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梦吧 关注:58贴子:5,066

《塞夏夫妻相性一百问》【黑执事同人】【问答】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此帖为新开么么哒~
之前那个各种错字、误添字连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以今天为分界线,本文预计在八月中旬完结,每周更新两次,每周更新在15问或以上~
(话撂这儿以便各位监督,我果然是个不自觉的人啊~)

让塞夏更甜蜜一些吧!




回复
1楼2012-07-15 22:09
    二楼给月,谢谢月的删帖~~~

    —————————我是塞夏甜蜜的分界线—————————————


    回复
    2楼2012-07-15 22:10
      锣鼓喧天!鞭炮齐鸣!鲜花与烟火齐飞!掌声与欢呼齐震!
      月:(掀开幕帘偷偷看)哇,人好多啊~
      玲:怎么,月怕了吗?
      月:才不会---月怎么会怕呢!秘儿怎么还不到呢?(掂脚)
      玲:立立刚才发短信说叫我们先开始。(掏手机亮短信)
      月:(恍然大悟)呀,玲你怎么不早说,快开始了快开始了!灯光!摄影!音响全部准备!

      【大幕拉开】
      柔软的灯光打在毛绒绒的地毯上,舞台的左边是……榨菜头形状榨菜头色的沙发?那么另一边是--看起来就很舒服的床!?台下的观众有的错愕有的惊讶,形态各异。白玫瑰花瓣从作为背景的白玫瑰从中吹散飘扬而出,观众一片赞叹(鄙视?)。如果忽略远处的两台大功率风扇的话,这样的搭配也算是惊世骇俗吧。
      玲:(身穿白色蕾丝公主裙)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由384精神病院特别冠名播出的《塞夏夫妻甜蜜相性问》!这里是担任主持人的热爱塞夏之恋的腹黑女,玲!(底下啪啦啪啦的掌声)
      月:(身穿紫色露肩裙)大家,这里是更热爱塞夏之恋的月!在本次活动当中主要负责记录,大家就把我当成记者小姐吧~(底下呼啦呼啦的掌声~)
      月:本次活动特别鸣谢384精神病院的特别赞助以及永梦电视台的特别播出!(鞠躬)A LI GA DO~
      玲:同时也特别感谢没钱请你们来可是你们为了看塞夏非要来不来就满地哭闹结果最后还是到场帮忙摄影的摄影大哥们~A LI GA DO~(再鞠躬)
      (摄影大哥起立,挥手致意)
      月:再特别感谢各位到场支持本节目的观众朋友们,A LI GA DO----DO~~(三鞠躬)
      (底下可乐瓶子易拉罐子乌啦啦全扔上舞台,观众咆哮:“少爷呢我们要见少爷”“我们要见塞巴斯大人”“你们这帮家伙给我适可而止”!!!)
      玲:(一边用手掩头一边说)下、下面就有请我们的少爷夏尔'凡多姆海伍和他的执事(老公)塞巴斯蒂安'米卡利斯大人登场!
      (掌声顿时如雷贯耳、五雷轰顶(?)、绕梁不绝、经久不息,现场一片欢腾,腐女腐男欢呼吹哨、鼻血横飞……喂那个谁麻烦给120打个电话,要出人命了……)
      玲:(恭敬的行礼~)少爷个大人请到那边(指榨菜头沙发)上座~
      夏尔:(嫌恶的瞟了一眼榨菜头沙发)你们确定要我坐在这种……沙发上?
      玲:(低声)“这种沙发”……少爷您还真直白也顺便的表达出了我的心声……那、那要不少爷您坐到那边的“沙床”上?
      夏尔:(转头看向另一边的“沙发”,脸色怪异)
      塞巴斯:那就在这边的“沙发:上吧,和少爷的床铺有点像呢~快过来吧,少爷~
      夏尔:呜……(慢慢地走过去和塞巴斯一同坐在床沿,如坐针毡地扭动身体,抬起眼睛往往塞巴斯,却又不好意思似的低下头~)
      塞巴斯:少爷,您怎么了吗?
      夏尔://// 没有…..快点开始了!
      玲;:哦。(奇怪的看了一眼少爷,然后拉着月走向了榨菜头沙发)那么我宣布,由384精神病院冠名永梦电视台特约播出多的《塞夏夫妻甜蜜相性问》正式开始!
      (场面再次欢腾,掌声再次雷动~)


      【塞夏夫妻甜蜜相性问,正式开始!】


      回复
      3楼2012-07-15 22:11

        Q6、两人是何时相遇的?在哪里?
        玲:……这个问题但凡是看过《黑执事》的都可以回答吧……
        夏尔:(忽然低着头扑进塞巴斯怀里~)这个问题我不想回答了。
        月:(小声地对玲说~)看来那个月对少爷的打击很大啊,所谓噩梦一个月……
        玲:(同样小声地对月~)所以我们赶快跳过!

        Q7、对于对方的第一印象是?
        (少爷看到问题的时候脸立刻红了起来~////)
        塞巴斯:(将害羞的小少爷的脑袋揽入怀中~)(伏在少爷耳边~)您不好意思了呢~^_^(对观众~)第一印象就是迷途的小羔羊,双手抓着铁笼栏杆惊恐地望着我,明明什么都不清楚却敢和我定下契约,明明是个人类却敢抽我耳光,明明是个小孩子(少爷伸出手狠狠地锤了塞巴斯一下~)却有着不输成人的冷静,这让少爷的灵魂看起来格外美味呢~
        夏尔:灵魂,灵魂,你就是为了灵魂!(明显的不高兴了~)
        塞巴斯:(宠溺地吻吻夏尔的额头~)我迷恋的是少爷的灵魂,爱的是少爷的人。我觉得少爷这么美好的人儿只有订下契约才能牢牢地锁在身边吧~
        夏尔:恩……(满足啦啦~)
        月:(看着那边紧紧相拥的两只,无奈地叹口气~)少爷啊,您还没答题呢。少爷?
        玲:月别叫了,立立发来短信说叫我们直接下一题。
        月:啊?她已经到了吗?(远目~)
        玲:没有,她看移动电视的。(耸肩~)她闯红灯被捉了。
        月:……她……活该……
        (正在和交【百度你就是个受】警叔叔对峙的秘儿:啊嚏!啊嚏!)

        Q8、喜欢对方的哪一点呢?
        (由于少爷别别扭扭不好意思,所以这一题由塞巴斯先答~)
        塞巴斯:这个问题有点难答啊,我可是喜欢少爷的每一点呢~(笑~)
        玲:……相比较而言呢?您说少爷有两种性格,那么您更倾向于少爷的那个种性格呢?
        塞巴斯:(思考~)恩……我更喜欢少爷的第二种性格,因为那样的少爷看起来更快乐一些。我不希望少爷的一辈子在黑暗中度过,如果可以,我希望我能给少爷带来阳光~^_^
        夏尔:哼,说的好听,你要真是为了我快乐的话,就不会强迫我去做那些讨厌的事了!
        月:讨厌的事?
        夏尔;比如老是要我学跳舞!(狠狠的蹬塞巴斯一眼~)
        全体观众:(不怀好意地恍然大悟~)哦~
        塞巴斯:哦呀哦呀,我可是非常享受和少爷共舞的时候呢~想想,少爷别扭的红着脸在我的怀里与我共舞,是多美妙的一件事呢~
        玲&月:哈啊……(幻想中~)
        玲:(想起现在什么情况,猛然回神~)咳咳!(手肘捅捅月~)少爷,请问您是喜欢大人的哪一点呢?
        夏尔:(低下头扭扭捏捏地回答~)最喜欢他……宠溺我的样子,因为我会觉得他只是属于我一个人的…..(声音越来越小~)
        月:(腐女的血又一次沸腾~)那么最喜欢和大人做的事是?
        夏尔:嗯……是他抱着我……喂我吃下午茶……(少爷的脸已经红得像煮熟的虾子(虾子?!)~大人贴心地把少爷揽入怀中~尽管脸被遮住,但依旧能看到少爷红着的耳根~)
        月:(小声~)少爷的这个答案,大人应该满意了吧?
        玲:(同样小声~)看他抱着少爷笑的那样,你就知道了...

        Q9.那么,讨厌对方的哪一点呢?
        夏尔:讨厌啊…….这个……
        赛巴斯:(立刻把少爷的身体扳过来直视自己,深情款款的看着少爷的眼睛~)少爷,现在我们已经结婚了,讨厌是相互憎恨的人才有的情绪,所以我们不会有讨厌对方的哪一点存在的。
        夏尔:(犹豫~)可是……
        赛巴斯:我爱你,少爷。(低下头含住少娇嫩的樱唇深深吮吸起来~)
        夏尔:(闭上眼睛~)唔……嗯……
        玲:(无奈的扶额~)这两只还真强大……
        月:(震惊的看着带下举着手机狂拍这一激烈场面的众观众~)我觉得观众大人也很强大……(两位主持人对视一眼,而后……迅速的从口袋掏出手机~)

        Q10.您觉得自己与对方的相性好吗?
        (由于少爷一直在纠结“讨厌”的定义,所以没有听到问题~)
        月:(奇怪的望着呆愣的少爷,在他面前左右挥手~)少爷?
        赛巴斯:(不悦的抱紧少爷~)主持人小姐,请您不要对我的少爷做出如此失礼的举动!
        月:大人您对少爷的保护欲还真是……咳咳,好吧。(讪讪的收回手~)少爷啊,您该回答问题了。
        夏尔:(转头向赛巴斯,湛蓝的眼睛眨巴眨巴~)题目是什么?
        月&玲:您被吻晕了吗?= =#
        赛巴斯:(吻吻少爷的额头~)少爷乖,这个问题没有回答的必要了,答案显而易见呐,我们快进行下一题……
        玲:(忽然出声打断大人的话~)MANG DIE~(接受大大人冷冽的目光,浑身一颤~)大人,这个问题问的是彼此双方的意见,所以您不能代替少爷……(再次接受到大人冷冽的目光,坐直身子~)这、这也是尊重少爷的意愿!(大义凌然样~)
        赛巴斯:可是我认为——嘶~少爷别揪~
        夏尔:(赛巴斯狠狠的揪着赛巴斯的脸蛋,满意的欣赏他呲牙裂嘴的样子~)哼哼塞巴斯钦,什么题目不肯让我答啊?快告诉我题目是什么。
        赛巴斯:您轻点——是问少爷您觉得和我的相性好不好——嘶~(虽然一点也不疼,但赛巴斯还是很乐意做出疼痛的样子~)
        夏尔:相性是什么东西?(一下一下揪着赛巴斯的脸蛋~)
        玲:(滴汗~)场面很美好很和谐,可是你们能快点回答吗……
        月:那我们把问题改改吧。少爷,您觉得与大人的缘分好吗?
        夏尔:(摇头~)不好。我们相遇在我一生中最黑暗的日子里,而且遇到他之后天使死神来个不断,红夫人也死了,我差点落入克劳德手中……所以我最讨厌塞巴斯钦,塞巴斯钦是我命运中的大!衰!星!哼!
        赛巴斯:(好气又好笑~)少爷啊……
        玲:大人您觉得呢?您觉得您与大人的相性好吗?
        赛巴斯:也许真的像少爷说的那样我给少爷带来了噩运,可是我所做的都是以少爷的幸福快乐作为出发点,并且一直努力至今。只是可能我尽力的却没能带给少爷满意的结果,我深表歉意。令我高兴的是少爷从未抛下我,还答应与我共度余生。所以我觉得,我们的缘分是非常好的。
        夏尔:塞巴……斯钦!>////<




        回复
        5楼2012-07-15 22:15
          这是沙发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2-07-16 12:46
            当然~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9楼2012-07-16 15:51
              当然~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0楼2012-07-16 15:51
                后面呢?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2楼2012-07-19 15:44
                  —————————我是塞夏甜蜜的分割线———————————

                  Q16、有什么对对方不满的地方吗?有的话,是哪里呢?
                  月:a no……我记得少爷在第九问的时候想回答这个类似的问题,结果被大人一吻堵回去了。
                  塞巴斯:所以这一题我们也……
                  夏尔:(立刻打断塞巴斯的话~)有!我有对塞巴斯不满的地方!
                  月:难道又是课业繁重什么的……
                  夏尔:(摇摇头~)不是,是他太抢眼了,总是去勾引别的女人!(瞪塞巴斯~)
                  月:……这是?
                  夏尔:(几乎是吼出来的~)比如修道院的那个女人!
                  玲:咳咳,大人还是解释一下吧,看少爷直到现在都没有释怀。
                  塞巴斯:(苦笑~)关于这个事我已经解释了很多次了,可是少爷就是不肯相信我。(扳过少爷的身体,少爷又赌气的把头扭开~)少爷您听我说……
                  夏尔:(生气的往旁边挪挪身体,就是不看塞巴斯~)不听!你那套歪理我死也不听!
                  塞巴斯:(无奈~)怎么是歪理呢,少爷,我真的没有碰那个女人啊……
                  夏尔:(气势汹汹~)你们进了那个小木屋没有!(塞巴斯正欲辩解,却被少爷吼回去~)回答我的问题!
                  塞巴斯:进了……可那……
                  夏尔:闭嘴!脱【百度总受】衣服没有!
                  塞巴斯:她脱掉了,可是我没有……
                  夏尔:叫你闭嘴别那么啰嗦!回答问题就可以了!你,看到她的身体没有!(依然生气中~)
                  塞巴斯:是……
                  夏尔:(依然是吼出来的,但是哽咽了许多~)那你抚摸她的身体没有!说!
                  塞巴斯:是…..但是只是这样而已少爷,我不会骗你的!
                  夏尔:(嘲笑~)哼哼,只是这样?你还嫌少?在当着我的面,和别的女人……到底谁才是你的主人,谁才是你的恋人。你要是觉得我满足不了你的话,也不要当着我的面……(说着就要哭出来~)我到底算什么啊!!
                  月:(手忙脚乱~)那个少爷您别哭啊!您只是想太多了,也许……啊呸!一定没有这样的事发生的!!
                  塞巴斯:(单膝跪地久久的凝视少爷,伸手将少爷扯到怀里,任其挣扎也不放开~)少爷.我爱你.我是一只活了千年的恶魔,自然经历过很多事情,您如果真的要和我在一起的话有些事您是必须要忍受的。但现在我的心只有您一个。对不起,让我一直陪伴着您,好吗?
                  夏尔:(情结平稳下来.声音却仍带哭腔~)那个修女呢?诫实回答!
                  塞巴斯:我没有骗您,我只是稍微触碰女人,但我并没有和她......当时我的心里话也很难受.但但为了少爷我......c
                  夏尔:闭嘴!后不许拿我当挡箭牌!以后不许再这样了哦!(破涕为笑~)
                  塞巴斯:(拥紧夏尔~)Yes.My Lord!
                  月&玲:(看着那边紧紧相拥的二人.两位都长吁了一口气~)
                  (为了不破坏二人的甜蜜气氛.也为了不再让少爷生气.经研究决定.pass掉大人的回答~)
                  Q17.您有什么癖好吗?
                  夏尔:癖好?我好像没有什么特殊的癖好.我本身是行走在黑暗的复仇之路上的人.太多的个人感情反而会牵绊住我
                  玲:那您有没有什么特别坚持的事?
                  夏尔:应该是对游戏坚持吧.我觉得每一项游戏我都应该是赢家.我执着于胜利.
                  玲:多么傲娇的啵酱~(☆_☆~)大人您呢?
                  塞巴斯:我执着于少爷!


                  Q18:对方有什么癖好吗?做
                  塞巴斯:(微笑~)少爷的癖好或者说癖性有很多呢,像是下午茶一定得是我亲手做的.房间必须由我亲自打扫.还有做过之后必须把房间清理干净才肯睡觉。给人感觉少爷很依赖我吧~
                  夏尔:>////< 乱说!我哪有那么奇怪!
                  塞巴斯:请您不要否认哦~不过我很享受少爷依赖我的样子呢,有种被少爷需要的感觉~
                  玲:(低头看笔记~)好像都是还不错的癖性啊,少爷有没有令大人很头疼的癖性呢?
                  塞巴斯:有。少爷对于保护伊丽萨白小姐很执着,有时甚至不惜冒着生命危险。(见黑二的寻找白鹿事件~)这种感觉大概就是人类所说的“吃醋”吧。
                  夏尔:但是,莉兹是我的未婚妻啊。
                  塞巴斯:(刮刮少爷的鼻头~)可是您已经和我结婚了哦!我不希望在您的眼睛里看到别人。(委屈~)
                  玲:(笑~)呵呵,请问少爷,大人有什么癖好吗?
                  夏尔:猫。猫痴!
                  月:果然大人恋猫已经到了一中境界了……(扶额~)

                  Q19、对方做了什么让您讨厌的事吗?
                  塞巴斯:怎么又是这种讨不讨厌的问题啊。少爷乖,我们不答好不好?
                  夏尔:为什么?我偏要!(斜眼~)
                  月:哦呵呵,那请少爷回答~(努力忽视大人寒冰般的眼神~)
                  夏尔:最讨厌塞巴斯限制我的自由了,明明我是主人,凭什么他管我甜点吃几份?
                  塞巴斯:……,这是为了您好啊,您也不想长蛀牙的吧?
                  夏尔:哼!
                  玲:咳咳~请问,大人您……
                  塞巴斯;没有!我爱着少爷的一切!而且少爷真的很可爱啊
                  夏尔:闭嘴!不许用可爱形容我!

                  Q20、您觉得您做了什么事让对方讨厌?
                  塞巴斯:大概就是像少爷说的那样,甜点的问题,还有猫的问题。
                  玲:嗯,了解~(点点头~)那少爷呢?
                  夏尔:虽然他(指指塞巴斯~)没有表示过,但是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太任性了。
                  月:难得您会这样说啊……
                  塞巴斯:少爷多虑了,我到时觉得您的任性是在对我撒娇呢~
                  夏尔:(////)


                  回复
                  13楼2012-07-20 15:30
                    【二十问中场休息!大幕落下!请工作人员上台补妆!】
                    夏尔:(抬着脸接受御用化妆师塞巴斯的补妆~)我还要巧克力!~
                    塞巴斯:剥开糖纸把巧克力塞到小家伙嘴里,美滋滋的看着他吃起来~)甜食吃太多当心长蛀牙哦
                    夏尔:不管~保护我是你的责任, 所以保护我的牙齿也是你的责任!(小手在塞巴斯身上胡乱摸索,搜遍所有口袋后抓出一把巧克力~)竟然带了那么多.你是不是存心想让我长蛀牙.嗯?(挑眉~)
                    塞巴斯:怎么会呢.我可是全心全意地爱着您啊~(宠溺地看着夏尔吃完一颗后又,吃下另一颗.故作委屈~〉诶呀呀,本来还是打算自己吃的,这下可怎么办呢~
                    夏尔:那给你吃,唔。。。。。。
                    玲:(无言的看着那边激情相吻的二人~)月,你在干什么?我让你联系的立立呢?
                    月:(摘下耳机~)联系啦,她正在大闹警【百度总受】察局呢~
                    玲:啊?
                    月:她那个脾气你懂的。。。。。。

                    【二十分钟后~~~~】
                    【中场休息结束!各部门就位!大幕拉开~】
                    玲: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大家回到塞夏夫妻相性问节目现场,我是主持人玲。
                    月:大家好,我是担任记者姐月。现在请出我们最爱的少爷Ciel Michaelis,以及他的老公Sebastian Michaelis!!
                    (全场沸腾~~~~))
                    夏尔:都说了叫我Ciel Fhantomhive。。。。。。
                    月:诶呀,少爷,别纠结这些小事了,快去和大人上【百度总受】床。。。。。。哦不,口误,快去和大人上坐!~~
                    夏尔:唔。。。。。。
                    (少爷“不情不愿”地坐到赛巴斯身边,抬头偷偷地看他,发现赛巴斯看他后立刻红着脸低下头~)
                    玲:呵呵呵,那么现在,塞夏夫妻相性问二十问后第二场正式开始!
                    (沸腾沸腾~~)
                    月;为什么我觉得名称好奇怪。。。。。。


                    收起回复
                    14楼2012-07-20 15:31
                      嗯....少爷水汪汪的眼神.....没看过哎........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8楼2012-07-20 17:53
                        还有月啊,玲期待着和你一起去"偷拍"哦~~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9楼2012-07-20 17:54
                          ————————我是道歉的分界线——————————
                          对不起,给各位鞠躬~~
                          允许我停更一次吧,和别人吵着呢,也更不出什么
                          下次直接奔50问~~
                          原谅我吧~~
                          对不起~~对不起~~


                          回复
                          20楼2012-07-22 20:44
                            以前在黑吧看过一个所有人一起写的叫 黑执事1000问。。。(大概把。。)写的那叫一个乱啊。。。大家一起写。。。。我就写了两。。。吐了好多的槽。。。


                            收起回复
                            21楼2012-07-23 20:09
                              加油哦~~~~~~~~~~


                              回复
                              22楼2012-07-23 20:10
                                真的好可爱啊啊啊啊少爷~!!!


                                收起回复
                                23楼2012-07-28 11:36
                                  ————————我是迟到填坑的分界线————————————

                                  Q31、怀疑对方见异思迁的话,怎么办?
                                  夏尔:会很伤心,不过我会先一步甩了他,绝不会给他机会羞辱我!.
                                  塞巴斯:(冲少爷温柔的笑~)少爷请放心吧,我不会给您机会甩了我的。
                                  夏尔:(别开头~)哼,你最好乖乖的
                                  玲:那如果是大人怀疑少爷呢?
                                  塞巴斯:更加的呵护少爷,让他感受到我对他的爱,希望能将少爷唤回来。
                                  月:嗯?不该是挽留一下什么的吗?
                                  塞巴斯:我做不出把少爷关起来这样的事。而且(无奈笑~)如果少爷真的见异思迁,也只会是我做的不够好。(握住少爷的手~深情款款的看着~)比起拥有少爷,我更希望少爷少爷能够幸福。
                                  夏尔:(瘪瘪嘴,别扭道~)我也不会给你这种机会的!
                                  塞巴斯:Yes.My Lord.

                                  Q32、允许对方见异思迁吗?
                                  塞巴斯&夏尔:不允许!
                                  月:但是,大人您刚才不是说“比起拥有少爷,我更希望少爷少爷能够幸福。”吗?
                                  塞巴斯:是的,但是既然少爷说了不会给我这种机会,我也只好牢牢的把少爷绑在身边了~

                                  Q33、对方约会迟到一小时怎么办?
                                  夏尔:可还是我们还没有约会过啊。
                                  玲:如果呢?如果?
                                  夏尔:那就……(斜眼看塞巴斯~)一星期不许进我房间!
                                  塞巴斯:嘶——(倒吸一口凉气,坐直身子~)看来我绝对不能迟到!
                                  月:少爷这招真是管用啊……
                                  夏尔:所以啊,不可以惹我生气哦~
                                  塞巴斯:我明白了,少爷。如果您的意思反过来理解的话,可不可以是我准时到达约会地点的话,可以在您的房间里呆上整整一个星期?
                                  夏尔:什么!不行!(偏过头~)
                                  塞巴斯:好,那么少爷约会迟到的话,我就在少爷房间里呆上整整一个星期!
                                  夏尔:我……(冷汗~)
                                  玲&月;(憋笑到内伤~)

                                  Q34、喜欢对方身体的哪个部位?
                                  夏尔:嘴巴(指指自己的双唇~)
                                  月:为什么?
                                  夏尔:因为软软的很甜啊,嗯….¥%&*很舒服……
                                  月:什么?少爷大声点,什么很舒服?
                                  夏尔:(脸上浮起两朵红晕~)……亲……起来很舒服……
                                  玲&月:(恍然大悟~)哦~~
                                  玲:那,大人呢?
                                  塞巴斯:哦呀,(笑盈盈~)我最喜欢少爷的眼睛,只要那双蓝瞳一盯着我,我就觉得自己的魂好像被勾去了~

                                  夏尔:(再次以闪亮+水汪汪的眼神看塞巴斯~珍视【百度总受】明滴眼液,谁用【百度总受】谁闪亮~)呐,塞巴斯钦,明天的第二份甜点可不可以是咖啡布丁?
                                  塞巴斯:(还是微笑~)驳回!

                                  Q35、对方的哪种表情最妖媚?
                                  夏尔:(脸红~)不、不觉得他有什么表情妖媚。
                                  玲:mo?少爷就不要害羞啦~
                                  月:(附在玲的耳边~)我觉得一般是少爷诱惑大人的啊,要是大人诱惑少爷那不就是……反攻。
                                  玲:哦哦,那只有请大人答题了。
                                  塞巴斯:这个不好说,少爷的一举一动对我来说都是致命的诱惑。不过说到最的话……应该是少爷满脸潮红嘴里喘着热气,略带点惊慌失措的表情最妖媚,好像是在邀请我一样。
                                  夏尔:你真是啰嗦死了,塞巴斯钦……////

                                  Q36、一起做什么的时候觉得最幸福?
                                  夏尔:一起做蛋糕的时候,我站在凳子上,塞巴斯从后面握住我的手,手把手的教我挤奶油和摆水果……////
                                  塞巴斯:嗯,我至今记得那次少爷被我抹了一脸奶油的样子,以及脸上的奶油被我舔掉的害羞模样。(微笑看看夏尔红透的小脸~)
                                  夏尔:混蛋,你就记得这些东西~
                                  玲:大人也认为和少爷一起做蛋糕是最幸福的吗?
                                  塞巴斯:一起做蛋糕当然幸福,不过我觉得少爷工作累了趴在我身上睡觉时最幸福了。少爷双手勾着我的脖子,把全身的重量都交给我,怀抱里塞得满满当当的,很充实很幸福呢~
                                  月:大人真是很喜欢抱着少爷啊,(拿过桌子上的记录翻看~)不管少爷是生气还是伤心,大人都会抱着少爷呢~


                                  回复
                                  24楼2012-08-02 14:15
                                    塞巴斯:因为我希望能给予少爷安全感,只要少爷觉得安心,我就会很幸福~
                                    月:好男人啊,好男人……

                                    Q37:有吵过架吗?
                                    塞巴斯:有啊,但是有一次,就是修女那次。
                                    玲:Q38,是怎样的吵架呢?
                                    夏尔:就是我单方面的生气吧,塞巴斯一直在试图讨好我,最后他双膝跪在我面前我才勉强原谅了他。
                                    塞巴斯:与其说是生气,不如说是吃醋哦,少爷~
                                    夏尔:(额头上爆出红色十字路口~)谁会吃你的醋!!

                                    Q39、如何和好的?
                                    月:之前少爷好像说过了…
                                    玲:那让我们看看具体情况吧~
                                    【走马灯剧场~无痛记忆读取~】
                                    夜间,少爷房间
                                    塞巴斯:(轻轻叩了两下门~)少爷,打扰了。(推门而入~)
                                    夏尔:(暴怒的声音传出~)滚出去!——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塞巴斯:(苦笑着走到少爷面前~)少爷还是不肯听我解释吗?我……
                                    夏尔:(啪!抽了塞巴斯一个响亮的耳光~)我说过让你出去!你……唔唔?唔!(脸红挣扎,心里怒骂:这个得寸进尺的魂淡~)
                                    【走马灯剧场回放完毕~镜头拉回现场~】
                                    月:在那之后你们就交往啦?
                                    塞巴斯:是的,不过那件事......一直是少爷心里的疙瘩。
                                    夏尔:(对塞巴斯~)竟然看了别的女人的身体,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塞巴斯:可是,我会加倍的对您好哦~

                                    Q40、即使转生也希望成为恋人吗?
                                    夏尔:(皱眉~)我们是恶魔,不存在转生这种问题。这一世我不放开他,他也不放开我,我们不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么?
                                    月:那如果呢......如果有转生?
                                    夏尔:(低头小声的嘀咕~)这节目怎么这么多如果,如果来如果去的......
                                    月:(欲哭无泪~)少爷啊......
                                    塞巴斯:(抱住少爷~)不存在如果!少爷永远只能是我的,别无选择!
                                    玲:......独占欲......(抬眼看少爷没有抵抗的意思,低下头在本子上写~)不对,是两情相悦。

                                    q41、感到“被爱”是什么时候?
                                    夏尔:(脸红~)就是在......在他只为了我一个任性的要求而去努力实现的时候......
                                    月:任性的要求?
                                    夏尔:比、比如在珠穆朗玛峰度假的时候告诉他我想吃生鱼片......新鲜的
                                    月:0.0 您到底是在为难大人呢......不过(上下打量一下少爷的身子骨,正怀疑少爷怎么会爬珠穆朗玛~在接受到大人警告的目光后果断望天~)
                                    塞巴斯:(笑~)能满足少爷的要求是我的荣幸,至于我是怎么做到的,只是顺手去了北海道而已~(执起少爷的手,单膝跪吻~)身为凡多姆海伍家的执事,连抓一条鱼给主人做生鱼片都做不到怎么行呢?
                                    玲:作为矜持的主持人的我都忍不住,大人强大!(大拇指~)
                                    夏尔:(斜眼~)对啊反正他就是很强大,一个人能把什么都搞定的super man!
                                    塞巴斯:是啊除了少爷我什么都能搞定!我觉得少爷晚上做噩梦的时候扑到我怀里时最有被爱的感觉,心里慢慢的,有时少爷还会在我的怀里睡觉呢,感觉少爷很依赖我吧。
                                    夏尔:我才没有!是你抱的太紧我出不去不得已才睡的!
                                    塞巴斯:是是,您说什么就是什么~(笑~)
                                    ——————————————————【LOADING......】


                                    回复
                                    25楼2012-08-02 14:15
                                      噗~~脑子卡住了...555
                                      求灵感...


                                      回复
                                      26楼2012-08-02 14:15
                                        是的有地方漏了你没看错~
                                        25楼请自动无视~稍后重发
                                        @馨樱离 谢谢亲爱的月3贴


                                        收起回复
                                        27楼2012-08-02 14:20

                                          塞巴斯:因为我希望能给予少爷安全感,只要少爷觉得安心,我就会很幸福~
                                          月:好男人啊,好男人……

                                          Q37:有吵过架吗?
                                          塞巴斯:有啊,但是有一次,就是修女那次。
                                          玲:Q38,是怎样的吵架呢?
                                          夏尔:就是我单方面的生气吧,塞巴斯一直在试图讨好我,最后他双膝跪在我面前我才勉强原谅了他。
                                          塞巴斯:与其说是生气,不如说是吃醋哦,少爷~
                                          夏尔:(额头上爆出红色十字路口~)谁会吃你的醋!!

                                          Q39、如何和好的?
                                          月:之前少爷好像说过了…
                                          玲:那让我们看看具体情况吧~
                                          【走马灯剧场~无痛记忆读取~】
                                          夜间,少爷房间
                                          塞巴斯:(轻轻叩了两下门~)少爷,打扰了。(推门而入~)
                                          夏尔:(暴怒的声音传出~)滚出去!——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塞巴斯:(苦笑着走到少爷面前~)少爷还是不肯听我解释吗?我……
                                          夏尔:(啪!抽了塞巴斯一个响亮的耳光~)我说过让你出去!你……唔唔?唔!(脸红挣扎~)
                                          夏尔:(使出全身的力气推开塞巴斯~转手又一个耳光~)变态!(使劲的用袖子擦双唇~)
                                          塞巴斯:(双膝跪下~两手合握少爷的左手~)少爷
                                          夏尔:做.....什么!(试图抽回手,却被塞巴斯死死攥住~)
                                          塞巴斯:听我说少爷,说完我就立刻离开,不会打扰到您的。(少爷点点头,塞巴斯才继续说下去~)少爷这几天一直在躲着我,饭也不好好吃,我很伤心。关于那个女人我已经解释过很多次了,她看到的只是幻象。我爱少爷,所以我忍受不了别的任何人,既然我的存在会让您烦心,那么我保证明天早上之后您再也不会见到我,以后还请少爷爱惜自己的身体,好好吃饭。夜深了,请您早些歇息吧。
                                          (塞巴斯吻吻少爷的手指,转身准备离开~)
                                          夏尔:(扯住塞巴斯的衣角~)那个......你今晚就留下来吧......
                                          塞巴斯:(惊喜~)少爷!
                                          夏尔;明天见不到你是以不想见你为前提的吧,我.....
                                          塞巴斯:(扑上去将少爷摁在怀里~)谢谢您,少爷!
                                          夏尔:我还没有原谅你,你不要——唔唔?唔唔唔!!(心里怒骂:得寸进尺的魂淡~)

                                          【走马灯剧场回放完毕~镜头拉回现场~】
                                          月:在那之后你们就交往啦?
                                          塞巴斯:是的,不过那件事......一直是少爷心里的疙瘩。
                                          夏尔:(对塞巴斯~)竟然看了别的女人的身体,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塞巴斯:可是,我会加倍的对您好哦~

                                          Q40、即使转生也希望成为恋人吗?
                                          夏尔:(皱眉~)我们是恶魔,不存在转生这种问题。这一世我不放开他,他也不放开我,我们不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么?
                                          月:那如果呢......如果有转生?
                                          夏尔:(低头小声的嘀咕~)这节目怎么这么多如果,如果来如果去的......
                                          月:(欲哭无泪~)少爷啊......
                                          塞巴斯:(抱住少爷~)不存在如果!少爷永远只能是我的,别无选择!
                                          玲:......独占欲......(抬眼看少爷没有抵抗的意思,低下头在本子上写~)不对,是两情相悦。

                                          q41、感到“被爱”是什么时候?
                                          夏尔:(脸红~)就是在......在他只为了我一个任性的要求而去努力实现的时候......
                                          月:任性的要求?
                                          夏尔:比、比如在珠穆朗玛峰度假的时候告诉他我想吃生鱼片......新鲜的
                                          月:0.0 您到底是在为难大人呢......不过(上下打量一下少爷的身子骨,正怀疑少爷怎么会爬珠穆朗玛~在接受到大人警告的目光后果断望天~)
                                          塞巴斯:(笑~)能满足少爷的要求是我的荣幸,至于我是怎么做到的,只是顺手去了北海道而已~(执起少爷的手,单膝跪吻~)身为凡多姆海伍家的执事,连抓一条鱼给主人做生鱼片都做不到怎么行呢?
                                          玲:作为矜持的主持人的我都忍不住,大人强大!(大拇指~)
                                          夏尔:(斜眼~)对啊反正他就是很强大,一个人能把什么都搞定的super man!
                                          塞巴斯:是啊除了少爷我什么都能搞定!我觉得少爷晚上做噩梦的时候扑到我怀里时最有被爱的感觉,心里慢慢的,有时少爷还会在我的怀里睡觉呢,感觉少爷很依赖我吧。
                                          夏尔:我才没有!是你抱的太紧我出不去不得已才睡的!
                                          塞巴斯:是是,您说什么就是什么~(笑~)
                                          ——————————————————【LOADING......】

                                          现在无论是跪搓衣板还是玻璃碴都无法弥补了....
                                          各位见谅吧,我彻底卡死在崎岖的路上了..
                                          我这就奔出去找灵感去...希望珠穆朗玛上会有灵感一些些...
                                          板砖什么的请各位毫不客气的砸过来吧!


                                          回复
                                          28楼2012-08-02 14:46
                                            很无聊的抢sf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2-08-05 15:25
                                              更文><~~!!


                                              收起回复
                                              30楼2012-08-15 21:39
                                                月:(认真记录~)嗯......后来呢?
                                                夏尔:聚会结束之后我就被塞巴斯拖进了房间,,然后就是那个&**&%¥(少爷低下头,脸颊浮起两朵红晕~),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时候就已经回到大屋的床上了。后来我问他他在那里是什么身份,他却闭口不谈。
                                                塞巴斯:(抱住少爷~)我只能告诉少爷我是那里的贵族,至于具体是什么我还不希望少爷知道——反正知不知道的也没多大关系。在少爷面前,我只是那个温柔爱他的执事塞巴斯蒂安·米卡利斯。
                                                夏尔:(靠在塞巴斯怀里~)可是我还是想知道啊,又不是见不得光,干嘛要瞒我?
                                                塞巴斯:您就给我留点小秘密吧。(捏捏少爷的鼻子~)倒是您呢,有什么事瞒着我吗?
                                                夏尔:(拍开塞巴斯的手~)怎么可能会有,我想瞒的事哪次不是被你挖出来!
                                                塞巴斯:诶呀,我可是觉得少爷极力掩瞒以及被揭穿后的懊恼表情很可爱呢!
                                                夏尔:我就知道!!(炸毛~)
                                                玲:为什么我觉得这一问里我们是空气......(默默的看月~)

                                                Q46、你的自卑感来自于?
                                                夏尔:毫无自卑感。我为什么要自卑?我又不觉得我有什么不如别人的地方。
                                                玲:那比如在街上看到小孩子向父母撒娇会不会......?
                                                夏尔:不会,最多只是羡慕而已。
                                                塞巴斯:少爷就是我的王,自卑感恰恰就是王不需要的,过多的复杂感情只会牵绊王前进的脚步而已。至于我个人就更加提不上自卑感了,相对的,我只会把自卑感带给别人。(笑~)
                                                月:所以我才说要把出这题的人拖出去枪毙五分钟......

                                                Q47、两人的关系是公开的?还是保密的?
                                                夏尔:......,应该算是保密的吧,除了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仆人和必须解除婚约的米多福特一家人知道之外......还有像葬仪人那样来往的人都少也感觉出一点之外,其他人就不怎么了解了。生意场上那些贵族就更不知情了。
                                                塞巴斯:但是总是会有些风言风语,真是伤脑筋呢......(扶额,微笑~)
                                                月:大人的表情好可怕......(汗毛直立~)

                                                Q48、觉得两人的爱会永远吗?
                                                塞巴斯:(一把搂住少爷~)当然,这不是一件毋庸置疑的事吗?
                                                玲:那少爷呢?
                                                夏尔:嗯......(////)反正恶魔只要说出爱字就是永运的,对吧?所以我也没办法啊......
                                                月:......您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别扭啊

                                                Q49、能用某种东西形容您心中的爱情吗?
                                                夏尔:像奶酪那样的,很洁白美好,也很醇厚很香
                                                月:我还以为少爷会用喜欢的巧克力来形容的......
                                                夏尔:巧克力有苦味的,我希望的爱情是没有苦味的、甜甜的爱情
                                                塞巴斯:我的话....我不知道
                                                玲&月:嗯??
                                                塞巴斯:我是说,我是恶魔,没有人类的味觉,喜好也有点......奇怪。形容心中的爱情的话,我想没有比少爷本人更合适的了~(看着渐渐脸红少爷微笑~)
                                                夏尔:我......你!你才是东西!

                                                Q50、您对对方说过我爱你吗?
                                                塞巴斯:说过,从早上起床到晚上上【百度总受】床,我都会告诉少爷,我爱他。遗憾的是我一直没有机会当众向所有人宣布,少爷是我专属的。
                                                夏尔:哼!你倒想!(别扭的别过脸~)
                                                塞巴斯:所以我一直希望把少爷抱到恶魔界居住,这样我就可以告诉所有恶魔了(笑~)当然也是为了地方想要抢走我的少爷的恶魔。
                                                夏尔:(不好意思对上塞巴斯深情的双眸~坚持撇开头,身体却不自觉的往塞巴斯怀里靠~)(塞巴斯乐颠颠的抱住小小的身体~)
                                                玲:少爷的话,这样太肉麻的话应该不会说吧......?
                                                夏尔:谁、谁会说啊!(////)谁像这个恶魔一样,不让他说还说个不停!
                                                塞巴斯;(收紧手臂~)没关系少爷想说的我都感受的到,在这个问题上,我不会强迫您的~(笑~)
                                                夏尔:嗯......
                                                ——————————————————【LOADING......】
                                                明天还有的说,妈妈叫关机了....
                                                好凶嘤嘤...


                                                回复
                                                32楼2012-08-15 22:21
                                                  如果今天有机会去同学家的话.必有.如果没有机会.......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3楼2012-08-16 15:31
                                                    超级期待后50问>\\\<~!!!


                                                    收起回复
                                                    34楼2012-08-16 19:46
                                                      看来是没去 ......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5楼2012-08-17 07:45
                                                        ———————————我是吐血的分界线—————————————
                                                        Q51,请问您是攻方?还是受方?
                                                        夏尔:嘁!(甩头~)塞夏塞夏,你们,自己不会猜啊!
                                                        月虽然我们都心知肚明,不过题目就是这样问的啊......
                                                        夏尔:之前又不是没划过题!
                                                        月:可是......也不能老靠划题来过啊......
                                                        塞巴斯:(笑容灿烂~).记者小姐,可不可以请您不小心切换到下一题呢?我们都可以当没看见哦~(目光扫过台下,于是众多观众猛点头~)
                                                        月:(被塞巴斯的笑容闪到眩晕~)唔?恩!恩恩!
                                                        夏尔:(狠狠揪塞巴斯的脸~)我说过不许对任何女人放出这种表情!
                                                        塞巴斯:可是少爷,这是记者小姐自己花痴起来的,和我没有关系啊......(委屈无辜~)
                                                        玲:(= =b)所以这一问水着水着就过去了......

                                                        Q52,为什么会如此决定呢?
                                                        (害羞的少爷看到题目后果断扮起乌龟,看来这题只能由大人答了~)
                                                        塞巴斯:身高啊,还有能力。您认为少爷能把我压倒吗?
                                                        月:可是不是还有反攻这一说吗?而且少爷长大(长大?)后总会有男人的欲望吧。
                                                        塞巴斯:反攻啊......就如果少爷真的很想的话,以我对少爷的宠溺程度,似乎会答应的哦。不过我还是很难想象少爷骑在我身上的样子玲:您不会觉得作为攻君的尊严受到打击吗?
                                                        塞巴斯:不,恰恰相反,我认为尊严受到打击的一定是少爷。
                                                        玲&月:?
                                                        塞巴斯:(邪魅~)技术问题。(一只爪子伸出,狠狠地挠了小塞几下~)
                                                        玲:那么少爷,您对反攻有兴趣吗?
                                                        夏尔:(摇摇脑袋~)
                                                        塞巴斯:(看着少爷笑......笑......再接着笑......)

                                                        Q53,您对现在的状况满意吗?
                                                        夏尔:如果每天都不用学习而且还有很多甜点吃就好了。
                                                        塞巴斯:......,这是不可能的,。少爷。(对观众~)我很满意,因为少爷变成了恶魔,可以永远的待在我身边。
                                                        玲:从H的角度说呢?
                                                        夏尔:(////)很满意......因为很,舒服
                                                        塞巴斯:次数太少了,这就直接导致了在不能做的时候自己压火。
                                                        月:不能做?
                                                        塞巴斯:众所周知少爷的身体素质不是很好,就算是变成恶魔了也吃不消。每天做的话会给少爷带来很大负担,所以每次过后就必须有一段休息的时间(无奈看着少爷~)而且少爷总是有意无意的做出一些很诱人的举动,我可是忍的很辛苦的啊......
                                                        月:要是实在压不下火呢?
                                                        塞巴斯:强迫自己不进少爷的房间,会选择把大屋里里外外打扫一遍
                                                        月:我似乎理解为什么凡多姆海伍大屋总是干干净净的了......

                                                        Q54,初次H的地点是?
                                                        塞巴斯:少爷练琴的小提琴室
                                                        月:MO?不是床铺浴室什么的吗?为什么会在那里?
                                                        塞巴斯:(看一眼少爷~)啊?因为少爷很不乖呢,老说什么"你既然喜欢被女人包围那就去好了",所以我给予了相应的惩罚,没想到最后失控到想要要他

                                                        夏尔:(瞪塞巴斯~)哼,你还挺后悔的嘛
                                                        塞巴斯:因为我很害怕少爷会受伤
                                                        玲:大人,关于和少爷H这件事,您已经忍了很久了吧?
                                                        塞巴斯:......是,事实上在初次之前我就幻想过很多次,只是那次实在忍不住了,就......

                                                        Q55,当时的感觉?
                                                        夏尔:很紧张,既害怕继续下去,又希望他继续下去,总之是非常纠结的心情
                                                        塞巴斯:感觉就是很满足。终于得到少爷了。另外还有的为。少爷的身体担心。不过当时的少爷很可爱呢,明明就很喜欢那样的快感却又为之感到羞耻不已的样子,真的很想永远就这么抱住少爷呢(笑~)
                                                        夏尔:(////)说什么啊你......
                                                        玲:在小提琴室的话,不是很容易就有人进来吗?
                                                        夏尔:当时哪想这么多啊!(////)
                                                        塞巴斯:我也是呢,看到少爷的身体之后就觉得自己美学什么的全乱了,眼中只有少爷
                                                        夏尔:你真是,够了!


                                                        回复
                                                        36楼2012-08-19 21:52
                                                          Q56,当时对方的样子?
                                                          塞巴斯:这个啊......(两手捏着下巴,回忆状.~)脸蛋红扑扑的好像喝醉了酒的样子,眼神迷离,可爱的小嘴微张着喘气,揪着我的衣领一边喊着不要一边屈服在我身下。有点欲拒还迎噢(笑着悄悄看少爷红着的耳根~)
                                                          (噗!现场血雾弥漫~)
                                                          月:(抱着浴巾擦鼻血~)有点理解大人失控的原因了......那少爷呢?
                                                          夏尔:(脸上的红晕仍未褪去~)我.我哪知道!
                                                          玲&月:恩?(对视一眼~)
                                                          塞巴斯:(笑~)想想,害羞的少爷怎么可能在初次的时候直视我呢?
                                                          夏尔:(白塞巴斯一眼~)是啊,就你这个厚脸皮的观察别人!
                                                          玲:不行,这题不能就这么过去了。请少爷回答)一般在H时大人的表情?
                                                          夏尔:这个......就是一开始是色[百度总受]色的然后变得很隐忍,最后就......
                                                          月:(伸长脖子~)就怎么样?
                                                          玲:(无奈地望眼缩进大人怀里的少爷,叹口气~)您还是害羞啊......然后就不敢看了对不对?
                                                          夏尔:唔......恩,恩
                                                          玲&月:只属于大人的少爷......= =#

                                                          Q57,初【百度总受】夜早晨您的第一句话是?
                                                          月:等等!少爷练琴的时间是在下午没错吧?那这个【百度总受】早晨是?
                                                          塞巴斯:(歪头,笑~)这个问题我想我有必要补充一点,初次之后少爷不知道是太累还是太害羞,竟然趴在我怀里从下午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害得我也跟着翘了一下午的班呢
                                                          月:哦,这样啊~(心中想象万千~)咳,请问您初次早晨的第一句话是?
                                                          夏尔:忘了!(甩开头~)
                                                          玲:(腹黑模式开启~)忘了?哼哼,我们还有杀手锏呢!
                                                          【死神走马灯剧场2.0升级版,无痛记忆读取】
                                                          早晨,大屋小提琴室
                                                          夏尔:(迷迷糊糊地环视一周~)恩......?我怎么在这?
                                                          塞巴斯:(抱紧少爷~)少爷,您总是超乎我的想象呢
                                                          夏尔:什么啊......我要起来了。(双手撑着从塞巴斯怀里爬出来,却扯动了后面的伤口,身体一软~)嘶呀......
                                                          塞巴斯:(眼疾手快的抱住少爷,锁在怀里~)您还真是任性啊,后面还是很痛吗?
                                                          夏尔:唔什么后面?(小脑袋终于想起昨天发生了什么~)啊!塞巴斯钦你!
                                                          塞巴斯:哦呵呵,抱歉少爷,昨天发生了一些稍微出乎意料的事,我抱少爷回房休息吧。(扯过燕尾服裹住夏尔的身体~)
                                                          夏尔:啊!喂!你干什么!放我下来!喂!
                                                          塞巴斯:今天还请您好好休息吧,毕竟......您可是累坏了呢~
                                                          [回放完毕!]
                                                          月:(清清嗓子~)咳咳,那也就是说第一次H之后你们直接在小提琴室睡的?塞巴斯:是啊,不过少爷是趴在我身上不我当床睡的
                                                          玲:嗯?连澡也不洗吗?
                                                          塞巴斯:这个…….我当时沉浸在少爷的诱惑之中就什么都忘了!
                                                          夏尔:(脸红瞪塞巴斯~)

                                                          Q58、每星期H的次数?
                                                          塞巴斯:很难说,如果少爷工作忙的话可能一次也没有
                                                          玲:那少爷一星期都没什么工作的时候呢?
                                                          塞巴斯:(皱眉~)这个时间的话很少,毕竟凡多姆海伍家的当家还是很忙的,能够真正不工作否认只有在度假的时候……
                                                          夏尔:(跳起,双手叉腰~)度假?那个叫度假吗?分明是某个恶魔兽【百度总受】欲【百度总受】大发硬把我拖出去!那简直比工作还累!
                                                          塞巴斯:(揽上炸毛的小猫抱入怀中给他顺毛~)呵呵呵~(夏尔;你别个我学田中那一套!!)
                                                          月:两位经常这样出去“度假”吗?
                                                          塞巴斯:以前经常,不过现在不行了,少爷的工作越来越忙,也越来越有成年人的风范了
                                                          玲:大人好像不太高兴……
                                                          夏尔:(撇一眼塞巴斯~)别理他,他就是又发兽【百度总受】性而已

                                                          Q59、最理想的状况下,每周几次?
                                                          塞巴斯:(人畜无害闪亮笑~)七次
                                                          夏尔:(////)喂!喂!
                                                          玲:…..,大人完全不考虑少爷吗?
                                                          塞巴斯;这只是比较夸张的表现了我的内心所想,(笑~)而且我也相信少爷不会拒绝
                                                          夏尔:(////)是无法拒绝!
                                                          玲:那就少爷而言呢?
                                                          夏尔:每周几次和我没关系吧,(////)反正我拒绝的结果还不是一样……
                                                          月:……,这个也没错

                                                          Q60、那么,是怎样的H呢?
                                                          夏尔:什、什么叫“是怎样的H”啊?我们应该是正常的那种吧?
                                                          月:少爷啊……正常的那种是哪种啊?
                                                          夏尔:正常的那种啊
                                                          塞巴斯:少爷……
                                                          夏尔:嗯?
                                                          塞巴斯:正常的那种是哪种?您是怎么知道的?
                                                          夏尔:我……我猜的啊!(////)


                                                          回复
                                                          37楼2012-08-19 21:53
                                                            Q70,对于 [即使得不到心,也要得到身体] 的说法,您是赞同还是反对?
                                                            夏尔:(皱眉~)得不到心也要得到肉体?这是某些偏执狂想出来的吧?
                                                            玲:所以您是反对?
                                                            夏尔:坚决反对,得到一个行尸走肉有什么意思
                                                            玲:了解了,那么请问大人?
                                                            塞巴斯:(微笑~)我还是比较赞同 [既要得到肉体,也要得到心] 的说法(歪头看少爷~)
                                                            夏尔:(撇头~)切!

                                                            Q71,如果对方被暴徒QJ了,您的反应是?
                                                            塞巴斯:(危险的眯眼~笑~)这个啊......是不可能事件吧......?
                                                            玲:(举双手~)如果!是如果!
                                                            塞巴斯:如......果?(现场气温急剧下降到了冰点~)
                                                            月:没有!没有如果!我们赶紧下一题!不然很有可能会在大人肢解那个如果暴徒之前先摘了我们的脑袋!

                                                            Q72,您在H之前会不会不好意思?或者H之后?
                                                            夏尔:(////)这个......我.....
                                                            玲:(腹黑笑~)少爷,如是回答哦!
                                                            夏尔:(心一横,两眼一闭~)好啦我承认我都会!那种时候不管是谁都会不好意思的!
                                                            月:恩?不对吧,比如大人就不会不好意思
                                                            夏尔:不许拿我和那个脸皮巨厚无比的不是人的怪物做比较!
                                                            塞巴斯:(头凑上去~)少爷是在说我吗?不过我也是会感到不好意思的哦
                                                            月&玲:MO?
                                                            塞巴斯:看到这么诱人而弱小的少爷,吃下去总觉得特别不好意思呢~
                                                            夏尔:O////O !

                                                            Q73,如果好友对您说 [我很寂寞,所以今天晚上,请......] 并要求H,您会?
                                                            夏尔:我似乎不认识这么不知天高地厚的朋友
                                                            月:这倒也是......不过要真有的话,您会让大人出马来灭了他?
                                                            夏尔:当然~不是!我会同意H
                                                            玲&月:NA NI?!(下巴掉地~)
                                                            夏尔:同意不同意,反正结果都一样(斜眼看红眸恶魔~)
                                                            塞巴斯:(无奈~)反正您就是以看我难堪为趣?对吧少爷?真是不听话。看来您是太闲了我给您增加一些课程......
                                                            夏尔:(扑~)别别!(抓住大人的一边手臂,抬头,眼瞳水汪汪~)塞巴斯钦,别增加课程好么
                                                            塞巴斯:(笑眯眯~)好啊,那就不增加白天的课程,增加晚上的活动好了~
                                                            月:。少爷这是给自己挖了个坑,自己跳了下去......
                                                            玲:请问在好友对您说出那样的话后,您惠做何反应?
                                                            塞巴斯:先当作玩笑不理他,死缠烂打的话,直轰出去!

                                                            Q74,您自认为擅长H么?
                                                            夏尔:我......(////)
                                                            塞巴斯:我来替。。。少爷说吧。少爷非常,特别,极其不擅长。H时少爷只需要享受,其他一切交给我
                                                            月:少爷不是贝吃过很多次?就算没有实战经验也该有理论基础吧?难道也不能照样画葫芦?
                                                            塞巴斯:与其说没有理论基础,不如说连葫芦样也没见着。少爷一上 [百度总受] 床就紧张得闭上眼睛再睁眼的时候整个人就已经乱七八糟了
                                                            月:少爷真是位乖巧的小受啊


                                                            回复
                                                            40楼2012-08-19 2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