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魂团吧 关注:166贴子:30,847

【PTm - 贺文】幻日 [骸纲 已完结]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于是十一来了白爷很高兴后果很严重?!

1.十一给游魂团的贺文
2.九带面生日贺文
3.给ZXW实习的加油鼓劲文

一礼多送不要打我。。

观看须谨慎==!!




*文/基鹿

*【家教】六道骸 x 泽田纲吉

*建议BGM:If I Were A Bird




幻日


回复
1楼2011-09-30 10:30

    01

    泽田纲吉已经很老了。



    他甚至已经不记得这是住在这里的第几个年头。
    身子下面的床垫非常柔软,他记得这垫子应该是纯白的,躺上去的时候会很温柔地凹陷下去,连褶皱都是柔软的。他每次躺上去的时候,都会迅速地产生想要睡觉的感觉。
    不过那已经是以前的事情了。
    现在的泽田纲吉已经96岁了。他已经做不到在没有人帮助的情况下撑起自己孱弱的身子,纯白的柔软的床垫终日无所事事地陪伴着他,在他醒来的时候可以做个很不错的听众。

    房间里有淡淡的植物香味,泽田纲吉喜欢植物的味道,植物的香味平和并且蓬勃。从门到床前有十几步的距离,不知名的植物就是沿着墙一路摆过来的。墙的颜色雪白,因为屋内可以算是空旷,雪白能延伸到整个房间。床的旁边是扇很大的窗子,白天的时候他能感觉到非常舒服的阳光照在自己的眼皮上,即使是冬天也是温暖的。
    总而言之,一直以来泽田纲吉是喜欢这间的病房的。他想若不是因为自己前黑手党教父的身份,他也无法住到这样合他口味的病房来。


    门的方向传来轻微的声响,泽田纲吉顺着声音的方向望过去,习惯性地睁开眼睛来。
    脚步声向着他的床靠近了过来。

    “早上好。”泽田纲吉向着那个方向微笑着点了点头.
    “泽田先生今天感觉怎么样呐?”
    带着笑意的声音和医疗器械轻轻拿起的声音。是自己熟悉的那个护士,名字叫做樱野的年轻小姐。
    “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纲吉回答她,手指微微曲起来抚摸了一下身上的被子。
    “那么睡得怎么样?”樱野护士换了个问题,正在把什么东西贴到他的身上,感觉有点凉。
    “还不错。”纲吉笑了笑,配合着抬起了手臂。

    樱野护士没有接着问她,好像是在忙着调试什么仪器。泽田纲吉于是闭上了眼睛。

    应该是没有几天了吧——纲吉的耳朵不错,虽不算是故意,但他在前几天确实听到了护士们刻意小声的对话。
    纲吉嘴角的弧度变得有些无奈。

    怎么说呢。
    舍不得什么的情绪他从来不敢有。活了这么多年,他作为意大利黑手党教父,立于彭格列顶端的日子占了大多数的时间,尽管不是自己所愿,他们身上所背负的血债也实在太多。毕竟上天肯继续给他生命就已经是一种恩赐了。

    樱野护士在一旁窸窸窣窣的声音终于停了下来,她拍拍手直起身子,轻轻握了握泽田纲吉的手。
    “没有检查出什么问题哦。”她的语调听起来非常欢快。“对了泽田先生,想不想知道今天会有什么让您高兴的事情?”
    纲吉把思绪拉回来:“啊,是什么呢?”他努力让自己的声音透出期待来。
    樱野凑到他耳朵旁边。
    “有人来看望你了哦,泽田先生!”

    纲吉愣了一下。
    樱野似乎不过几秒的时间就离开了房间,并没有给他询问的机会。泽田纲吉听着房门打开和正在靠近的,似乎既年轻又轻快的脚步声,忽然间有些不知所措。

    会是谁?他还是睁开眼睛扭过了头,黯淡的瞳孔透着些浑浊的光。
    但他不出几秒便又把神情缓和了下来,他牵起习惯性的笑容,却又有些怯怯的。他在扯出笑容之后突然想:自己现在的脸做这个表情,会不会很丑?
    可他没有时间再做调整了,虽然时间突然变得很缓慢。就算再调整也不过就是那个样子呀。他有些自嘲。

    这时有不同于室内植物气息的另一种香气涌进了他的鼻子,他不习惯却也陶醉地深吸了一口气。
    他对着来人的方向轻声说:“啊……果然骸你是有办法不变老的吗?”





    回复
    2楼2011-09-30 10:32

      02

      “KUFUFUFUFU……居然已经都这把年纪了呢,彭格列?”

      六道骸调笑的语气反而让纲吉松了口气。

      感觉到他走到床边后把什么东西放在了一边的桌子上——大概是花,然后拖了把椅子坐了下来。说到花,骸什么时候也有了这种心思?
      泽田纲吉一边七七八八地想着,嘴里的话却和所想的完全不同。
      “真的是你。我还害怕猜错了。”

      六道骸似乎有一秒钟的停顿。“多凄惨,连眼睛也看不到了?”
      泽田纲吉点点头,表情没有变得不自然,只说:“身体早就不听使唤了。”
      “——黑手党的下场,真是非常让人心情愉快。”
      “还在说这种话……”泽田纲吉叹了口气,却绝不含有消极的意义。

      骸是个什么样的人,泽田纲吉不用过脑子就可以大概地描述出来。
      什么样的?什么样的呢,这个会为了同伴而甘愿一人被关入无声无光的复仇者监狱,会为了维持同伴的少女的生命而制造出终日循环的强大幻觉,会为了保护他而只身潜入未知实力的敌人内部的人,也许可以说他是个温柔的人。泽田纲吉暂时想不出其他的词汇,“温柔”,或许别人怎么也不会相信这个词是用来描述六道骸这个存在,但在泽田纲吉心里这确实是能够概括六道骸本质的,他认为最确切的描述了。
      就算他嘴上从不留情,这一点也是不变的。
      如果非要用什么具体的东西来形容骸的话——纲吉很久以前无聊时也想过这个问题。也许可以说骸是雾气里模糊但又颜色鲜明的花,或者,一片海。不是那种波光粼粼的海面,而是深沉的,神秘的,令人望而却步的深夜里的海。看起来是漆黑的,但你走进海里试试,有波浪柔软地拍打着你小腿的感觉,有海浪声簌簌缠绕在耳边的声音,甚至海水还有一些温感。这些都和白天时一模一样,却只有在你走进去以后才会了解,它只是没有阳光照射下碧绿鲜亮的海面一样张扬罢了。
      每一次纲吉不注意望进骸的眼睛里时,都会觉得他眼睛里面有一片这样的海。
      骸是自己的同伴,毫无疑问。
      并且——


      “为什么会来这里看我?”泽田纲吉重起了话题,手指无意识地抚平被单上的一条褶皱。
      “关于彭格列的事情,不用你担心继承人的问题了。”六道骸接过他的话,“现在在蒸蒸日上呢——前些天歼灭了西面的卢匹斯家族。理由是他们一直对彭格列心怀不轨。”
      “很难得你工作上心。”纲吉笑了一声。
      “道听途说而已。”骸淡淡一句带过。
      纲吉用灰暗的眼睛看着前向,叹气道:
      “……可你知道,我想要的并不是蒸蒸日上。”

      六道骸不置可否。

      “……”
      沉默了一会,泽田纲吉继续道:“……抱歉,我不是故意要说这个。”
      “彭格列的道歉来的总是让人意外。”六道骸笑笑。“以前我一直不能理解为什么软弱也能变成一种强大——或者说是天真?”
      “对你来说的以前吗?”纲吉侧过头去心情轻松地笑了起来,气管里滚出重重的喘声,他赶紧将声音压小了一点。“骸,你来不会只是因为要说这个吧?”

      六道骸没有说话。泽田纲吉感觉到他的目光扫在自己脸上,有着毫不掩饰的灼热温度。欲言又止,这个词并不适合他。泽田想。

      “并不是有什么不好的预感啦……超直感什么早就不灵光了。”于是泽田纲吉轻轻耸了耸肩膀,黯淡的眼睛转过去看着骸的方向,嘴边的微笑丝毫没有动摇。“只是猜测而已。有什么要告诉我的话吗?”

      骸那边似乎有非常轻微的叹气声,几近微不可闻,但还是被泽田捕捉到了。他忍住冲到嘴边的一句“怎么了”,沉默而耐心地等着骸的开口,手指无意识地揪起刚刚才被自己抚平的被单。

      好在六道骸的沉默并没有维持太久,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又轻轻坐到了泽田病床的一角。

      他决定不去兜无意义的圈子。


      “我是来通知你,亲爱的彭格列,你最信任的第十代岚守护者狱寺隼人,已于前天去世了。”六道骸缓缓地说。


      病房里安静了下来。

      太阳变换了角度,把泽田纲吉半躺在病床上和六道骸的影子缩得短了些,阳光有了相应的温度。植物的气息和高贵的花香融合在一起,慢悠悠地从泽田的鼻子下面淌过去。泽田纲吉感觉自己揪着被单的右手被一阵温暖包裹了起来,是骸的温度,骸的手心干燥而纹路清晰,让泽田感到分分明明的熟悉感。他的温度什么时候这么热了?什么时候的事呢?



      “啊……我知道了……”
      泽田的声音像是一把枯草,又轻得如同一声叹息。他又轻轻重复了一遍:“我知道了。”


      泽田纲吉想自己此时终于快要一无所有。怕是除了六道骸,不再会有他的所爱之人能够如此面带微笑地来到他的病床边,同他讲话,甚至是取笑他。他爱的那些人们。


      并且——
      他是他所爱之人。



      回复
      3楼2011-09-30 10:35

        06

        正午的暖阳,照在眼皮上非常舒服。

        泽田纲吉觉得自己已经说了一上午的话,脑子又转的超负荷了,他感觉到有点累了。
        身边骸还握着他的手,泽田纲吉往前坐了坐,背部离开了柔软的靠垫,轻轻靠在了骸的肩膀上。

        没关系,还可以再聊一会。

        泽田纲吉轻缓地吸了口气。
        “呐,骸,我也快死了啊。”

        骸转身揽住他,语气里有轻轻的笑意。
        “彭格列,这么说真不像你啊。你不是还要守护世界和平呢吗?”
        “啊……没错啊。可是也没办法了,骸的话也许能帮我一把的吧。”
        “我?别开玩笑了,你的梦想让我来实现吗?”
        泽田纲吉停顿了一会。

        “——梦想,才不是这个啊……”纲吉无奈地笑了笑,抬起头认真地看着骸。“骸,我的梦想并不是这个。”
        “……这个我早就知道了,彭格列。”
        “真的?什么时候……”
        “从我们刚见面的时候,亲爱的彭格列。”
        “好厉害啊。”纲吉又放心地闭上眼睛,重新把脑袋靠回去。“喂骸,别再叫我彭格列了。”
        “不喜欢吗?”
        “如果是你的话,不喜欢。”
        “真是过份啊。”
        “别这么说。”
        “想要我叫你什么?”
        “……你明明知道的吧?”

        骸轻笑。温热的气息吹在纲吉花白的头发上,像是梦却又非常真实。

        “你真可爱,纲吉君。”骸把手臂搂得更紧了些。“都是个小老头了。”
        “没办法的事。”纲吉也紧紧靠着他,声音越来越轻,像是实在没力气再讲话了。
        “骸,你先不要走,我想睡一会儿。”
        就一会儿,一会儿就能又有力气和他讲话了,马上就好。泽田想着。
        “等我醒了以后,我们再说说话吧。”
        说他的彭格列家族,说他们自己,说回忆,说罗马的雪。说什么都行。
        纲吉半阖着眼睛。

        “好,纲吉君。”六道骸一边笑着一边答应他。
        “那我等着你醒过来。”

        纲吉听到他的话,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闭上眼睛陷入了安静的睡眠。




        07

        你是不是在最后的梦里对我说了一句我爱你?

        是我听错了吗。



        08

        泽田纲吉知道自己已经很老了。


        那时他终于睁开眼睛醒了过来,他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变得很轻盈很灵巧,他坐在床头揉着眼睛,眼前明亮成一道彩虹的光芒刺得他眯起双眼。他察觉到骸此时并不在身边。他笑了笑,又摇了摇头。不是这样的。他知道不是这样的。

        围绕在他身边的他看到了,终于看到了,曾经爱他的和他深爱的人们,所有人,他们都在,年轻的脸上笑容如同一枚枚耀眼的小太阳。

        纲吉转过头看到床上那个沉睡的人。苍老的脸,好像是他自己紧闭着双眼。还有淌下皱纹斑驳的面容的那颗似乎依然滚烫的眼泪。

        远方有骸正在凝视着他的眼睛。
        他微笑起来。


        生命如同华丽错觉,回忆重演。
        无数幻日如曦。



        —Fin—





        回复
        7楼2011-09-30 10:45

          。。。。百度排版我求求你了!!!


          回复
          8楼2011-09-30 10:46
            这...还真是让人伤心啊。居然不是真的TuT

            排版什么的就这样吧反正能看就成


            回复
            9楼2011-09-30 19:19
              QAQ姐夫你最近是在走全面虐文基调么…结局什么的伤心死了…
              OTL其实不止是结局吧,本来这种上了年纪弥留之际的话题就够虐人的了…
              不过相信在最后的最后纲吉看见的一切其实都是真实的吧,所有人一直与他同在,大家心其实一直都和他在一起。
              感脚这文的重点比起骸纲的感情线路其实我心里更侧重大家对十代目的感情啊…整个彭格列家族果然一直都是同心同在的。


              回复
              10楼2011-09-30 23:35
                这种生的终点,死的起点的即视感好美!其实只要爱的人他们那一份心在,生或死都不过是一种形态罢了。所以即使是弥留的一刻也一样动人啊,纲吉,一个人看着珍爱的人都先他而去多心酸。还是一起去另个世界再走一遭吧~全灭大爱罒 ω罒[喂!]白白,啃~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1楼2011-10-01 12:00
                  啊啊啊这文字里行间的赶脚虐得我好喜欢!白儿爱死你的文笔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2楼2011-10-04 13:52
                    一开始冲着骸纲点进来的
                    然后……
                    不是贺文吗! 不是什么国庆贺文又是生日贺文又是鼓励文的…为什么会这么虐啊 T口T…
                    本来一想到纲吉兔子渐渐老去 身边的人也一个个在自己眼前或者耳边死去..
                    这种无奈的时光变迁本身就很伤感了啊 TAT
                    并且回忆过去什么的..
                    嘛..文是很美的 从开始到最后.. 感觉文字一直很平和..虽然感伤
                    排版挺好的> <
                    爸爸(。 我第一次知道你文笔这么好……! 拇指


                    回复
                    13楼2011-10-04 16:51
                      最后两句就完全崩泪了啊Q^Q
                      娘说得[生的终点,死的起点]说得真好


                      回复
                      14楼2011-10-04 16:52
                        看见那个“爸爸”,我一瞬间大脑短路了……


                        回复
                        15楼2011-10-05 01:29
                          怎、怎么了吗=x=


                          回复
                          16楼2011-10-05 09:18
                            儿子,为娘的和你爸爸怎么感觉称呼上不是一个朝代的!哈哈!于是这真是一个穿越时空的萌点



                            回复
                            17楼2011-10-05 13:01

                              那、那我是哪个朝代的


                              回复
                              18楼2011-10-05 14: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