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靴传奇吧 关注:1,202贴子:3,707
  • 6回复贴,共1

◆雨靴狂想曲——秘书◆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雨靴狂想曲——秘书◆
本帖为《雨靴狂想曲》系列第二部:秘书
没贴完,请勿插楼


回复
1楼2012-03-10 01:17

    (1)失而复得

    坐在大斑椅上,静静清理半天杂乱的思绪。沉思被轻轻的敲门声打断了,我喊:“进。”

    门打开,进来一名清瘦高挑的女子正是我的秘书——妮。她躬一躬腰:“石董。”

    门关上,妮说:“下午客人到来,我安排了小美接待。”

    我:“哦?你自己有安排?”

    妮:“不,我今天没穿正装,所以安排了小美。”

    我仔细打亮一下妮,她这天确不一样,一身粉红色运动服,一双白色运动鞋,这的确影响公司形象。我扬扬手示意她回去,同时也同意她的安排。妮迟疑一下才转过身,这让我疑惑。转身回去一天内她要重复好几次,这一下让我警觉到她有话没说完。

    “要请假?”我问。

    妮转身回来:“唔……没有啊……”

    我准备拾回原来的思路,反正她一句话就离开。想着想着,总觉得思路堵塞。对,妮还在,她还没说话。我抬起头才发现她还在注视着我。我疑惑,这秘书办事一直很干脆,今天怎的吞吞吐吐?不过我不喜欢直接问人,有要求有困难,对方必然会主动提出来。

    我说:“今天这个穿扮,约人打球是吧?”

    妮没回答,但也没解释。我这才坐直身子,注意她的表情。

    妮说:“石董,你……没记起一些事情吗?”

    妮对我说话很少吞吞吐吐,我想了想说:“以前住厂区时你经常穿这套衣服上学。”

    妮没说话,我脸一沉说:“好啊,不知满足啦,要揭我短处吗?说,你想要些什么?”

    妮打了个愣,稍有惊慌,说:“没……石董别误会。”

    我:“上星期你看到了,现在威协我是吧!”

    妮后退两步说:“我没这意思,对不起,我先回去。”

    看她慌张的神态我倍感意外,她从来处事镇定,哪有如此一幕。她转身时,我打了个哈哈。

    她停住了,转头投来迷茫的眼神。我收起笑声说:“你看你看,令人失望啊,我跟你开个玩笑你当真的?”

    妮这才回复她原有的神情,舒了一口气又唠叨说:“你啊,也不体恤部下,为你办那么多的事你还吓唬人家”

    办了很多事?我这才注意到她手上提着一个大纸袋。我说:“你不会搞了些什么的礼物吧?少来这套,我是什么的人你最清楚。”

    妮:“你就不问问是什么吗?”

    我:“知道知道,我什么都不缺,你心意我领啦,拿回去。”

    妮顽皮一笑说:“你别表错情,谁说给你的?”

    我:“哦?那我就感兴趣,拿出来看看?”

    妮把纸袋放前,伸手进去却迟迟没拿出东西。这女孩真会揣摸我的心理,连上司也要耍一下。我说:“要我猜吗?”

    妮摇了摇头:“不是,你肯定猜不到。”


    回复
    9楼2012-05-08 23:17

      我更感兴趣,但也不想乱猜,猜错要丢脸。说:“好啦,猜不到,你胜了。”

      妮这才把手抽出来,长出袋口的是浅绿色的筒状物,是一双,筒内是黄白的布料。我脱口而出:“是你的雨靴?”

      妮这才加快速度把东西抽出来,果然是一双浅绿色长筒高跟雨靴。她说:“不错,就是我高中用的雨靴。”

      我狠不得离开座位上前看个清楚,但还是克制了,说:“那么久远,你怎找到的?”

      妮边坐边说:“我妈以为我不用就送给清洁阿姨,清洁阿姨本来想给她女儿,哪知道她女儿不喜欢,那就一直放着未用过,你看,找六年前的失物,容易吗?”

      此言一出,我后悔刚才给她开玩笑,正想说些什么安尉她,没想到她推下球鞋,把雨靴一只一只拉上,站起来原地转一圈说:“看,和以前一个样吗?”

      果然是多年前的穿着,粉红色的运动服,浅绿色的雨靴!不同的是她现在有一把披肩秀发,以前是齐腮的短发。多年——已是13年前的景像,当时的她只有11岁,但身高已达160cm。现在比以前要高了些,还能穿上小学四年级开始穿的雨靴,这大出我意料。

      “石董,给些意见啊?”

      妮的声音让我在痴迷中惊醒。我说:“你专门穿给我看的?”

      妮轻声:“嗯。”她原本得意洋洋的脸上渐渐稍有锁眉,因为我在摇头。她问:“有什么不好?觉得老土了吗?”

      看她扫兴的样子我有点过意不去,拿起签字笔离开座位到她前面蹲下,用签字笔敲一敲筒口,又拨一拨筒口上她裤子的后侧。妮侧身低头下望,然后屈膝伸手按一按筒口里的腿肌,说:“不错,确实短了些。”

      我说:“不是短了,是你长高了。”

      妮坐回椅子上,双手费劲地把雨靴一只一只的拔下,伸手到靴筒里捡出袜子。穿好球鞋后,她把雨靴放回纸袋。我问:“现在该是你送清洁阿姨啦?”

      妮:“怎会?那么辛苦才找回来。”

      我;“哦?”

      妮挽起纸袋开门出去,回头扬一扬眉说:“保密。”

      门给关上,刚才离开时她回复光彩的眼神,我料到她必定作出什么计划。这秘书的执行能力高超得令人吃惊,常常只凭一个命令就能计划、组织、安排、协调,最后圆满地完成任务,其间很少问我事由和细节,从不说 “要怎办”、“有困难”、“做不到”。严格地说她不是秘书,应该是高级助理,只是她太年轻,工龄太短,不能太早提拔。有如此天赋的助手本该如虎添翼,可是一周前我决定解雇她。那天前一晚我喝酒喝大了回办公室,登录“时尚秀足网”看了一会后趴桌休息一下,醒来发现妮专注地看着我的屏幕,屏幕显示的正是我的发帖《雨靴记实(三)》第10节。热茶在她手上冒着蒸汽,我仰头看着她,她很久才发现我,吃了一惊却没说一句话,把热茶放下就静静地回到外室她的座位上,一边忙些忙不完的公务,一边在等我可能有的什么指示。

      多少个争议的事她从不问为什么,终于她第一次问了,就在那晚的第二天。

      我的理由很简单也很直接,说:“因为我是你老板。”

      妮:“不错你是老板,不过你不可以炒我。”

      什么逻辑,老板解雇不了员工那么谁可以?她是否因被解雇受打击,冲昏头脑?以她的才干足以轻易立足于任何企业,不置于如此着紧我公司这职位吧?

      我说:“你说说老板不可以炒你的理由?”

      妮:“炒了我你就不是我老板,你的理由不成立。”

      她的言词颇有强辞夺理,但也挺幽默。我:“请问我怎样才能炒你呢?”

      妮:“当初我有一个月试用期,现在你总要给一个星期试炒期吧。”

      就这样她被“试炒”一星期,至今将满期限。所谓“试炒期”就是解雇的考虑期,她临时创下的“新名词”。

      内线电话响起,小美说客人已下机,下午会议如常。


      回复
      10楼2012-05-08 23:18
        (2)诱惑陷阱

        小美是一名出色的内勤,招待客人非常周到,虽然席上很少说话。散席后,我夸她几句,她说:“是妮姐事先安排好的,我只是执行。”

        我不相信,毕竟临场应变、客户交流等没法事前按排,看来小美知道妮的事,特意说些好说话。我说:“我看,你这番话才是事先安排的。”

        小美没争辩,低声问:“石董,妮姐要跳槽吗?她是个人才,等我说服她好不好?”

        小美此话让我没法回应,我问:“她对你说她要跳槽吗?”

        小美:“没,我觉得她有点古怪。这个星期她要我接替她几乎七成的工作。”

        小美很机灵但也很老实,而且也年轻,不大会绕圈说话。不过也想,妮也没必要把自己的事告拆别人,毕竟不是什么好事。就算要说,也不可能以小美这老实女孩为对象。再说,妮这聪明人也不会这么做,如果别有用心,更不可能过早的把事张扬。

        小美看着我等待我的指示,我说:“你想多了,她是给你机会。你先因去,我自己回办公室。”

        应酬喝了几杯,但不影响行走,也不影响开灯。行经妮的座位,我停住了脚步,办公桌旁放着一个纸袋,正是上午妮装雨靴的那个。纸袋口露出那双浅绿色雨靴靴筒一部分,多诱惑!办公室没人,这雨靴我就手到擒来。何况,公司里没什么东西我不能拿……不过,这雨靴不是公司财产,我可不能乱碰,那是私人物件,而且上午妮已说我是“表错情”,这雨靴不是给我的。

        我咽了一下口水,又想:我没说要,不带走该没问题吧?看看也可以吧?还是不行,要看的话应该等明天,让妮亲自带进来吧。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起步回自己办公室。明人不做暗事,我对部下常强调的,自己不能做反面教材。

        明天就刚好一个星期了,真要解雇她吗?要知道不论什么时代,人才总是稀少的,顶尖人才更是限量的,人才不为我所用,那么以后要被竞争对手收编,我是损已利人。如果留用,这不定时炸弹随时可以毁我一切。坐不安心,我站起来在桌前踱了一圈。

        那雨靴——私人物品放办公室,而且放在显眼位置,显然是顾意的,这秘书果然是个极度危险的人!她用意引诱我,以我行为作把柄。要不然,光靠网上几篇文章不足为证。我紧紧握了握拳头,这人才不能用。


        回复
        11楼2012-05-08 23:22

          坐回椅子上,又想:这也只是主观猜测,凭猜测放弃一个人也太草率吧?点击公司监控系统,查看下班时间的视频,那出乎我意料,在下班时段妮接了个电话匆匆离开,座位没留下雨靴。下班半小时后,清洁工拖地拖了走道后拖桌底,把那个装有雨靴的纸袋提出来放桌旁,后来没放回原处。这下子错怪妮了,不过也难说准是妮安排的圈套。

          疑人勿用,用人勿疑。道理简单,实际情况却难以分析。我又站起来背手绕圈子。可以再考虑一些时间吗?再说公司的周年庆典节目由妮策划,剩余时间仅有一个星期,临阵换帅岂不搞砸了?

          我抓了抓头,老板为一个职员头痛太不该吧?关上灯离开办公室,路过妮桌前,不自觉的又看了她那雨靴一眼,也不自觉的停下了脚步。这雨靴今天放这里,明天就不知去向了,这机会真的不要吗?哦,对啊,就这放着,明天清晨清洁工真有可能当垃圾扔掉。清洁工人是两班制,上午和下午不是同一组了。早班不知道这纸袋是晚班提出来,看了纸袋放桌边,纸袋里装的雨靴是老款,当垃圾拿走一点不奇怪。我还是帮她放好吧。

          自己也明白那是一个借口,走到桌旁低头看着雨靴,靴筒敞开着,灯光照到鞋底,那里面的汗布非常干净,鞋底也不例外。后底窄窄的,往前下坡就是看不着的神秘的前底。妮就是从十一岁开始穿上这双雨靴,十一岁的女孩就穿上了高跟鞋。自从她穿着雨靴走过我家门被我看到后,四年里我被隔在铁闸外偷偷地观赏它,也曾抱着侥幸之心去提一提铁闸上的锁把。当时年轻的我从来没想到:只要用一根棍子就能把她的雨靴挑过来。N年后醒悟了,遗憾从没让我抛开。这双雨靴如今就在我面前,遗憾也该是时候了结了。我弯下腰,向雨靴伸出手,心跳加速。一只手不行,伸出两只手,却只是提起纸袋的挽绳,合在一起交到一只手,提起纸袋放回办公桌底下,直到放手,站起来,手也没碰过靴筒,心跳才开始减缓。不能碰,一碰就忍不住把雨靴掏出来,一掏出来就会爱不释手,如何收拾场面?什么的机会,什么的遗憾,都只是那条看不到的界线以外的事物,它本来就是陈列品,眼可看,手不可碰。

          职场上,千千万万的诱惑和陷阱我都抵卸了,难度我就栽在价值几十元的一件物品上吗?妮把我当什么了?电梯里,我心情还没能平伏。几十元的一双雨靴,别说一双,一货柜,一货轮的雨靴也不值多少钱,只要我一开口,别说一个生产车间,一个橡胶产品集团一夜之间就会收归我旗下。可是,如此一双浅绿色雨靴还不是有钱就可以买到,它很早就退出市场,成了“文物”。当然,打造一双几双不成问题,然而那雨靴搭载着我的童年回忆,多少的金钱也不可能收售下来。

          电梯门又合上了,我这才发现早就到了负层车库。忙按关门键,慢了,电梯上升,在一楼打开。出去吧,喝了酒不能开车。大堂值班人员向我行礼、问候。

          离开办公楼,呼吸几口清新的空气,郁闷的心情似乎被凉风吹得一干二净。为这琐事烦恼怎么说都不值得,也很可笑,但是为金钱烦恼也值得吗?赚钱可以显示人的才能,赚到的钱可以改善自己和企业职员的生活,不过不能忘记:赚钱是追求成就与幸福的主要手段,而金钱不是成就与幸福的全部。多少人为了金钱抛弃了家庭、生活、理想、良知,最终毁了自己的幸福,那些事情一件一件的看在我眼里。为琐事忧郁一回有啥不可,这就是生活,我也是一个普通的人,我也有普通人的生活和情感,我的心思非要用金钱的尺子来衡量不可吗?

          漫步中一处闪光吸引了我的注意,原来漆黑的31号楼,第4层亮灯了,那儿是小舞厅,周年庆典节目排练的一个场所。看来妮并没有放下这项任务,不管明天我对她何种安排,她依然管好今天的事。她排练的是什么节目呢?我好奇地往31号楼走去。


          回复
          12楼2012-05-08 23:22

            (3)舞厅练步

            31号楼是一座特别的建筑,仅四层,非办公用途,是个小会所,内设娱乐、体育设施,有一个小型舞厅,供职员跳舞、练唱的场所。一个星期前,妮申请借用10天。在练些什么呢?来到窗前,透过玻璃看到厅里坐着两名女子。妮来到她们面前问:“都带过来没有?”

            两名女子背对着我,看不到是谁。一名白衣灰裤女子从地面提起一个塑料袋打开,抽出物品。白衣女子的背影挡住了我的视线,在物品高于她肩膀瞬间,我只能辨别出颜色是深绿色。

            妮点点头。

            “怎么一定要找这双雨靴,太花时间了,买一双新的不好吗?”

            此话一出,我稍有吃惊。原来白衣女子带来的是一双雨靴,而且是极为罕见的深绿色雨靴!

            妮:“我有颜色要求,所以麻烦你了。对了,结婚那年你把这双雨靴放哪了?”

            “那时我穿着到婆家放换下,后来好长时间没用,小姑帮我藏起来。”

            妮不仅仅找自己多年前穿的雨靴,还请别人找另一些颜色的雨靴,是冲我而来!

            妮转向另一名女子:“你呢,穿了那么多年还保存如新的?”

            那名女子身穿浅蓝色运动服,说:“没穿很几多年了,初中毕业之后一直放家里。”

            妮看看手表,又看看舞厅大门,说:“时间不早,可以开始了。”

            “你意思是?”

            妮说:“好,练了几晚CATWALK,今晚要穿上雨靴来练。”

            两女子对视一眼,有点迟疑。这一对视,我看清楚其中一人,原来白衣女子是娒。听了她们的对话,又看到深绿色雨靴,我大概猜到了,看清楚了还是感到意外,妮居然把她请来了。

            娒弯下腰,看样是解下脚上穿着的鞋。妮说:“娒姐等等,穿凉鞋过来脚弄脏了,洗洗脚再换鞋吧。”

            娒离座走向洗手间。

            蓝衣女子说:“有拖鞋换吗?我也想洗洗脚。”

            妮:“用不着吧,你是穿了袜子的。”

            蓝衣女子底头伸手提了提什么东西,我同样看不到,不过看动作似乎是把雨靴提到椅子旁。把右脚抬起,双手往下伸。手臂振动,看来是在解鞋带脱鞋。“啪”的一响,估计是把脱下的鞋放到地上。当她再次往下伸手时,妮忙叫:“等等,最好脱掉袜子。”

            蓝衣女子停下了动作,抬头说:“为了什么?”

            妮说:“你这雨靴那么窄,穿袜子可能穿不进去。”

            蓝衣女子:“哦,没问题,反而不穿袜子一会好难脱下,脚一出汗就粘紧了。”

            妮:“嗯,继续吧。”

            担心穿了袜子就穿不进去?看来这雨靴靴筒比较细小,也可能蓝衣女子是大象腿。不过看她身材不多像腿部肌肉粗壮的人。

            蓝衣女子时而弯腰,时而伸手,甚至有两手上拉的动作,看样是脱鞋、穿雨靴的举动了。她背着我,所有动作都在她背影里完成,真的郁闷。可惜的是只有这一侧才可以站人,两侧是墙壁一侧在外墙上,怎么才可以绕到她身前看她穿雨靴呢?总不能走进去打扰她们吧?妮这次考虑不周,怎么让她们背着这边窗坐着呢?妮也许并没预料我会来。再者,室内明亮室外暗黑,隔着窗上的玻璃,里面看不到外面站着人。故意倒不太可能。

            蓝衣女子站起来走向舞厅中央,椅子最后没能遮挡雨靴,颜色最早被辩认出来,是深蓝色。靴筒、鞋跟也随后出现。又是一双经典的彩色雨靴!当蓝衣女子转过身来,我又吃一惊,她是婕。妮熟读了《雨靴纪实》,文中没指名道姓,她却把人猜出来了。

            娒迈着湿渌渌的步子回来,在座位上用布拭干腿脚,也把雨靴穿上,裤管也照样塞进靴筒里。梅婕二人在舞厅里来回走动,走得很随意,不是什么CATWALK,难道她们在穿上雨靴后要试步?不出我意料,音乐一开,娒和婕开始有节凑地迈步。


            回复
            13楼2012-05-16 00:17

              看步子没两分钟,裤袋里的手机振动起来。有电话!好在我事先切换到振动,否则铃声一响必然惊动里面的人。从楼梯下去,手机屏幕显示的是小美。不早不迟就这时候来电!再下一层楼我才接通电话。

              “石董,吴董约你喝夜茶,你意见如何?”

              吴董是合作大户,每次谈完公事都约我夜聊。我说:“好,你安排茶座。”

              抬头看了看楼梯,她们在上面排练,更精彩的步法还没上演。我带着无奈的心情下楼去。

              几句闲聊后,老吴说:“石董,你呀人才济济,新人辈出。”

              我稍感奇怪,和老吴交往多次,闲聊之中说起客套话不是他的性格。客套就客套吧,我说:“吴董你也长江后浪推前浪,看这接班人将来比你更出色。”

              老吴看了看坐在一旁的儿子,说:“这屁孩不懂事,我就带他过来见识一下。”

              小吴礼貌地给我倒茶,说:“石董,多多指教。”

              小吴只比我年轻一两岁,却把我当前辈。出生豪门如此谦虚有礼也太罕见。

              “石董的层面我看你要干几年再来求教吧,他也没这空闲。”老吴转向我说,“石董,我想让这儿子留下几天,向你的助手取取经。”

              这老江湖说话太体面了,不直接说向我“取经”。真的让这老总儿子向自己助手“取经”的话,不大丢人家面子吗?还不是让他缠上我几天!

              我笑而不语,推不是,答应也不是。老吴似乎话中之话还有话。

              老吴:“唉,就说你人才辈出不是客套话。上次看你那个秘书特别能干,我公司就缺这种类型的人才。”

              噢,来挖人也太出格了吧!……难道,我准备辞退妮的消息已经传到千里之外,而老吴也听到风声,就迫不及待来挖人,还是,来劝我留着妮?我看了看坐在一旁的小美。小美看到我的目光,全神听着我准备发出的指示。可是,我根本没想指示些什么。

              “小美接班了,妮该是升任助理了吧?石董,不嫌弃就让犬子跟你助理学习几天吧?”

              我愣了,老江湖这老姜也太辣了吧,学习个啥,原来他儿子看上了妮。哪里是挖人才,人和人才都挖!这事情名义上是公事,而用意已经不能再透澈了。这也是个请求,不好推。老江湖的儿子也水不了多少,嫌虚有礼,难说是奉场作戏。让妮和他来往,谁说准不会风云突变。看这情形,说有损对方声誉之类的话已经不能成为推托的借口,准备解雇妮事的更不能提,妮并没有提拔为助理也不是事情的关键。

              “给石董加茶吧。”

              小吴应声给我倒茶,这一举措,我还能推辞吗?转念一想:我是想多了吧,妮和我虽有一些算盘也打不清的亲戚关系,但毕竟不是我亲妹妹,她LIKE不LIKE我管得了吗?

              “小美,明天安排6号公寓,吴公子要和我们交流好几个月。”

              小美回应也用国语:“没问题,吴董你放心,6号公寓是我们最好的公寓。”

              小吴打断说:“不用了,给你们添了麻烦,员工集体宿舍安排个床位就行了……我是认真的。”

              小美看看老吴,又看看我,不是怎办。

              老员说:“没跟你们客气,这小子确实能吃苦的。石董,你就当他是普通临骋,他去过好几家企业见习都习惯了。”

              哟,真有一套的,包装成奋发青年,注重别人的印象。


              回复
              14楼2012-05-16 0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