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鸣之恋吧 关注:30,307贴子:458,009

【授权转载】江南忆 by风月如许(古架,中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 佐鸣王道
二楼 授权
三楼 正文
【未见END勿插】感谢


1楼2012-07-08 12:39回复



    2楼2012-07-08 12:39
    回复
      【·何日更重游·】
      如果,能给漩涡鸣人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他一定会选择见死不救。
      不过是在河边捡回一个虚脱到昏迷的少年,为什么会在日后变成一个千年祸害?
      师傅旗木卡卡西大半张脸都躲在一张狰狞的铁质面具下,只露出一只右眼弯成月牙状:遇见了,也是你们的缘分。
      被救的少年一睁开眼,就被头顶上的一片金色晃了神。
      多久没有见到过如此夺目的色彩了?好像自己从那个地方逃出来之后就再也不曾关注过周围的一切。
      如同坠入了地狱。
      你醒了?头顶上的人拥有湛蓝色的眼睛,笑起来的时候,白白的牙齿整齐地排成两列。
      诶?你不能说话?鸣人见那少年盯着自己,没有说话,便以为他患有残疾而流露出了同情,真是可怜啊……
      少年嘴角一抽:……我能说话。
      鸣人一愣,尴尬的挠挠柔软的发:哦,对不起哈。
      你救了我?
      也不能说救啦,卡卡西老师说你只是脱力昏倒。鸣人不禁对这个温文尔雅的少年产生了好感。
      宇智波佐助。
      诶?什么?
      我的名字。
      哦……我叫漩涡鸣人。请多多指教!灿烂一笑却让佐助呆住,他突然发现,原来一个人的笑容竟可以是阳光。脑海中一闪而过的艳红色眼眸,让他生出一股厌恶,别开脸,声音瞬间转冷:哼,白痴。
      于是,不过一天不到的时间,鸣人对他的好感就化为了灰烬。
      


      3楼2012-07-08 12:40
      回复
        竟有些许受伤。
        卡卡西挑眉,他并不是一个残忍的人,他只是不想让鸣人他们遇到危险。可是,眼前这孩子……
        呐,不过你走之后,鸣人也许会很难过的。卡卡西摊开手耸耸肩,虽然小家伙没有说也经常和你拌嘴,但是我和小樱都看得出来,从来都是孤身一人的鸣人,真心的把你当成了伙伴。
        错愕的移向那抱着背包酣睡的鸣人,明明灭灭的火焰把他麦色的脸摇晃的深深浅浅的生动。明媚的气息扑面而来,凝望着鸣人那在风中轻轻颤动的金色发丝,一时错不开眼。
        与鸣人相识的第一个月,佐助第一次睡得很安稳。
        —————————————————————————————————————
        吴酒一杯春竹叶,吴娃双舞醉芙蓉。江南的春来的很绿。翠柳的枝拂过水面清圆,有蜻蜓点水一下消失得无影无踪。佐助挺直着背走在白色的湖堤之上,前面,是笑的仿佛是一朵望日莲的鸣人挥舞着双臂跑得欢快。
        鸣人那一身洒脱的风骨是不属于柔情似水的江南的。然,当两者遇到一块儿却又是无与伦比的契合。那一生都沉浸在烟雨朦胧的笙箫之中的江南,在鸣人的到来下打破了原来的氤氲而变得更加生机勃勃春意盎然。
        那架长长的横跨整个湖南北两侧的涡卷廊桥泛起雨前特有的泥土染透的清香,视野就像是被墨晕染开的一卷画册。如此柔情,佐助不喜。
        可是那跳跃打眼的金黄色,木屐踩在桥板上哒哒的乐点,一下一下激起涟漪。
        佐助,佐助——鸣人双手圈在嘴前,闪烁着蓝色大眼睛,冲佐助喊,快点过来啦!卡卡西老师和小樱还在等我们呐!
        不自觉的挽起一抹微笑,穿过这朦胧的湖光山色来到少年面前,跑这么快当心掉进湖里。
        鸣人一吐小舌:掉进湖里的人是你。


        5楼2012-07-08 12:41
        回复
          佐助转过脸,腰间的草雉剑剑柄和那红绳在风中缠绕在一起。这红绳是鸣人初到江南时扭曲了一张脸送给佐助的礼物。
          我可没空犯吊车尾才会犯的错误。
          混蛋,不许叫我吊车尾!
          我有说吊车尾是你么?你自己承认了啊。
          你……你……
          丢下气急败坏的鸣人,佐助一跃上了岸。
          一乐是建在湖边的拉面屋,里面的主打叉烧拉面是鸣人的最爱。所以掀开帘子,就见一团金色扑到桌上满足的呼啦呼啦吸着面条脸颊上还有两朵小红云。
          卡卡西无奈的笑着冲佐助挥手,而小樱给了鸣人一记爆栗子让他慢慢吃别噎着。
          佐助忽然就想这样和他们简单的活下去就好。
          愚蠢的弟弟啊,曾恨我,仇视我吧,然后在无尽的黑暗中磕磕绊绊的成长。直到拥有和我一样的力量,再来见我。
          鬼魅的声音在佐助的耳畔吟唱,他不可抑制的生出怨恨。世界再一次的被拉进了那个映着藏红色月亮的夜晚。扶着墙,佐助尽力隐忍着不让自己已经变红的双眼被人察觉。
          放下帘帐,他头也不回的跨了出去。
          火之国,佐助的家族毕生效力的国家。第六世皇帝志村团藏是好用武的君主,即使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国土,但因武力激起的愤怒还是不可泯灭的如火般蔓延。
          宇智波族到了他们这一代便是佐助和他的哥哥,鼬。从小以兄长为目标的他就像一根小小的尾巴跟在鼬的身后。
          他以为总有一天他也可以像万人瞩目的兄长一样优秀。
          可在他8岁那晚,他所仰望的,所深爱的兄长亲手掐灭了他心中的烛火。佐助眼睁睁的看着他的族人,他的父母在鼬的手下血流成河。
          而死因,不过是一双眼。
          兄长逆光而站,飞扬的黑色长发似炼狱而至的魔爪。
          我们的眼睛被称之为帝王,你和我同样拥有开眼的资格。只要能够成功,天下,人心自会收入囊中。不过,一山容不得二虎,更何况还有一群蠢钝的猴子在虎视眈眈。因此,你也要死。
          记忆中那温柔的兄长此刻化身成手执镰刀的死神,那双猩红色的眼眸仿佛是凝固了天下的血肉,江山,天下,佐助从没想过,当那柄剑划破侧脸,从伤口上传来的寒冷流遍全身,草雉剑擦身而过的那一瞬间,佐助顿悟,那,已不再是会微笑着戳自己额头的哥哥了。
          现在的你根本不值得我杀,所以,憎恨吧,仇视吧,直到拥有了和我一样的眼睛……嵌着回旋镖的猩红色眼睛骤然释放,佐助跌跌撞撞的逃跑,受尽了是人的冷眼相待,流落他乡,不过是,为了一个生字。


          6楼2012-07-08 12:41
          回复
            淅淅沥沥的下起雨,烟雨江南,朦胧不过一个春季。
            鸣人撑起一把伞在廊桥上看到了抱着膝盖的佐助。一年半的时光,鸣人头次发现,原来素来高傲的宇智波也会这般脆弱。
            那个每次在卡卡西老师教导新剑法时,学得最快的佐助,也不过是个孩子。他和自己不一样,他一出生,就拥有了一切,只是在一夕之间像烟火一般炸裂。
            佐助。鸣人蹲下,把伞撑在两人间,你不高兴?
            佐助从膝盖里抬起头,撞上了一片明媚。这家伙,果然和我不一样。蓝色的眼眸,金色的头发,灿烂的笑。而自己,黑色的眼,黑色的发。永远做不到鸣人这般无虑,这般云淡风轻。
            佐助?鸣人轻声唤,瞪大了眼睛又向他凑近。
            干什么,白痴。
            你这家伙!我好心好意给你送伞,见你不开心还担心的要死,你……你居然……鸣人立刻用手捂住了嘴。
            佐助眼中的诧异一闪而过。他……担心我?
            你……你不要想太多啊!我才没有说担心你……鸣人红着脸挥着伞急切的想让佐助忘记他刚才一不小心说溜嘴的话。
            雨从天而降打在伞上,溅起一阵花开花落。
            佐助也不明白自己究竟为何,刚才鸣人说担心自己,竟会义无反顾的相信那是真的,而蔓延开来的安心连同雨水浸润了自己枯死的世界。
            无意中看到了从鸣人衣带之间露出来的一角方帕,淡粉色锻制面料上用银线绣着一大朵望日莲。
            白痴,你居然会有女人的东西。
            佐助不屑的语气让鸣人气极,抓紧了那方帕子,六道猫须似乎也在抗议:那是我娘留给我的东西!
            你不是没有家人么。
            蓝眸一瞬间暗淡,嚣张灵动的火也被一场风雨浇灭的淋漓尽致。他们……在我出生不久就死了。
            


            7楼2012-07-08 12:42
            回复
              迷蒙了双眼的一席烟雨湖山,敲打在油纸扇上的叮咚作响。春水碧雨天,画船听雨眠。都说江南好,柔情中也有悲伤在缓缓逆流。
              吊车尾的,你看。佐助伸出手指向那浮荡着青色荷叶的湖面远处,波光潋滟,水天一色。
              点点窝窝,蚂蚁做窝,猫咪吃饭,老虫吃油。麻雀起飞,飞到田里,叽哩叽哩……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童谣,鸣人就这样闷声闷气的念了出来。
              佐助挑眉看着依旧有些落寞的鸣人,身影渐渐和狐狸重合。许是闹得有些累了,躲在伞下听雨的两个小孩子相互靠在一起睡着,小小的衣衫上面有水蜿蜒成小河。
              卡卡西和小樱看着睡得安稳的他们心里一阵叹息,会感冒的啊,这两个笨蛋。
              不过,这份安谧,谁也不忍心去打扰罢了。
              —————————————————————————————————————
              江南,佐助一呆便又是一年。看过了它的四季,果然是令人流连的地方。
              浸润了柔情蜜意的一方山山水水,经不住那些浩永的兵荒马乱。鸣人的风骨天生而成,谁也留不住那风。
              在小楼上望着一波江水东流,有几枝越墙而入的桃花在鸣人的剑下落英缤纷。佐助凝视着在粉红与新绿中跃动的金黄,不过是眨眼须臾之间,他和鸣人,相识了三年。
              没有人会唱着童谣,但有人会和自己拌嘴;没有人会在睡前印下浅吻在额头,但有人会在做了噩梦的时候依赖自己根部不够暖的温度。
              有歌女弹着琴,那缱绻缠绵的旋律转过几个弯后声声入耳。同样身在火之国,那皇城木叶一年四季分明可辨。春天桃红柳绿,夏天炎炎蝉鸣。秋来金色的树叶铺满了房前,冬去腊梅的香融入那一片皑皑白雪。
              而这江南,春天的新绿到了夏天转而为一片接天莲叶无穷碧。冬天的风扫过,带走那满树的由绿转黄。
              迷蒙湖光山色的江南,果然是舍不得用那炙热的阳和凛冽的雪来考验她怀抱里的孩子。
              佐助,发什么呆呢。鸣人跃上楼台,才舞过剑的他,有晶莹的汗挂在额角眉梢,衬得他璀璨的眼睛更加流光溢彩。
              佐助有一瞬间错不开眼,他忽然很想知道那双眼睛里看出的世界是怎样的莺歌燕舞。莫名的悸动唤回了佐助的声音,独留下他的神志在春暖花开中迷失。
              


              8楼2012-07-08 12:42
              回复
                清清冷冷的声线缓缓低吟而出,构成缤纷的世界一片:山有木兮木有枝。
                卷起了柳絮和桃瓣,鸣人红着脸惊呼那一江春水东流,而佐助错愕自己竟会如此失态,可那不由自主的情动谁也挡不住。
                那一刻,他明白,手边的人,自己是义无反顾的想要守护下去。
                哪怕是生命枯竭。
                —————————————————————————————————————
                夏天的时候,远在北国的木叶动乱。
                从小就被视为天才的宇智波鼬从漠上率军归来,18岁的他穿着乌金铠甲,万花筒的双眼盛放,仿佛是要燃尽一切。
                高举着将旗的他第一个冲入皇宫,身下的千里驹踏碎雕满江山宏图的白玉梯,身后,是气贯长虹的精兵战士。从边塞死过一回的修罗,岂是在宫内养尊处优的禁卫军所能比的?万花筒宣告着他离帝目只有一步之遥,那传说中的永恒万花筒。
                惊为天人的宇智波鼬早已是深得民心,那些想要安定的百姓,深信着,他可以让一片江山纷纷向着他靠拢。
                剑指旧皇,鼬勾起了一抹冷笑:让位。
                团藏褪下皇袍,笑的悲怆。天下,人心,已不在自己手中。让位与否,不过是宣判着死期的早或迟。
                从此,十拳剑下,又多了一条亡灵。
                鼬在全臣的拥护下登基,改过名为宇智波。金袍加身,那让苍天眷顾的人自此再也没有笑过。只有偶尔在书案前浅眠的时候,透着温暖的眉宇间才会舒展。
                画罗金翡翠,香烛销成泪。花落子规啼,绿窗残梦迷。
                他不过是,等一个人罢了。
                秋风带来了宇智波鼬登基为王的消息,卡卡西坐在楼顶青黑色的瓦片上,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一改往日嬉笑的脸,铁质面具下是绵长的苦涩。
                佐助知道后,那双狭长的黑色墨瞳瞬间转化为血红色的两勾玉,深蓝色身影一闪,提上草雉,头也不回的离开。
                宇智波国。这是鼬对他的警告。不能忘记仇恨,不能被多余的感情迷惑双眼。


                9楼2012-07-08 12:43
                回复
                  即将入秋的江南,忽然夏雷滚滚。
                  佐助深知,不管放不放的下鸣人,他都必须离开。从8岁开始便在心中滋长的仇恨是一层层把他拉入深渊的荆棘。
                  13岁,佐助投奔与火之国势不两立的音,寻求力量。而5年前的今日,也是13岁的鼬手刃族人的灭杀日。
                  鸣人是被小樱唤醒的,才睁开眼,就看见少女俏丽的脸挂满了泪痕。
                  鸣……鸣人……拜托你,一定,一定要带回佐助……这是我,一生的请求。
                  金色的身影在雷雨中穿梭,掠过那重重叠叠的树林,只为寻得那黑发少年。他不要佐助的不辞而别,他想要狠狠的将他揍倒在地,凭什么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三年的情谊,他们可以和他一起完成复仇。
                  闷热的风吹得鸣人有着彻骨的寒,佐助的背影明明就在眼前,却怎么也无法触及。
                  一根发丝横在两人之间,咫尺便是天涯。
                  宇智波佐助!跟我回去!鸣人用尽了全身力气呐喊,可是那嘶吼为什么到不了他的心间?
                  被仇恨所淹没的少年,挥动手中颤抖的草雉剑,挡下鸣人的次次攻击。
                  没有父母的你,怎么可能体会得到拥有之后再失去的痛苦!红了眼的佐助没有注意到蓝眸中差一点喷涌而出的泪光,鸣人很想告诉他,他正在体会,所谓得到后再失去的痛。
                  铁皮打造的剑怎能和千锤百炼的草雉剑相提并论?十拳,草雉,那是父母为佐助和鼬打造的武器。上面承载了满满的爱。
                  然而佐助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用草雉刺穿鸣人的胸膛。汩汩溢出的鲜血滴落在萧瑟的草地,佐助第一次,不敢直视鸣人的脸。
                  金发少年静静的晕倒,佐助扯下衣裳疯了一般开始为他包扎,想要止住这刺目的血。
                  惊雷炸裂,他最后凝望脸色苍白的鸣人,失了魂。
                  山有木兮木有枝。
                  当一把火烧光了一片山之后,残留的,便是分不清是草是木的黑色灰烬在随风飘散。
                  烟雨江南,浮生若梦。再多的快乐思念,也敌不过梦醒时分。
                  摇摇晃晃经过一间私塾,里边有孩童齐声轻唱:东池始有荷新绿,尚小如钱。问何日藕,几时莲?
                  佐助知道,那片湖光山色,波光潋滟,再也回不去了。
                  


                  10楼2012-07-08 12:43
                  回复
                    【·云深无雁影·】
                    卡卡西把重伤的鸣人带回去后,便离开了江南。
                    在秋风中缓慢摇晃的记忆之地,正在把那些幸福的吵吵闹闹一点一点遗漏。
                    小樱望着那结出深红色血痂的伤口泣不成声。如果不是她的请求,这个天真灿烂的少年就不会这般黯然。
                    在风之国找到了圣医纲手,那个黄发的美艳女人耗尽了整整一个秋天,终于治好鸣人。
                    昏睡的鸣人做了一个冗长的梦,梦里的他不停不停跟在一个黑发少年身后,看着他从宽大的袖口中甩出白皙的手腕,想要就这么牵上去。
                    佐助!佐助!等等我!鸣人加快了步子,却跌跌撞撞的碰乱了一地残梅断雪。深蓝色的身影在那银装素裹的世界里显得是如此的落寞,鸣人留下那深深浅浅的脚印在纷飞的雪中渐渐淹没。
                    佐助!你要去哪里?!佐助!可是那深蓝色少年犹如是和他隔绝了一个透明世界。
                    为什么,听不到他?
                    前边是悬崖,那深沉浓郁的的黑是巨大的洞口,里面有欲贪,有怨恨,有迷失。
                    宇智波佐助!你给我停下来!
                    你给我停下来——
                    停下来——
                    空荡荡的回声在盘旋,终于撞进了少年的耳。
                    佐助……沙哑的声音在颤抖。
                    佐助回过头,空洞的眼神中没有鸣人的影子。苍白的唇微微上翘,然后纵身一跃,被风灌满的长袍猎猎翻飞,犹如破碎的蝶。
                    佐助!——
                    喘着粗气惊醒,趴在床边的少女绿色的眼眸中闪着惊喜。鸣人醒了!鸣人醒了!纲手师傅,快过来看看!
                    又是一年春绿江南岸,鸣人拿起被黑色布条缠住的武士刀九尾——那是自来也给他的,据说是鸣人父亲用过的刀。


                    11楼2012-07-08 12:44
                    回复
                      他开始跟随自来也游历各国修行。自来也,纲手,大蛇丸。三人都是剑士第一人猿飞日斩的徒弟,不过后来,大蛇丸不满火之国的制度,叛逃到田之国谋帝篡位,建立了音。
                      但年自来也也同鸣人这般,拼命追寻这同伴,但是最终还是放弃。在见到金发少年时,看着他带着伤努力地挥舞着利剑,忽然就觉得,拥有同样命运的他,或许真的可以改变什么。
                      真是个傻瓜,一个身处于黑暗且别上了眼的人,怎么可能追寻的回来。
                      然而鸣人那熠熠生辉的蓝色眼瞳闪烁着坚定:他是我最重要的同伴,就算成为傻瓜也好笨蛋也罢,我都要让他回来!
                      那张坚毅的脸让一向以坚忍不拔的意志为信条的自来也,也自惭形秽。果然,自己不够坚定。
                      那么,你可愿跟随我学剑?
                      送走鸣人后,小樱也随纲手学医。她再也不想看着自己心疼的人满身鲜血而自己却无计可施。
                      卡卡西在他们两人离开之前,留下了两个铃铛,然后不告而别。只是后来,死去二十多年的木叶白牙突然复活,凭着一把短刃厮杀出一片无限江山。
                      宇智波国的版图正在蔓延。
                      自来也不愧是剑士第一人的徒弟,他虽年过半百,但那高超的剑术和灵活多变的套路总是缭乱人的双目。鸣人在他的指导下,九尾使用得越发成熟。
                      游历到江南时,已是第二年的深秋。推开那曾经住过的院门,有岁月的尘埃在日光下闪着金光起起伏伏。那年开满了桃花的树也只剩下光秃秃的残枝。
                      曾经的曾经,有金发少年在一片落英缤纷中舞动着他那年轻的身躯,有一双黝黑的眼眸在小楼上静静凝望。
                      载满整个春天的香,樱发女孩绣着湖山,银发男人替他们燃着炊烟袅袅不断。
                      不过是秋天来得过早亦或是永不分离只是天真妄想,西边的战火燃烧到这个小小的院。
                      人去楼空,物是人非。
                      雾气弥散了那苍苍茫茫的江水楚天阔,氤氲升腾的水汽给那连绵起伏的山峦披上面巾。
                      水湿了衣裳。


                      12楼2012-07-08 12:44
                      回复

                        一重山,两重山,山高天远烟水寒,相思枫叶丹。
                        小楼上,佐助扶住的余温还似残留,那天少年呆呆吟诵而出的歌,在鸣人眼底的湖面上击下一石。
                        山有木兮木有枝。
                        佐助呐,你还没有告诉我下一句。
                        鸣人!自来也在院前向他挥手,该走了!
                        啊,好,好色仙人。
                        啧,都说了不要叫我好色仙人!叫师傅,师傅!
                        鸣人回望深深锁住那棵桃树,不过……我总会知道的。对吧,佐助?
                        —————————————————————————————————————
                        佐助君,常常出神的话,可是会死哦。阴柔的男人如蛇般低语,握剑的佐助视线猛地从那根红绳上移开。
                        为什么,会想起他?
                        漆黑的空间由数只蜡烛点亮,音的秘密训练场,是填满了尸体的地狱。淡然不会害怕尸毒,几十年的药物研究已让大蛇丸百毒不侵,作为他最中意的研究体,佐助从他那里得到了真传。
                        大蛇丸会倾尽一切让佐助强大。一旦杀死了宇智波鼬,他便同时拥有两双可能成为帝目的眼。而那宇智波国的江山,自然归入囊中。
                        药师兜是大蛇丸的亲信,隐匿在阴暗中的他冷冷注视着白衣黑发的少年。
                        宇智波佐助,你从大蛇丸大人那里,得到太多了。
                        锵。
                        两道身影高高弹起,寒光相撞,火花滚烫利刃。来到音已是两年,佐助看过了太多生生死死。生为王者,便要冷酷无情。磨砺内心的同时,佐助偏偏死死守住掩埋在内心深处的那一道光。
                        对于那个人,他始终有愧,始终有念。植入了灵魂的阳光怎能被掐灭。遇上他,不过是故作姿态的刻意淡漠,抽动的疼痛骗不了自己。
                        宇智波佐助注定是忘不了那张笑容。
                        喂,佐助,香磷约你黄昏时分去五亭桥。水月枕着双臂坐在佐助身边,不去的话,你自己给她说。
                        佐助斜了一眼水月,转身离开。独留黄昏下艳丽的女子空空等待。


                        13楼2012-07-08 12:46
                        回复

                          第二天,水月的右臂缠上绷带,恶狠狠地瞪着从眼前经过的佐助。昨天你没去,为什么不告诉她?!害我被揍成这样!
                          经过了这么多次,我以为你可以明白。佐助淡淡回答。
                          水月顿时泄了气。不禁摇头苦笑。
                          他只是很想看看那孤傲强大的宇智波佐助心里,会不会有那么一个在意的人,也许,实际上是为了知道,他会不会顾念同伴。
                          啊,我早该知道的,一个想要弑兄的人,不应该会有感情。
                          佐助不理他,仰起头,望着那一碧如洗的天空。
                          呐,佐助啊,你有没有……或者是说曾经在乎过一个人么?
                          佐助忽然很想笑,他在乎父母,在乎族人。在一夜之间都被自己最最在乎的兄长手刃。遇见名人之后他一层一层撞开自己心上的枷锁,当他终于想要好好守护一个人时,自己的双手却染尽了他的血。
                          在乎,他是不是已经失去了这个资格?和鸣人他们在一起的三年时光,走过了半个火之国的山山水水,最后定居在江南,只因鸣人爱这里的一乐,小樱爱这里的莺歌燕舞。
                          —————————————————————————————————————
                          大蛇丸唤他和重吾去江南寻几味药,经过那紧闭的院门时,佐助睫毛微颤。
                          他隐约可见那小楼上有黑发少年在盯着粉绿交织的树下金色身影影影绰绰的美丽。那棵树现在已经长得比以前更高,可惜,那两个少年在记忆的洪荒之中早已幻化了纷飞的流萤灯火。
                          许是再也不相见了。
                          轻而易举的斩下最后一个蒙面人的头颅,喷洒而出的热血红了佐助的白衣。
                          重吾有些错愕的看着那从不让血秽沾上自己的佐助,冷着脸收回刀,那血迹如同魔纹弥漫了他的半张脸。
                          这些人不过是大蛇丸派来检验他能力的可怜虫,以为自己是在立功却惨死于草雉,身首异处。
                          佐助……你,没事吧?重吾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
                          


                          14楼2012-07-08 12:46
                          回复
                            高举的草雉映上同为兄弟的十拳,那刃面颤抖的锋鸣,是不是它们正在哭泣。两匹战马上的战斗,足以惊动天地。
                            鸣人终于明白佐助曾经喊着叫着想要杀死的人,竟会是自己的兄长,也是这个国家的君王。他只觉浸透骨髓神经的寒冷和悲哀。
                            鸣人!小樱挡下已挥至鸣人后背的长刀,而金发的少年却还只是紧紧凝视那人群中唯一看的清的身影。白痴鸣人!在发呆的话可是会死!
                            小樱的话顿时让鸣人转醒,他们已被敌人重重包围。
                            碰响了腰间的九尾,鸣人的蓝色眼睛中燃起了战意。被百人围困,这种险死还生,生有几回?
                            上了,小樱。
                            血肉模糊的声音和密集交织的血网铺成了半个球体。医者,仁也。鸣人愕然的看着小樱厮杀出血迹天下,那染红了绿眸的杀。
                            宇智波鼬登基的第三年,与音开战,率军亲征,死于其弟之手,自剜双目。
                            卡卡西在战争之后,坐在江南小楼的屋顶,仰望有雁迹的天空流泪。那个人想死,纵然整个天下都留不住他。可惜自己心中的那一点点喜欢,也被这战火焚烧殆尽。
                            小樱在那战场的废墟上,看见了散乱一地盔甲的佐助,木然地看着脚边死去的鼬,手中是带着血丝的拥有黑色回旋镖图腾状的两颗眼球。
                            ……佐助……君。小心翼翼的唤了那人的名字。
                            佐助回过头,苍白一笑:结束了,都结束了。
                            不……你还有……
                            我们……小樱胸口一疼,冰冷瞬间传遍全身。草雉剑染着粘稠到乌黑的血穿透自己的心脏,一滴一滴,蜿蜒而下。
                            少女可以想象得到被刺穿的鲜活心脏正在一点一点好尽力气,和那高指天幕的肩头从肩胛骨下方狰狞的笑着。佐助眼中,六芒星盛放如莲。
                            小樱看着天地交换了位置,看着鼬黑洞洞的眼眶,心中没来由的生出了怜悯。什么君王,都不过是和自己一样,把心缠绕在了一个修罗身上罢了。记忆中的黑发少年是孩子气的,是冷漠的,是优秀的,而现在,小樱再也无法把佐助和那少年的身影重合,总是有些碎末留出了空白。
                            小樱!鸣人尖叫着抱起那在风中凋零的樱花,曾经是多么美的满树粉红绚烂,鸣人最爱的就是她用生命点燃的色彩。
                            小樱颤抖了呼吸死死攥住鸣人的衣领,还是第一次,这般依赖这个少年,像望日莲一般的……
                            ……原谅,原谅佐助……他,失去的太多……所以,所以…...拜托你,不要再让他失去什么了……
                            樱花用生命诠释了爱情。


                            17楼2012-07-08 12:48
                            回复

                              被女孩攥紧的衣角陷下了深深的褶皱,鸣人流着泪手忙脚乱的用仅会的一点医术替她包扎。可那汩汩流出的血液怎么也擦不掉。他第一次痛恨自己为什么不会救死扶伤的医术。
                              没用的,答应我,答应我。眸子闪动转暗的亮斑,若不答应她,便死不瞑目。
                              ……好,我答应你。
                              满树的樱在风中脱离树枝蜂拥而去,鸣人伸出手,握紧柔嫩的花瓣,任那流水的记忆亘古流穿,然后把他掩埋。喧嚣了一片战场,不管是可以也好无意也罢,宇智波佐助和漩涡鸣人终没相见。后者连同卡卡西,一起人间蒸发。
                              —————————————————————————————————————
                              一个月的战争在一大片俘虏的跪拜中结束。本来就是某个人的一手策划,他自愿赴死,皇位留不得,天下留不得。十万余人的宇智波军队就这样消亡。
                              只是后来,佐助在鼬的遗物中发现了诏书,上面的内容,竟是把那十万准备上战场的精兵良将全部替换成皇城内的禁卫军。战场之上,十万战士,只是禁卫军。
                              鼬……
                              佐助的脑海中忽然闪过鼬和自己决战时,那凌厉的黑眸深处,有某种被狠狠压抑的情感在流动翻涌,现在想来,那种感情,似乎是……温柔。
                              来不及多想,大蛇丸就找上了他。音已经成功占领了宇智波国,那曾经在天下最为强大的国终于覆灭。大蛇丸成了两个国的王,紫金长袍拖地,映的他的脸更加青白。
                              你的目的已经达成,那么,你的承诺呢?
                              佐助冷笑,从怀里摸出一个白玉盒子,打开,氤氲蒸腾的白色水汽轻轻包裹着一双血色的眼眸。大蛇丸金色蛇目露出了贪婪。
                              之后逼上来的,是弥散了腥气的草雉。大蛇丸素来小心谨慎,对于佐助,他早有防备。可惜,佐助的实力早已不似从前,不过是两个时辰的僵持对决,大蛇丸便节节溃败。
                              易主是轻而易举的事,大蛇丸在位还不到两个月,佐助将其击杀。而后,水月,重吾和香磷拥护他为王,一些旧臣看惯了皇族的争夺厮杀,念在他是鼬的胞弟,江山交予他,亦能延续宇智波的血脉。
                              于是,短短三年,宇智波国三次易主。当佐助穿着黑底金纹的龙袍时,那片无限江山,谁与共赏?
                              


                              18楼2012-07-08 12:48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