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魂团吧 关注:165贴子:30,847

【PTm - 文】轶声(黑花 未完 ...算赠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Lzxw【你懂



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这个能这么快呢...明明昨晚那个产的时候像X秘一样啊...

2L说明3L放文


回复
1楼2011-06-14 14:46
    *白爷还未参透所谓JQ......
    *但有人要看JQ,我就给她写JQ
    *黑瞎子上小花下
    *废渣子

    更几次完我也不知道==。。


    轶声


    回复
    2楼2011-06-14 14:49
      轶声

      ***

      最后一次见到黑眼镜是三年前的除夕。


      北京的除夕夜格外热闹。从窗户望出去可以看到周围到处都是忽明忽暗的盛大烟花,硝烟独特的香味充斥在鼻子里,脆弱的鼓膜接受着高强度的轮番轰炸。脸颊几乎能触到细小的颗粒物们,它们把空气变脏但在这种日子里却同样让人感到心安理得。据黑眼镜称他开车开过了大半个北京城来找解雨臣,耳朵边上震耳欲聋的爆竹声就没有消停过。

      解雨臣本来以为和黑眼镜摊牌的时候并不会太困难。
      毕竟他一直不觉得两个人对彼此间的感情有多在意。但真正到了要告别的时候,却也是真的觉得热闹的除夕夜变得冷了不少。两个人一起在饭店吃了年夜饭,回家路上一路无言。黑眼镜把解雨臣送到解家大院门口后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转身离开,却是笑笑地看着他,墨镜把玩在手上,眼睛里透着异样的光亮。
      “有话要和我说吧,小花你。”

      刚刚进入新的一年,北方的气温还是冷的。夜风带着浓浓的焦味从巷子口蔓延进去,吹得整条巷子都是空落落的喜庆味道。

      解雨臣一愣,缩了缩肩膀在浓密的寒冷空气中哈出一口白气。

      “说吧。”黑眼镜慢腾腾地叼上一根烟。打火机啪地一声窜出一条火舌。
      不远处的鞭炮声噼里啪啦。

      解雨臣沉默了一会,伸手拿过黑眼镜嘴里的烟自己叼上,细长的烟雾缠缠绵绵绕上眉头。解雨臣皱起眉。
      “最近看上一姑娘。能结婚那种。”
      “道上有风声。”黑眼镜还是笑着,取回自己的烟往地上一扔:“我猜到你可能要跟我说这个,所以买好了今晚的机票。去加拿大散散心。”
      连语气都没有波澜。

      解雨臣看着黑眼镜没有再接话,低下头扯了扯嘴角想要摆个好聚好散的场面。还没准备好下巴就被抬了起来。黑眼镜的吻是凉的,在解雨臣的嘴角辗转了几秒,近在眼前的瞳孔漆黑漆黑,看得解雨臣背脊一颤。
      只几秒时间。等解雨臣回过神来的时候黑眼镜已经站直了身子,重新点好一支烟后戴上了墨镜,脸上还是那样一成不变的笑容:“当纪念。”

      过了午夜,周围不绝于耳的炮竹声已经变得稀疏了不少,夜晚露出些本有的寂静姿态。黑眼镜的声音在解雨臣听来也就清晰了许多,余音跟着夜风慢慢消散。
      就这样解雨臣继续安静了一会,盯着黑眼镜墨镜上淡淡的反光,突然萌生了打趣他的念头。

      “黑瞎子你不要哭啊。”
      “…小花你在开什么玩笑?”
      黑眼镜伸手摸摸解雨臣的脸,然后转身挥了挥手。

      “那我走了,你记得开心一点。”

      风徜徜徉徉像带着冰渣一样没头没脑撞在身上,巷口外一片五光十色的车水马龙。夜是深色的海兽,海浪涌进耳朵呼啦呼啦地喧闹着,慢慢冲淡黑眼镜的脚步声。最后张开嘴巴,将他渐行渐远的背影缓缓吃进肚里。



      回复
      3楼2011-06-14 14:50
        对不起我最近比较闲所以又占了沙发喵哈哈哈


        回复
        来自掌上百度5楼2011-06-14 15:42
          闲人的夫人也很闲所以占了板凳…


          回复
          来自掌上百度6楼2011-06-14 16:35
            =v=


            回复
            8楼2011-06-15 13:26
              =v=~


              回复
              9楼2011-06-15 13:27
                我闪我闪
                倒斗早死户。。。【磕 不过是hehe!!我也觉得秀秀和她老公很萌~


                回复
                10楼2011-06-15 13:29
                  日安=v=~

                  ————————————————————————————————————




                  昨天晚上的梦未免太过真实。
                  虽说的确是真实的往事,可居然连细节都分毫毕现,简直到了历历在目的程度。解雨臣坐着车行进在去找吴邪的路上,熙熙攘攘地堵了几百米的公路给了他足够的时间让思绪漫无目的地乱飘。

                  的确直到现在还会想起黑眼镜当年最后的那个背影。说起来的话,也许是因为后来才想起来告别的时候连再见都忘了说,所以心里多少有点不是滋味。解雨臣为数不多的梦在三年中变得越来越毫无新意。大概他是个缺乏梦想的人,浅眠时若好不容易入一次梦,那些不安分的细胞也是在大脑的资料库中翻箱倒柜,类似一副墨镜或一根香烟都格外受到它们的青睐。即使眼下很多细节都早已模糊甚至连那个人的脸都已经记不起来,但那个背影却一直固执而坚决地跟着时间的脚步,时不时地冒出头来,无比清晰且经年不散。

                  想到这解雨臣觉得说不定其实有时候,人可能连自己都不知道脑海里还好好保存着自己以为早就忘记的记忆。举例来说,比如他和黑眼镜可以说是第一次出现交集时的事情——是解雨臣一次唱完戏后对着镜子卸妆时毫无预兆地想起来的。

                  彼时道上的花爷和黑瞎子都算是有些分量的人物,所以难免会在地底下有过几面之缘。黑眼镜知道他平日里是个戏子,他知道黑眼镜从不摘墨镜,不过就是这样陌生人般的蜻蜓点水。所以没想过会有所谓的“交集”——某次周末从戏台上走下来,回到后台卸妆的解雨臣,看着出现在身后的墨镜先生后抬手揉了揉眼睛。


                  “不用这么惊讶吧?”黑眼镜嘴巴一歪朝解雨臣递过去一把玫瑰。“我是你的忠实粉丝。”
                  “…哈哈。”平时见到都是一身腐臭满脸血腥,面对着西装革履的黑眼镜解雨臣反而不知道说什么好。说“谢谢”?怎么感觉那么奇怪。
                  “是真的。”墨镜先生一本正经。“尤其是刚才,那句什么…”
                  解雨臣打断他:“刚才在台上好像没看见你啊。坐哪儿了?”
                  “也难怪你看不见。”黑眼镜笑了笑,抬手扣着架在鼻子上的墨镜卸了下来。
                  “这样有印象了?”
                  解雨臣一愣,随即摸着下巴仰起头:“——啊……”



                  回复
                  11楼2011-06-16 13:35

                    此前还以为他一直不卸墨镜的原因有多复杂。道上传的有诸如“眼疾”“绝世容颜”“超能力”或“窟庐塔族遗族”,分类别的话大概这么几种,虽然都是毫无根据的说法可也只能联想到那些。但搞了半天原来只是闲得无聊?

                    并不算惊世骇俗的一张脸看起来倒也顺眼,这样感觉起来,墨镜遮住的部分倒正是他脸上最出彩的地方,一双漆黑漆黑的眼睛里却有抓人的光亮。

                    两人一并沉默了几秒。

                    几秒过后黑眼镜动了动肩膀,从身后拿出一张光碟微笑着递过去,漫不经心的口气:“这个就当礼物吧。”



                    后来的几年间早就习惯了那样的笑容和语气,解雨臣想大概那时就是开端。光盘反反复复听了很多遍最后却不知被丢在了哪里的角落,里面是黑眼镜自己做的曲子,和缓的西洋音乐平稳如同夕阳一般流进耳朵,整曲整曲参杂着花鼓戏的声音,能听出来是解雨臣自己唱过的哪一出。两种迥然不同的音乐融合在一起却没有丝毫不和谐的感觉,按解雨臣的说法,戏声像是游离天外可一直没有消失。
                    也是在那几年里,解雨臣越来越讨厌起沉溺的感觉。没错,可以在一起,但决不能分不开。“能结婚的姑娘”不过是单纯的借口,家庭背景教会他独善其身,在沉溺之时总要记得问自己这些放纵是否有什么用处。解家需要解语花站在戏台子上继续唱戏,黑眼镜也可以继续一身腐臭满脸血腥地去挖钱,云继续日复一日地高,风继续日复一日地刮,就算再喜欢也终究是徒劳的吧。

                    解雨臣想自己的确是缺乏梦想。但首先现实没有给他梦想的权利。
                    所以总是之前再不是滋味,也就那样了吧,挺好。至少偶尔还有背影可以梦见。


                    也不知撑着脑袋发了多久的呆,解雨臣拉回思绪的时候,早已冲破车海驰骋在机场高速的车子终于停了下来。机场门前的人来来往往不算多,天蓝得让人很舒服。解雨臣走下车子张望一番,戴起笑容朝不远处正在等候的杭州来客挥了挥手。
                    “小三爷这里——”


                    …云日复一日地高,风日复一日地刮。

                    关于当年那个已经快被遗忘的,在刚才才重新苏醒的后续。

                    黑眼镜动了动肩膀,从身后拿出一张光碟微笑着递过去,漫不经心的口气:“这个就当礼物吧。”
                    “什么东西?”解雨臣接过光碟拿在手上。
                    “歌曲。”黑眼镜走近一步,低头捏着桌上的玫瑰花瓣有一搭没一搭地玩着。“以前我从来没听过戏,不过现在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听戏。”
                    “嗯?问什么。”
                    “有时候听戏听的不是戏,而是人啊。”初始时的黑眼镜抬起头对他微笑着,眼神灼灼如同日光。


                    TBC

                    →窟庐塔族是乱入的...酷拉皮卡大人我好想你TAT富坚你给我跪下呀!!

                    还有文里提到的那种音乐,不知道如果真的有的话是什么感觉呢~


                    回复
                    12楼2011-06-16 13:38
                      黑眼镜带墨镜就和卡卡西带面罩一样,有神秘感才有亮点啊~那种混合音乐一定很微妙,中西合壁啥的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3楼2011-06-18 09:57
                        哎呦,好甜(哪里 总之感觉世界真是和平啊,不会是暴风雨前的平静吧(好担心
                        感觉小花叫小三爷“小三爷”有点微妙的感觉(这是什么


                        回复
                        14楼2011-06-18 11:10
                          同爱酷拉皮卡TUT 求剧情跌荡起腐大起大落【咦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5楼2011-06-18 12:15
                            白大哥……


                            回复
                            16楼2011-07-07 01:00
                              白大哥……


                              回复
                              17楼2011-07-07 1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