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骥鸣广陌吧 关注:90贴子:2,970
  • 15回复贴,共1

【哎没办法我就是这么活泼可爱】和螃蟹姐!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RT。
@博都理东珩


回复
1楼2013-02-03 17:11

    ( 从老祖宗那儿出来外面也已经深了,瞧着暖黄灯晕映着皑皑白雪好看得紧,左右都没有什么睡意。本想拉着舒姐衍姐一同往玉芙馆说话儿,偏生这俩人一个推脱不胜酒力脑袋疼一个说着得回去休息,撇了撇嘴儿直道无趣儿。那边珩姐儿笑着拉住自个儿说管喝茶才是放了那两个的行,两个人一路有说有笑也就往她的住处去了。 )


    回复
    2楼2013-02-03 19:17
      ( 从老太太那儿出来一群人三三两两就散了。本来还嫌老太太护着,罚由珂罚的不够,偏要拉她一道儿走。谁知道老太太一见不着她就丢了魂儿似的,也只得随她去了。另外几个推脱的推脱说话儿的说话儿,到玉芙馆外只剩下了东韶一个人,娇笑着打趣道 )
      她们都嫌弃我这庙小,不知可容不容得下博三姑娘这尊大佛?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楼2013-02-03 19:45
        ( 平素珩姐儿总是照顾着底下的姑娘妹子,倒是都不和她显得生分。盘算着她那儿的果子花茶有多少,自是扬眉盈盈一笑。 )

        :哎呀~怎么容不下,有好吃的地方都是东韶的好去处!

        ( 亲亲热热挽着珩姐儿的手,想着舒姐衍姐不来,可就是没这个好口福了。素来是年岁小又被娇宠的那个,有时候心急算盘倒是都不用拿出来,若是时时刻刻算计着,那得多累哪?能不用便不用罢了。 )

        :哎,珩姐儿你莫不是不愿意招待我了吧。


        回复
        4楼2013-02-04 20:55
          ( 东韶是二太太嫡出的娇闺女,在西府里和我一样娇宠着长大的。又依她年岁小,自然的宠惯着,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当。娇笑抿了唇梢儿,水葱般的指甲在她额头上点了两下,温煦而笑 )

          哟,这都给你瞧出来了?你且说你哪一回儿来不似搬空了我玉芙馆一样?我呀,可得日日烧高香拜佛,求着咱们韶姐儿移步旁处呢,咱也祸害祸害衍姐儿去行不行?

          ( 一壁这样说,一壁还是拉着她进了玉芙馆,笑意三千更胜,随手解了猩红的大氅递给玉瑚,馆内花厅烧了热热的炭火,火上煮着蜜饯牛乳,一旁的三足异兽鎏金大鼎中燃着净梅露,梅香袅袅,更胜园内 )

          说吧,又想着我这儿什么点心瓜果了?

          @博都理东韶


          回复
          5楼2013-02-05 11:46

            :若是衍姐那里也有这么多好吃的,说不定我就可以考虑考虑放过你这玉芙馆

            ( 咯一声娇笑脆生生的应着她的话儿,俏皮意味只增不减。由着珩姐儿戳了戳自个儿额头,倒没用什么劲,笑眯眯地跟着她进门,将那鹅黄狐毛大氅脱下任丫鬟拿去,一双大眼睛骨碌碌转了一圈儿。 )

            :我就说珩姐儿这里好东西多,我闻着呀,可有牛乳?好香

            ( 吐了吐舌头撒娇地摇了摇她的袖子。 )

            :只要是好吃的都不拘着多,珩姐儿你说对不对?尽管拿上来吧~


            回复
            6楼2013-02-05 13:36
              ( 一边儿的翡珠最有眼力见儿,忙不迭取了两只鎏金珐琅彩的雪花瓷盅,取了银勺儿盛了两盏搁置到案几上“三姑娘请用,还是新热下的。”柳眉一挑笑看了她一眼,温润巧笑三分娇,把瓷碗儿往她面前推了推,一面吩咐翡珠道 )

              你们三姑娘素来最爱吃兴福斋的梅花饼饵,晌午来兴家的送了一盒子往我这儿,并上一碟儿豌豆黄一碟桂花糕一碟芙蓉糕,一并拿来。

              ( 复偏头瞧了一眼东韶 )

              咱们三姑娘可满意了?


              回复
              7楼2013-02-05 16:17

                ( 端起那瓷盅子抿了一口,香甜漫唇齿扬眸笑开两个甜甜的酒窝儿,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食色性也?哎,不对不对,只有美食就好了呀。听着珩姐儿说得那一串名更是眯弯了眼状似新月,娇声脆语。 )

                :怎么不满意~!珩姐儿,你这儿这样好我怎么舍得去别的地方啊?

                ( 拿了一块桂花糕入口嚼着,有些含含糊糊道。 )

                :珩姐儿你最近在忙什么?你都好久没检查过我的功课了。


                回复
                8楼2013-02-06 21:58
                  ( 也不见她停下说话儿,一碟子桂花糕这会儿就快进了她肚里去了,抿一口牛乳笑嗔道 )

                  又谁和你抢了,急火什么?待会儿吃多了一吹风,又受了寒,老祖宗责怪下来,合该我就是命贱挨罚的不成?诶诶诶,我叫你慢点儿呢,没听见啊?

                  ( 一壁伸手拦了她,一壁笑着搁了手里的盏子。莫说二老爷手底下上百间铺子留待,就单单说京城一间XX赌坊,合该早晚是东韶的,她如今跟着二太太学打算盘记账本儿——二太太本就是皇商出身,这些事儿一应做得好,我往日偶尔得闲了也教她两手儿,随口笑道 )

                  好啊,我新得了一件儿翡翠珠牙璋绿的算盘,你若是给我瞧见有长进了,我就送你顽了,你道是好不好呢?


                  收起回复
                  9楼2013-02-07 20:26
                    ( 忙把最后一块桂花糕填进嘴里又灌了一大口牛乳,方是满足地长舒一口气。明媚的眼睛忽闪忽闪,娇嗔道。 )

                    :怎么会呐~老祖宗可晓得珩姐儿是心疼我让我多吃点儿呢,哎我的好姐姐,可别拦着我。

                    ( 说起来打算盘很是得意地晃晃小脑袋。 ):那你的算盘我就要定咯~来来,让我给珩姐儿表演一下

                    ( 话音刚落那翡珠忙是转身取了算盘来,眯眸一笑眉眼弯弯,随手抽出了自个儿的绣帕蒙住双眼,素指往那黑白珠玉上一搭,陌生触感略一迟疑又很快噼噼啪啪动了起来。……逢一进一,逢二进二...心中默默背着九归口诀倒是异常娴熟。 )


                    回复
                    10楼2013-02-08 19:52
                      ( 东韶娇滴滴的小模样真是我见犹怜,也任她去了。正巧玉瑚拿了饼饵来,来兴家的午后来过一趟,说是他家小子看上了太太身边儿的纹儿,要求我和她一道儿去说一遭,只怕纹儿不乐意,还留了一盒饼饵和一套四只采蝶轩的金钗。这一陪老太太顽闹竟把这事儿忘了,随口嘱咐玉瑚 )

                      待一会儿你去叫纹儿来,我有事儿找她。悄悄儿的,别惊动了太太。

                      ( 她自然应下,这才偏头儿看了东韶一眼,笑意倏尔上了唇梢儿,凤眸微弯别有一分风情在。看着东韶自顾自闭眼打着算盘,手法儿动作都是极熟悉的,和我自是一路手法。说起来,我这一把算盘还是与二太太学的,到底她最相熟。待她得意洋洋看我一眼,似笑非笑 )

                      怎么我看着仿佛不如上次了,恩?


                      回复
                      11楼2013-02-08 23:00
                        ( 停了手中动作把蒙着眼的手绢儿扯下来,一张笑盈盈的小脸儿对着她。 ):诶?什么纹儿?还要悄悄的?

                        ( 闻言不由得皱了皱眉,很是较真的掰了掰那珠玉算子,虽然自己最近没有特别用功,也肯定不会不如原来呀。扯住面前人的袖子晃晃,惯用的撒娇伎俩。 )

                        :珩姐儿,可不许这么欺负人..你得心疼心疼我嘛。这有了好东西哪儿能不想着我呢


                        回复
                        12楼2013-02-11 21:36
                          ( 玉瑚知趣儿的先下去领人了,这一壁信手拈了一块糕饼抖了抖碎末儿放入口中,眼见着东韶满脸的好奇好有乐,随口戏谑她一句 )
                          怎么,你姐姐做媒还要跟你报备一声儿,还是你也乐着这事儿呢?
                          ( 纹儿那丫头也不是什么绝色,到底和来兴家的小子也算相匹,况且来兴一家子从祖辈就跟着太爷征战,算得上是侯爷府当的上的人物了,配太太跟前这么个丫头不算亏了。遂回了神儿看韶丫头对那副算盘爱不释手的模样儿,有意摆了脸 )
                          好了好了,本姑娘今儿个心情爽利,就赏你玩儿去了,还不谢恩?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3楼2013-02-11 21:56
                            :说媒?说给谁?

                            ( 杏仁儿眼眨巴眨巴满是好奇,这在西府可从来没见过,今儿个不成想还能瞧个新鲜。素来是那唯恐天下不乱没乐子的人,这会子哪儿的兴头可没那么容易打压下去。 )

                            :我就晓得珩姐儿最疼人啦~改天啊,我从舒姐那里顺些好玩意儿来给你

                            ( 连忙把那算盘抱在怀里一副怕她反悔的模样儿,只歪着头等着看说媒。 )


                            回复
                            14楼2013-02-11 22:04
                              ( 随口一提的事儿她还上了乐子,只一心玩着腕儿上银镯子,铃铛碰撞泠泠作响倒也好听,漫不经心 )
                              你说我给你舒大姐姐说桩媒可好?是上次见过的肃国公的长孙好,还是前儿来给老祖宗请安的那位两广总督的儿子好呢?
                              ( 咯咯儿一笑不过作一玩笑而已,笑看她作何回应才好 )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5楼2013-02-11 2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