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吧 关注:4,352,125贴子:86,083,219

【灵异怪谈】(连载)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灵异谈属于微型连载灵异小说,希望大家喜欢,喜欢的点个顶或者回复下。
长期连载............................................................
之前在鬼吹灯吧发过,现在炼金狂潮吧连载,可是那吧人很少,经过那里的吧友建议我来到贵吧。希望大家的支持..长期连载,每天最少更三章。


1楼2011-11-08 20:18回复


    2楼2011-11-08 20:19
    回复
      1 鬼大巴
      今年夏天,我和冬妮利用双休日报了一个短程旅行团,旅程结束时,由于旅行社的原因,我们在傍晚六点多才得以踏上归程,上车后导游小姐对大家说:很抱歉让大家久等了,为了让各位团友尽快回家,我们决定不从原路返回,而改道走一条开通不久的高速公路,这样能比原来快近一个小时。
      旅游巴在崭新的高速公路上飞驰,我看见两边都是绵延不断的高山密林,人迹不至,并没有什么值得欣赏的景色。甚至一路上,我竟然没看到一辆别的汽车经过,这条高速公路也实在冷清得有点异常。
      夜色越来越浓,很快窗外几乎完全漆黑,只能隐隐分辨远山茂林的轮廓。
      车上一片静寂,旅客们都很累了,大部分在闭目休息,冬妮也温柔的靠在我身上,睡了。只有我百无聊赖,心想快点回到家就好了,这地方好象有种让人难以言喻的不舒服。
      忽然,旅游巴的发动机声嘎然而止,惯性之下,车还在快速的向前滑行。司机“咦”了一声,语气惊奇,将车慢慢刹停在路边。车上一下子沸腾了起来,游客纷纷质问是怎么回事,导游小姐慌忙安慰大家:没事的,没事的,请大家不要乱,不要乱......
      司机尝试着重新发动大巴,但试了好几次,大巴都象老头发喘,仅仅咔叽了几声。车上的人越发不耐烦,有几个甚至开始吐脏字,冬妮紧紧抱着我,身体有点发颤:华,好象有点冷......
      不仅是冬妮,我的后背也隐隐感到一丝寒意。
      无奈,司机下车去检查,却过了很久都没结果,也不知他在外面捣腾啥,车上已经完全失控,骂声不断,就差没上去揍那位可怜的导游小姐了。
      正当车上乱得象一锅粥的时候,突然一束强大的白光从我们背后射来,很快,一辆大巴似无声无息地从我们旁边驶过,并在距离我们约二三十米的前方停了下来。旅客们都有点紧张的盯着那辆来历不明的大巴,车厢内一时鸦雀无声。
      那辆大巴走下了一个人,但天太黒了,只能勉强看到他的身影,而我们那位一直不知道在干什么的司机,却见到救星似的跑了过去,两人好象说了些什么话,一会儿,司机就回到车上,兴奋的对大家说:各位团友,前面是我们旅行社的王师傅,他开车来接你们来了,请大家收拾好行李,转到王师傅的车上。
      旅客们开始都不太乐意,毕竟在荒郊野岭突然出现这么一辆大巴,实在有点不可思议。
      该不是想骗我们过去打劫吧!有位旅客说,这马上得到了不少人附和,但很快,几乎所有人都妥协了,因为在这干等下去也不办法,我的想法也一样,车上有一多半是成年男子,估计有事也足可应付。
      大家都带着行李陆续下车了,我正准备站起来的时候,突然感到左胸一阵刺痛,象被火烫了一下,忍不住叫了出来。
      你怎么啦?冬妮问我,我摇了摇头:没事。
      我和冬妮走到那辆大巴的登车门前的时候,其他人都已经上去了,车上没开灯,很黒,那王师傅的脸向着对面,我看不见他的样子,为保险起见,我还是想最后试探一下:王师傅,您好,辛苦您了。王师傅没有看我,只微抬了一下手以作回应,我心中的不安感越来越强烈,便又犹豫了起来。车上却有人不耐烦了:你还走不走,不走你留在这看星星好了!冬妮拉了拉我:华,我们还是上去吧,我一刻都不想在这呆了。
      我只好硬着头皮上车,那知脚刚踏上车,就感到一阵昏眩,胸口更痛了。冬妮察觉到我的不妥,问:你是不是不舒服?我说:有一点,没事,上去吧。
      我和冬妮上车坐下后,王师傅一踏油门,大巴就飞了起来,我之所以说飞,那是因为再也没有比这更合适的形容词了:一种虚无的,轻飘飘的感觉,让人昏昏欲睡,要不是我的左胸越来越痛,我想我真的会很快睡着,我看了看冬妮,她却真的睡了,好象还睡得挺香。
      车上静得出奇,没人说话,甚至好象没人呼吸,我心中冒出了一个很可怕的词:死寂。
      这时,前方的天空闪出几片白光,接着几声闷雷,看来要下雨了,当一条长长的闪电划破了夜空时,借着这一瞬间的光明,我透过大巴内的后视镜,看到了一个几乎让我尿裤子的景象:那是王师傅的半张脸,白纸一样的白,上面有两颗眼球,比鲜血还红。


      3楼2011-11-08 20:19
      回复

        2灵符
        光明一闪即逝,我眼前又暗黑一团。是幻觉?还是.......不管怎样,我的后背已然沁出了冷汗。
        这时,我发现左胸处隐隐透出了一点红光,这正是我感到疼痛的地方,一摸,硬硬的,原来是我的钱包,我把钱包掏了出来,奇怪了,我的左胸马上不疼。
        那一点红光,是从钱包里发出来的,打开一看,里面有一块三角形的物体,发着淡淡红光,晶莹剔透如同宝玉。
        这是一道灵符。
        说起这道灵符,那是我老爸的战友兼死党于叔送的,我老爸和于叔当年参加了边境战争,一起出生入死过,老爸退伍后在国营单位干了一辈子,而于叔却一直没干过正事,赖以生活的竟是帮人迁坟修墓,处理尸体之类的“偏活”。象于叔这样的人,自然少有人愿意与他交往,他的性格也有点孤僻,只有我老爸跟他合得来,好得亲兄弟一样。
        一次老爸请他到家里喝酒,我刚好也在,于叔问我找到工作了没有。我说找到了。他问我累不累。我说还行,就是老出差。于叔听了,从贴身衣服内小心翼翼的掏出一块三角形的东西,说:小华,今天于叔送你一件宝贝,你带在身上,可保你出入平安。说完就递给了我。
        我当时觉得很可笑,心想这个于叔必是喝高了,拿个纸块就当宝贝送人。
        在我想接不接的时候,老爸喝斥过来:还不谢于叔!我只好双手接过,懒洋洋的说:谢于叔。
        于叔接着说,小华,你可别小看这东西,别人就是出一百万我也不会卖.......
        我一听忍不住笑了出来,于叔却正色说:我们家族在两百多年前出过一位法力高强的祖师爷,这位祖师爷一生降妖除魔,做了很多好事,在他临得道成仙前,以毕生的功力造了四张可消灾劈邪的灵符,这四件宝物成了我们家族的传家之宝,你于叔至今还是光棍一条,无儿无女,现在就把其中一道灵符送给咱大侄子,也算把祖师爷的功德传延下去,小华,你一定要贴身收藏好,明白吗?
        我老爸听到这里,大是感激,连忙对我说:于叔把这么贵重的东西送给了你,你以后一定要记住于叔的恩德,听见了没有。
        是,是,谢于叔!谢于叔!我一边说一边把这道灵符塞进了钱包,但那完全是为了应付老爸,转身我就完全忘记了它的存在。
        好了,言归正传吧。
        且说这道灵符的红光越来越亮,好象要填满整个车厢。
        那“王师傅”好象察觉到了,他的头正慢慢向我转过来,很慢,很慢,仅仅是头而已,他的身体一动也没动。
        这绝不是人类能做的动作。
        我心中大骇,极度的恐惧让我本能地发出一声大吼,马上,我被一股巨大的气浪抛上了半空,强大的挤压感让我几乎窒息。
        然后,我惊醒了,完完全全是被噩梦惊醒的感觉。
        


        5楼2011-11-08 20:19
        回复
          前排了哦也


          6楼2011-11-08 20:19
          回复
            3向于叔求救
            好一会,我才恢复了自我存在感,但根本无法分清刚才的经历是梦还是真。我睁开眼,发现自已竟坐在原来的大巴上(我指的是旅行社的大巴),冬妮也在,还有其他的游客,都在。
            我拍了拍冬妮,想叫醒她,谁知只轻轻一拍,冬妮便软若无骨的斜倒下去。我慌忙把她扶起,用力拍打她的脸,但她全无反应。再探了探她的鼻息,心跳。还好,都有,心才稍安。
            喂!喂!大家都还好吗?我大声问周围的游客,连问几次,但黒暗中,没有任何回应,我一时手足无措。
            突然,哈哈.......
            是几声让人毛骨悚然的怪笑,怪异得让我起了一身鸡皮。
            谁?出来!我大声喝问,声音却因恐惧而完全变调。
            哈哈...... 怪笑仍旧。
            我听出怪笑是从前面发出的,我解下腰间的迷你手电,向发出怪笑的方向照去,当照到驾驶座的时候,我发现那里坐着一个人,虽然只看见后脑勺,但还是能认出他正是我们的司机。
            难道,是他在作怪?我拿着手电小心地靠近,当快走到他身边的时候,他的头突然转了过来,看着我。
            我“哇”的惊叫一声,连手电都扔了,我看到一张完全变形的脸,嘴巴歪到一边,流着长长的口水,还在不停的笑。我敢肯定,世上不会有比这更恶心的笑脸了。但好歹。他应该还算一个人。
            他只一味怪笑,并没有攻击我,我稳了稳情绪,努力地重整乱麻般的思路,我强烈地感觉到,冬妮,还有其他的人,现在处境都非常凶险,甚至命悬一线。
            这时,我想到一个人,于叔,只有他,才可能帮车上的人渡过这一劫。
            我拨通了老爸的电话,直接就问他于叔的电话,老爸有点奇怪,问我找于叔干嘛。我说别问,快说!老爸马上报了一个号码,我立刻拨了过去,很久,那边才有人说话:喂,谁?
            正是于叔,我悬在半空的心才稍稍踏实了点。
            于叔,我是XIAOHUA,LAODU的儿子!
            于叔语气马上温和了许多:哦,是小华,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把事情经过跟于叔说了一遍,虽然因太紧张而说得口齿不清,逻辑混乱。但于叔也大概听明白了。
            他说:你们可能碰到盘踞在附近一带的“恶物”了,你有灵符保护,才得幸免,此地不可久留,你要想办法尽快离开。
            我说:我女朋友现在还昏迷着呢,如果就这样离开,她还能醒过来吗?
            于叔说:你能活下来已经很幸运,至于其他的人,我看只能听天由命了。
            我心一惊:于叔,你的意思是,我女朋友的生命有危险?
            于叔说:我看,其他人的情况可能真不太妙......看天意吧。
            我急了:不行,我不能让我女朋友就这样没了,我一定要救她,于叔,你一定有办法的,你救救她吧,求你了。
            于叔沉默,好一阵,才说,小华,我老实跟你说吧,以你的力量,能救他们的成功率近乎于零,你若勉强去做,极可能会搭上性命。
            我不怕!就算拼了我这条命,我也要试一试!
            拯救冬妮的坚强信念使我战胜了内心的恐惧,当下豪气顿生。
            于叔叹了口气,说,既然你如此坚决,那么,我姑且一试吧,但管不管用,我一点底都没有。
            我说:于叔,你就说吧。
            于叔问:有蒸馏水吗?
            有。我说,上车时一人发了一瓶。
            一定要没喝过的。于叔补充。
            那我找找看。
            说完,我就在车上找,终于在一位游客的手里找到了一瓶还没有开的。
            找到了。我说。
            把那道符化了,小华,你要想清楚,此符一化,你的命就再没任何保障了!
            我没有犹豫,拿出火机点着了那道“保命符”。
            然后呢?我问。
            于叔说:把符灰放进瓶里,再咬破食指,往里面挤三滴血,注意,是三滴。然后,用手指沾点符水,在前额,太阳穴处各点一下,这样,你就能看到平时无法看到的“阴物”了,好,时间非常紧迫,你必须马上行动,你会开车吗?
            我说:会.....会。(一个月前才考的驾照)
            于叔说:好,你试试汽车还能不能开,如果能,你马上把它开动。
            我把那疯疯癫癫的司机拉离了驾驶痤,他一屁股坐在地上,还是不停地笑,可怜的家伙,估计这辈子除了笑,他不再会干别的了。
            我试着发动汽车,不想一下就成功了。我兴奋的说:车还能开。
            于叔说:你马上开车,但不要开得太快,我估计不会太远,你要仔细观察前面和周围的情况,发现异常马上向我报告。
            我笨手笨脚地踩离合,挂档,放离合,踩油门,车猛的抖了几下,身后一阵砰砰的碰撞声,那是游客碰跌倒的声音。
            大巴缓缓开动,由于没开大灯,天色又极暗,只能半用眼睛半凭感觉的往前开,没多久,天下雨了,豆大的雨点滴答滴答的打在车上,眼前一片灰蒙,前路更加模糊。
            在艰难地驾驶大巴前进的同时,我还要注意前方的动静,在这种情况下,比眼睛更重要的是感觉,然而我却莫名的自信,我想这是一种人类在危急关头才会显现出来的神奇力量吧。
            一路上,于叔对我说:那一瓶符水是用来攻击“恶物”的,这是从他祖师爷留下的古籍上学到的,但他自已都没试过,如果一会发现那个“恶物”,要想办法尽量靠近,将这瓶符水泼向它.......
            于叔,等一下,好象有情况。


            7楼2011-11-08 20:20
            回复
              大家好 我在前排 你们有什么要说的吗


              8楼2011-11-08 20:20
              回复
                厚颜继续前排


                10楼2011-11-08 20:20
                回复

                  4恐怖的异象
                  我打断于叔的说话,睁圆双眼努力的盯着前方。
                  在暗黑的夜色中,在灰蒙的雨雾里,忽然出现了一片奇怪的光,白非白,蓝非蓝,飘飘忽忽,似有似无,真是说不出的诡异。
                  我跟于叔说明情况,于叔马上变得很紧张,他说:应该是了,你能判断出方向和距离吗?注意不要弄出太大的动静。
                  知道了。我说完继续仔细观察,并终于分辨出,这片光是从前方的山林中发出的。距离已经不远。
                  于叔说:驾车尽量靠近,然后下车,步行靠近,注意,车千万不能熄火,在下车前,我要向你交代最重要的事情,当你向那“恶物”发出攻击后,无论有效无效,你都要马上用最快的速度跑回车上,按响喇叭,用最快的速度驾车离开,记住,无论发生任何事情,你都不能多停留一秒,这一点,你必须切记切记!
                  我把车驶到认为最近的地方停下,就带上符水下车,刚一下车,滂沱大雨瞬间就把我淋了个透,我抺了抺眼睛,抬头仰望,那片诡异的光芒,正在半山腰处忽闪忽闪。犹如一盏残灯,目测不过数百米而已。
                  我没有多想,也不敢多想,因为稍一犹豫,就有可能因恐惧而迈不开步。我越过护栏,向目标靠近,但我很快发现,虽然距离不远,走起来却是寸步难行,地面陡峭湿滑不说,前面还全是茂密的灌林丛,根本没有路,我咬着牙,忍受着树枝划在身上,脸上的阵阵刺痛,艰难地一点点前进。
                  其中辛苦无需赘言,当我终于成功穿越这片灌木丛的时候,一幅奇异的景象立即呈现眼前,在距我约三十多米的地方,有一个巨大的平台,可能有一个多篮球场那么大吧,平台边缘站着一个人形的东西(我姑且称之为“人形怪”吧),通体莹白,轻虚如烟雾,还散发着淡蓝色的幽光。在它的旁边,悬空飘浮着数十个的球状物体,也是白中泛蓝,微微窜动,不知何物。
                  那“人形怪”忽然昂首张臂,又俯身下拜,似在进行某种仪式,正当我不明其意时,平台传来轰隆隆的破土之声,有一巨物从平台中央缓缓升起,仔细一看,竟是一口朱漆巨棺,棺面血红鲜亮,刻有精美繁复的金色花纹,最奇异的是,棺身竟缠绕着十数圈铁链,铁链乌黒发亮,粗如人臂。
                  伴着一阵金属响动的声音,缠绕棺身的铁链竟象蛇一样爬动,直至完全脱离了棺身,接着,巨棺的盖板缓缓后移,其摩擦产生的嘎吱声让人汗毛倒竖。我看得目瞪口呆,连气都不敢喘,天知道,里面又会跳出个怎样可怕的怪物。
                  棺盖开到一半就不动了,一直跪在地上的“人形怪”站了起来,伸手指向空中的球状物,其中一个球状物收到指示似的,“嗖”一声飞入巨棺内,棺口泛出一片白光,然后慢慢消退,那“人形怪”再一指。又一球状物飞入棺内。
                  我的脑海电光一闪,突然明白了内里乾坤。正是千钧一发,刻不容缓!
                  我一跃而起,疾步冲到“人形怪”面前,奋力将整瓶的符水泼到它身上。“人形怪“马上发出凄厉的惨叫,声音非人非兽,却是尖锐无比,刺耳非常,它的身体也发生剧烈变化,不断扭曲,翻滚成各种古怪的形状。而飘悬在空中的数十个球状物,好象是被捅了窝的马蜂,“嗖嗖”的向四方飞散。
                  我牢记于叔嘱咐,不敢作片刻停留,转身便向山下冲去,不料脚下一滑,人象皮球一样滚滚而下,直到被灌木挡住,我爬起来,见疑缝钻缝,遇隙过隙,可说连滚带爬,手脚并用,狼狈犹甚丧家狗。
                  


                  11楼2011-11-08 20:20
                  回复

                    厚颜继续前排


                    12楼2011-11-08 20:20
                    回复

                      厚颜继续前排


                      13楼2011-11-08 20:21
                      回复
                        5生死逃亡
                        我一口气跑回大巴,马上踩尽油门,按响喇叭,汽车在公路狂奔,喇叭在夜空长鸣。一路上,我不时的感觉到有白光从身后的车窗飞入,我牵挂着冬妮的安危,便问于叔可否停一下看看女朋友的情况,不想于叔大声喝斥过来:你不要命了?你死了,车上的人一个也活不了!快走,半秒都不能停!
                        我只得咬咬牙,继续极速狂奔。
                        再开了不久,前方出现点点灯光,原来是一座收费站,在惯性之下,我居然忘了刹车,直冲而过,拦杆被我撞得飞出十几米远。
                        撞了就撞了吧,天知道这是不是幻象,我只想着得找个安全的地方才把车停下,于是漫无目的地延着公路驾驶,很快后面传来了警笛声,听到警笛声我的心反倒踏实了,于是把车停下。
                        两名**走上了车,二话不说,立马就把我按倒在方向盘上。想必是把我当成什么危险人物了。
                        这时,我想起冬妮还安危不明,心一着急,奋力挣脱那两名**,冲到冬妮面前,用力拍打她,大声叫唤她,终于,冬妮轻哼了一声,慢慢张开眼睛,却是懵懵懂懂,全然不知身在何方,我鼻子一酸,几乎要哭出来。我把冬妮抱入怀里,紧紧的抱着,任凭那两个**如何用力拉,就是不放。
                        我被带回**局审问,我把当晚的经历全部如实说了,给我录口供的**听得出了神,嘴张开半天没合拢,连笔录都忘了,但等我说完,他叫我等一下,然后出去了一会,接着我被带到医院检查,大概是想知道我是真疯还是装傻。
                        总之吧,费了好大一番周折,我和冬妮终于都平平安安的回到了家。
                        后来,我通过朋友渠道打听到一些情况。
                        那天车上共有45人。
                        21人昏迷不醒,奇怪的是他们的心跳,呼吸皆正常,经过详细的医学检查也发现不到任何的问题,这令医生束手无策,这些人最终被定性为“植物人”,至于以后能否醒过来,连医生都说:只有天知道。
                        1人(司机)精神错乱,经检查发现脑部严重受损,也就是俗话说的“疯了”。
                        剩下的其他人就显得很幸运,除了刚送到医院时精神有些恍惚,别无他恙,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只是他们完全记不起当晚发生的事情,只记得上车不久就睡着了,到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车上已发生了重大的变故。
                        说到这里,可能大家都以为这个故事应该结束了,实际上,还没完呢。


                        15楼2011-11-08 20:21
                        回复

                          厚颜继续前排


                          16楼2011-11-08 20:21
                          回复
                            6于叔来访
                            一个月后,于叔突然到访,这是以前从没有过的事,老爸备了好酒好菜款待,我也同桌陪着。
                            酒过三巡,于叔从腰间抽出一卷报纸,递给了老爸,老爸接过,越看眉头越紧。
                            我问:有什么大新闻吗?
                            老爸把报纸递给我,我接过一看,原来是一则特大交通事故的报道,大概情况是:一辆满载乘客50多人的长途客车,在清晨被发现直撞到了路边的山体上,车上人员全部遇难,出事的地点,竟然就是上次我走过的那条高速公路!由于没有幸存者,事故原因还在调查中。这篇报道还附带提到以前在这条公路发生的一些事故,包括上次我经历的那起,共有数起之多,而且严重程度也越来越甚。这条公路开通才一个多月,却是事故频频,所以,民间流传这是一条“恶鬼路”,各种传说也沸沸扬扬。有关部门赶紧出面澄清,说鬼神之说纯属无稽之谈,有关部门近期会组织技术队伍到实地勘察,最终是会给公众一个科学的解释云云。
                            看毕,想起当日经历之种种凶险,亦不禁心中凛凛然。
                            于叔呷了一口酒,似自言自语说:这样下去,还不知要再死多少人啊。
                            老爸问:老于,你是不是有些什么想法?
                            于叔笑笑,说:老杜,你猜得不错,我是有个想法,想把那“恶物”给做了。免得它再为害人间。
                            我一听甚是意外,于叔在我心目中一向是个比较冷漠的人,却想不到他竟是一个心怀苍生的热血汉子,真是人不可貌相,心中顿生敬意。
                            老爸皱着眉头说:这事可不简单啊,怕是很危险的吧。
                            于叔说:那是当然,而且,凭我一个人的力量,也绝办不成这事,难啦。
                            于叔说完仰头将杯中余酒一饮而尽。
                            老爸一拍桌子,说:老杜,既然如此,咱哥儿俩就一起把这事做了得了。
                            我老爸这个人平时就爱管闲事,爱打抱不平。但这事非同小可,是要把命都押上的活儿,而且事不关已,何必去拼这个命呢?
                            我本想劝劝老爸,但看他脸红耳赤的样子,心想还是先由着他为妙,我老爸的脾气奇犟,跟牛一样,若是喝了酒,那就是犟上加犟,比牛还犟。算了,还是让他的酒气过了再说吧。
                            于叔说:老杜,不瞒你说,我这次来,的确有想请你帮忙的意思,但这事毕竟风险不小,你还是好好考虑清楚再说吧。
                            我老爸一掌拍在我的肩上(痛得我直咧嘴),大声说:不用考虑了,老杜,我跟你是一起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好兄弟,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何况,你还救过华儿一命呢。来,华儿。倒酒!
                            我连忙给他俩的酒杯满上,老爸举起杯:就这么定了,干!
                            两人举杯相碰,一饮而尽。
                            老爸问:我们什么时候动手?
                            于叔摆摆手:这事急不得。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准备。
                            我问:于叔,你是否已经制定好了计划?
                            于叔说:对,其实在上次那件事之后我已经开始计划了,我重新查阅了祖传的秘籍,并做了一些准备。
                            老爸说:那你现在就说说看?
                            7掘墓焚棺
                            于叔说:我的这个计划,用四个字概之就是“挖墓焚棺”。端了这“恶物”的老窝,让他无处藏身。
                            我有点疑惑:把墓扒了,就等于把那恶鬼灭了吗?
                            于叔说,当然不是,上次听过你的叙述,我料这恶物生前必是大有来头的人物,可能遇到了什么大事,而不得好死,留了一口冤气,至死后灵魂不灭,变成了穷凶之物。天下万物皆有阴阳,但这种死而不灭的冤魂,是至阴之物,要消灭它们,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让其在暴于烈日之下,太阳是万阳之源,任这恶物道行多深,都会顷刻灰飞烟灭。说到这里,你们也应该明白我为什么要挖它的墓了吧。
                            听于叔说完,老爸拍着手说:好哇,好久没干过这么有趣的事了。老于,什么时候动手?
                            老爸竟表现出不小的兴趣,我却不以为然,心想你如果经历过那晚的事情,恐怕就不会觉这是件什么有趣的事了。
                            这边老爸兴致勃勃,于叔却还是一脸凝重,他说:早呢,还有很多问题需要去解决啊。
                            老爸说:那说出来听听吧,我们大家一起想办法。
                            


                            17楼2011-11-08 20:21
                            回复
                              于叔说:首先,还是人的问题,这恶物生前是一位贵人,虽然因祸而死,但死后的待遇一般不变,所以他的墓的坚固程度是一般小坟头没法比的,要想打开它恐怕得费不少功夫,而且这事必须在白天一次性完成,光凭我们两人,真没把握赶得及,所以,还必须再找一个人,但这个人太不好找了,要有胆气,有体力,还要绝对信得过,难哪。
                              老爸听了皱眉不语,一席三人都不说话,沉默了好长时间,突然,老爸向我一指,问于叔:你看,把咱家华儿也带上如何?
                              老爸这一指,差点没把我吓得从板凳摔下来,心想这老爸莫不是喝疯了,不然那有把儿子往火坑推的道理?
                              幸亏于叔连连摆摆手:不行,绝对不行,小华是你家的独苗,那能让他去干这种事,不行,不行。
                              谁知老爸的态度还挺坚决,他说:你这样说,不会是看不起我儿子吧?
                              于叔说:当然不是,小华人当然行,不过他去实在不合适。
                              老爸说:他人行不就得了?那还有什么不合适的?
                              老爸说完又把矛头指向我:华儿,你说,你愿不愿意去?你说。
                              我当然不想去,但又不敢说不去,还是于叔帮我解围,他说:老杜,这个问题先放一放吧,不急的,我们先说第二个问题,好吧?
                              我老爸的脾气于叔自然清楚,他没有再和我爸顶,而是把这个问题绕了过去,我才松了一口气。
                              于叔说:第二个问题,是交通的问题。
                              我说:用咱家的捷达就行了。
                              老爸马上说:你不用脑子想想,去了之后车放那?
                              于叔点头说:对,我们白天去是避了鬼,但同时又得想办法避人,车如果放在路边,必定会引起**注意,进而我们就有可能被发现,到时就跳进黄河洗不清了,盗掘古墓,这罪名够我们几个蹲几年大狱的。所以,还得再找一个负责接送我们的人,这个人不用参与挖墓,但也必须是信得过的人。
                              老爸想了一会,说:老杜,这事你不用操心,交给我得了。
                              于叔说:那就拜托你了,对了,还有一点,不仅要信得过的,还得嘴巴严。这第三个问题,就是选日子了,有两方面,一是天气,最好是烈日当空的大晴天,不能下雨,更不能有日食,二是俗话说的找个黄道吉日,这是老祖宗给我们留下来的智慧结晶,我们还得遵循着。最后一个问题,是要准备一些专用的工具和物品,这事你们帮不上忙,我自已解决就行了。俗话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以上说的,都是人事,但成功否,最终还得看天,不过,我们做的是有功德的事,相信老天也会保佑的。
                              不觉时至深夜,于叔告辞,临走他嘱咐老爸和我这几天要斋戒,注意休息好。还特别叮嘱我不能和女朋友那啥,弄得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18楼2011-11-08 20:21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