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骥鸣广陌吧 关注:90贴子:2,970
  • 9回复贴,共1

【嘉翰的心理咨询室:兄弟把盏者!】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嘉翰VS从珂 存戏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楼2012-10-23 19:27
    【东巡回京也有了几个月工夫,春去了末梢,便到了夏初荷露尖角时候。京中形势仍处波云诡谲,曾问教于阿玛,却只得到个但笑不语的模棱回答。褚库尔家如今只我一人在朝,未免显得势单力薄,虽阿玛的人脉尚在,然这些便如国手布局,非到局势不可遏止的兴或衰的境况方可明见。暗自琢磨了一些日子,终决定说动兄弟共渡宦海,宜相帮扶。但以二弟放浪恣意性子,怕是不能与朝堂严谨恭持的氛围相适,至于三弟,虽才名不显,但俗语云祸从口出,在官场上更是如此,而他素来沉默潜行,所以稳当。恰好托人新到手两坛新丰酒,携着酒水到了雁渡寒沙,遣人进去通传。】


    回复
    来自掌上百度3楼2012-10-23 23:44

      【同那副对一众寡淡的德行早已习惯,不以为意地点点头权当回礼。然而如今正是春乏那当儿刚过,夏日最晴燥催人眠的时日未至时候,见他现下便困倦成这个样子,不免皱了皱眉,却未显露几分不满,毕竟此行有他样目的在,若劈头盖脸一番训责,激起人逆反心理也未可知,更是得不偿失,索性全当没见着,举举手上的酒坛子,笑道。】

      正用功呐?自你入京以来,都怪我因着那些个凡尘琐事缠身,一日两个对时来未有多少空闲,又不在同个府中,更没了晤面之机,恁久时间我们兄弟两个未有一叙,倒显得生疏了。今日难得闲暇,便自备了薄酒来,你且先放下那鸿儒之道,何妨吃一盏来?



      回复
      5楼2012-10-25 00:24

        【听他一问倒显得他较自己年长,不禁哑然失笑。有什么不好的,自个儿新晋了个从六品,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这有了次晋职,更是有了个往云霄万里程上走的念想。扯开坛口的红绸布,酒香扑鼻,提起酒坛给自己和他各倒了一杯,拿起杯子同他一磕便饮下,放下酒杯方道。】

        有什么好与不好,咳,咱们男人嘛——在哪儿不是一样的。



        回复
        7楼2012-10-26 23:32
          【见得着与见不着,究其根本不过是有没有那个心思,纵是真忙得脚不沾地,若存了个务必拨除冗尽的念头,真要见上一面也并不是何等难事,只是老三与自己本非同胞所出是其一,其二为他的脾气,往好听了说是孤僻清高,实为古怪难近,实在犯不着来寻晦气,故而除了在家宴上远远见了一回外,竟是再无交集。如今被他这么一诘,竟被问住了,一时张口结舌,片刻后方道。】

          都怪我思虑不周,竟冷落了老三,实在该罚,依我看,不如使我先自罚三杯如何?

          【言毕举杯,三杯酒水下肚,又夹了粒花生米佐酒,执箸蘸了蘸杯里新添的酒,在桌上写写划划,正是个“名”字。】

          功名功名,还不是为这个“名”字?再看这“名”,不过一眼一口,徒劳动口舌耳目罢了。话至于此,这功名啊,真是个最有意思也最没意思的玩意儿。


          回复
          来自掌上百度10楼2012-10-28 23:05
            【实话说来,我嫌他脾气生僻难近,我又何尝不是如此?自家兄弟,感情再怎么疏淡,也合该比外头那些隔肚皮的亲厚,心防甚松之下一不留神便吐了这“没意思”也不是什么怪事。恰过窗来一阵清风,就势饮了他斟来的酒,笑道。】

            别光顾着让我喝,这酒本就是为你带来的,上好的新丰,可不正是好风随我来,与君共把酌?喝!

            【这趟的本意便在于此,前头的闲扯野棉花只是为了这话打些软和垫子,听他似乎有兴趣,又酌了一杯,方道。】

            阿玛常说“为社稷秉君子之器”,蒲留仙先生的“出则舆马,入则高堂,堂上一呼,阶下百诺”我们也听得够多了。这一入官场,若是走了亨通大运,直扶摇青云之上,环佩相将侍禁庐,成了伊尹吕望一类人物,一则得操庙算之权行富国强民之术,二可“耀祖荣身荫子孙”。这么好的事,当然有意思!至于这没意思,老三,你以为该如何来解?


            回复
            来自掌上百度12楼2012-10-30 1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