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骥鸣广陌吧 关注:90贴子:2,970
  • 9回复贴,共1

【东珩东衍】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把它交到大房姑娘手里边~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博都理东衍


回复
1楼2013-01-31 22:33
    【前几日在古玩店里头看重了几件儿东西,自己却知道银子之类的也不能乱使,更何况咱们珩姐儿才是这大房的‘大管家’。再往前说了,肃国公府的人来道是有宴席要请,我们便是说不得什么一定得去的,估计他这几日也在忙着账册的事儿,想来思去,才往玉芙楼来了,让守在门外的裳烟向里头通传一声】


    收起回复
    3楼2013-01-31 23:38
      ( 这厢玉瑚还没迈出门儿去,就瞧见赏烟三步并两步往里走,只听得珠帘窸窣,就看见俏影茕茕“姑娘,二姑娘到了。”唇梢微扬轻嗤一笑,翡珠在一旁忙不迭道“二姑娘今儿怎么还知道通传的事儿了?上回儿直直闯进姑娘卧房的人儿是谁,我仿佛记不清了。”轻笑着由她戴上左边儿的榴花耳坠儿 )

      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咱们衍二姑娘一到啊,估计不是破财就是有灾——玉瑚,你还不亲自去请?

      ( 玉瑚笑着应了一声儿,转出花厅往前请东衍来了 )


      回复
      4楼2013-02-02 22:18
        ( 这厢玉瑚还没迈出门儿去,就瞧见赏烟三步并两步往里走,只听得珠帘窸窣,就看见俏影茕茕“姑娘,二姑娘到了。”唇梢微扬轻嗤一笑,翡珠在一旁疑道“二姑娘怎么这么一早儿就到了?往常这个时候,似乎也没到时辰老太太问安呢。”轻笑着由她戴上左边儿的榴花耳坠儿 )

        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咱们衍二姑娘一到啊,估计不是破财就是有灾——玉瑚,你还不亲自去请?

        ( 玉瑚笑着应了一声儿,转出花厅往前请东衍来了 )


        回复
        5楼2013-02-02 22:25
          【还没至正厅,便听见珩姐儿一贯的风风火火的声音从里头传来,便是同鸳鸯两个相识一笑,都是惯了,也不说什么,再自顾地往里走。瞧见了珩姐儿,才朝她笑了,口里尽是打趣】珩姐儿在说妹妹什么话儿呢,妹妹光听见你的声儿了却没听清你在说什么?


          回复
          6楼2013-02-03 16:55
            ( 才将将端坐好,手边儿的明前龙井还没等尝一口,就瞧见东衍俏步姗姗进了屋儿,一句话饶是三分打趣儿意味儿在里头,斜睨她一眼惯不带什么好性儿,柳眉略挑自成一派戏谑,努努嘴示意她坐下,这才转了朱唇笑 )

            你没听见可是你的损失,我可不管着再说一遍儿。你饶是去府里看看,看我有没有在哪处多说一句呢?博二姑娘好大的面子哪。

            ( 和她说话儿没大没小惯了的,自然没什么在意。命翡珠上了茶,这才随口嘱咐玉瑚一句 )

            你快去提银子吧,晚了时候儿人多显眼儿。


            回复
            7楼2013-02-03 17:05
              ( 就知道她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抿了唇梢儿捻了三分轻笑,拨弄着手腕子上的檀木珠儿,细细碎碎的凹痕刺的指间生疼。复又抿了一口茶水 )

              哟,真新鲜。在我这儿还有什么不能说的?你且说说,就是在天皇老子那儿犯下事儿,我也铁定能护你周全。

              ( 素来是这般的傲气不羁,阖府里头虽说面子上一一过得去,可心里头最疼的不是东衍还能是谁?到底是东府里最尊贵的姑娘,饶你是谁也甭想越过我们姊妹去了 )

              @博都理东衍


              回复
              9楼2013-02-04 11:23
                【我虽说知道东府近日不缺钱财,不过却也知道多用定是不能的,以往珩姐儿什么事都惯着我,只是在钱财这事儿上偏偏管得严厉得很,若是如今我提了要求,怕又要被说好一通。不过一想,既然来了,她也问额,便是要说的。心下想罢,才开了口去】也不是犯事儿不犯事儿,只是——只是妹妹前些日子在店里头看了些个古玩小物,却也喜欢得紧。自个当时身上却忘代带了钱财,便同店家商量着留着几日,待我回家拿了便可。你说——?


                @博都理东珩


                回复
                10楼2013-02-04 20:02
                  ( 原不过是银钱的事儿,我还当她闯了什么祸端——不过衍丫头打小儿就是个省心的,倒还不如我和西边儿的几个姑娘犯过的事儿多。朱唇略略一勾,心情反也大好不过打趣儿道 )

                  你只当我们是二房一样阔绰呢?这整天见儿的只管和我要银子——我又是个财神不成?依我看啊,自打我拿了对牌儿的那一天开始,你们啊,除了缺银钱,就没再有想过我的时候儿。

                  ( 蜀绣的帕子轻掩朱唇流泻了三分巧笑,一旁的玉瑚见状也停了步子候在旁边儿,斜睨她一眼 )

                  小蹄子好没脸,胳膊肘儿往哪儿拐呢?二姑娘一来就巴巴儿等着给人拿银子呢?恩?


                  回复
                  11楼2013-02-05 1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