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骥鸣广陌吧 关注:90贴子:2,970
  • 13回复贴,共1

【再存个戏】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褚库尔青琅


回复
1楼2012-11-16 22:42
    (那日燕归梁遣了人来问了自己一件事,倒是让我好生诧异,仔细想想却又暗自发笑,这人呐就是不能太把自己当回事,譬如这郭络罗,给点颜色就开了染坊了。想来大丫头是最轻蔑这些爱攀权附贵的了,郭家什么人她也该清楚,必是不允的,只是如今郭络罗在老爷那还有几分薄面,这面子大丫头可以不给,我却不能不给,就算是顾了贤良的名声吧。)

    (恰那日头风发作,话都不想多说了,随口吩咐了两句就由着她们去了,今儿想起来了,只怕大丫头心里头仍旧没过去,只是依着我的意思办了,到时候一个冲撞起来两厢难堪,故而就往这儿来了,素日这个时辰,该是管事们来回话的,让着人别惊动了她,站在门口悄声听了会子。)


    回复
    2楼2012-11-16 23:00
      ( 这会儿管家媳妇们儿都来燕归梁回话,先前儿的是周庸家的,回禀的自然是东院那位“老爷”的事儿,一应用度每月二两还嫌不够,她回了这话之后脸色刷一下变了,冷冷一哼道 )

      上个月东院那儿超了不少用度,我且还没追究呢,周大娘还来我这儿哭穷?千万别介,你找我哭,我找谁哭去?

      ( 轻笑一声儿化了尴尬,轻瞥一眼宿蕊,她忙不迭的喊了宋瑞家的上前“宋姐姐不是说还有事儿要禀吗?还不抓紧点儿,一会儿该回不完了。”周庸家的讪讪一笑退到后头,也只装作没瞧见,听着宋瑞家的回了些鸡毛蒜皮的琐事,随意说了几句也就罢了 )


      回复
      3楼2012-11-16 23:14
        (在门口站了会儿,听着九羲在里头理事,样样料理妥帖,嘴角轻扬微许赞意,既然她这边忙着,不想打扰,返身欲走,回身却撞见一个小丫头,还未示意她噤声,她已然喊了出来:“给嫡福晋请安。”)

        (一声惹得屋里人纷纷朝这看来,倒是躲不过了,扶着齐珍便往里头来了,那周庸家的慌不迭的就上来见安,笑着瞧她一眼)东院那儿一切可都还妥当?(九羲上来扶着,便就着她的力道往主座坐了,看着九羲,含笑朝周庸家的道)你们大姑娘这儿事多,难免有些不周到的地方,知道的说她年纪轻,那起子黑心的还不定怎么编排咱们家,说咱们眼里没人呢,你是府里头的老人了,也该替着多担待些。


        回复
        4楼2012-11-17 13:17
          ( 这厢算清了上月各院的月度种种,宋瑞家的将姑娘们每月的开支制了账本一并呈上,外头忽的传来一声儿“给嫡福晋请安”,满屋子哗啦啦跪了一地,轻笑着迎了额娘上前,扶她落座了主位,侧首吩咐宿道 )

          没眼力见儿的,还不快端一盏老君眉来,额娘打槐苑来?可冷了?

          ( 周庸家的忙不迭上前回话,凤眸流转也不去瞧她,悠悠坐了一旁侧座里,听额娘对了她几句也算恰然,颔首笑道 )

          周大娘今儿还来怨我没得给东院老爷多些用度呢,到底是我年纪轻不知事儿,也不知道从前儿这些事儿如何安排的,不敢随意应了,这不,周大娘不给我面子呢。

          ( 周庸家的赔着笑连说不敢不敢,在额娘面前儿弄这一遭不过就是甩她脸子让她再不敢拿着这些个破事儿来烦扰我,只当燕归梁清净是怎么着?我看把这一摊子活儿交给郭络罗,她能不能分出个四五六来。褚库尔府那么大,不是人人都管得了家,也不是人人,都有资格管 )


          回复
          5楼2012-11-17 17:11
            (听了九羲的话,笑呵呵的拍了拍她的手,好似浑然不以为意一般)好久不理事了,这规矩也记不清了,齐珍,你说说,往前都是怎么办的,说出来,也让你们大姑娘参详参详。

            (齐珍笑了笑:“咱们家从前原是没这先例的。”一顿,眼锋环周一圈,特地留意了周庸家的,又道:“不过咱们府上最是惜老怜贫了,福晋菩萨心肠,大姑娘又是个明理的,如今亲戚到了家门口万没有赶出去的道理,即是如此,那东院舅老爷的用度就没个例了,还请福晋定夺。”)

            (一手覆着盖碗,神思有些游离,笑看众人)如今做主的早不是我了,不必我定夺,要真让我说嘛,他们住的这些日子,一应吃穿不必往东院开支了,既是咱家的客,也算一门亲戚,就从公中出吧,不过,月例银子说出来就难听了,他们又没有卖到咱们家,拿什么月银?咱们家是不差这几个钱的,却不保人家当着咱们拿钱砸人,瞧不起人,不当是来走亲戚的,只当来打秋风的,人家一片好意不厌弃我们,还肯来走动走动

            九羲啊,这上头你可千万不要糊涂了(回头,又一声似是真心的嘱咐大丫头。)


            回复
            6楼2012-11-17 17:26
              ( 周庸家的听了这些话面子上难免有些挂不住,不动声色的斜睨了她一眼,黛眉一挑接过怀鹤递上的宋窑白瓷,里头七分热汤冲开了一盏老君眉,递到额娘身边儿,她随手接了,这方才旋开笑意姗姗 )

              九羲知道了。怀鹤,去给周大娘取一份儿银子来,予了东院舅老爷。(复又转向周庸家的)我到底年轻,周大娘别说我就得了。

              ( 周庸家的脸色有些发白,一应作揖谢着再不多说话儿了。瞧着日头偏晚,下头人回的话也大多无有重要的了,命宿蕊带着去院子里了。这方才旋向额娘 )

              换了我,断断连这个脸也不卖她,没赶出他们去就是我好性儿了。


              回复
              7楼2012-11-17 17:53
                (听着九羲安排,便不再多言了,只低头瞅着小指上蓄着的两寸多长的指甲,到底是长了些,该修修了。)

                (半响,一屋子人都走了个干净,听九羲埋怨了一句,笑着抬头看他)你赶他出去倒是容易,可你可曾想过,那郭络罗一状告到你阿玛那,人家说起来可是好听,亲戚间走动走动,你阿玛又是个软耳根子,听了这些话,难保不说你不会料理,到时候大家都不美了,左右咱们家不缺那一个两个,住些日子也就住些日子了,方才我也敲打过周庸家的了,她们也不敢再多过分。

                (想了想,又道)不过,毕竟是外头人,不知根底的,又是那样的人家出生,难保眼皮子不浅些,你让人警醒着点


                回复
                8楼2012-11-17 18:13
                  ( 白提皓腕上松垮挂着九只细丝金镯,趁着白玉铃铛愈发显得柔荑纤瘦。有一搭没一搭的敲打着手里的白瓷盏,五分戏谑而笑 )

                  让她说去,我借她两个胆子。阿玛素来最疼我的,她混忘了。我就是瞧不惯她一副颐指气使的样子,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不成?大不了,我不管后院的事儿也就罢了,乐得清闲。

                  ( 褚库尔的后院,姓察哈尔,我身子里就是流着察哈尔的血,任你郭络罗再逍遥,能越过富察去?富察再得意,终究要在额娘面前磕头问安,他们生来就是奴才命,难道还要我去巴着望着? )

                  周庸家的三番两次往这儿来,越发不把我放在眼里了。惹恼了我那一日,她们主仆的面儿我一个也不给。


                  回复
                  9楼2012-11-17 18:22
                    (瞧她一眼,性子愈发像我年轻的时候,初生牛犊不怕虎又最是容不得半点沙子,叹了口气伸手拉她到身旁坐下,颇有些语重心长)家和才能万事兴,有些事情该忍让就要忍让着些,恩威并施才是当大家的样子。咱们只有一双眼,一对耳朵,能看的了多少,听得了多少?她们再是奴才命,若是存心跟你作对,那也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咱们当家做主,既不能让下头人都将你恨的死死的,又不能让人觉得你是任人揉搓的软柿子,这个度要把握好。

                    九羲啊,以前有句话,叫聋,作家翁,你手底下不漏着点,不让别人捡着点好,她们怎么怎么能安心为你做事?你到底年轻,往后经的事多了,就明白了。


                    回复
                    10楼2012-11-17 18:34
                      ( 额娘说的什么,我实际上并不算懂,我如今知道的,我是褚库尔的当家大姑娘,嫡出的青琅格格,阿玛额娘手心儿里的九羲丫头。你要让我放在眼里,还得有那个资本才成。家和万事兴,可不让这个家“和”的,也绝不是我褚库尔青琅 )

                      ( 毕竟是额娘说的话,也实在得应着,巧笑着点了点头 )

                      我如今不懂,可总有一天儿会懂的。现下里按着额娘的话去做就是了,放心好了。


                      回复
                      11楼2012-11-17 19:01
                        (我的这些孩子里,大丫头是最像极我的脾性的,从小到大,没有一样事情是不顺心遂意的,她所坐拥的必然是最好的,性子高傲,万般皆不入眼,加之她阿玛从小的宠爱,她聪慧,机敏却也张扬,冲动,到底年轻。)

                        (东院的事儿便撩开不提了,喝了几口茶,又问她)我回来的那几天,听说你爹将老二关起来了,到底也没问什么事儿,如今想起来,倒是要问你一问的,毕竟富察氏也该回来了。


                        回复
                        12楼2012-11-17 19:13
                          ( 额娘话锋一转说到老二的事儿,说起来也有些日子没瞧见他了,和卓也是,没见她常来我这儿告状了。说起来,还有一摊子事儿没解决呢,自打我接管了后院的事儿,也就忘了老二喜欢的那位姑娘,日后到也得抽个时间再去笑话他一番不可 )

                          还能有什么事儿,左不过是和卓和鸿佑又闹起别扭来了,和卓小姑娘脾气,一上来了就硬要去给阿玛告状不可,阿玛心情好,可不就随口说了鸿佑几句,和卓不依,也就让二小子关了几天禁闭。他们小打小闹呢,额娘就甭操心了。


                          回复
                          13楼2012-11-17 20:07
                            (淡淡嗯了声,没多放心上,随口又多嘱咐了她几句,便也离了。)


                            回复
                            14楼2012-11-17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