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麒麟吧 关注:3,969贴子:23,044

(雷文)凤麟、良麟(更新很慢)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第一次在墨麒麟吧里写文,本人最擅长写雷人、恶搞文。文采不好(已经准备被垃圾、板砖拍死)。

本人喜爱麟儿,也是一位凤麟党。张良某些时候感觉她好像和麟儿有什么关系似的(吧友们往死里打,他两半毛关系都木有。)




回复
1楼2012-07-24 22:47
    说明
    花纤影是麟儿在韩国宫中的名字,麟儿眼角和脸上的黑色麟片是自己易容上去的。

    麟儿的母亲曾经对麟儿说:“天下的男人都是好色之徒。”卫庄也叮嘱过麟儿:“情是刺客的障碍,动了情你就万劫不复。”


    回复
    2楼2012-07-24 22:52
      第一章 初次见面

      韩国是所有七国中最富裕的一国,在那富丽辉煌的宫殿里,有着多少辛酸、悲痛。

      皇宫那些奔驰的富华马车不停向皇宫里跑着,好似有什么大人物来了。

      众宫女都聚集到回廊处,一个个都期待的样子。宫女甲:“张丞相的长子,进宫面见君王。”
      一辆豪华的马车停下来,从车上下来一位风度翩翩,有如阳光一般吹进人心里,身着幽蓝色衣服的少年。
      众宫女叫痴迷的尖叫着,幽蓝色的少年,只是走过,并没有正眼看过那些尖叫的宫女。

      只有一位身着粉色碎花汉服,额头上齐碎的渡海,从头发垂下两条流苏,一脸清秀且灵气动人,可是唯一的缺陷就是她在眼角边左脸上有如麟片一样的胎记。她用目空一切的目光站在宫女后面,看着张良一脸目中无人的走过。

      宫女们将目光都投向张良走过的方向,痴迷的望着。而她则像宫女一般行礼,淡定自如的样子。只有她为知不动,站在一旁看热闹一样的样子。

      一位管理的太监冲着那些宫女喊叫着:“你们不去自家宫中伺候着,怎么跑到这里来胡闹。”众宫女只好兢兢业业的低头离开。

      管理的太监又叫道:“花纤影(麟儿在宫中的名字),你给杂家站住。”花纤影规矩的停下脚步,低声下气的说:“吴公公,有何吩咐。”

      吴公公用‘这还差不多’的样子说:“韩非子大人招见丞相家的大公子,子房公子,需要有人在旁伺候着~~~~。”花纤影:“公公的意思是让我去伺候。”

      吴公公诡笑地:“在众多宫女中数你最聪明,明事理。好了,跟杂家来吧。”吴公公带都会花纤影去。

      子房和韩非子在那里下棋,卫庄坐一旁观看。花纤影端着茶走进来,刚走到卫庄身边,卫庄就拦下了。

      卫庄:“他们正在那里切磋,不需要有人干扰。”花纤影:“是,卫庄大人。”花纤影便退下,卫庄也立即跟随了出去。

      两人在门口见面,花纤影半跪:“惊扰卫庄大人了!”卫庄:“无访,你起身吧!”

      卫庄:“你的身份,没有被人看穿吧。”花纤影坚定的表情:“没有人怀疑我,一切都安好。”

      卫庄严厉地说:“宫中的情报,要向我及时汇报,知道了没。”花纤影低声下气的说:“知道了,卫庄大人。”卫庄:“今晚在来见我,你见退下吧。”花纤影渐渐的退到黑暗中,就黑暗中不见的踪影。

      —————结语:良麟;初次,我们只是一面之缘。有如陌路一般,互不相识。—————


      收起回复
      3楼2012-07-24 22:53
        有新文了才知道 我太落后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4楼2012-07-25 11:47
          你的文是处处可见啊


          回复
          5楼2012-07-25 15:00
            呵呵~~~~~~~~欢迎童谐写文呢。。。期待更新中。。。


            回复
            6楼2012-07-25 19:25


              回复
              7楼2012-07-26 09:01
                顶~~~~~~~~~~~~~~~~~~~~~~~


                回复
                8楼2012-07-27 21:36
                  第二章

                  花纤影,一个人独自走在回廊上。旁边的宫女对花纤影指指点点,讥讽嘲笑。

                  宫女甲:“又是那丑八怪,她长的可真吓人。”宫女乙:“她是全韩国最丑的,连宫中扫地的杂役都比他美上十陪。”宫女们都讽刺她,嘲笑她,看不起她,辱骂她。

                  花纤影只是驻足听着,并没有出声。她并没有自卑也没有悲伤,而是自豪的离去。(因为她已经成功骗了许多人。)

                  花纤影来到红莲公主的寝宫门口时准备要服待红莲殿下,张良公子正好也赶到,麟儿低着头,不敢多看一眼张良。反而张良倒一眼看准的花纤影,张良公子窜到麟儿的面前。

                  张良用手轻轻地扶起花纤影的脸,花纤影皱着眉一副不屑的样子。张良调侃着:“长得还算可以,就是那脸上的黑色麟片,长错了方向。你是那个宫里的待女。”张良看着花纤影脸上的黑色麟片。花纤影一副厌恶的表情,不理会张良。

                  张良一脸傲慢的样子,看着花纤影:“本公子在问你话,为何不回答。”花纤影对张良的话一律不理。

                  张良讽刺的语气:“原来是个哑巴。”张良转过头,一种鄙视的表情。

                  一身穿着粉色沙衣外套,那向莲花一样的裙摆在风中飘摇着。一副温柔和傲气的样子,一个温和、庄严的声音:“张公子,别拿本宫身边的宫女开涮了。”

                  花纤影半蹲着,行宫女之礼:“红莲殿下吉祥。”

                  红莲瞄了一眼花纤影,训斥的说:“本宫寝宫还不快去打扫。”花纤影连头都不敢抬,进到红莲公主的寝宫里。

                  红莲:“张良公子莫怪,那是本宫新来的宫女,不懂宫规,要多多调教,望张良公子您体谅。”

                  张良儒雅的回礼:“红莲殿下,应该是微臣向红莲殿下陪不是才对。”红莲公主在张良的陪同之下,一起去了后花园逛。

                  ———————结语:良麟;我们会在这样的情况下碰到。———————


                  收起回复
                  9楼2012-07-28 22:14
                    仙剑两文同更 你辛苦啦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0楼2012-07-29 12:43
                      第三章
                      到了晚上,花纤影换上了自己的夜行装,一个印有麒麟的斗蓬。花纤影,披上斗蓬,用它遮住半张脸。此刻,她已是黑麒麟,流沙中的成员之一。

                      卫庄和韩非子每晚都会**流沙所有的成员。卫庄掌管逆流沙。

                      韩非子带来一个新成员,逆流沙的头领、韩国御林军的头领白凤,一副极不爽的表情。

                      韩非子带来的新成员,就是白天见到的张良。黑麒麟一事纳闷和奇怪的眼神在一旁看着。

                      韩非子:“这是流沙的新成员,丞相家的大公子,张良。”苍狼王在一旁嘀咕着:“新来的,白凤又有新对手了,这一下有可好戏看了。”

                      白凤怒火的眼神,转向苍狼王,苍狼王还在和黑麒麟说着。黑麒麟没有任何反应,只是用一种旁观和打酱油的眼神看着新来的张良,和头领白凤。

                      张良上前谦虚向大家打招呼,来到白凤面前:“白凤头领,以后还有请你多我关照。”白凤一副傲慢的表情,把头一甩。爱理不理的样子。张良见此状,就继续向别人打招呼。

                      张良来到黑麒麟面前,张良向黑麒麟行礼。而黑麒麟一眼就认出他就是那个登徒子,没有理会。张良“这位仁兄,在下张良,以后还请你多多照顾。”黑麒麟站在那里不做任何反应。

                      白凤嘲讽的说:“他是个哑巴,不会跟你说一句话的。”张良听完之后,转身离开。向下一个人走去。

                      一旁的苍狼王问着麟儿:“黑麒麟,刚才他向,为何不理睬他。”黑麒麟:“那个人白天才讥讽过我。”苍狼王,明白了。苍狼王一语不发。

                      卫庄终于站出来:“大家要好生照顾这新成员,我不希望看到互相排斥互相不团结,大家都明白了吗?”除了白凤没出音,其余都异口同声的喊:“明白了。”

                      卫庄凌厉的眼神,看着白凤。卫庄严肃的说:“白凤殿下,你有意见的话,可以说出来。”白凤不服,却要爱于面子,只好将就的同意。

                      ———————结语:麟儿,黑夜我便化作黑麒麟,守候着黑暗———————


                      收起回复
                      11楼2012-07-31 20:55
                        仙剑更文了 速度很快哦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2楼2012-08-01 02:15
                          bd


                          回复
                          13楼2012-08-01 13:01
                            。。。。。。。。。。。。。。。。

                            天哪。。。这个。。。到底是偶穿越了。。。还素赤练穿越。。。咋先秦就有满州滴问候方式了呢???




                            人生原本是时光在无聊时

                            造就的一个杯具

                            无论你如何改变

                            它也成不了洗具

                            终究只能是一个更大的杯具。。。



                            收起回复
                            14楼2012-08-01 19:50
                              第四章

                              这一夜就只是为了介绍新成员,才召集的。黑麒麟终于宫女的床铺前,脱下自己的夜行衣,藏好。就休息去了。

                              第二天,花纤影依旧去伺候,一些宫女想要戏弄花纤影。就在半路拦下了她。

                              宫女甲嘲笑的问:“呦,丑八怪,这是要去哪儿啊?”宫女乙讽刺的说:“这还用问吗?她要去伺候公主殿下。”

                              宫女甲讥笑地说:“你就不怕吓到公主殿下。”宫女都嘲笑着花纤影。花纤影只是皱着眉说:“我可以走了么?”

                              宫女甲,一脸气愤的样子,宫女乙悄悄地的说:“按计划行事。”宫女甲才忍着气。

                              宫女甲:“公公吩咐你去打扫司乐坊。”花纤影“那为何是你们传说,而不是公公他本人呢?”

                              宫女乙大叫:“大胆,你连公公的命令都不听。我今天非得教训你不可。”两位宫女伸出手,要打花纤影,此时的花纤影手握成拳头。

                              宫女的手刚伸出打,就被人一把抓住手腕。宫女乙惊叫着:“子房殿下。”

                              张良将宫女甲的手一甩,张良一脸斥责的样子:“花香,花瓣,你们两个胆敢欺负新来的宫女,红莲殿下要是知道了,还不得重罚你们。”

                              花香:“奴婢知错了,还请子房殿下,不要告诉主子。”花纤影一副静观其辩的样子。

                              花瓣:“奴婢不敢了,请不要告诉红莲殿下。”张良双手背后,神气栗然的样子。

                              张良得意的说:“好了,我不告诉你们主子,今天的事就到这里,下次在让我看到定不绕你。”两位宫女都退下了。

                              张良转身,高深莫测的样子说:“这是你欠我和第一个人情。”花纤影纳闷的样子问:“我以后欠你许多人情吗?”张良自信的说:“是,很多人情。”(张良对花纤影态度可真是180度的大转变,由冷漠转变为友好。)

                              张良回想到昨晚上,卫庄和韩非子,把逆流沙和流沙的名单及画像,拿出来给张良过目。
                              张良无意中看到,流沙的画像中有一个宫女他映像非常深刻,仔细看看旁边的名字,花纤影。张良得意的笑着。

                              张良本要想今天问花纤影,结果就遇到这事。

                              张良背对着一副智谋的问:“你是流沙的成员?”花纤影毫不犹豫的回答:“是,我是,那又如何?”张良自信的笑着:“那以后,我们就互相照应。”花纤影明白张良的意思。

                              张良来到花纤影的面前:“后会有期。”说完,就转身离去。

                              昨晚藏了一肚子火的白凤,今天掉着脸,回到家。白凤一回家母亲就迎上去,母亲看到白凤一脸不高兴的样子,温柔、体贴的问:“凤儿,怎么了,这是受了那门子委屈。”白凤一脸的委屈:“母亲大人,孩儿心里闷闷的见到谁就想发火。”

                              白凤的母亲柔情的说:“凤儿,无论你受多大的委屈,不要让任何看出来。”白凤纯真的表情问:“为什么啊,母亲大人。”

                              白凤的母亲:“因为母亲心中的凤儿,永远是高傲,无拘无束的凤儿。”白凤的母亲,用母爱般的手摸着白凤的脸。 白凤由愤怒变为幸福。

                              —————————良麟;你的帮助,让我感到很迷茫和惶恐———————


                              收起回复
                              15楼2012-08-02 23:34
                                某仙,认为宫里的宫腔啊。什么的,都和清宫剧有些相似的。某仙不知道,那时候宫里的怎么讲的话。
                                有知道的,请说明。某仙在这里谢谢了。



                                收起回复
                                16楼2012-08-02 23:37
                                  第五章

                                  花纤影低着头,好似在找什么东西似的。花纤影毛着腰在地上仔细的寻找着。

                                  刚好进宫的张良看到了,就上前询问着:“你丢什么东西了,花纤影姑娘。”

                                  花纤影既焦急又提防的说:“多谢,这东西只有我才能找的到。”张良谦虚的说:“那在下,就帮姑娘你一起找。”(张良你又不知道麟儿丢了什么东西,怎么找啊。)

                                  花纤影没理会,接着寻找。花香来到花纤影面前:“哟,丑八怪,在找什么啊。”

                                  花纤影抬头,一脸不屑的表情,突然间花纤影看到花香的脖子上带着一块墨色的玉。

                                  花纤影焦急的问着:“你脖子上的玉是那来的。”花香用得意的神态说:“这玉是我在床上捡到的,这块玉可是难得墨玉。”

                                  花纤影用“终于找到”语气说:“把这块墨玉给我。”花香用“瞧不起”眼神:“这玉是你的,笑话你也配。”

                                  此时,花纤影愤怒的表情,从袖子中抽出麒麟刺。花纤影郑重其事的问:“你到底给不给。”花香凌厉地说:“不给。”

                                  刚说完,麒麟刺已经抵在花香喉咙下面。花纤影充满杀气的眼神,看着花香。

                                  回来找花纤影的张良,正好看到了。花香将墨玉取下来,一副要摔毁这块玉的架势。

                                  张良内心:“该我出场了,要不非闹大不可。”张良调侃的的说:“没想到花纤影姑娘,是用短剑的。花香姑娘手中的那一块墨玉可是难得的无价之宝,摔毁了怪可惜的。”

                                  张良来到花纤影身边,用手轻轻地拍在花纤影的胳膊上。好似让他放下剑。花纤影放下胳膊。花香捏了一把汗。

                                  张良一把夺过花香手中的墨玉,张良:“花香姑娘,你把这块墨玉赠到子房,如何?”花香只好勉强的答应了,花香把墨玉交给张良。就转身离开了。

                                  花纤影一副悲伤的表情,看着那一块墨玉惋惜的离开。此时,张良叫住花纤影。

                                  张良:“花纤影姑娘,是不想要这块墨玉了吗?”花纤影用‘怎么可不要’地样子。

                                  张良把墨玉交给花纤影,花纤影激动+喜极而泣拿过墨玉,花纤影:“还好,你还能回到我身边。娘,孩儿没有弄丢。”

                                  张良:“这块墨玉,对你很重要。”花纤影擦试着眼角的泪水。点着头:“这块墨玉是我娘,交给我的。”张良侧过脸,注视着花纤影。

                                  花纤影:“这块墨玉是我娘和我爹的定情之物,我娘临终时。交与我,说让我带着这块墨玉去找我爹。”

                                  张良:“你找到你爹了吗?”花纤影轻蔑的说:“我不想找她,从小到大我都没有见过他。

                                  我也不想认他,也不想找他。”花纤影是那样的倔强、那样的坚强,让人不竟对他产生一种怜惜和爱护,此时,张良的内心也是这样想的。

                                  他那目空一切的眼睛里,映下了花纤影,那半张没有黑色麟片的脸。是多么的清秀单纯。

                                  ————————结语:张良,从那时起,我心里就映下了你————————


                                  收起回复
                                  17楼2012-08-03 23:43
                                    速度好快啊 厉害


                                    回复
                                    18楼2012-08-03 23:53



                                      回复
                                      19楼2012-08-04 11:32
                                        第六章

                                        卫庄一个走在回廊,望着那富丽磅皇的走道。刚走到莲花池过,就看到一个粉色纱衣的女人,在那里独自一个人跳舞。从衣着上看不像一般的人,也不像是宫女。

                                        卫庄停下来驻足观看着。

                                        那只舞就像一朵的莲花一样出淤泥而不染,那样的清高和纯洁。卫庄痴迷的看着舞蹈。一副欣赏的表情。她并不知那是红莲公主(从进韩宫到现在卫庄还没有见过红莲公主。)

                                        卫庄看的入神,等红莲公主跳完舞。卫庄拍着手欣赏+激动的样子,红莲公主受宠若惊的样子。红莲公主端庄的步伐来到卫庄面前。

                                        红莲公主:“这位公子,是何人,为何偷看本宫的跳舞。”卫庄意识到这位女子一定是某位公主:“不知是那位公主殿下。”卫庄与红莲对视。

                                        红莲:“你是那一家的官家子弟,连红莲公主都不认识吗?”卫庄才半跪着:‘红莲公主,在下失礼了。’
                                        红莲看着眼前青涩的卫庄。卫庄:“红莲公主,在下先退下了。”卫庄不敢看红莲一眼。就离开了。

                                        红莲内心:“这一支舞,是给我未来夫君所跳的。”红莲看着卫庄的背影。

                                        另一边,张良因为思念花纤影,就到宫里来找她。张良找遍了,花纤影没在宫中伺候着。

                                        在后花园里,花纤影练着剑。张良正好在一旁看着,这时一个人站在张良身边。那人就是韩非子,张良眼睛都不眨的看着花纤影练剑。

                                        韩非子问着:“子房公子,你看上她了?”张良肯定的点着头:“是,也许是喜欢上的她吧。”

                                        韩非子‘以长辈的语气’说:“你问过你父亲没有。他要是不同意,你在喜欢也没有。”

                                        张良无奈的表情:“依我父亲的性子,他断不能让我和花纤影姑娘交往、也不让我与他见面。”

                                        韩非子:‘子房公子,如果你爱她,不要做出伤害她的事。’

                                        张良望着远处感叹的说:“本来我想利用花纤影,可后来才发现我已经越陷越深,不可救药的喜欢上花纤影。”

                                        花纤影练完剑,张良就来到她的面前。张良赞叹的说 :“没想到,花纤影姑娘,武功真是了得。”

                                        花纤影回头看着张良,花纤影皱着眉冷漠的说:“怎么是你,你来做什么?”

                                        张良微笑地说:“在下想与姑娘切磋一下。”花纤影冷笑道:“这可是你说的,出了什么事,不要怪我。”

                                        说完花纤影挥着剑,向张良刺去。张良躲着,花纤影的剑。花纤影连续刺去。

                                        张良才使剑阻挡,花纤影在一次刺向张良。张良沉府的样子,张良张开又臂,眼看着花纤影的刺向他,他却没有任何反抗的动作。

                                        麒麟刺紧贴着张良的胸口,花纤影只要一使力,就刺进胸口。张良算计般的笑着。

                                        花纤影:“你这是为何?不要以为这样就我下不了手,是不是?”张良柔和的笑着:“我怕伤到姑娘你。”花纤影无力的松手,麒麟刺从手中滑落。

                                        花纤影冷淡的说:“不杀你,算是还你一个人情。”花纤影甩着衣袖转身离去,有黑暗中渐渐消失。张良望着花纤影离去的背影。

                                        花纤影回到房间,回想着张良话:我怕伤到姑娘你~~~~,花纤影不禁的脸红害羞起来。花纤影内心告诉自己:‘你不可以动情,这是刺客的大忌。不可以…’

                                        ————————结语:麟儿;难道我真的对子房动了情—————————


                                        回复
                                        20楼2012-08-05 20:56
                                          吧亲们,有一事相求。
                                          1、会画画的亲们,本人不会画画,想让吧亲的画一幅凤麟、良麟的同人画。两个任选其一。
                                          (不会画的,请看2)

                                          2、想让吧亲们,做一个良麟、凤麟的签子。(因某仙签做的太毁了)。两个任选其一。

                                          在这里感谢各位了,在以后写作中,会多多努力。有什么好的意见,请提出。


                                          收起回复
                                          21楼2012-08-05 21:02
                                            呃……某仙,文采不好。不过,某仙会尽力写的。
                                            还有,就是上面的签子啊什么的,不做也可以。


                                            收起回复
                                            22楼2012-08-06 21:16
                                              颜良党路过…话说我肿么有种卫庄就是麟儿他爸的感觉…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3楼2012-08-09 08:08
                                                颜良党路过…话说我肿么有种卫庄就是麟儿他爸的感觉…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4楼2012-08-09 08:09
                                                  注明:
                                                  张良那会的称号为子房,又是丞相家的公子,被宫里人称为“子房殿下或者子房公子”

                                                  红莲和张良青梅竹马,韩王和丞相(张良的父亲)早已经定下‘娃娃亲’。


                                                  收起回复
                                                  25楼2012-08-10 23:30
                                                    第七章
                                                    张良约了花纤影,在莲花池边见面。张良从黄昏时分就在那里等待着。实在无聊就拿出笛子,在那里投入+忘情的吹着。

                                                    白凤站在皇宫的屋檐上,迎着风拂过。白凤很喜欢被风吹着样子。突然间听到吹笛子声音,白凤往莲花池的方向看去。原来是张良,子房在那里专注吹着笛子。

                                                    那乐曲很凄美,好似在讲一个凄美的故事一般。

                                                    白凤很享受似的听着,白凤本想等张良吹完了,去跟他打招呼。这时,白凤看到一个宫女向莲花边走去。

                                                    花纤影来到张良身后,花纤影不想打断这委婉的笛声,等着张良吹完。张良感觉到花纤影气息,停止吹笛。
                                                    白凤内心:‘是那个丑宫女,没想到,子房殿下会约他出来。’白凤一副看好戏的表情,站在屋檐上。

                                                    张良皎洁的微笑着:“你来了,纤影姑娘。”花纤影冷淡的说:“你找我过来,不会是只听你吹笛子吧!”

                                                    张良意气风发的说:“我想和姑娘你交个朋友,不知姑娘愿意。”花纤影冷淡的说:“刺客是不需要朋友。”

                                                    张良诗意的说:“独笛难成曲,孤曲寂悲凉。琴瑟与合鸣,知音亦难求。”花纤影不解的说:“什么意思。”

                                                    张良城府的表情:“花纤影姑娘,能否做子房的知己,陪在下一起演奏这委婉动人的曲子。”花纤影“我不会乐器和乐曲,子房殿下另找他人吧。”

                                                    白凤轻蔑的笑着:“子房殿下也会碰钉子的时候。”白凤依旧不做声。

                                                    张良硬拉着花纤影去一个地方,花纤影并没有反抗,而是静观其变。麒麟刺早已经藏在袖子里,以备万全。

                                                    白凤想看看张良在搞什么鬼,就跟随在他们身后。

                                                    张良把花纤影带到乐坊,乐坊各种乐器应有尽有。张良点起蜡烛,手持蜡烛来到花纤影的面前。

                                                    花纤影看的眼花缭乱,张良儒雅地说:“请花纤影姑娘,在所有乐器当中选择一个吧。”

                                                    花纤影柔情蜜蜜的望着墙壁悬挂着琵琶,不由自主的来到。温柔的抚摸着琵琶。

                                                    张良问:“花纤影姑娘,对琵琶情有独钟。”花纤影热泪盈眶有一种亲情的感觉

                                                    花纤影说:“琵琶,我娘亲弹的琵琶最拿手,每一次听娘亲弹琵琶,那是我最快乐的时候,每次总会有一种感觉温柔的守护着我。”花纤影的眼角泪水夺眶而出。

                                                    张良说:“你娘亲是个弹琵琶的高手,看我错过了那个时候。”张良一副调侃的语气。

                                                    花纤影哭泣着说:“自从娘亲死了以后,也没有听到从琵琶弹出美妙的乐曲。”花纤影不停擦试着眼角流出的泪水。

                                                    强颜欢笑,向张良行宫女礼:“子房殿下,对不住,打扰你的雅兴。”

                                                    张良感叹的说:“在这乱世之中,许多人家破人亡,流利失所。在下可以体会到花纤影姑娘此刻的心情。”张良将琵琶从墙上卸下琵琶。

                                                    张良风度翩翩将琵琶递到花纤影面前,张良温柔的说:“这只琵琶赠予姑娘你。”花纤影接过琵琶感激的表情道谢。

                                                    ———————————结语:麟儿,琵琶藏着我最美好的回忆———————


                                                    回复
                                                    26楼2012-08-10 23:35
                                                      八错的文哦 凤麟什么时候出现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7楼2012-08-11 01:46
                                                        第八章

                                                        张良要和他父亲一起去考察,临走前与花纤影告别,并把一张乐谱让给花纤影,让她练习,回来的时候张良要检查。

                                                        晚上,花纤影成了黑麒麟。来到流沙的密密机地,苍狼王早在那里等着黑麒麟,黑麒麟从黑暗中探出头来。

                                                        苍狼王传信说:“卫庄大人找你?”黑麒麟:“卫庄大人,在什么地方?”

                                                        苍狼王:“那你跟我来吧,卫庄大人正在练武场,等你。”麟儿跟随着苍狼王来到练武场。

                                                        卫庄正在那里练剑,苍狼王在离卫庄3米禀报着。苍狼王半跪,脸向下,大声的说:“卫庄大人,黑麒麟已经带到。”

                                                        卫庄停下练剑,庄严的样子。做出“你可以退下”的手势。苍狼王反应很快,苍狼王:“那属下就退下了。”苍狼王快速的闪人。

                                                        卫庄命令的口气说:“麟儿,你去接应子房,他就在城外不出100里地方。正在向城里快马加鞭。”

                                                        麟儿难以置信地表情:“卫庄大人的情报,是否属实……”(麟儿关切、担心的表情)。

                                                        等麟儿话还没有说完,卫庄就怒火的表情,气愤的说:“你这是在怀疑我。”麟儿吓得不敢在说,低着头,那敢多看卫庄。

                                                        麟儿颤抖着的说:“麟儿,那敢,只是怕情报是用来引诱流沙上勾的计谋。”卫庄一脸怒火:“这情报准确无误,并无虚假。”麟儿:“是,卫庄大人。”

                                                        卫庄:“还有,就是一波强盗,正在路上劫持他们。”麟儿紧张表情,此时的她内心忐忑不安的。麟儿甩着袍子,在黑暗消失了。

                                                        白凤站在练武场的栏杆上,问着:“卫庄大人,我也去吗?”卫庄严肃的说:“你与我和苍狼王一起去。”

                                                        一辆马车正向韩国宫城门使来,一波强盗在周围的草丛和山丘埋伏着,虎视眈眈地看着鱼儿上钩的样子。

                                                        ——————————结语:张良,我很快就回来——————


                                                        回复
                                                        29楼2012-08-14 22:39
                                                          大晚上更,你邪恶==


                                                          收起回复
                                                          30楼2012-08-14 22:42
                                                            第九章
                                                            当马车离韩国城门口,只有80里。这时马儿前蹄腾空而起,好似受了什么惊一样。停在那里不走了。

                                                            家丁正在使劲的抽打的着马儿,可是马儿就在那里不走。丞相焦急的问着:“怎么回事,马车怎知不走了。”家丁回答着说:“回大人,马车突然不走了,不知什么情况。”

                                                            张良替父亲下车看看。刚下车没走几步,一波山贼从草丛中冲了出来。家丁喊叫着。

                                                            山贼们拿着刀剑,向马车冲来。张良赶紧回到车厢里,安顿好自己的家人和父亲,赶紧拿着自己的剑同,冲了出来。

                                                            山贼头子大叫:‘兄弟们,冲,抢来所有财物和女人都有兄弟们的份。’张良灵机一动。

                                                            张良来到山贼头子面前,一副谈判的样子:“这位老大,我们可以将所有财物留下,只要你可以放了我们。”山贼头子不依不饶、讨价还价,一副贪婪的表情。

                                                            张良沉府的样子(原来张良在拖延时间)。

                                                            突然,一大群从草丛中冲了出来。撕咬了几个之后,就嚎叫着。想似在呼叫着头领一样。

                                                            山贼头子突然从马上落下,捂着胸口。倒地死亡。而在马上,黑麒麟站在马背上,手里拿着滴血的麒麟刺。

                                                            山贼头子在马上惊慌无措时,麟儿早已经无声无讯的来到身后,用麒麟刺一剑从背后刺窜到心脏。

                                                            众人不知所措的看着,此时白凤和卫庄已经来到。而众山贼已经七逃八伤了。

                                                            丞相大人下马感激的说:“原来是卫庄大人,救了臣下的命啊。”卫庄冷傲地说:“在下奉命行事,不必道谢。”

                                                            张良看着站在马上的黑麒麟,麟儿站在那里等待着卫庄。一旁的白凤傲慢的说:“你要是在这么一直看着黑麒麟,你的命就没了。”张良问着:“为何。”

                                                            白凤轻蔑地说:“黑麒麟最讨厌别人看他,搞不好他会杀人的。”

                                                            张良柔和的说:“我觉得她的身影很似曾相识。”白凤蔑视地笑:“似曾相识,子房公子还真会说笑。”张良转过身。此时的麟儿,也凝望着张良。

                                                            ——————————结语:麟儿;相望谁先望。————————


                                                            回复
                                                            32楼2012-08-17 2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