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亦作止吧 关注:23贴子:765
  • 6回复贴,共1

【茶余饭后】嚼一嚼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有些东西看在眼里但是无法沉默在心里——


回复
1楼2013-01-12 12:01
    叶宁惜:
    【给了银子就该走了不是,见自己这说不通,竟是不死心又对着那姑娘去了,被那女子拦了住,还早念叨着什么凡间仙子的,不由的摇摇头,这老翁看着到有点那仙风道骨的意味,再配上他这一番神秘兮兮的话,若是一般人还真叫他糊弄了去,说来他是老者我本不该疾言厉色,可这人真是不知趣】

    【再看女子似是失了魂似得,一会又似梦醒了般,直唤着我刚才说的那句“我命由我不由天”,难不成那老翁真的说准了什么,见她说喝茶去,只搭着青衣的手随着她进了茶楼,二人对面而坐,因不过萍水相逢也不便问什么,也不问刚才的事儿,笑道】

    说来我与姑娘两次在这大街相遇还真是缘分呢,得了姑娘的荷包还未还礼,这茶早该请姑娘喝的,只上次匆匆一见,还未请教姑娘闺名呢
    ————————————————————————————————————————
    点评:仍然被动地随着钟素昀的一举一动演绎,说得不好听一点,就像个木偶人一样,提线人不动,你就不动了?再谈这人物诠释的能力。这一帖稍微好些,不像上一贴苍白无力。但是还是不够精妙。一个经营茶庄的大家闺秀,内心思考的内容难道就这么世俗?“给了银子就该走了不是”“可这人真是不知趣”,哪里像是翩翩名媛?再说句不好听的,跟那市井蛮妇别无二致。再论这带戏问题,老生常谈了。很好,这贴终于知道自己开一个话题了。但是,很快又落入了复古贴吧宫外女子演绎的俗套。宫外演绎,内容归根结底无非是偶遇闲聊喝茶,但是能不能演的新颖演的出彩,全看个人本事。话说回来,我们就戏论戏。由那位老翁引入,这场戏的主旨是谈论命运。剧情还没贯彻完好呢,莫名其妙又扯到名姓上面来了?还是那句话,操之过急。戏到这里,已经跑题甚远,并且落入俗套。
    ————————————————————————————————————————
    钟素昀:
    【 “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五柳先生之风,非庸人能附。青莲居士总算不得庸人,却仍难以效仿。可见人各有志,无须嫉贤妒能。钟氏素昀不过俗人尔,纾解烦忧恼事,学不来挥毫泼墨,把盏言欢,总该是本色。忆起往昔亦曾有人问及自己的闺名,彼时只道“钟氏,斑竹”,如今自然照旧,只不过更改一二。】

    想必方才我与那糊涂翁的对话你也有所耳闻,这忘忧萱草,便是小女称号了。本名贱俗,恐污尊耳。

    【 并非晦涩于告诉她详细,只是缘起缘灭终有时,知晓名姓后又没入人海,心里反添一抹空落。】
    ————————————————————————————————————————
    点评:因为我不想跟她过多拘泥于名姓的问题,惟恐落入俗套,所以只是草草的回答了她的提问。但是我又从心理语言体现出钟素昀奇思妙想的一面,人物又鲜活起来,使人读之不腻。同样也留给对方演绎的空间:她可以顺着我不提名姓,也可以就此发怒。此谓带戏。
    ————————————————————————————————————————
    叶宁惜:
    【二人说话的功夫茶点已是齐备,各自有各自的丫头伺候着,倒也不用彼此客气,“忘忧萱草”到真是个雅号呢,不过既然人家不愿说出高姓闺名我素来是个识趣的,也不再问下去,只笑意盈盈道了句】

    姑娘这号果真如姑娘的人般文雅,我唤作海霍娜取满语百灵鸟之意

    【既是问了人家自然也要报上自己名字,所谓礼尚往来,也并未报上叶墨勒宁惜的名号,而是说出了玛法为我取的满洲名字】
    ————————————————————————————————————————
    点评:还是老问题,提线木偶一样,人物僵硬无趣。但是有所进步的是她添加了一层心理,人物显得活了几分。我们不妨再来想象一下此刻茶馆里面的情景:叶宁惜问及姓名,钟素昀婉言拒答,叶宁惜内心颇怒,但碍于情面仍旧道出了自己的姓名,但是不难让人听出话中鄙薄之意。此情此状,气氛已然于无形中冷凝。至此,读者也饶有兴趣地看下去。


    回复
    4楼2013-01-12 13:15
      ————————————————————————————————————————
      钟素昀:
      【 三秋桂子,盛暑芙蕖,春风桃李,腊月寒梅,一年四季,景致齐全。人却总爱迷了眼地去挑拣优劣。无边落木萧萧下之时,怀念往日蘅芷清芬;而红杏枝头春意闹之际,又忆起曾经琼台瑞雪。钟素昀并非俊采,却也不是愚人。贪得无厌终究一无所有之理,我省得。而她,又为何省不得?】

      果真满旗女子个个不俗,连取名儿,都专挑祥瑞之词。百灵鸟,可不是事事如意?

      【 寓意祥瑞固然妙极,只是空有个念想而无以实现,终究只能是池中之鱼望眼欲穿的蓝天,翔空飞鸟觊觎已久的绿地。唇畔衔笑温然,接过阿藕奉来的瓷盏,不饮,独嗅。】

      不过话说回来,我听闻百灵是常被作为笼中鸟出售的..?
      ————————————————————————————————————————
      点评:站在钟素昀的角度来想,这个名字太过贪得无厌。事事如意,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我在第一段心理中引用了四季来论证她太过奢求,同时也从侧面衬托出钟素昀思维独特的性格。那个算命先生的剧情早已被偏离轨道,所以我也就将错就错,另辟蹊径。故话锋一转,含针带刺的发问,将整场戏推向顶峰(因为还有几贴就没了- -)。至此,读者的兴趣已经被全方位的调动。此谓,带戏。
      ————————————————————————————————————————
      叶宁惜:
      【咱们满人家格格的名儿素来都是要取祥瑞之意的,海霍娜是玛法千挑万选才择给我的,希望**后像百灵鸟般灵性、机智,一辈子都顺顺当当吉祥如意,承然这些年如玛法所愿,这些年我都是顺顺当当,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满洲家的格格素来都是直来直往的性格,我虽自幼也是学过诗书的,可到底学不会汉人那套弯弯绕,我叶宁惜随不敢说是什么聪明人,可也不是那连话都听不懂话的主儿,听她说起什么“听闻百灵是常被作为笼中鸟出售的”不由得神色微变搁了茶杯,起身开口道】

      海霍娜素来性子直,我见姑娘谈吐不俗诚心与姑娘相交,不过看来姑娘是看不起我们这满洲格格,海霍娜也不勉强,今儿这茶算是还了姑娘赠荷包之礼了,就此告辞
      ————————————————————————————————————————
      点评:还是跟木偶人一样,此处不提。再说她角色性格的问题。一个名门闺秀,被一个年未及笄的小女娃子三两句话就撩拨得火起来甩袖走人,是不是太离谱?我们不妨撇开戏的内容,单看她演绎的能力。面对别人挑衅的发问,正常人都应该巧言回击。很显然,她不具备应对突发状况的能力,一时不知如何应对,就甩袖离去了。如果我是一个读者,我会觉得她太不堪一击,没本事。再回归到戏的内容上来,这样突然的结戏,你让对戏者,情何以堪..?
      ————————————————————————————————————————
      【 袖掩半面,轻嘬茗茶。这盏六安瓜片,入喉极涩,浓厚苦味绕喉久久不却,只有待余韵尽数散失,方能品出几缕别样的回甘。然则世人多数急于求成,气躁心浮,不及苦尽,便急急地饮下大半盅清水以冲其味,并且直呼“劣茶,劣茶”。如此,即便是琼浆玉液,也难逃被亵渎的命数。展眼吊斜晖,弯唇舒眉。】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姑娘慢走——

      【 藕丫头见人已去,便径自裣衽而坐,试探道“小姐平日温文尔雅,为何今日无端地含针带刺?”妮子略带不解的眼眸一壁澄澈,足以让人对着瞳底一模一样的映影自惭形秽。沉吟片刻,榴齿碾笑。】

      若她诚心交往,必不会因我一句尖刻之辞而挥袖离去,如此,可见我与她二人缘薄。若再腆着脸儿虚情假意下去,反添不快。给彼此留个好印象,总好过形影不离一阵后干戈裂帛不是?

      【 阿藕诺诺点首,捣蒜一般,惹人发笑,一阵嬉戏后方娓娓离去。】
      ————————————————————————————————————————
      点评:第一段心理我借茶来讽刺她将百灵鸟之名亵渎,十分隐晦。钟素昀是一个爱美嫌丑的俗女子。她见贤思齐,见不贤而内自省。因见叶宁惜一没本事,无话反驳而甩袖离去,只觉她玷污了百灵一名。故在心里暗嘲。而面对藕丫头不解的疑问,她娓娓道来,隐去心底所想,只拣冠冕堂皇的一套说了,同时表现出人物促黠机灵的鲜明性格。至此,一场戏匆匆结束。读者会觉意犹未尽,因为叶宁惜突然离去,所以我无法将这场戏尽善尽美,还请见谅=v=


      回复
      5楼2013-01-12 13:15

        综上种种,钟素昀三分,叶宁惜同样三分……不谈了= =


        回复
        6楼2013-01-12 13:17

          一有剧情,二有演绎功底,三有字数,亲爱的管理哟,你怎么舍得给我三分?


          回复
          7楼2013-01-12 13:18
            诸如此类,不胜枚举。冤比窦娥,屈胜苌弘化碧。


            回复
            8楼2013-01-12 13:19

              oh天哪我受不了了- -
              怎么不知道找个镜子去照照呢?
              整日生活在自己构想出来的世界中,
              不觉得无聊?
              恶心啊,怎么这么恶心!!!!


              回复
              9楼2013-01-23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