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骥鸣广陌吧 关注:90贴子:2,970
  • 4回复贴,共1

【存戏】舒老大和韶小三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地点:明月逐来


回复
1楼2013-01-28 19:17
    【东韶自是承大额娘的模样,精精小小,俱是夏日闷烦,也不见她打蔫,仍旧晶亮的眼神,小辫一飞,说不出的乖觉。见她利利索索腾出地儿来,如是家常,毫不见异色。】

    【手一拽开她的小辫子,色犹慧黠,榴齿一扣。】得了,别给我来这套,早不管用了!

    【一拿账本拍在她的胸口上,刻意不去瞧她一双明媚的眼儿,只探看他处,从小盒里多倒出些茶叶子,把紫檀壶端去给盛仪沏泡,她来得突然,自没什么好茶吃,自然客随主便。】

    说说吧,怎么回事?


    回复
    5楼2013-01-28 19:56
      【话说到这份上,自不怕许多,若说大房心思转置何地,明的暗的,自不必怕,韶妹年幼却到底是老爷子那样精明打算的人的嫡女儿,大太太手段不差,耳濡目染,莫说早慧,也算伶俐,我忧心的事,未必那样快。】

      【月息端了盘甜酸杏子,信手拈了颗塞进她的小嘴儿里,密密合合的。】你还是诌了好话儿去给老爷子和大哥说,我啊,向来是最好过的一关。

      【一笑置之,口吻仍是不急不落,温温以对,我脾气又不大,约摸这气来的快跑的也快极了。饮了口茶,扭身又道。】这几日可去大房那儿瞧过?


      回复
      9楼2013-02-03 20:49
        【闻她一说,口上沾笑,这丫头嘴上伶俐,自是样样儿好处都要占的,饮了碗茶,也便放了她去,这天儿闷慌,连着婢子也怠怠,一碟的冰镇蜜瓜,竟是怎样催都上不来。从她面前拉了杏子碗去。只道】

        行了行了,这嘴儿够甜的,快甭吃了。我是不敢惹你了,省得明儿抓了我的错处去老祖宗那告状,我可没处撒娇抵赖。

        【又闻后言,多的是闲事,哪儿有什么正经活计,天天的疯玩,东府几个姊妹活泼,由珂也在那头儿,自每回带上她,也算放心。】

        老爷子近日弄了些新鲜的西洋玩意儿,央我得了空,去东府走一趟,分给几个弟妹,也省得人家说这头儿有好东西便不念着了,这种混账闲话。反正你走得勤,下回一通带了去,我偷个闲。


        回复
        11楼2013-02-05 12:30
          【勾了勾唇,她同由珂两个向来不分伯仲,你来我去,聒噪了些,却每每添乐,哄得老祖宗好颜色,敲了敲她眉心方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俩啊,彼此彼此!

          【点了盛仪去拿,抬上个小盒,里头关了一只绿鹂,每每上了钥,便探出头来“波谷——波谷——”直响,推倒她面前儿道。】

          西洋钟。我瞧着这鸟儿像极了你,到时辰便响个没完,就早给你扣下了。怎么样,喜不喜欢啊?


          回复
          13楼2013-02-07 1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