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骥鸣广陌吧 关注:90贴子:2,970
  • 10回复贴,共1

【存戏】舒老大和韶小三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地点:明月逐来


回复
1楼2013-01-28 19:17
    ( 这盛夏大热的天儿自个儿是整日整日地窝在屋里不愿意出门,可这样一来也着实闷得很。好不容易赶上个阴天便是摇着团扇出了门,步履轻快转过回廊便是到了明月楼。确实有些时候没见过舒姐,倒不知她在忙什么,只对门前丫鬟摆了摆手示意不要通报,笑吟吟地迈着小碎步挑帘而入。 )
    :舒姐~舒姐,在做什么呐?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楼2013-01-28 19:26
      ( 明丽水眸映着笑意粲然,瞧着那案后坐着的人儿便是抿抿嘴,这一声韶妹,啧,怎生得让人有种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的感觉?怎么不晓得自家姐姐摆出这个谱儿的时候自己就要遭殃,便是带了一脸无辜上前,很是利索地拉了张凳子坐在她跟前儿,语调软软糯糯。 )
      :哎呀,我不一直这个样子没变过嘛——最多是更水灵了喏。
      ( 刚才已经瞧见了管账的王五,心中也大致了解该是怎么回事儿,当下不由得有些头痛,舒姐可不是那好打发的人。只能拿了一双水盈盈的大眼殷殷盯着她。 )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4楼2013-01-28 19:47
        【东韶自是承大额娘的模样,精精小小,俱是夏日闷烦,也不见她打蔫,仍旧晶亮的眼神,小辫一飞,说不出的乖觉。见她利利索索腾出地儿来,如是家常,毫不见异色。】

        【手一拽开她的小辫子,色犹慧黠,榴齿一扣。】得了,别给我来这套,早不管用了!

        【一拿账本拍在她的胸口上,刻意不去瞧她一双明媚的眼儿,只探看他处,从小盒里多倒出些茶叶子,把紫檀壶端去给盛仪沏泡,她来得突然,自没什么好茶吃,自然客随主便。】

        说说吧,怎么回事?


        回复
        5楼2013-01-28 19:56
          ( 面前这貌似温婉的人一手功夫倒是利索,从甩开自己的小辫子到拍来账簿简直是行云流水一般。随手翻了翻那些个赤字果然扎眼,心中叹了又叹,可依然知道这个时候只能卖乖。起身现在舒姐后面给她捏捏肩膀摁摁胳膊,笑的一脸明媚。 )
          :舒姐你看账本肯定很累吧~我给你松快松快。你看我这么懂事儿就别为难我了嘛~我只是最近多添了些首饰呀,连额娘都说珞珞长大了要多打扮了…我可没乱花钱喔。
          ( 浑然天成话音婉转摆明了是撒娇,这种讨巧钻空的事儿素来是我的特长,也是因了平时家里的宠溺疼护。这番对着那问罪的姐姐绝对是百般殷勤讨好。 )
          :舒姐~好姐姐,你就心疼心疼妹子嘛…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6楼2013-01-28 20:09
            【话说到这份上,自不怕许多,若说大房心思转置何地,明的暗的,自不必怕,韶妹年幼却到底是老爷子那样精明打算的人的嫡女儿,大太太手段不差,耳濡目染,莫说早慧,也算伶俐,我忧心的事,未必那样快。】

            【月息端了盘甜酸杏子,信手拈了颗塞进她的小嘴儿里,密密合合的。】你还是诌了好话儿去给老爷子和大哥说,我啊,向来是最好过的一关。

            【一笑置之,口吻仍是不急不落,温温以对,我脾气又不大,约摸这气来的快跑的也快极了。饮了口茶,扭身又道。】这几日可去大房那儿瞧过?


            回复
            9楼2013-02-03 20:49

              ( 这些年大房二房同在一个屋檐下,哪怕隔着一道墙,到底也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平素处着姐姐妹妹好似亲亲热热,其实那背地里的算盘打起来,总归是合不到一块儿。这家大业大呀,就是免不了算计,算计来算计去,都恨不得占着头前儿的位置一辈子。只是,哪儿有那么容易。笑眯眯地晃了晃小脑袋,紫晶串子摇摇。 )

              :哎呀~他们两个哪儿能管这么多琐碎事儿呢,舒姐你可是我要第一第一讨好儿的人呢~!

              ( 吃着她塞来的果子倒是酸酸甜甜,扬眉一笑。 ):就晓得舒姐这儿的东西好吃,哎,一会儿给我包着回去

              ( 旋身挨着她坐了,一颗一颗拈着杏子吃倒是不亦乐乎。听她提起大房也好似混不放在心上,那小模样儿看起来没心没肺的很。 )

              :有啊有啊,跟珩姐儿一起打算盘,跟衍姐说话喝茶,我这整日忙着呢~


              回复
              10楼2013-02-04 20:37
                【闻她一说,口上沾笑,这丫头嘴上伶俐,自是样样儿好处都要占的,饮了碗茶,也便放了她去,这天儿闷慌,连着婢子也怠怠,一碟的冰镇蜜瓜,竟是怎样催都上不来。从她面前拉了杏子碗去。只道】

                行了行了,这嘴儿够甜的,快甭吃了。我是不敢惹你了,省得明儿抓了我的错处去老祖宗那告状,我可没处撒娇抵赖。

                【又闻后言,多的是闲事,哪儿有什么正经活计,天天的疯玩,东府几个姊妹活泼,由珂也在那头儿,自每回带上她,也算放心。】

                老爷子近日弄了些新鲜的西洋玩意儿,央我得了空,去东府走一趟,分给几个弟妹,也省得人家说这头儿有好东西便不念着了,这种混账闲话。反正你走得勤,下回一通带了去,我偷个闲。


                回复
                11楼2013-02-05 12:30
                  ( 眼巴巴的瞧着她把那盘果子拿走,小脸儿有些发苦,虽然知道这东西吃多了不好,可是……可是的确很好吃嘛。撅了撅小嘴儿,端过那热热的茶盏抿了一口。 )

                  :哎——舒姐你这话说得我倒像是跟由珂似的,只会撒娇抵赖了呢,我可不干不干

                  ( 听到她说新鲜玩意儿眉梢自是一扬,一脸好奇地凑上前去自是满口答应着。 )

                  :好啊好啊,我送去就是了,不过都是什么东西?我要先挑我的那份儿


                  回复
                  12楼2013-02-05 13:52
                    【勾了勾唇,她同由珂两个向来不分伯仲,你来我去,聒噪了些,却每每添乐,哄得老祖宗好颜色,敲了敲她眉心方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俩啊,彼此彼此!

                    【点了盛仪去拿,抬上个小盒,里头关了一只绿鹂,每每上了钥,便探出头来“波谷——波谷——”直响,推倒她面前儿道。】

                    西洋钟。我瞧着这鸟儿像极了你,到时辰便响个没完,就早给你扣下了。怎么样,喜不喜欢啊?


                    回复
                    13楼2013-02-07 11:08
                      :才不是呢,我和由珂才不一样,我呀,那么聪明可比她强多啦。

                      ( 被敲了敲眉心有些不满地抿抿小嘴儿,撒娇般反驳一句。开什么玩笑,我可是比那个连算盘都不会打的小妮子强多了。看到盛仪放在桌上的西洋钟立马丢开了手中的茶盏子,把那“布谷布谷”的小玩意儿摆正,兴致勃勃地拧着钥。 )

                      :诶——真好玩儿~!舒姐我就知道你最疼我了,有了这个最近几天我可就不无聊了。
                      :其余的东西呢?都是些什么?


                      回复
                      15楼2013-02-07 1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