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1,546 贴子:6,657
  • 1
    因为故事有个非常大的矛盾,那就是作者犯了两个忌讳。 1,主角实力写的太强。 2.作品基调太过阴暗。 同时触犯这两点,几乎是不造反都不可能。 比如「锦衣夜行」「新宋」这些小说主角实力都不是很强,这种不强,是指那种远超帝国制度的能力,随时能掀翻王朝的强,可能其他小说主角也很强,皇权依然压着他,同样强的大臣也不少,而江夏的实力写的太强了,地位几乎是连皇帝加满朝文武都拿他没办法。 而小说「第一弄臣」「北宋闲王」之类的
  • 0
    因为故事有个非常大的矛盾,那就是作者犯了两个忌讳。 1,主角实力写的太强。 2.作品基调太过阴暗。 同时触犯这两点,几乎是不造反都不可能。 比如「锦衣夜行」「新宋」这些小说主角实力都不是很强,这种不强,是指那种远超帝国制度的能力,随时能掀翻王朝的强,可能其他小说主角也很强,皇权依然压着他,同样强的大臣也不少,而江夏的实力写的太强了,地位几乎是连皇帝加满朝文武都拿他没办法。 而小说「第一弄臣」「北宋闲王」之类的
  • 0
    看来不好看,差点入坑
  • 8
    不知道写手本人在生活中是一个啥样态度,但是从所有书的更新来说可见一斑。自己去投奔儿子,就要带着手下这帮人去,他们不是一个人一家三口,而是一个
  • 1
    《大明帝师》一共有几个版本?去搜了一下,一个江夏的,一个沈青的,一个林二狗的,还都是长篇完结
  • 3
    江夏去安南天上下大雪?安南在北回归线以南还下鹅毛大雪,笑死了!
  • 1
      月黑风高,这真是一个行那丧尽天良之事的好夜啊。   江夏穿着一身黑色的夜行衣行走着,整个人就好像消失在了黑夜中一般。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凭借着过人六识可以通行无阻的江夏就好像一只灵巧的狸猫,他三两下窜到后院之中,几个攀越就上了屋顶。   下午的时候江夏从尹娇娇的口中套出了不少消息,他回忆起当时的情景,直至现在心中都还忍不住赞叹自己的机智。   还记得当时自己做了一个闻请帖的动作,这个动作自己下
    zshita 4-7
  • 0
    珂貘齎 2016-04
    看到李东阳死了完结不就得了,非得凑字数写了这么个傻逼出来,我去你买了个表
    珂貘齎 4-4
  • 5
    就知道这个吧要废了,连载完了肯定没人了,烂尾
  • 12
      本章节请到新书《绝品保镖》作品相关里阅读。      大结局尚且剩余两章,敬请期待……请原谅老虎耍这个小小花招,因为新书需要支持。   *
    韩炐 3-25
  • 52
    今天是5月31日,大明帝师新一次断更已经两天,而这究竟是第几次断更,我自己也说不清了。 我是从2008年就开始写网络小说的人,也许是因为天赋的原因,
    水欧雨 3-14
  • 0
    朕四岁步入《修真世界》,五岁修《天剑御道》,六岁练神功《真灵九变》,历经《九劫》终于在十四岁
    dbs天蝎 3-9
  • 1
    【作品简介】江枫一脸沉重地摇了摇头,长长地叹息了一声:“世风日下啊,现在的姑娘已经越来越不讲卫生了,对面大楼那姑娘至少有五天没洗澡了吧?”说
  • 0
    真像极品家丁,我还以为禹岩回来了,5555
  • 0
    这尼玛写的什么玩意
    liug130165 2-20
  • 0
    我的心好痛
    神罗田子 12-27
  • 0
    为什么都没人的
  • 14
      “留不留皇上,你以为是你说了算的?江夏,你还是担心自己死后会不会有人来给你收尸吧。”      江夏还没从地上站起身来,李八一大吼一声便一
  • 0
      江夏以近乎神技的方式杀了花葬魂,整个过程说来可能有些长,但实际发生时,一切其实只是在电光火石之间而已。   花葬魂和一干所谓的江湖高手倒地后,一千余众锦衣卫突然愣住了。江夏从铁棺上跳下来,右手五指一吸,偌大的铁棺竟然被他直接吸了起来。   江夏继续扛着铁棺往前走。千余锦衣卫围着他,却没有一个人敢对他出手。以江夏为核心,周边三米范围内无任何人胆敢靠近。江夏走着,这个三米开圆的圈子就会跟着一起挪动。
  • 0
      京师,大明朝的国都。此地素来以繁华热闹,显贵聚集而闻名中原。但是今天,京师从永定门往后,却是静悄悄的一片。大街小巷上看不到任何人影,酒楼茶肆客栈当铺,各行各业竟然没有一家店铺在开门做生意。   一时之间,历来热闹非凡的京师,就好像是一座死城一般。这种静的出奇的感觉,莫名给人一种恐慌感。在这样的城里行走,你会没由来的觉得瘆的慌,就好似你闭着眼睛有人拿一把刀子放在你眼前。你看不见刀子,却能感受到如
  • 0
      昏暗潮湿的天牢里,空气中弥漫着腐烂的气息。长长的甬道尽头,一个声音高声吼着:“朱载江,你个王八蛋,我诅咒你生儿子没屁.眼儿!朱载江,有本事你放开爷爷,爷爷让你双手双脚,依旧能把你屎给打出来!朱载江……”   “唉……这位爷又叫起来了,每天午时准时开书喊,一直喊到申时,他到底累不累啊。受了那么重的伤,这么个叫法他倒也没出个啥事儿。”   “你懂个屁。”天牢处一名年长的典狱吏对着新来没多久的这名典狱吏
  • 0
      砰!一只装着白米饭和几片青菜叶子的陶泥土碗扔在海大有面前,海大有低头看了一眼后根本没有理会那碗饭。袁处机一脸阴郁,冲着海大有道:“爱吃不吃,反正就算你跪死在这里,老夫也绝不会帮你救人的。”   海大有抬头看向袁处机,他已经在这里跪了整整十九天。这十九天的时间里,海大有滴水未沾,颗粒未尽。这样的消耗早已经超脱了人体的极限,若非他本身是个绝顶高手,真气修为浑厚惊人,恐怕早就命丧黄泉了。   可即便是
  • 0
      大明开国以来,如果皇上有什么消息要传布天下的话,一般都是使用“诏书”。在以往,一年到头都很少看见这种诏告天下的诏书。但是最近,类似于这样的诏书却十分普遍,几乎每三天就能看见一道。   “原锦衣卫指挥使钟彬,滥用职权,残害忠良,贪墨白银高达八十万两。罪大恶极,不容宽恕。经三司会审,皇上朱砂御笔批红,择定于xx年xx月xx日,于午门外斩首示众。”   “原兵部尚书王守仁勾结叛逆,谋朝篡位,此乱臣贼子罪恶滔天
  • 0
      临近黄昏的时候,九骑快马从永定门进入京师。这九人分别便是萧杀、张猛、黄飞跃以及除苏媚娘以外的杀人谷六杀。   得到从京师传来的消息,说是江夏在大明出现,萧杀他们没有丝毫停歇,立刻马不停蹄的从关外赶回了京师。   入城以后,张猛冲着身旁的千绝行问道:“绝行,你说朱载江那小子派人传来的消息可靠不可靠?皇上他明明是在关外失踪的,怎么可能又在中原出现了?”   “张猛!”黄飞跃低喝了一声,四下看了看后这才
  • 0
      接到江夏没死的消息,朱载江心里立刻生出一股冰寒彻骨的感觉来。从小就被江夏抚养教导长大的朱载江,对于江夏算是十分了解。可正是对他越了解,他就越是觉得江夏几乎是不可战胜的。这一次他遇到百年难得一遇的超大暴风雨都没死,朱载江不敢确定,自己是不是还能杀死他。   不过事情已经走到今天这一步了,对于朱载江来说,他君临天下的唯一阻碍便只有江夏。所以朱载江不可能放弃,他接到花葬魂从福州一路传到京师的飞鸽传书
  • 0
      海大有见江夏愣在了原地,当下想也没想,直接一把将他推到一边,然后转身一掌迎向李八一。   李八一凌空一掌和海大有相对,海大有往后倒退了一步,尚未好完全的内伤一下受到牵扯,一口鲜血没能忍住就从嘴角溢了出来。   李八一身形猛然倒退了七八步,好不容易稳住后心中暗自惊讶,“这老家伙的真气修为真是不简单。”他抬头一眼看向海大有,发现海大有嘴角那一丝鲜血后立刻兴奋地大声叫道:“葬魂,过来一起对付这老家伙,
  • 0
      “我们通海帮一共有八千帮众,而海蛟帮却只有五千。从兵力上讲,我们是绝对能打得过海蛟帮的。但若是硬碰硬的话,我们通海帮很可能也会损失惨重,所以我的计划是这样的。   首先由县衙这边出面,调集福州码头的一部分商船。在黄昏的时候,大张旗鼓的从福州码头出发,经过海蛟帮控制的海域。   这样海蛟帮肯定会派出一部分海盗对这些商船动手,届时我们先集中优势兵力灭除这一部分海盗,然后趁着夜驾驶他们的船去海蛟岛。海
  • 0
      “告老还乡?”朱载江眼珠微微一转,似乎感觉到有些意外。他摇摇头道:“这可不行呐,爱卿乃是朝廷的中流砥柱,若是没有了爱卿,朕这皇位如何坐的安稳?”   “皇上英明神武,处事果决,乃是千古罕见之明君。微臣年老多病,想来也是没几年好活了。还请皇上能够开恩,让微臣能回到乡下颐养天年,临老能够享受几年天伦之乐。”   朱载江脸上的笑意一下就绽放开来,他点了点头道:“爱卿既然把话说到如此份上,那朕就准爱卿所
  • 0
      江夏他们刚刚离开没多久,曹直便召集了整个通海帮的五位当家一起商议招安一事。   商议刚刚开始,二当家抢先对曹直问道:“帮主,难道你真的准备接受福州府的招安,和海蛟帮开战?”   曹直摇头,“我们和海蛟帮的实力,算起来只在伯仲之间。让我们去和海蛟帮硬拼,最终只会落得一个两败俱伤的结果。所以若非必要,我们绝不能主动去招惹海蛟帮。   但是刚才那叫何安的小子也说的不错,现在我们的日子能过得如此安稳,全靠
  • 0
      曹直一个秀才出身的人,从小学的就是孔孟之道,哪里可能会生吃人肉。之所以这样说,还不是因为他干了海盗这个行当,不塑造一个残忍嗜杀的形象出来,恐怕谁都会来欺负他,抢夺他的生意和地盘。   如今他残忍嗜杀的名声已经传遍整个福州府,再伴随着他日益强大的势力,这才使得他能稳稳把控着劫掠外国商船这条巨大财路。   可是江夏现在对着他一阵呛声,顿时让曹直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了。所以他足足看着江夏愣了七八息时间
  • 0
      船继续行进了大约一个多时辰的时间,天亮开始蒙蒙放亮,然后便能看见一轮朝阳从海平线上升起。霎时间,整个海面似乎都被蒙上了一层金色簿纱一般,看上去煞是美丽。   江夏一直都站在甲板上,所以得以看见这海上日出的美丽。他在这福清县生活了不短的时间,这美景也是看过好几次了,但每次看却依旧还是会感觉到那种心旷神怡之感。   不过很快,江夏脸色微微一变,低声自言自语了一句:“来了。”   远处,五艘船只正呈弧线
  • 0
      福清县衙银库里的库银乃是用来给威海卫发军饷用的,只不过是途经福清县,暂时寄存在此而已。如今生生被海盗劫走了,若是找不回来,一来威海卫的卫所大军不会放过夏家伦。二来朝廷也不会放过夏家伦。他的官宦仕途,恐怕就此完蛋了。   夏家伦心慌不已,赶紧说道:“走!带本官前去银库看看。”   从银库回来,夏家伦面如死灰。银库空空如也,连一个铜板都没有给夏家伦留下。唯独留下的,只不过是“海蛟帮”的一个标记而已,
  • 0
      江夏打王全时虽然心里觉得挺爽的,但是一离开了操场,他心里便开始头疼了起来。现在和王全已经撕破了脸,若是最后没能赢下正午的比试,恐怕这夏家是不能继续呆了。   江夏离开中庭正院以后便直接回到了杂役院睡觉,一觉醒来时,时间已经临近正午。江夏赶紧起床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开始往后院走……   京师。皇宫。御书房中。   身穿一身龙袍的朱载江正在批阅奏章,很快御书房的房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朱载江放下手
  • 0
      夜晚,圆月犹如玉盘一般,秋风略带萧瑟。夏府的仆役睡的是大通铺,一间房里面睡十二个人。江夏和海大有都是睡在这个房间里的,为了照顾海大有年纪老迈,所以房里的仆役特地把最靠里的床位让给了海大有。   寒冷的夜风从破了口的窗户里面吹进屋中,江夏有真气护体所以并不是很怕冷。但他身旁的两名家丁却是死死地拽着被子,身体簌簌发抖。   江夏被他们两人抖的睡不着,干脆从床上起来,穿好衣服抱着被子走到了海大有所睡的
  • 0
      从金凤楼的花船上下来,天色已经临近黄昏。夏霖在来福和另外一名仆役的搀扶下走到岸边停放马车的地方,在上马车之前,夏霖转头看向跟在身后的何安,伸手指着何安道:“你跟本少爷一起上马车来。”   何安微微一愣,他一个仆役,哪里有资格去坐夏霖的马车。不过夏霖既然吩咐了,何安也不敢违逆,于是应了一声:“是。”然后上前替代扶着夏霖的那名仆役,伸手搀扶着夏霖的左臂。   按照规矩,少爷上马车,家丁得趴在地上用后
  • 0
      “也许你们都不明白,当初在康陵朕明明有机会杀掉江夏,为什么最后没有动手,反而助江夏杀了萧清对不对?”   “原因很简单,一来那个时候朕没有十足的把握杀掉江夏。二来即便朕杀得了江夏,朕杀了也只会坠入万丈深渊。以江夏在大明的地位,朕杀了他恐怕要不了多久就会被他手底下的人暗杀。并且没有他手下那帮人的帮助,即便朕勉强登上皇位,也无法坐稳那个位置。”   “现在这样多好?朕借鞑靼人之手灭了江夏,同时又赢得
  • 0
      黑夜里面,本就乱成了一团的鞑靼军营,此刻暴风雪袭来。本来能见度就很低的黑夜,此刻狂风呼啸大雪纷飞。在这样的情况下,任你是横扫天下所向披靡的无敌大军,也会慌了阵脚。   此时此刻,江夏无法再继续让大军战斗下去,只好下令撤退。可是他嘴刚刚张开,大雪立刻就灌进了他的嘴。即便他用真气发出喊声,那声音也无法穿透狂风的封锁,传出不足数米就没了声响。   很快,原本由江夏他们占大优的战局,在瞬息间就转变成了一
  • 0
      “停!”江夏举起右手握成拳,高喝一声。跟随着他的六万多骑兵立刻停了下来。所有讲武堂的人立刻调整队伍队形,江夏对前来报信的探马问道:“对方一共有多少人?”   “通过马粪和马蹄印的比对,对方大概有八百多人。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对方的探马。”   “他们往什么方向去了?”   探马伸手往北边一指,“看痕迹应该是往北边去了。”   “好。”江夏点了点头,心中暗自思量。既然鞑靼人的探马在这附近,那他们
  • 0
      九龙鼎一毁,弥漫在入云州的毒雾很快被风吹散。中路大军的兵马齐齐赶赴入云州,从入云州出去以后,江夏选择了从黑汉岭堡出关。   在走出黑汉岭堡的那一刻,漫天风雨已经将道路完全掩埋。放眼望去,关外的平原已经是白茫茫的一片,仿佛天地在这一刻都变成了白色世界一般。人若是前行一步,整个脚都会被地上的积雪掩埋。   看到这样的情况,江夏整个人都愣住了。他骑着战马足足看了前方近十息的时间,最终他只好感叹一句:“
  • 0
      铃铛一响,操场的四面八方立刻有脚步声传来。操场的四周燃起火把,密密麻麻的人群将江夏他们十人围在了操场的正中央。江夏环顾周围一圈,用传音入密之术对众人说道:“大概三千多人,看来这就是这入云州里面所有的兵力了。”   “皇上,怎么做我们听你的。”千绝行也用传音入密回答。   江夏大概估算了一下,竟然没管漫天毒雾,直接高吼了一句:“杀!”江夏这声怒吼一出,出现在操场的三千多人也大声叫喊着杀,举起刀刃就
  • 0
      按照江夏原本的行军计划,三路大军的行军速度应当是相当的。而自己这支中军大军还理应赶在其它两路大军之前先抵达兀良哈。这样一来,如果鞑靼大军不理会自己,去阻截其它两路大军,那么自己这支大军就会长驱直入,直捣兀良哈。   但如果鞑靼大军前来阻截自己这支中路大军,那么自己就会死死地咬住鞑靼大军,让其他两路大军进攻兀良哈。说白了,其实就是要欺负鞑靼兵力不足,令鞑靼无力招架。   原本这计划可以说是天衣无缝
百度小说人气榜

  • 发贴红色标题
  • 显示红名
  • 签到六倍经验
更多定制特权

吧主申请名人堂,解锁更多会员特权

  • 本吧专属印记
  • 定制名片背景
  • 名人自动顶贴
  • 定制头像边框
收起特权

赠送补签卡1张,获得[经验书购买权]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本吧信息 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