒过船家的。 她上了岸就疯了,也不太可能有第二次我们所不知道的出海机会,所以,船老大应该隐瞒了这件事情。 这种隐瞒几乎可以肯定和老军的死有关,毕竟在他的船上死了人,如果情况有些特殊,他们一
    青铜頩 3-20
  • 1
    一路往上,来到了海流云的卧室,这里是被破坏的最严重的地方。简直像是要重新翻修之前的拆装一样。一路上来,没有看到我想找的痕迹。 从海流云的卧室可以看到他们家的大后院,前院子只是普通的规模,但是海流云家的后院,在这个县城来说,已经算的上是一个小园林了,光是槐树就有四棵,懂园林的朋友应该知道,这种树是很占地方的。 按照我的习惯,我会把园林大概的样子形容一遍,但是这一次我做不到了,因为除了这四颗槐树,这个院
    青铜頩 3-20
  • 0
    我夹了一口菜,一边琢磨小林的话,菜没咀嚼几下我就吐了出来,觉得舌头发苦,浑身发冷。 “你是说海流云事实上,带了一个那种东西回来?还带回了自己家里?所以——他家人才会遭殃?” 我想起了他家人画的那张图。 小林点头,指了指菜说道:“这顿你请。” 小林说的很有道理,他在大学的时候逻辑性就非常强,而且强到一种变态的级别。基本上任何悬疑小说他都认为破绽太多。 我们吃完饭告别,他告诉我,以后这种事别找他了,来苍南玩
    青铜頩 3-20
  • 0
    我皱了皱眉头,我预计是会听到南生死在了那里,没有想到他竟然安全的回来了。那死的那个人是谁? “死的那个人的名字叫做老军。是一个渔民。” 我心中咯噔一声,写作时候对于细节的记忆习惯还是瞬间让我想起了这个名字。 老军,这个人就是梦话中,王海生说的阻止他出海的人。 老军让我不要去。 当时梦话里的提到的时候是这样说的。 船老大继续说道:“小南和那个阿娟刚来的时候,要找人打听一个叫做王海生的人,这人很多年前出海就死
    青铜頩 3-19
  • 0
    讲故事 | 世界 · 前篇 南生和梦话 | 第十三章 南生没事,他回来了 古龙的小说里,介绍一个高手,往往采取短句的模式。 楚留香要去找张三 张三李四的张三 是的他的真名就叫张三 一眼读去,就知道这个人非同一般,我要找的这个人,没有那么戏剧化的姓名,甚至我没有打算暴露他的真名,我们都叫他小林。 小林是我的同学中,唯一一个苍南人呢,我找他帮忙不仅是因为他家是在苍南很大的船东,而是他本身就是海骚子。 海骚子是我们给他起的外
    青铜頩 3-19
  • 0
    医生把一只信封交给我:“在这儿看完还给我。” 我点头,医生就想离开,我问道:“她老公和公公婆婆是怎么疯的?” 医生指了指信封,意思是全在里面。 八月的乐清非常炎热,我抽完烟,感觉自己安定了一点,进到了走廊里,坐在探病人坐的塑料椅子上。迅速看完了资料。 情况和我想的没错,海流云是和南生一起出海的,显然动用了自己老公的关系,这份笔录是他们的船老大口述的,是一个中年人。叫做胡富林,过程很简单,他开着大船到了
    青铜頩 3-19
  • 0
    在酒店打了几个乐清老关系的电话,我不知道海流云的真名,只知道一个娟字,只好去查全家都疯掉的案子。这一定是一个案子,不管在任何朝代,一个家庭短时间内都出现精神问题一定有蹊跷。而且一般都会和“灵异鬼怪”的传说有关。 我连夜到了乐清的中医院,通过我外公那边的亲戚关系,得到了探视的资格。确实我的作家身份还是挺有用处,比某些职能机关还要好说话,毕竟这两个字大家都不了解。 我走进医院的时候,觉得真搞笑,上次见她
    青铜頩 3-19
  • 0
    南生愣了愣,这个问题问的有些奇怪,但是他还是顺口就回答说:“人死了,不是要到阴曹地府去吗?” 王海生看向南生:“那你相信吗?” 南生耸耸肩,这个问题他从来没有考虑过,因为毕竟死亡离他还好遥远。在他十一二岁的时候,因为母亲的去世。他曾经有过对死亡的恐惧,那时子夜当他想起死亡必将来临的时候,那种无力感让他觉得崩溃,后来很快就消失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各种琐事逼来,使得思考死亡这个命题在那个年纪显得有些愚蠢
    0.0.0.* 1-1
  • 0
    我那天晚上做了两件事情,一是让我的助理去联系海流云,同时重新听了一遍南生之前的录音。 让助理去联系不是因为我傲慢,而是因为海流云毕竟是已婚的女读者,我经历过一些误会,觉得在男女关系上还是中间有个缓冲比较好。 两件事情都没有结果,海流云没有回复,她的手机是关机的,座机也没人接,重新再听只是让我想起了当时很多的细节,没有更多的启发。 这样的调查,一直持续了一周时间,我忽然感觉有点不对,南生不和我联系,也没
    青铜頩 3-18
  • 1
    他继续道:“王海生让我接受这一切,用了六年时间,从现在来看,这件事情非常的匪夷所思,背后应该会有深意。假设我因为知道了什么而发生意外,我需要有一个人能接替我帮我将这件事情继续调查下去,至少这件事情不能这么不了了之。” 我点头,这个要求很合理,他希望这件事情在我这里有个备份。 因为我比较能够接受这种事情,同时好奇心又强,然后,最重要的,我已经前期了解过这件事情了,如果要调查,可以从他的断点开始,不用重
    青铜頩 3-18
  • 0
    六年之后,南生坐到我们面前,说到最后那几段的时候,我毛骨悚然,满身的鸡皮疙瘩都立了起来,他当时跟我诉说时那种苍白的表情,说明他自己也承受着极大的心理煎熬。 半饷我们都没有继续,我深吸了一口,才从最后一句压迫感中释放出来,问道:“你的意思是,他遵守了约定。” 南生点头。 “从逻辑上来说,这确实讲的通,但如果是这样的话,也有一些不合情理的地方。”我说道,不能单纯使用这种情节推理来判断一件事情,小说可以,一
    青铜頩 3-18
  • 0
    “我们来找你之前,一直在苍南找他,他的兄弟说,他在六年前就死了。他的船出海去花头礁,再也没有回来,他们只在花头礁上,找到他的船上的缆绳。” 我摸了摸下巴,有些乱。 感觉上这里存在了两个故事,一个是王海生遇到了什么,一个是,为什么王海生遇到的事情,会在南生的梦话里出现。 “这两件事情,其实属于是一件事情。”南生终于开口:“还是我来说吧,清楚一点,我把我和王海生在那年夏天做的事情,和之后这一切的关系,全部
    青铜頩 3-18
  • 1
    南生刚刚大学毕业,六年前,应该还是他高一的时候。 他告诉我,他是因为军训活动,和室友同一个帐篷,才发现自己会说梦话,还是用自己听不懂得语言。第一段录音,是他同学为了证明他确实讲梦话录的,后面的,就是他自己自发的行为。 我摸了摸下巴,高中大学,是城市孩子一般惯有的心路历程,真有意思。这和温州苍南的渔民不管是地理位置还是文化体系都搭不上边。 有没有可能,他不是单纯的上海土著,而是中途迁徙到上海的一代上海人
    青铜頩 3-18
  • 0
    我不得不承认,我对这件事情非常有兴趣。 不排除,这是那个海流云设计的一个故事,也许是向我炫耀自己思考的故事桥段,即使如此,我也应该向她表示敬意。因为在这个创意写作泛滥的年代,这样好的故事切入口已经很少看到了。 这是真正有生活的人才能写出来的开头。 特别是最后一句。 “我不相信是阿鸿说的那些东西,阿鸿是吓唬我的。”是点睛之笔。 阿鸿显然和A说了一些东西,这些东西很可能是某种传说性质的故事,目的在阻止A重新回
    青铜頩 3-18
  • 0
    花头礁我还真知道,在那一代吃过海鲜的人都听说过,花头礁附近一个环礁带,整个礁石的外延是捕龙虾最好的地方,苍南9斤龙虾王就是在那里网上来的。 但是环礁的远端,特别是花头礁那边就很少有人去,因为那儿靠近一个海沟,非常的深,说起来是一个环礁群和海底的大断裂。 环礁群靠近大陆的那一头叫猫礁,和花头礁遥遥对望,直线有20公里的距离。只有在鱼荒,或者是渔民家里要办大事的时候,才会经过猫礁,去花头礁那儿捕鱼。 进到环礁
    青铜頩 3-18
  • 0
    讲故事 | 世界 · 前篇 南生和梦话 | 第二章 花礁头上真的有一个东西 两千三百七十段录音,假设这个人有每天录下自己梦话的习惯,假设他每天都一定会说梦话,也需要坚持每天录音六年半时间。 一个人对于自己熟睡之后发出的声音那么痴迷,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 而且,他说了应该快到终点了,这句话更加的奇怪。 一般来说,只有有起点的东西,才会有终点,这至少说明,这六年半的时间,应该有什么事情正在发生,而且正在走向终点。 我点上
    青铜頩 3-18
  • 6
    又一年了呀,还在这里的你们都好吗
    青铜頩 12-18
  • 11
    妈的!帖子全没了!
  • 11
    不敢信!世界恢复更新了!
百度小说人气榜

  • 发贴红色标题
  • 显示红名
  • 签到六倍经验
更多定制特权

吧主申请名人堂,解锁更多会员特权

  • 本吧专属印记
  • 定制名片背景
  • 名人自动顶贴
  • 定制头像边框
收起特权

赠送补签卡1张,获得[经验书购买权]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