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莲听风吧 关注:5贴子:69
  • 7回复贴,共1

【原创】嗯——雨雾凝寒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L


1楼2012-07-07 17:54回复
    你倒是写啊


    2楼2012-07-19 11:40
    收起回复
      先说啊,先发《雨雾卷》的,里面捏,都是我随意写的小说,有些是有开头,没结果;有些是没头,有尾的。有的一连几篇都一样,有的,半篇不到弃了。看不懂的,请按右角上的红叉叉,本人决不在意。
      《雨雾卷·壹》
      /冷月的孤傲/
      望着云浮城下方的那张半黑半白的石桌。
      “唉,如今连城主都死了。留着我们这几个无能为力的仙还有何用?”一个黑发的女生看着底下那些卑微的蝼蚁叹了口气。

      “熙刖,城主已逝我们要回到蝼蚁的身份了”一个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

      “哼,熙刖,素卦你们都错了。城主要我们永远守护着这座云浮城”月亮上,一个金发的女生冷笑,手持弓光着脚丫挑落到地上将一张纸扔过去。

      “果然,城主还是不愿意放过我们”熙刖捡起纸露出了无奈的笑容。

      “就让我们在那些蝼蚁的上方注视这一切的”素卦看着大地上的人类,邪恶笑了。

      十年后:

      “铭枫,敌方已攻入月湾。本皇要你全力击退敌兵”龙椅上,一个面容清秀,芳龄似十几岁的男生对底下那个和他年龄相仿的人下令。

      “微臣接旨”底下的那个男生没有任何反抗,只是行君臣之礼后退下朝上。

      “那个将军还敢接旨!根本就是找死”一个大臣在退朝后感叹了刚才的情景。

      “那个人三代都是皇帝的忠仆敢违抗?!哼,诛九族都是轻了!”另一个文官冷笑的看着前面那个背影。

      那个男生似没听到般自顾自的走在楼梯上,他叫铭枫。三代都是皇帝的忠仆,如今连自己也是其中的一个牺牲品。他上战无数,杀人如麻从未对任何人手软过。连跟随了自己五六年的人只要背叛,绞刑就是归宿。刚才那两个人骤然间感到冷冷的杀气穿全身,深入骨髓。直视前面这个金发的男生,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脸色,紫眸里经常闪过的无非就是那杀人时的冷漠。在皇朝,和他关系较深的没有一个人。除了那些经常和他在一起的小兵小将们。

      军营:

      “丫的!刚放几天假又要我们去月湾!老子的脚力没那么多啊!”一个小兵一听自己的上级领导说的好消息一下就发飙了。
      “老三啊,别这样!到时候危险的不止我们这一大群兄弟,连老大的头脑都难保啊!”另一个三十多岁的人拍了拍刚才那个人的肩。

      “我知道!跟老大混久了连你也啰嗦起来!真不知道老大哪来的魅力”那个叫老三的人打掉那个三十多岁的人的手认真的思考起来刚才的问题。

      “大家别这样,明天启程回家准备好东西吧”铭枫没有再提刚才的事只是简简单单的安慰自己的部下几句便除了军营。

      “恭送老大!”后面是一声整齐而爽朗利落的声音。

      家里:

      “二弟啊,原谅大哥无能让你背这个担子”床上,一个比铭枫年长的人伸出一只骨瘦如柴的手抚摸的铭枫俊秀的脸庞。

      “大哥不必担心,吾经历战场多年都已平安归来,这次一定会如往”铭枫抓住那只手放入被子里,安慰道。铭家的每一代都是富甲一方的平民。只要一般第一个便是继承人,如果因为第一个不愿或无能力继承便由最后一个继承。中间的自然是虎视眈眈,如果最后一个男娃能让所有人心服口服才能算正是继承。否则最后一个则被送入铭家有名的“十八酷刑”只要活着出来,同上。铭枫则是最后一个男娃,因为大哥从出生起就体弱多病所以继承人没有决定。他的母亲则为他作出了严重的代价。整个人已经被自己亲生父亲的三妻四妾给逼疯了。铭枫从出生起就接受着无数的考验,去年才成为继承人。如今更因为皇帝的信任才能在一年之内从七品升到一品大将军。

      “为难你了,是大哥对不起你是大哥的错。从小的就因为大哥的关系被折磨,大哥只能看着你被折磨。如果大哥没这样,你就不会背负那么重的使命了”床榻上的人不停的责备自己的过错。的确,铭枫从小就被折磨。虽然最疼自己的大哥跟父亲说了一些事例,可是父亲却因为他体弱多病的过错敷衍了事。铭枫不论何时,只要大哥有危险就一定会第一时间赶来,这也促使两人的关系越来越深。


      3楼2012-07-27 17:38
      回复
        《雨雾卷·贰》
        /朱雀篇/
        魔,自从诞生出来。便是一场暴风雨前的前奏。那年,天狼星首先是赤红,逐渐成暗红,最终脱离轨道。当年的著名占星师慕容修脱口而出会有一次浩劫时众人却认为口说无凭,那时的昏君便下令斩首示众。后来朝云差点落入贼人手中。幸好景灵帝见多识广拆穿诡计才得已安生。为了能一次消灭魔,景灵帝花费了大量心血来找壮丁,而却迟迟没结果,这事就搁下了。
        ­
        朝云国523年新月村:
        ­
        一个看上去一身学问的人仰头看了看头上的招牌,又看了看前面。

        面带笑容正要进去,只见一个金发的NPC走来说:“欢迎来到天书界,我是指导员若华。”

        男子笑笑,回道“我是慕容朱雀,不知可否能进?”

        若华庆幸这个人没那么难对付,回道“当然能,只是任务就难免了。做完别说一锭就是十锭都能给你花”说罢递给朱雀一个卷轴。

        ­ 做完任务,朱雀不仅多了把武器,连衣服都换然一新。

        “你去灵仙拜访一下我的老友左力熊吧!当初上任岛主时他还是个孩子呢”村子刘大伯给了一封信给朱雀回头叫道“丫头,出来!”只见一个和朱雀差不多年龄,一身白衣、帽、鞋。一头绿发,手持古琴的女生走出房屋。

        “她叫宁彩蝶,我不放心她独自去灵仙,如今你能帮我了”刘大伯拍了拍朱雀的肩。

        “嗯”朱雀点了点头,在人生的道路上又多了个女生。­

        灵仙岛:­
        “你能传送到这!”左力熊看着从朱雀手中拿来的信,不可思议的看着两人。

        “请问哪有任务做?(溪:这娃做出瘾了)”朱雀看到左力熊这种表情赶紧转话题。

        “你去黑色水域附近便有了”左力熊恢复平常,回道。

        朱雀做揖还礼转身朝黑色水域的方向走去。彩蝶默默的跟在后面一句话也不说。

        “我要你帮我杀几只黑钳蟹”那人提出要求。

        朱雀接了任务,侧身问“彩蝶姑娘,你要接么?”很难得朱雀还能感觉到彩蝶的存在。

        彩蝶怔了怔“嗯”轻声回道。­ 刚传送到黑色水域内部,一只人一样大的黑钳蟹走来,有模有样的挥着手中的大钳子,向朱雀等人示威。

        “彩蝶姑娘也是主修五行之术的?”朱雀笑意的看着螃蟹,话题却不在它身上。

        “嗯”彩蝶看着那人大的螃蟹迟疑的点头。

        “四相决,烈火焚烧”说罢,一团火焰从空而降,落在了那钳蟹的头上只是它还没被烤熟冒着丝丝烟缕。

        “四相决,魔水万音”彩蝶抚弦,只见那螃蟹受不了水深火热,挂了。不愧是四相决!真是够决的!不一会儿,任务就做完了,朱雀等人正要离开黑色水域时只听见隐隐约约传来一声

        “伏魔刀法!”。两人对视,循着那爽朗的声音找到了一个在枯树身后的男生。一把雪亮亮的大刀在警告那螃蟹赶紧让路,只可惜那螃蟹活腻了半步都不让最后挂在了那把闪亮亮的刀下。

        “两位不如正面相见,何必背后捅我一刀”男生包好刀背在背后,头也不回拿起地上一块无光的晶石碎片。

        “兄台误会了,我们只是被兄台的豪爽利落怔到才没及时出面”朱雀急忙走到男生面前解释脸上还落下了一滴冷汗。

        “你是太会拍马屁了!我又不杀你干嘛一副胆怯的表情?”那男生笑了笑,说的朱雀有些无地自容了。彩蝶走到朱雀身边看着男生。

        “这位是兄台的夫人吗?长得好标致!不知兄台贵姓?”男生看了看彩蝶。后半句还行前半句朱雀听了脸彻底红了。

        “兄台真会说笑!她叫宁彩蝶是我的朋友,我叫慕容朱雀”朱雀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我叫皇甫云,叫我云便行了”云看着彩蝶和朱雀点了点头。

        “云也是回灵仙的吧?!我们正巧同路”朱雀望向不远处的传送阵问道。

        “好啊”云爽朗的答应了。正要传送时,突然一大堆螃蟹草蛇往朱雀三人跑过来。在对战中云做出了严重牺牲,那块石头掉到草蛇螃蟹团里,完全不见了。至于彩蝶还能砸死几只螃蟹和蛇。朱雀的小退被蛇咬了口慢慢失去了力气。

        “仙音化雨”一个像溪流般清澈而温柔中不失坚定的话从远处传来。


        4楼2012-07-27 17:42
        回复
          《雨雾卷·叁》
          /繁体字/
          如果,你爱我,就给我一个爱我的理由。 ——题记壹。是夜,孤月的光芒显得那麼的黯淡。在灵昌城内,灯火阑珊,各种叫卖声络绎不绝。

          “师哥,我们何时才能进入皇宫?”身穿黑色斗篷的人坐在‘幽谷客栈’的屋檐上,极其冷漠的声音并没有影响到下方的热闹。

          “所谓天下繁华,劲归灵昌。我们先好好的玩完后再进也不迟”黑色斗篷旁没有见到一个人,却有声音在回答她的问题。

          “杀了景灵帝才是此行的目的”斗篷裏的人提醒道。

          “师妹太过著急了,稍安勿躁”有个人凭空突然出现在斗篷的旁边。拍了拍那人的肩,用眼神示意她某个不能明说的秘密。那斗篷摘下斗笠,笑了笑。拍拍身边瓦片上的灰尘做了一个‘请’的姿势。那凭空出现的人坐了下来,看著那身旁那人的侧脸。嫩白的皮肤,长睫毛,棕色的眼裏透露著恨意。

          “玲珑,别忘了:想要杀景灵帝就要先杀了天选者”那人拍拍玲珑的肩膀,声影有些幽魂的类型。

          “烟花,如果我死了,你能帮我完成师父的遗愿吗?”玲珑低下头,泪水似乎就要涌出眼眶了。

          “不会的”烟花让玲珑靠在肩上,心裏同时默默说道“要死,也是我代你死先!”


          5楼2012-07-27 17:43
          回复
            《雨雾卷·镠》
            /完全就不知道写什么的后果/

            一切都过了,散了,走了。留下的不过是一团浓厚的迷雾罢了。

            朝云国XXXX年,在皇宫的紫禁城里决战的场景,不能被人遗忘。

            皎洁的月亮镶嵌在墨蓝的夜空中,很大很大。没有被月光照射到的另一边,握着那把由出卖自己的灵魂所换来的,所谓的白刃。

            “真的,要跟我一决高下吗?”极不情愿的声音打破了这种令人屏息的寂静。

            “你要面对现实,幽魂祭”冰冷的声音,没有任何感情。

            “曾(声音,找不到什么用词了。。)”某种东西直贯而入的声音,黑色的羽毛洒落天空。身体成沙粒,随风逝去。

            “为……什么?!”虚弱的声音,抓着胸口的箭柄,瞳孔缩小了。

            “我从来没有爱过你,甚至连一点喜欢也没有!”走到他面前,露出的是嘲弄的笑容,很难相信这就是所谓的女人。

            “后会无期了,幽魂祭”走去了,不会再回头了。黑的头发飞的N夸张。

            “你杀了主人”我从某个离主人差不多两,三米的地方,目击了一切的发生。

            “你主人的家务事一般都不用你这个‘外人’插手吧?!办好他的丧事在跟我谈也不迟!”女子回都不回头的嘲笑着我。

            “他没忘过你”我望着眼前这个高傲的女生,实在想不透主人为什么会喜欢这种女人!

            “这又不关我的事!”女子无所谓的声音实在让我对主人感到不值。之后,她用轻功跳走了。

            我望着那个远去的背影,一声冷哼。走到主人刚才的位置,捡起了那枚他不离不弃的弯形月亮玉佩,和那把白刃,居然真的勾起了我最不想的表情:微笑!

            “你会后悔的,殷吹雪!”想起这个女人,我觉得她真的很冷,不过跟主人比,那是九牛一毛。后来,我回了幽魂派。

            主人死后的两年:

            因为我一直跟主人在一起,又因为只有我才能跟主人说过超过两句话,所以由我代替主人的位置,白刃也有我继承。但在我眼里,白刃只是我和主人之间的信物,终究还是我的。

            “吹雪啊,你什么都好,就是轻功不好!应该学学你主人!”(PS:这里的‘吹雪’指的不是‘殷吹雪’而是祭的仆人)主人的小弟拍了拍我的肩膀,劝我尽早忘记主人的事。

            “叫我师兄!(PS:因为主人是男的,主人死了。但是别人是怎么叫的还是怎么叫。契约上的)”虽然他叫我的名字很好听,但是只有主人才能叫我的名字,只有主人才能命令我,这是契约上的,也是我的原则。

            “掌门叫你过去”一个无表情的男生出现在我旁边,但我却没有任何惊讶。

            “哦”他会缩句我也能,WHO怕WHO还不知道呢!之后我跟随他走到了主人生前常去的‘幽魂阁’。

            里面: “来,孩子坐下!”掌门和蔼的声音响起,完全与他那严肃的样貌不和。我坐下了。
            “你们出去!”转变了人,语音也变了,一副魔鬼面孔又要出现了。待所有弟子逐一走后,掌门拿出了一个盒子,上面布满的灰尘,先让是个陈年老旧的物品。打开盒子,里面只不过是一张白纸罢了。摊开来,画虽然旧但是图样还是清晰可见:两朵彼岸。

            “孩子,你可曾见过这图样?!”掌门的话让我想起了我刚认识主人不久后的一个情景。

            回忆:
            主人握着白刃,上面的血划过滴在了地上,血花四溅。一具尸体伸出一只手,似乎要喊着什么,下一秒,断气了。

            “他是谁?”我站在主人的后面,望着这句尸体我没有任何的诧异之色。真恶心,这是我看到的最为恶心的一具尸体。

            “一组织手下”如果是常人,肯定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被我加几个字“一个组织的手下”哈!多简单!主人正擦净着白刃上的血迹。
            “名字”面对这句话,你们肯定会以为是这具尸体的名字。

            但是,主人还是理解我的意思,是组织名字,所以“流星蝴蝶剑”,白刃已经被放入刀鞘之中了。

            无意间,我看见了尸体右手上的彼岸。我正要一个问题时,主人比我先开口“背叛者,有一朵玫瑰”主人说完,便迈开了回派的脚步。我跟了上去。回忆结束。

            “流星……蝴蝶剑”五个字一出口,掌门便怔住了。

            “他们是谁,你可曾知道?”掌门似乎对我是否认是这个组织很是关心。

            “背叛者”我简简单单的重复了主人那时所说的话。脸上有着一样的:无表情。

            掌门似乎要接着另一个问题,但是一阵“掌门~~~~~~~~~~~~~~~~~~~~~~~~~~~!”打断了话题,一个人冲了进来。

            ——————————————————————————————The End
            


            8楼2012-07-27 19:04
            回复
              《雨雾卷·柒》
              /完全就不知道写什么的后果2/
              “掌门,流,流,流星蝴蝶剑的人派5000多名人攻进来,已经突破第一关卡了!”一个通讯人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但是话音刚落有一个又跑了进来。

              “他们已经过了第4个关卡了!”这个的脸上更是不知所措,脸色已经是青的了。

              如果再来一个,脸色该不会是惨白的了吧?!正当我这么想时,另一个接着来了,脸上的色彩正如我想的那么的惨白。

              “叫兰清,空月,”
              【在所有里面,我写的最短的一章】


              9楼2012-07-27 19:07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