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魂团吧 关注:165贴子:30,847
  • 18回复贴,共1

【PTm - 文】燎原 & 留白(DH短篇×2 完结)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L游魂团

发现好像忘记了这里,夜深人静猛然想起——说好的一代目沙发。。魂魂对不起!!最近寂寞吗,热了开空调。。【啊咧

发过迪云吧的两个短篇迪云,最近因为天野娘把足够同人轰至渣的DH福利重新找回了爱有没有==!

楼下放文TVT


回复
1楼2012-09-08 00:54
    CP:DINO×云雀恭弥
    背景:半架空 云雀恭弥是加百罗涅家族从小培养的杀手集团中一员
    建议BGM:郭采洁-I Remember




    燎原


    回复
    2楼2012-09-08 00:55


      ***


      迪诺完全清醒的时候还是躺在那间充满了消毒药水味道的病房里,这次睁开眼第一个看到的是坐在病床旁边云雀。他做的第一件事是冲着云雀笑了一下,结果扯到了下巴上的伤口疼得龇牙咧嘴。

      云雀看着他的蠢蛋行为没有动作。


      “我以为那是火。”半晌他轻轻地说。

      “我知道。”迪诺也轻轻答他,伸手想去摸摸他的头发。“没有其他任何人责怪你。”

      云雀“啪”地一下拍开了他伸过来的手,座椅往后一挪站了起来,声音很寒:“也不用其他人。那跟你我无关,是他们的事。”

      迪诺慢慢收回手来,看着和自己不欢而散的云雀转身离开没有说话。

      “呐,恭弥。”
      云雀拉开病房的门时,迪诺终于开口叫住他,琥珀色的眼睛里认真地忍耐着但还是流露出了一些柔软又浓重的悲伤。

      “如果是你……”他望着云雀,像是望着最后一抹即将消失的夕阳。“如果是你的话……”

      云雀停下脚步回过头来。


      “你该如何跟不想失去的人说再见?”迪诺问。


      云雀静静地凝视了他一会,深深的墨色眼眸里看不出有什么波动。柔软的黑发盖在额头上,黑色的西服勾勒出略有单薄的身形,他静止得如同黑白组合而成的水墨画一般。

      过了很久,他才像是终于得出了答案一般回答了迪诺。
      “很简单,上下嘴皮张一张口就开了。”


      说的也是,确实没有比那更简单的单词了。迪诺低下头苦笑了一下,轻轻地说:“恭弥,知道吗…”
      他叹了口气。“所谓的记忆,并不只是离别的那一刹那。”

      云雀没有再回答他,一言不发地转过身“砰”地关上了门。


      ***


      很久以前在云雀还小的时候,曾经干过非常荒唐的事情。

      ——被怂恿去玩火。小时候的云雀对于实力在自己之上的人从来都是有组织有纪律,而对待和自己同级的人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当然,任何人在小的时候都没有足够的判断力,所以当同为被培养的杀手小伙伴对他说“有本事的话就来玩玩看啊”的时候,自尊心极强的云雀没有任何理由去拒绝。

      然而事件后果的严重性却远远超出预料。

      冬天的西西里寒风凛冽,风势一起,火势就无法控制地大了起来。浓重的黑烟滚滚地冲进加百罗涅院子里的每个角落,滚烫的火星势不可挡地撞在一切可以燃烧的物体上,伙伴哭叫连连着逃命却刹那间被围困在了火海最中央,燃烧的火舌呼啸着想要把一切都吞噬干净。

      决不能喊救命。

      小小的云雀恭弥握紧了手中的拐子强迫自己冷静,内心却清楚而绝望地知道他手中的武器并不能给他带来任何活命的机会。他站在最中央,熊熊的烈焰袭来的速度甚至不给他从绝望到崩溃的时间。

      要死了。

      抓着自己裤脚的伙伴一个一个地被火焰包裹住,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充斥着云雀的耳膜。

      我要死了——


      一瞬间的意识恍惚让云雀没有看清楚那个人是怎么冲进来的。他只觉得身体一轻,便被扛到了那个人的肩膀上。
      那人的肩膀并不算厚实,麦子一样金色的头发在眼前晃来晃去,有些已经被火焰烧到发出了嘶嘶的响声,奇异却不难闻的焦味冲进云雀的鼻子里。

      云雀当然知道那是谁。
      强者和力量。这是云雀从小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唯一所追求的东西。而那个人,他站在这个家族的顶点,一直是别人所仰望的对象。

      而现在,他也就要被这可怕的火焰吞食掉了。


      “放我下来。”
      云雀用最大的力气让自己已经被浓烟呛哑的嗓子发出声音。
      “首领,放我下来,不然我们一起死。”

      他不知自己这时怎么会拥有这么冷漠的声音,明明那个人就在自己的眼前——

      “好好呆着。”他扭过头来冲他微笑,那是与他强者身份并不相符的,那么柔软的一个微笑,云雀却觉得出乎意料的好看。他安抚一般地在云雀的头顶轻吻了一下,对他说:“我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人的——如果你乱动掉下来,我可要伤脑筋了。”

      火焰已经缠绕上了那个人的身体,他痛苦地轻哼一声,却还是接着对他微笑着。

      迪诺.加百罗涅。





      回复
      3楼2012-09-08 00:56



        ***


        云雀盯着近在咫尺颜色鲜艳的野花,努力地让自己能够聚焦。

        他早知道会有这样的一天,从离开的那一刻就知道。实际上说不定这正是他所希望的。

        云雀的头深深地埋在野草繁盛的草地里,鼻子里满是青草旺盛的味道。他的半张脸挨着干燥而温暖的土壤,野花就在不远处,能嗅到淡淡的好闻的花香。

        腹部感觉一片湿热,血像泉水一样地从伤口流出来,浸入身子下面的泥土中,让他的身体更加深陷了一些。

        ——好香……


        “没有什么要说的了吗?”
        站在他五米开外的人身着黑色西装,旁边还有几个人早已走远。他们是路易吉手下的人,全部是与云雀实力不相上下的个中好手,在十几分钟之前围击了正走在执行调遣任务路上的云雀恭弥。

        离得最近的那人把燃着火炎的手枪缓缓塞入怀中,居高临下地对倒在地上的云雀说:“如果还有什么想说的话,以后等时候到了,我们会帮你转告给BOSS的,云雀先生。”

        云雀无力地抬了抬眼皮。

        “火……”

        “嗯?”那人没有听清,凑近了一些。

        “……爱……”

        云雀已经没有力气吐出别的什么话了。


        边境上广阔的原野上吹过一阵略带着秋天寒意的风,带起原野上大片大片的沙沙响声。齐腿高的柔软韧性的野草,风一吹就倒掉,整片地面就那么被扫出一圈圈衰黄或翡翠绿的纹理,云雀感觉自己像身处流沙般的河水。原来世界上还有这样生鲜的色彩,是他从没见过的景象。

        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但他的双眼前所未有的清晰。

        这样气势宏大的,充满着耳膜的,同时又是这样温柔的声音,是你吗?

        怎么会呢……但它们的样子,真的很像你。


        云雀用力往上看,太阳正在缓缓地向着西边落下。

        ——你在那里。


        原野的风带着野花的味道游向更远的地方。

        拥抱着他的柔软的野草。

        触摸不到的清香的野花。

        还有遥远的你……


        云雀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


        还有几天才能出院,迪诺站在病房巨大的落地窗旁边,眺望着窗外的落叶和残阳,表情温柔而忧伤。

        他想起一天前的傍晚,云雀恭在弥收到他亲笔签名的调遣令后没有丝毫留恋地离开时,曾在楼下最大的那棵树下面转过头来望着窗子里的他。落叶停在他的身上,他的眼睛还是那样深深的,仿佛要把人吸进去一般。

        望了迪诺一会以后,当时的云雀破例地对他勾起了嘴角,笑容勾勒出他本柔和的脸部线条,让他美得惊心动魄。

        迪诺愣住了。他记得云雀这个表情,每当他对云雀说着“我爱你”的时候,云雀总是会这样地对他微笑。

        可还没等他做出什么回应,云雀却把头转了回去,迈起步子向着前方走了。一直到迪诺再也望不见他,云雀也再没有回过头一次。

        秋日的夕阳总是充满了凄凉的味道。


        迪诺回忆着一天前的情景,感觉到了自己无法抑制的心痛。他望着昨天云雀离开的方向,一只手缓缓地扶上了窗户,一只手紧紧拽住胸口的病服,眼前的景象渐渐模糊起来。


        ——你该如何跟不想失去的人说再见?
        ——很简单,上下嘴皮张一张口就开了。


        秋风带着干枯的落叶撞在窗户的玻璃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一直沉默的迪诺终于慢慢地张口,声音如同一碰就断的弦。


        “再见。”

        他说。



        FIN



        回复
        5楼2012-09-08 00:57

          CP:Dino×云雀恭弥



          留白





          回复
          6楼2012-09-08 00:57



            ***


            关于云雀口中的“那件事”,让我们把时间推到更早以前。



            ——“还记得您所爱之人第一次和您表白的样子吗?”



            自得知伏尔加德罗号此番会迎来两名尊贵的客人时,这艘豪华游轮的船长先生就准备了各种各样讨喜的小惊喜预备给这两位客人。迪诺和云雀上船以后的种种暂且不提,临近傍晚夕阳西下时在餐厅享用餐的二人,又收到了厨师长赠给他们的,饱含心意的小礼物。

            “很无聊。”云雀对于船上为自己精心准备一切都抱以同样的态度。

            通常都会一笑而过外加揉揉头发搂搂肩膀的迪诺,却在这份做工精致,看起来就让人忍不住流口水的巧克力蛋糕点心面前,产生了莫大的兴趣。
            当然,所谓“厨师长的小礼物”当然不会只有这样两盘小小的饭后甜点,这份礼物的重点并不在于“食物”,而在于其中附赠的,漂亮的长方形小铜片。

            迪诺和云雀的铜片上刻着各自不同的内容。


            “还记得您第一次对您所爱之人表白的样子吗?”
            “还记得您所爱之人第一次和您表白的样子吗?”


            对于任何一对相恋了多年的情侣来说,这种问题都会是增添浪漫气氛的一大利器。从一个起点出发,从而引出令人怀念的过往种种的美妙回忆,最终达到巩固二人感情的卓越效果。

            就算是为了宝贝恭弥的“没兴趣”而一直一笑而过的迪诺,也立即就陷入了这个甜蜜的漩涡中不可自拔了起来。

            “说起来那个时候啊......”迪诺扭头望着餐厅的窗子,外面的太阳温温吞吞一片火红,正往海里慢慢地埋下去。他眯起眼睛笑了笑,一脸的怀念和向往,又回头来看着云雀:“想起那个时候,多少年前了?那时候恭弥你还是那么一点点,根本是小孩子嘛......”迪诺一边回忆一边意欲用双手比划起来。

            “无聊。”云雀打断迪诺的话,手里的小铜片看了两眼便丢去了一边,转而拿起小勺子吃起盘子里的点心来。他不爱吃甜食,不过这份糕点确实美味,他就也多挖了两勺,一边吃一边抬眼看迪诺那副笑容满面怀念的样子:“你是老头子吗。”

            “别这么说嘛。”迪诺笑眯眯地去捉云雀的手,握着他的手把他的勺子送到了自己嘴里,大呼好吃过后继续他的回忆:“恭弥也还记得的吧?那个时候恭弥你啊......”

            “谁会记得那时候的事。”云雀抽回手来清清淡淡地说了一句。

            开始还以为自己的恭弥又在闹别扭,迪诺笑容依旧,死皮赖脸地蹭到了云雀那边的座位,满眼柔情地揽过云雀:“这种时候就别嘴硬啦。”说着嘴巴就往额头凑了过去。

            云雀轻叹了口气,放下勺子有些不耐的样子,倒也是任迪诺吻在了前额。

            “不记得。”但他还是说了实话。


            迪诺当然还没傻到分不清云雀的坦白和嘴硬,当即就僵住了动作,眼中的忧愁,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产生的...




            还记得你所爱之人第一次和你表白的样子吗?

            ——不记得。




            和云雀相处了这么多年,迪诺当然清楚云雀是个不善于记忆的人。说不善于记忆,其实还是说善于遗忘更好一些。两人一起走了那么久,久到眼下已经数不清是多少年,迪诺从不也绝不怀疑他们对彼此的感情,但即便是迪诺自己认为重要到不能被忘记也无法被忘记的事物,在云雀眼中却一直没什么所谓,只是以前的东西,随着时间流逝,可以被忘掉的也不可能一直记忆犹新——他明白云雀不是对这份感情不上心思,而是这就是云雀恭弥这个人与生俱来的特质,性格使然,他们本身的处事方法不同,也怨不得。
            但让迪诺忧愁的,也正是这一点。


            “......唉......”而此时的迪诺,只好挂在椅背上兀自悲伤叹息,连云雀起身了也没发觉。

            “在想什么?”把擦嘴的丝巾放回桌子上,云雀难得发问。

            “我并不是怪你,恭弥......”迪诺摇摇晃晃站起来,两只手郑重其事地搭在了云雀的肩膀上。“只是这种事情你都不记得,我觉得很遗憾......”

            云雀看着他半晌没说话,最终又是轻叹了一声:“...我没有办法。”


            以迪诺最后的一句“我去甲板上走走”作为晚餐的收尾,两个人之间似乎在相知相恋了很久很久以后,第一次迎来了一次小小的,没什么威胁性的“不欢而散”。





            回复
            8楼2012-09-08 00:58



              ***


              那个时候的事情确实还能在记忆中搜寻到痕迹,即便是丢了画面模糊了声音,也依然能够坚固地占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它凭借的是那种独一无二的感觉。

              即使在和迪诺相恋以后这许多年里,这份感觉依旧时不时在生活中冒出头来,却一直没有再那么浓烈过——以至于云雀并不能清晰地想起什么过程来,相比而言他更确定的是他们在一起,并在一起了很久的这件事。他想之所以还留有那一份感觉,是因为那是“第一次”。

              还有许许多多的第一次,都是迪诺带给他的。眼下云雀的世界早就不同于十五岁那年以及更小时候的那种非黑即白,以迪诺的出现作为他人生的一个节点,像是一摞宣纸突然被滴上了什么鲜艳的色彩,无声无息地慢慢扩散,一段时间以后竟能渲染了一整面画纸。
              云雀能感觉到这些年来自己某些别人不易察觉到得细小变化,并不是他想要,那是一份又一份的情不自禁。慢慢地就被他影响了,像他在自己心里不知什么时候种下了水葫芦,然后蔓延出一整个水面密不透风的墨绿来。

              快要呼不过气来了。
              但单调又冰凉的味道,的确是在慢慢地消失了。


              如同现在,这种突然间就诞生出来的,以前从来没有的“想试着理解别人”的情绪,连云雀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甲板被照的明亮一片,月亮已经重新从云层中钻了出来,海风凉凉地从衣领钻进衣服里面,把衣服撑得鼓起来。

              云雀用视线描摹着眼前那朵金色的张牙舞爪的花,伸手摁了摁迪诺的外套,还是和以前一样的毛草大衣,领子上的兔毛钻进指缝弄得云雀有些痒。

              “对你来说是很重要的事吗。”

              两人中间压抑了良久的气氛被云雀打破,他看着漆黑黑的海面,语气温温的:“非常重要?”

              迪诺转过头来叹口气,抓着脑袋后面云雀的手捂在胸前,熟悉的笑容又浮现出来。
              “其实没什么,有纪念的价值而已嘛。”迪诺说:“可能对恭弥来说有点难以理解,就像以前我们讨论个人和家族的关系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是我苛求了,抱歉恭......”

              迪诺话未说完便为对方突然撞过来的视线一怔,云雀的眼神里是少有的认真,仿佛要把他整个人都吞噬进去。

              “恭弥你...?”

              “但那些我已经理解了。”

              “嗯?”

              “比如个人和家族的关系,还有些别的事。”云雀盯着迪诺,“所以,我也想要理解这件事。”

              迪诺愣在云雀墨般的瞳仁里,他这种神情让迪诺一时间好像错觉云雀不再是眼前这样高高个子短短头发,而是很久以前那副少年的模样。那一天夕阳肆无忌惮地泼洒在他们身上,情绪是在一瞬间被那种灿烂的火红给点燃的,少年的他个子小小,肩膀单薄,却浑身都散发着他努力维持的冷硬气息,柔软的黑发覆盖了他的前额和红透的耳朵。春天的风犹如温香的吐息,那么轻那么暖,有樱花花瓣蹭过他的头发便赖着不走。迪诺伸手摘下,然后微笑着对他说了些什么。

              迪诺摇摇脑袋笑了笑。

              ——已经不必再回忆下去了。


              从错觉中抽身而出,迪诺伸手抚了抚云雀被海风吹得凌乱的短发,声音温柔得像是杯中的水盛不下而溢了出来:“那么要怎么理解呢?”

              “你是白痴吗。”云雀挑起嘴角,眼睛里落了些月光,像是因沐浴了光芒而更加耀眼的黑色宝石:
              “如果是不记得的事情,再来一次不就好了吗?”


              ***



              “还记得您所爱之人第一次和您表白的样子吗?”



              月光沉静,海风温柔。

              迪诺贴着云雀的脸颊,温热的吐息在耳边持续了良久。几个单词顺利地滑进了耳朵,难得地有些青涩却又妙不可言的情话。云雀似乎有些走神地微微笑起来,慢慢闭上了眼睛。

              不是第一次,却也能够感受到那份最为浓烈和灿烂的感觉了。是件好事,不是吗?

              所爱之人第一次对自己的表白——

              那已经是多早以前的事情了?十年,或二十年?在过去了这么久以后,时间早就无可争议地蚕食掉了一些关键的部分,留下的画面满是一页又一页的空白。像是导演在电影最后别有用心的留白,反复提醒着那种让人无奈却又不得不迷恋的美丽,幻想是否有谁发烫了的脸颊或是温度如烧的拥抱。
              还剩下来简短的话语,也许是太过深刻才导致它们能够弥留至今,像是耳边经年不散的喃喃细语,也像是哪个远在海对岸的傻小子用尽全力的呐喊,即使不配上背景音乐也同样宏伟雄大得足以震撼心灵。



              “我爱你。”

              “我——爱——你——”



              ***


              ——大概这一次会记住了。


              ***


              我爱你。




              FIN



              回复
              9楼2012-09-08 00:59
                后记:
                再一次文章内容和题目完全搭不上边的渣作者←】请原谅TVT】

                关于这文没啥剧情也没啥深意,我只是从以前就想迪诺和云雀这两个人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呢,为什么我就是喜欢他们在一起呢?想了半天,没想明白..【说个屁
                可是我觉得当完全不同的两个人相爱了,在一起了,一定会收到对方的影响,所以想说的就是和BOSS在一起以后的恭弥,会渐渐变得温柔起来呢。
                希望真的如此XDDDD
                谢谢观赏!


                回复
                10楼2012-09-08 01:00

                  【放完跑


                  回复
                  11楼2012-09-08 01:01
                    sf~


                    收起回复
                    12楼2012-09-08 17:50
                      BD!


                      收起回复
                      13楼2012-09-08 19:46
                        附带的图好少女 (噗!


                        回复
                        14楼2012-11-12 2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