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骥鸣广陌吧 关注:90贴子:2,970
  • 11回复贴,共1

【圈你是一个考验我文化水平的事】妤嫔&明嫔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阿穆尼普塔斯巉

美妞我们戏什么???


回复
1楼2013-02-03 13:58
    不然我误把你看成别人然后捂住你眼睛,然后咱互相卖萌笑闹吧。


    收起回复
    2楼2013-02-03 14:09
      【沁心湖水碧波千顷,隔着白玉栏杆看到里头几对儿金丝锦鲤相戏莲叶之间,站在柳树荫里,一身银丝浮光锦优昙花的旗袍映着水光涟漪也给人添几分清凉,玉手从袖中取出浅紫鲛绡,轻轻拂过柔颊上胭脂细汗,对着秋欢一扬手儿,曼音婉转】

      你去那边儿红玉架子上拿鱼食儿过来。

      【绿筠嚷嚷着和秋欢一起过去了,兴致正好也不管她们只是侧过身子看游鱼,一时入神也没顾着身后,笑靥清浅如同夏花纷繁,灼灼艳色秾丽不可方物】


      回复
      3楼2013-02-03 14:21
        (晴日暖风生麦气,绿阴幽草胜花时。无计留春住却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御园风光犹未减。清闲的步子只为不漏任何的景致,无穷其状夏正盛。清浅的涟漪一圈一圈泛开,然后愈来愈浅,鱼儿跃出镜水划出柔和的弧度,扭动的身躯仿佛舞女的丽姿妍质,添几分欢宜安逸,更留人看。兰芷芬香,且行乐。葳蕤动人,端凝许久却偶然回顾一个身影在那鱼塘旁,饵食为鱼儿竟逐的模样,瞧得伊人浅笑。小心翼翼得迈开步子,生怕这活泼的花盆底鞋折腾起来,绕了好事。近了她后,柔荑轻轻覆在她乌溜溜的眼上。)

        “猜猜是谁啊……”


        回复
        4楼2013-02-03 14:50
          【正想侧身从秋欢那边儿接鱼食,眼前就是一黑,纤纤素手还染着玫瑰香露的清气,尔后就是娇音婉转如同黄莺出谷,心下疑惑着肯定是哪个贪玩儿丫头,可是听声音也不像秋欢和绿筠,玉手婉婉覆上她的手正要开口说话,静听见秋欢的娇喝,什么人敢对贵嫔娘娘不敬,那双手也就蓦地撤了下去,突如其来的明和暗都让眼前的世界模糊起来,转身过去看到一个穿着杏红苏绣衫子的宫装女子,俏生生地站在明艳日光之下,一双星目中少说也有一千个鬼心眼儿,粲三分灼灼笑意于芙蓉画面,素手微扬止了秋欢,笑靥高扬沁着水色,轻声开口】

          我还真猜不到,你还不赶紧着报上名来。


          回复
          5楼2013-02-03 15:01
            (俏皮温厚的目光直投到她绰约的身影,感觉得到她的妍姿巧笑。两眸溶溶把夏盛着,生怕漏去分毫,当真是明察秋毫。叽歪着轻哼悠悠卖着关子,她旁侧的宫人回顾瞧那面容觉着着实不像她身侧的,方听那句言说,慌忙把手搁下来,若不是她旁人恼了实在是对不住,这是便狠着这番玩心。哪知她的眉目仍柔和得舒着,娥眉未蹙唇畔却已是微笑。肌理细腻的纤指轻轻扬着退了宫人的后话。态浓意远。犯事心底也揣揣只管行礼。)

            “嫔妾见过贵嫔。”
            “嫔妾系承乾宫明嫔。”


            回复
            6楼2013-02-04 13:34
              【七寸银丝软缎烟罗无声垂下,粲着桃花蔻丹的纤纤指尖微触她的柔荑,算是虚扶一把,明嫔,果然是个明艳清丽的可人,更兼笑靥中那抹难得的热忱恳切,在宫中真是少见】

              明嫔免了吧。既是看景儿,就不用拘束着。

              【我叶秋沂从不是善婉清和的脾气,只是若遇着投缘的人还是会与人为善,只是不知她这幅我见犹怜的娇模样儿,是几分真几分假,红唇悠悠缱绻笑靥扶疏而起,略一颔首】

              明嫔是把本嫔当成了哪位姐妹么,还是明嫔瞧着本嫔的身影儿,想起了什么人?


              回复
              7楼2013-02-04 19:36
                (那背影和衣着习惯像极阿尘心底也恍惚些。波光粼粼的池上鱼跃,迸溅许多水花引得涟漪画着圈圈,逐渐失了音讯,就和刚才瞧见的一样,轮番上演着。鱼儿也继续摆动着尾鳍好不扭捏地跃动,她黑曜石一样的眸底轻描淡写把那疏远盖过。‘明嫔是把本嫔当成了哪位姐妹么,还是明嫔瞧着本嫔的身影儿,想起了什么人?’酥软的声音缓缓悠悠平铺直叙着。宫里的人从来都秉承着一派淡然,如何都是娓娓道来,处变不惊。)

                “嫔妾错以为是嫔妾的发小伊尔穆贵人……也是嫔妾不小心,冒犯了贵嫔。”


                回复
                8楼2013-02-18 20:20
                  【伊尔穆,伊尔穆,这倒是个生疏名字,红唇微挑几分不以为意的笑靥,素手轻抬捋顺肩头赤金流苏摇摆闪烁,茜色犀指如玉萧然婉转,凤眸朝着她的脸轻轻飞过些清扬笑意】

                  没什么冒犯的,明嫔不用放在心上。

                  【说话间秋欢已经把鱼食拿过来,她遥遥就对我笑着说,娘娘猜怎么着,奴婢刚才听这边伺候的嬷嬷说这池子里的锦鲤是可以给人带来鸿运的,所以特别招人喜欢,总是有些娘娘主子来这儿喂鱼,信意从她手里接过红木雕花盒,朝着明嫔嫣然一笑,暖阳笑意沁在眸色中】

                  那本嫔就和明嫔一起来求个好运气吧。你过来和我一起喂,可好?


                  回复
                  9楼2013-02-18 21:18
                    (冰凉的石砌阑干承日光而流辉,那锦鲤却才是真正的亮丽,温和的色泽兀然把周遭的群林假石黯淡七分。那镂刻着吉祥纹路的玲珑方盒被宫人捧到她身侧,外敷枣色,并未嗅到特别的气息,唯独只是专注端倪那一方小小的池儿。空灵通透的水珠迸溅到白皙的手背微微的凉意沁到心间,却是消暑的好处。)

                    “谢娘娘。”

                    (她的言语一往而究皆是漫不经心,感不到戾气扈然。但也仿着高位娘娘们,均横生着或多或少的威仪。从寂然的宫墙间慢慢浸泡出的威仪,是茉莉和夜来香一样含着浓重的芬芳。但究竟还是有差别的。只管顺着她的意愿,亦不多做他想,与人为善。玉指捻了些许扔到粼粼的池儿里。)


                    回复
                    10楼2013-02-20 11:13
                      【玉手隐隐感觉到那木盒上万字吉祥纹路特有的冷硬,万字不到头,这就宫中人一生所求的东西,连这样的小物件儿都要花心思来寄托着,就连几条锦鲤都要被当做鸿运当头的福兆,我是该信还是该笑,我叶秋沂走到今天,靠的就是不相信任何人,连人都不信,更何况几条鱼】

                      妹妹真是客气。

                      【眼前的明嫔虽然是笑靥如花身量绰约,可是一双星子妙目中还是含着我早就泯灭了的无邪清亮,我能装得清冷淡漠能装得贤良淑德,可是她所拥有的却是我永远装不出来的,可是我知道早晚有一天这份天性在她身上也会消失,就像景元八年的叶秋沂一样,亲手葬送自己的良心,什么情分什么信义,在权力面前都是一文不值,红唇勾起一点精致无瑕的笑意对她开口】

                      妹妹你觉得想要福气是信这些锦鲤好呢,还是信自己好呢。


                      回复
                      11楼2013-02-20 2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