胃疼联盟吧 关注:44,067贴子:2,043,561

自牧归荑(取向混乱,仍旧慎入)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同志们好。
从流表示再次站在这里,首先要向南方嘉木同学遥敬一杯水酒.....(个中原因难以详述)
其次,跟从流的老朋友们打个招呼:想我或者想不起来我的妞儿们,从流带着新坑来了,欢迎来跳!从流爱你们!!呃,当然,因为填坑速度不定,所以理智的同学们不跳也是可以的!
最后,宝贝,我是得多爱你,由此坑可见一般!!敬请你用越来越争气回报我!!


回复
1楼2013-01-23 11:14
    2020-02-26 07:00 广告
    哇~~从流开新文,占个沙发!!
    大爱从流滴文文~~~


    收起回复
    6楼2013-01-23 11:19
      从流表示只写了这些,全发上来了.....
      另,此楼不算沙发,第一名沙发厚赏!!


      收起回复
      7楼2013-01-23 11:19
        从流,我表示你的文字真的很对我口味啊,然后津津有味地读完这段,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这取向果然混乱啊 ,再然后继续yy你这笔锋若是能描绘一位我心水的美人我得幸福成什么样啊啊啊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3-01-23 11:44
          《自牧归荑 》,我为这个名字而来。匪女之为美,美人之贻。所以我以为是一个美女的故事。仔细看完了所有,没有弄明白这是禺婧和吕大伟的故事?禺婧和设计师的故事?总之千万别是
          吕大伟和设计师的故事...我接受无能啊。
          还有我好奇地问一句,你要遥敬一杯水酒的人是我吗?如果是,那至少也让我知道一下原因吧。


          收起回复
          9楼2013-01-23 11:49
            目测设计师应该是位女性,被未谋面的禺婧误认为是男性,于是这是个les or bi的故事? 总是应该不是男男吧...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3-01-23 12:07
              我看见了心目中的大神~楼楼的无忧公子深得我心,文笔甚好,故事情节架构甚好,此篇列为小柴的必看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3-01-23 12:08
                相对于熬了一个小时的粥,我会毫不犹豫选择你今天的午饭,红烧鸡翅+鱼香肉丝!早知道我不要看了...好饿好饿好饿


                收起回复
                12楼2013-01-23 12:17
                  从流的文字功底还是那么神仙画画~\(≥▽≤)/~心水之,那个没有露面的设计师是boss不,不是就是那个美人吧o(≥v≤)o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3-01-23 12:24
                    从流文笔甚好,只是这取向混乱让我很凌乱呐。。不看BL的我可真希望这是一篇活色生香的BG啊……额,会不会遭bl的爱好者封杀。。


                    收起回复
                    14楼2013-01-23 12:35

                      我的办公室到会议室要上一层楼然后走一条长长的走廊,因为是周末,所以顶层的几位本就鲜少露面的老总们统统没有在,每一扇门都紧闭的结果就是整个走廊透不进一丝光来,厚厚的地毯隐去了我的脚步声,我专心的想着一会儿见到沈萧羽后如何做到输阵不输人,然后在推开门的一瞬间深吸一口气挂上了我训练有素的职业笑容,然后我那一口气差点被憋碎在胸腔里……
                      早晨九点钟的太阳光,又嫩又亮的铺泻到房间的每一个角落,我条件反射的眯了下眼睛,长长的精钢会议桌折射过光芒后像一汪湖泊,有位佳人,就在水一方,我就在这如梦如幻中溯流而上。她扶桌站了起来,空调的暖气流一下子将她的发香吹满了整间屋子,她的发丝轻舞飞扬的有些凌乱,她稍微侧了一下头,挺翘的鼻子蘸上了日光如同蘸上了一层糖霜,美妙非常。我想那一刻我是真开心而且害羞了,因为我笑的时候低下了头,我许久没有低下头发自内心的笑一次,因为这份感激,我在向她伸出手并说你好的时候,不由得带了十足的真诚和笑意。两手交握的时候,我脑子很敏感的跟我汇报了一条奇怪的信息:“我们的手都好凉,我的指尖是她手心的温度,她的指尖是茶杯的温度。”
                      她也说你好。如果说人的声音用颜色来表示的话,她的声音很意外的竟然属于暖色调。
                      她也笑了,她笑的时候也略微低了下头,有些忍俊不禁的意思,我想她是在笑我。
                      简单的自我介绍后我们坐了下来,她坐下的第一件事果然就是托起了杯子,手指搭在杯壁上,根根修长如玉笋。
                      谈话开始的十分轻松,我先是直接表明了公司要求的装修方向,甚至还没有提到需要她改变风格做出配合的时候,她就率先说到:“是,我刚好已经有了一个概念,一个适宜生活的,家,家的概念。”
                      接下来我能说的就有限了,她的专业我知之甚少,她在说自己的设计构想的时候,娓娓道来,宁静而充满凝聚力,我的眼光根本离不开她一分一毫,如同闯入了一处秘藏,我连呼吸都是充满惊奇和小心的,迫切的搜寻着那惊摄我心的珍宝。她鼻尖上开始渗出细密的汗珠的时候,她秀气的眉也跟着频频蹙起,我想是她正坐在空调出风口,就站起来将排风扇调高了,她短促的看了我一眼,笑了笑。可她的讲述越来越慢且不连贯,她总是做出抱臂思索的样子,长长手指搭在下颌,这个动作她做起来十分优雅,可我却渐渐失去了欣赏的耐心,因为我确定她是不舒服了。扬了扬一直攥在手里的手机打断了她:“不好意思,我去接个电话。”说着走了出去,走到门口的时候我扭头看了一眼她的侧脸,心下一震,接着心头狂跳。几乎是一路小跑我躲进茶水间快速拨通了吕大伟的电话:“喂,不不,废话不说,俏伴娘是不是出院了?是吗?昨晚出院的?她名字是不是沈萧羽?嗯,没事了,嗯,再见。”
                      狠狠的深呼吸了好几下,我有些头晕的靠在墙上,第二通电话打给了我的办公室座机:“喂,莉莉?嗯,把我办公室空调打开,温度调高些,办公桌右手边抽屉里养胃茶你拿两包泡了吧。不不,不是泡在我杯子里,泡在茶壶里。动作快一点,嗯。”
                      沈萧羽=俏伴娘?这个公式引出了一系列问号,可我仓皇的没有给自己推导的时间。刚平息了没两天的心疼再次卷土重来。我跟随着自己脚步又走回会议室的时候,有一分钟的时间是看着她的脸发呆的,以至于她先关切的问我:“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我恍惚的摇摇头,看着她脸颊上妆法自然的胭脂还有得体的唇膏颜色,突然很想把她搂过来,双手捧住她的脸,一点点擦掉这些虚假的好气色,然后一天天一点点的由我自己给她养出个真正的人面桃花相映红。这个想法突如其来又凶猛异常,我凛了凛神却仍没能力把这怪念头清除出去。
                      半晌我才说:“去我办公室坐会儿吧,合同样本你先看看。”
                      她点了点头,起身时低头咬了咬牙,下颌骨处的线条仿佛扯动着我的神经,一片紧张。转身的时候她又扶住椅背,停顿在了那儿。我轻轻扫了她一眼后先走在了她前面,在门口等她。我想如果是我,我会希望对方这么做。她很快出现在我身边,我接过了她的手提包,她点点头表示感谢后抱着手臂安静的走在我旁边。一条长长的走廊,来时心情与此刻居然迥然相异,所谓人生,如戏如迷。


                      回复
                      15楼2013-01-23 18:05
                        沙发是我的是我的,还有媳妇,你都会用数学公式了啊,你真棒!


                        收起回复
                        16楼2013-01-23 18:10
                          今天幸运了,收工前想来扫一眼,看看你有没有更新,果然有!
                          沈萧羽,名字很好听,美女露骨的痛狠招人心疼,可如果美女隐忍的痛,就不只是招人心疼了,还带着不可抗拒的吸引力。很棒。


                          收起回复
                          17楼2013-01-23 18:27
                            美人很有气场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3-01-24 06:54
                              美人很有气场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3-01-24 06:54
                                呵呵,总感觉今天会更新,我第一次相信了女人有第六感。以及,如果敬酒是那个理由的话,那我就可以理所当然不写了,这样我就能接她之口催文,甚好甚好。如此之来,我不累,还能获得这份感官上的极大满足。


                                收起回复
                                21楼2013-01-24 17:14
                                  居然更了?!这么勤奋搁在从流身上我着实有点不适应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3-01-24 20:23

                                    那天她疼了很久,刘爽一个小时后才过来的,那时候她仅仅勉强做到不说话安静坐着能像个正常人。最后我们也没有一起吃饭,我送她回了她住的酒店以后礼貌的告别。以后又是几天不见。那天关于吃什么药管用的问题最后也都没有深究,就像我也没深究她如何得知我有胃病一样。我想两个生着同样病的人大概会散发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气味可供被彼此发现,其他人无从得知。这种神奇的第六感同样适用于同性恋(我说的同性恋不包括临时爱上个同性被掰弯的人),真正的同性恋,他们(她们)对同类人的感知敏锐如同一条训练有素的警犬,我这句话不带任何贬义,因为我从不会贬低我自己,更不会贬低沈萧羽。是的,我确信她是,就像我知道她也确知我是一样。
                                    样板间的设计,跟她确定了设计方向、替她沟通好所有部门的合作方式,并且跟人家签了合同以后,其实就应该转交给策划部,因为术业有专攻,我再插一脚就属于不自量力。我是特别不喜欢给自己找事儿的人,所以就算我很想在路过人家热火朝天的讨论组的时候进去挨着她坐会儿,可是我不会允许自己这么做。在她跟前丢的面子不少了,我没有恬不知耻锲而不舍的劲儿。可我是真想她。她很少来公司,来了也不是找我,她来几次我就屁股长钉子几次,呵呵,这话是综合科的大姐头姚儿说的。沈萧羽一来就是直接进策划部了,综合科在策划部对门儿,我跟人家要个档案盒啊,签个用车申请啊,借个充电器啊什么的,来一次就能看见她几眼。姚儿就说:“你最近是屁股长钉子了啊?以前发了福利都得我们给你送上去,现在要个订书钉你居然自己下来拿?”
                                    “呵,健身~最近吃的丰盛。”我总是一边扯淡打哈哈一边定神看她好不好:是不是又抱着手臂呆着了啊?是不是又捧着杯子暖手了啊?是不是站着的时候一手插兜一手拄着桌子了啊?这些都是她难受时候的小动作,我观察的很细,可是却没有用,除了让自己神智发昏心脏揪痛以外,我甚至不能叫人把她的咖啡换成我的养胃茶。
                                    那些日子我憧憬的最幸福的事就是能不定时给她发个信息确定下她好不好。这愿望实现的突如其来。
                                    那是个傍晚,快下班的时候,当时我正站在窗边看夕阳,那天的夕阳很美,醉了一样,染的窗户都浮着一层金红色,炫目的安宁。就是那时候我接到了沈萧羽的电话。
                                    “喂?~”我接电话的时候语调是欢快的上扬且语气像是跟自己的老情人打招呼一样,我用零点零一秒就察觉到了自己的失误,迅速用正常音调补充道:“你好。”
                                    “你好,我是沈萧羽。”
                                    我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快乐,只好笑着说:“呵呵,我知道,有什么事吗?”
                                    “嗯,我想问问你,知道这里哪家蛋糕店的牛角面包好吃吗?”
                                    当听到她用一本正经的公式化语气问的这个问题的时候,我首先想到的是,如果是我问这类问题我会发个信息,其次是,我真的不吃什么面包蛋糕的,最后是,赶紧想想部门孩子常说的那家店叫什么名字!
                                    以上念头花掉我漫长的两秒钟后,我回答她:“哦,据说温馨西饼屋还不错。”
                                    “那你方便下班后带我去吗?我不认识路。”
                                    “好,我去酒店接你?”
                                    “不用了,我就在你公司楼下。”
                                    我拉开些电话,往下望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停在那儿的一辆奥迪A6拉下车窗,她冲我挥了挥手,手腕上的表晶晶亮的晃了下我的眼睛。
                                    姐当时就石化了。
                                    我当时特别想问:亲爱的你看了姐多久了?
                                    喘了两口大气儿以后才我又控制住了情绪,拉过电话说:“哦,好,看到了,这就下去。”
                                    ………


                                    回复
                                    23楼2013-01-25 11:41
                                      抢沙发再看!!!


                                      回复
                                      24楼2013-01-25 11:42
                                        我看到了。。。好多熟悉的东西啊


                                        回复
                                        25楼2013-01-25 11:49
                                          那个确信,这样的感觉真好不用繁琐的交流就心灵相通~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3-01-25 11:49
                                            今天的这就...结束了?Deep就这样同意了?我不能理解了,不是“巴巴地等”吗?这才写了几行啊...
                                            (ps:从流啊,不也真不是砸场子的,哈哈)


                                            回复
                                            27楼2013-01-25 12:20
                                              我能不能特别招人挑拨特别没骨气地来催你......


                                              回复
                                              28楼2013-01-25 12:48

                                                买面包的那个傍晚,对我来说可以算是悲喜交加。好消息是我收获了我渴望许久的“沈萧羽的朋友”这个称号。坏消息是,吕大伟的突然出现让我也就永远止步于朋友了。
                                                陪沈萧羽买了真的很像牛角的牛角面包后,她状态很不错的提出要去逛逛商场。刚到商场门口,吕大伟的大嗓门就响了起来:“咦?禺婧你怎么在这儿?”
                                                我并没有感到任何不妥,吕大伟对我来说就是这样一个我永远都想不起来他,而他却总会想得起我并且凭空出现的人,我自然的反问:“嗯,是啊,你在这儿干嘛?”
                                                “哦,快过年了,我给咱们的老妈一人买了个本命年的玉坠子,成色还不错。本来也要晚上给你送过去呢。”
                                                吕大伟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察觉到我挽着的沈萧羽的胳膊从弯在口袋里变成了扬起来整理包包带子,她的动作如此自然,我的手被如此自然的扔在了空气中,以至于我当时居然没有意识到这意味着什么。
                                                吕大伟更是迟钝的模范,他这时候才看到了沈萧羽,并且惊讶的大呼:“我不是要你卧床静养半个月吗?你怎么在这儿?你怎么跟禺婧在一起?”
                                                沈萧羽的微笑如此迷人,她挂着这样迷人的笑容得体的对话:“吕医生你好,我们出来逛街。”
                                                “啊,好好好,看来你恢复的不错。怎么样?晚上一起吃饭?”
                                                “嗯,好啊。”
                                                我们就这样坐在了火锅店,吕大伟很体贴的点了一锅据说对胃很好的菌汤滋补汤底,箸筷上下间谈笑风生,就算我和沈萧羽都惜字如金,他也居然有本事恰到好处发挥的毫不冷场。蒸汽氤氲中,我看着沈萧羽一分白过一分的脸,心疼的连连说:“喝点热汤,喝一点。”
                                                她笑的恹恹的,并没有喝汤。
                                                吕大伟讲了一句什么话,不管笑点有多高,她都会灿若春华的捧着热豆浆杯子笑的靠在椅背上,把杯子自然的搂在胃上。
                                                吕大伟好像很喜欢在饭桌上逗笑了谁以后得意的接上一句:“哈哈哈,吃菜吃菜啊!”这时候沈萧羽就会又立刻坐直身子,好像很响应他的招呼似的,放下杯子,拿起筷子夹个花生米什么的再放下,然后抱起左臂,右肘压在上面,曲起食指托着腮。这动作真的很美,也很好用。这也是一个我百用不厌的动作,记得当初来这个公司面试的时候,被排的太晚又空腹太久再加上紧张,那天疼得我眼前发黑,我就是靠这个动作撑下那个漫长的面试的。后来还被老总称赞说我态度自然洒脱,搞的负责面试的几个人员倒像比我紧张。
                                                吕大伟终于开始说起婚礼那天的事:“哈哈,萧羽你不知道哦,她那天追着看了你好久!看见美女就走不动道儿!我就说,她要是个男的!绝对是一个花花公子大色狼啊!你小心她一点啊!”
                                                “呵呵,会的。”
                                                这四个轻飘飘的字终于让我心神一动,直到这时候我才后知后觉的惊出了一身冷汗。沈萧羽并不同于从前的那些我调笑几句搂搂抱抱的女孩子们,她们就算觉出了暧昧也并不会深究我为什么这么做。可沈萧羽不同,从一开始,我就应该知道,我和她,不是我想要去勾引她和她暧昧这么简单,我们是,公平的,同等吸引的。已经知道是同类,我却没有学会面对同类的正确态度。或许是我混迹于正常人当中已经得意忘形的忘了自己的本来面目,我默认男人对我的追求并以此来作为世俗舆论的保护伞,这一点我从来不觉得自己不得当。这时候我看着沈萧羽微笑嫣然的苍白的脸,突然意识到自己要面对什么,我要改变,而我不知道从何做起。


                                                回复
                                                29楼2013-01-25 18:50
                                                  抢抢抢抢了再说


                                                  回复
                                                  30楼2013-01-25 18:51
                                                    超级好看,qidaigengho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1楼2013-01-25 21:40
                                                      好吧…我是想说期待更新的…囧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2楼2013-01-25 21:40
                                                        我能不能添个油加个醋。。更多少都不觉得多哇【奸笑】顺便搬个板凳等着明天更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3-01-25 21:52
                                                          排队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4楼2013-01-25 23:04

                                                            除了每天会在三餐时间短信问问沈萧羽好不好,我们没有什么过多的接触和更好的进展——尤其是比较于吕大伟的每天报到以及样板间的日新月异来说。我觉得这可能跟她的回复也有关系:“嗯,还好。”“可以啊。”“没什么事。” 直到有一次晚饭点儿,大概7点钟,她在我询问了半天后才回复说:“过得去。”我再回了一条后她就没有反应了,觉得不对劲给她打过去,连着好几通都没人接自动挂断。我怕极了,不停打不停打,过了有二十分钟,电话才被接通,里面却只嗯了一声,然后就是沉重断续的呼吸。
                                                            我了然,问:“你房间号多少?”
                                                            “……1110…”
                                                            我在心里低咒了一声:靠,我TMD真就快要110了!一边从衣柜里往外扯衣服一边给吕大伟打电话:“嗯,我知道你值班!你赶紧的,京华酒店1110,沈萧羽痉挛了!我这就过去,马上就到!”
                                                            我和吕大伟刚好在京华酒店楼下碰上,他比我远,拎着个急救箱正跑得跌跌撞撞的进转门,我跟进去紧跑几步帮他按电梯。一路飞奔,我掐着腰喘着粗气敲门的时候,吕大伟刚好接了个电话迟了几步。沈萧羽的门开的不慢,我想她是早就等在门口了。她抱着肚子蹲在地上,抬起半个汗湿的小脸儿楚楚可人的望着我。那一刻文艺点说就是:我的心湖映成了你的眼,都荡漾着一池春水。正荡漾的眼瞅着就耽误事儿的时候,吕大伟出现在我身后,急匆匆的说了句:“能站起来吗?”瞬间春水冰封,十成十的极品倒春寒。
                                                            沈萧羽眼神闪烁了几下,咬着小嘴唇儿自己肩膀顶着墙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走到床边弯腰坐了会儿侧躺了下来。我没扶她,这种时候要么一个公主抱给她抱到床上放好,要么让她自己来——这屋子里反正我是抱不动她,当然我也不能指望和便宜了别人……
                                                            “痉挛?”吕大伟手指按在她肚子上,按了几个点。
                                                            她弓了几下腿咬着牙除了一个“嗯”没发出别的声音。
                                                            “吐过吗?”
                                                            迟疑着点了点头。
                                                            “几次?”
                                                            “一…次…”
                                                            “出血了吗?”
                                                            “没…”
                                                            “大便呢?”
                                                            沈萧羽皱着眉闭了下眼睛,才轻声说:“正常。”
                                                            “嗯。”吕大伟似乎对这个状况还比较满意,看着我笑了下,示意我别太担心后又扭头看着她说:“是等再痉挛了我给你揉开还是打解痉针?”
                                                            “打针。”
                                                            打了针以后好一会儿,沈萧羽说了一句谢谢后就靠坐在床上,眼睛看着莫须有的一点不发一言。吕大伟搓了搓手,似乎想说点什么又不太恰当,就跟我说:“我还得值班,一起走?”
                                                            我正陷在酒店柔软的床里,身边躺着呼吸渐渐平顺清浅的沈萧羽,听到吕大伟的问题简直要脱口而出我的嗤之以鼻:开什么玩笑!走?我一辈子都想这么呆着好吗??
                                                            “不啊,我今晚不回去了。”
                                                            这时候沈萧羽才把目光转向了我,然后我看到了今天晚上的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笑容,有点调笑更多的是感激。
                                                            吕大伟有点怀疑,说:“你留在这儿?照顾萧羽吗?”
                                                            “是啊。”
                                                            “哦,哦哦,那我回去了,值班。”
                                                            “嗯,谢谢你啊。”
                                                            “呵呵,说什么呢。”
                                                            吕大伟走了,好好的带上了门。
                                                            沈萧羽突然说话,可能是吐的时候伤了嗓子,声音有点哑:“你怎么这么客气?”
                                                            我扭头看她,把手搭在她肚子上揉了揉,笑着说:“嗯?他出诊这么快帮我这么大忙不该谢谢他吗?”
                                                            她摇头:“呵呵,哦。”
                                                            我懂她的意思,她是想说:我以为你们是不需言谢的关系。我本来想跟她讲说,吕大伟自发的为我做任何事我都不需感激,因为做不做那是他的自由,领不领情全看我的修养。可是我的拜托和请求,人家答应了,那就应该称谢。不过这些我没说,幼时的启蒙教育告诉我,做个诚实的人,但不用每天都把“我说真的”挂在嘴边,一切都要交给时间。
                                                            “说到感谢,倒是想到件事要问你。”
                                                            她点点头,摆出准备做出回答的姿态,笑的春风入骨的看着我。
                                                            “我是在婚礼上第一次见到你的,怎么会跑来做人家的伴娘?”
                                                            “许宁?她是我的网友。”
                                                            “纳尼?”
                                                            “是啊,她说要结婚,刚好来这里,所以顺便。”
                                                            “呵呵呵呵~”
                                                            “嗯?”
                                                            “没,我以为,你是怕麻烦的个性。”
                                                            “可是不麻烦啊。”
                                                            “呵呵,那天你很美。”
                                                            “可是你又没看我。”
                                                            “有看啊。”
                                                            “没有,你在路边才第一次看到我。”
                                                            “你怎么这么说?”
                                                            “因为这是事实。”
                                                            “……”
                                                            “……”
                                                            我不跟她比沉默,起来给她倒了杯温水,说:“我洗澡?你睡衣借我一套?”
                                                            “我的睡衣你怎么能穿?”
                                                            我有点急,说:“怎么就不能穿?!我比你胖吗?”
                                                            “可是我比你高。”
                                                            “……”
                                                            “……”
                                                            “不管!借我啦!”我气急败坏的扭身进了浴室,听到身后她埋在被子里的闷笑声,和一句模糊的:“那天是我先看到你……”


                                                            回复
                                                            35楼2013-01-26 1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