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骥鸣广陌吧 关注:90贴子:2,970
  • 11回复贴,共1

【珠尔苏岚湘&董鄂澜萱】但生一日,不损半分。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董鄂澜萱


回复
1楼2013-01-12 20:00
    到位


    回复
    2楼2013-01-12 20:03
      【身边所有的奴婢都已经散去,只有瓷颜还在,没想到曾经夜夜笙歌万千娇宠的景仁宫会有这么冷清寥落的一天,她们都接到了迁宫的旨意,唯独我没有,他们给我的,是一道最残忍的旨意,当我跪拜下去高声说出董鄂氏谢主隆恩的时候,额前华丽璀璨的东珠遮住我自己一个人才能看见的眼泪,要我死,我就去死,总好过你们在慈宁寿康槁木般的余生】

      【珠尔苏岚湘,华妃娘娘,我的好姐姐,没想到我们这群人里,笑到最后的是你,是你的儿子龙登九五是你的名字就要作为新的后宫之主载入史册,而我到头来得到的只有这空荡荡的金屋,只有你无情残忍的一道旨意,我们争了一辈子,到头来,输的是我】


      回复
      3楼2013-01-12 20:09
        【跪在汉白玉雕镂的大殿玉台上,膝盖处隐隐传来的痛楚似乎在提醒着我这些岁月里的爱恨即将要从我的身体中抽离而去,身上梨白蜀锦的长裙委顿在地上,我早就不穿任何花纹的衣裳,唯一的藻饰就是袖口处细密金丝绣出的万字纹,红唇轻轻勾起一丝清冷笑意,万字不到头,这就是紫禁城中人们最推崇的万福金安,我受过无数次的朝拜声音。这话说得多了我也就信了,当我宠冠六宫的时候,当我醉卧君王怀的时候,我都相信了,我以为这一世真的会平安喜乐】

        【身后熟悉的声音打断回忆,是她,珠尔苏岚湘!记得那年,我才十三岁,从江南入京,只是为了一朝伴在君王侧,而彼时的她已经成了我幻想过无数次憧憬过无数次的那种女子,凤冠艳妆秾丽无双,我跪在她的脚下笑着说,澜萱若是得了前程,一定会感谢娘娘一生一世,澜萱的好处就是娘娘的好处,就这样,我们在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另外一个自己,这就注定了我们后来的狼狈为奸和反目相向,本来,珠尔苏岚湘和董鄂澜萱,又怎能甘心看对方的风光无限】

        【只可惜这些都是往事,如今的我还是要跪在她的脚下,只是我再也笑不出来,并没有转身,凤眸扬起一抹清浅妖娆,云淡风轻的声线一如往昔,似乎我们从来没有过你死我活,没有过物是人非,更没有今天她的凤鸾得意我的一败涂地】

        姐姐来了。是来送我的,还是来笑我的?


        收起回复
        5楼2013-01-12 20:50
          【我没有回头看她她却绕到了自己面前,仰起脸对上她的眸子,却被她发间繁华宝光刺得略眯了眯眼,那八宝攒珠赤金凤冠正中衔着的血玉坠子,在她的额心印下泫然璀璨的一点胭脂,这样极艳的美我见过,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噙着那抹若有若无的笑意赐了我身边的秀女一丈红,那滔天的血光里我的神色从诧异,到恐惧,再到淡漠,终于我笑了出来,笑着站起身子走到她身边,陪着她一起看那个活泼娇艳的少女渐渐失去声息,因为我知道如果不这样做那么下一个亡魂就是我,即便不是惨死一丈红,这深宫的明枪暗箭,都能让我死无葬身之地,所以,狠毒残忍的第一课是你给我上的,你有什么权力来质疑我,冷笑一下,刹那芳华】

          若是能我说什么是什么,又怎会到了今天这步田地。

          【她提到那件事儿,唇角的笑意更浓三分,恣肆汪洋的妩媚之意倾斜而出由不得人半分抵抗,浑然天成的妖娆丽色摇曳流转,随着不再能支撑的身体一并摇摇欲坠,腿一酸索性也不再跪着,身子软下去半边儿可是笑靥一点不减,直到眼角沁出冰冷的泪水,才仰头开口】

          莞姐姐,瑞姐姐,还有你,华姐姐。你们都是我的姐姐呵,你们的争斗为什么总是要带上我呢?不,该怪我自己,不甘寂寞,总是妄想着有一天和你们一样。有了权,就要宠,有了宠,又恨自己的权不够,姐姐我是对不起你,可是我不悔,我董鄂澜萱从不后悔。

          【又是一笑,凄然婉转的哀绝笑颜驻在绝艳姿容上,仿佛开败的鸢尾花,早就不复风光】

          本来就错了,若是自己还怪自己,那不就把自己丢了么。


          回复
          7楼2013-01-13 21:07
            ( 腕上挂了一串儿水晶珠,一步一摇泠泠而响,似乎让我有了错觉,还是那一年草长莺飞,我身边儿有谁?那些我曾经一一以心待着的人,在我还不是高高在上的华妃的时候。我用他人的血着一件最美的嫁衣裳,来补足我未能与皇帝并肩携手看万家灯火的憾事。那里面,有我爱的人,有我恨的人,还有你——我不知该如何待的人。背过身儿不去看她,这不是我记忆里妩媚惊艳的澜萱,她是被我亲手赐死的女人,先帝的孝颐贵妃而已!我的澜萱呢,早早儿就在煜翔二十八年那个最热的夏天陪着莞妃一道儿去了……不是么 )

            你曾经,不也是后宫翻手为云覆手雨的女人么。你知不知道,在你之后,有多少女人跪在我承乾宫的门外求我华妃施恩舍德,求我助她们扶摇而上。可我一个也看不上,因为她们都比不得你。比不得你的容貌,比不得你的家世,也比不得你的野心。

            她们都不是董鄂澜萱。

            ( 瞥见她眼角的泪水,贝齿轻咬下唇,眼风飞斜,直硬硬的挺着身子,仿佛动一动也要如她一般瘫软在地。东方天色既白,又将是一个满溢着哭声的日子了。和莞妃走的那天一模一样,不同的是,那天只有我一个人——在北三所为她哭。我连她最后一面儿都没见着。我没有那么坚强,坚强到可以同时受得了两个人的离去。鬓角微垂,九足金凤口中衔着一颗拇指大的东珠——凤衔东珠,那一日我曾对瑞妃说的话儿。我记得那时候苍白无力的面容,和她们二人灿若玫瑰的娇笑 )

            你知道吗,莞妃临去之时要婢子告诉我什么?她说湘儿,你别怪澜萱,是我们逼她到这种境地的。我都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说这种话儿,她是莞妃啊!那个教我怎么亲手扼死一个女人告诉我凡事不得手软的莞妃啊!可我还是得听她的,她是我姐姐。所以我的妹妹,我的澜萱,死了,死在乾清宫外了,和珠尔苏岚湘一道儿死在北三所里了!

            ( 在那一天,我们都去了,埋葬在深宫里最华丽的宫宇中,再也没有心了 )


            回复
            8楼2013-01-13 21:59
              【莞姐姐,那个一颦一笑都错落有致温婉生香的女子么,记得以前我和她们待在一起,总是带着三分小心翼翼战战兢兢,煜翔年间风头正好的妃嫔中十个有八个我都叫过姐姐,即便今天这声姐姐在你听来尽是讽刺,可是只有我董鄂澜萱自己知道,当我第一次开口叫出这两个字的时候我有多快乐多紧张,那年隆冬我独自站在景仁宫华丽的正殿中,如妃问一句我答一句,最后她缓缓站起身子走近我,她每走一步,头上的朱钗璎珞就泠泠作响一番,就在那流水和鸣的声音到我身边时,她笑着开口,妹妹日后定当有大作为的,就这一句话,我的心漏跳一拍,妹妹,是在叫我么,高高在上尊荣无限的如妃娘娘,她的一声妹妹,就这样把那个小小贵人心中灼灼不熄的欲望燃起,既然是姐妹,你们有的,我也一定要】

              【虽然先帝已矣,这里还是保存着我当初侍寝的习惯,银烛高烧彻夜不灭,身边足足一人高的龙凤烛已然灯枯油尽,满满的蜡油几乎要淌下烛台,可是殿内仍然明亮着,这说明什么,日出东方,我命,休矣,眼前的紫柚木托盘里白绫匕首毒酒都已经备好了,似乎想起了什么,抬手拭去白玉般脸颊上的泪珠,却终于残着一滴,缓缓地站起身子,梨白纱笼飘摇荡漾,似乎另外一个魂魄正在我的身体里渐行渐远,繁复精巧的缕鹿髻上点缀着无数羊脂白玉,衬得乌丝皎皎如墨檀,就在这极素极淡的颜色中勾起些笑意,汪洋恣肆,妖冶无伦,这就是二十七岁的董鄂澜萱,韶华没有了,权力恩宠统统没有了,就连这条命都要没了,却仍旧美丽,致死不渝】

              姐姐的妹妹死了,姐姐的仇人今儿也要死了。从今以后,紫禁城,唯姐姐独尊。

              【玉葱般的纤指缓缓攀上那血玉酒杯,里面琥珀流光映着笑靥更浓三分,粲然凄怆】

              姐姐,以后每逢清明祭日,在我的灵前放一朵开得最艳的红芍药。这,难不倒姐姐吧。


              回复
              9楼2013-01-15 18:59
                ( 唯我独尊,唯我独尊。是啊,我这一辈子,终于得到了我最想要的四个字儿。唇梢魅惑的娇笑伴着一颗泪珠儿洒在景仁宫冰凉的地面上。这让我蓦地想起在北三所的日子,也是冰凉的地面,深不见底的黑渊,我一天一天,数着钮祜禄和董鄂的名字度日。董鄂澜萱,我恨毒了你!你死了,本宫高兴,本宫高兴啊! )

                唯我独尊,唯我独尊!这大清朝的后宫,终于姓了珠尔苏!哈哈哈哈哈!你们都不过是本宫脚下的蝼蚁,都去死吧,去死吧!

                ( 可是为什么,我的眼泪止也止不住,流云飞天髻上十二只点翠金钗,并着髻顶一只九凤含珠金嵌玉的长钗,随着我颤抖的身体一点一点摇动。华妃的笑声,响彻了整个景仁宫宇,笑到我声音嘶哑,笑到我流尽了此生所有的泪水,我还是无法畅尽这一刻的痛快,和……酸楚。我从来没这么笑过,也没这样哭过。哪怕是登临妃位,哪怕是手刃瑞妃,哪怕是太妃仙逝,哪怕是囚禁北三所。董鄂澜萱,你从来,从来就没有资格与我比肩! )

                ( 她手执一杯鸩毒——那是内务府备下的。这样污秽的东西,绝不经本宫的手。可是本宫的手上,沾染了什么?呵,呵,你们都知道,你们也都不知道。她笑得灿若玫瑰,笑靥流转了三千芳华,她说要我替她置一朵芍药花。反身不去看她,花盆底一步一步声若弃置,终究走到那扇黄花梨的大门儿前,眼波微斜 )

                本宫早就恨毒了你,怎么会如你所愿。颐嫔,你别痴心妄想。哀家不是你的姐姐,是大清朝的皇太后!

                ( 面儿上娇笑更甚,本宫为什么要听你的话?哪怕你是将死之人。董鄂澜萱到了什么地步,要来求我的施舍吗?呵,呵。我们都变了,变得太彻底。 )

                ( 你注定了,只能孤苦。让你的美,都散发在生的最后一刻罢,这是本宫给你,最后的恩赏 )


                回复
                12楼2013-01-27 21:53
                  ( 臻儿上前拉开了宫门,一道刺眼的晨曦从东方照入景仁宫,凤眸微眯,登时眼前一黑,紧紧抓着臻儿的腕子,半晌方才缓过神儿,踏着玉阶一步一步走向正红的肩舆,我再也看不到身后,再也看不到曾经的黑暗。眼前儿,康德海带着一众奴才屈膝跪拜“奴才恭请太后娘娘圣安!”漆黑的瞳仁里带了三分笑意,美目流转。 )

                  起磕吧。臻儿,你留下送孝颐贵妃一程。康德海,咱们去养心殿。

                  ( 将一只金盒递给臻儿,尔后乘着凤舆出了景仁宫的大门儿。臻儿打开金盒,里头静卧着一只三凤团芍药缀珠金钗。方才回神,忽听得殿内太监高呼“孝颐贵妃娘娘随侍先帝!”双膝忽而一软,跪坐在景仁宫门前。 )

                  ( 我听到了吗?那是自然。哀家听见了万鼓朝贺,听见了山呼万岁,听见我的儿撩袍而跪,道一句皇额娘万福金安。以后,我还会听见这喜乐宫花响,听见帝后相看万家灯火,听见普天下的臣民赞我大清国运昌隆,赞圣母皇太后贤良淑德! )

                  ( 我唯独听不见煜翔朝的故事 )

                  ( 终于,我这一生爱的恨的痴的怨的,都去了。终究一场,大梦归 )


                  回复
                  15楼2013-01-27 22:13
                    ( 那一年新柳上枝头,她是风头正盛的华嫔,她是前途无量的颐贵人。钟粹宫一遇,一生无宁 )

                    ——“姐姐,我想要荣宠富贵,你帮我好不好。”
                    ——“你要的,本宫给得起,但本宫怕你受不起。”

                    ( 我们的遇见,终究是后宫三千中再平凡不过的一场惊梦,多年后我垂垂老矣,再想起时,似乎已经记不得她仔细的模样。脑海里只有她鬓边常戴的一朵芍药花,和女子精描细点明艳不可方物的朱唇 )

                    ——“臣妾,秀女董鄂氏,见过华妃娘娘。”





                    ————————————————全剧终————————————————


                    回复
                    17楼2013-01-27 22:36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