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骥鸣广陌吧 关注:90贴子:2,970
  • 7回复贴,共1

【刘姥姥背后论租子】波动书Vs波动恒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博都理东舒 话说就设定老太太请刘姥姥逛园子的时候,正坐在某处喝茶说话,于是咱俩凑一堆就说起了水患收租子的事儿><


回复
1楼2013-02-04 11:25
    ( X月X日,景明园取乐 )

    ( 前儿往府上来的那位***,由我引见着给老祖祖看了。只是怕老祖宗总想着水患的事儿,日日忧虑着挂坏了身子,不如讨她一乐。这位***倒也贯会说话的,讲起趣闻典故来倒也头头是道儿,这会儿歇了步子在***用茶,姊妹们大多围在老太太身边儿逗趣儿,瞧着也没人往这儿注意,扯了扯东舒的水袖儿,斜睨一眼远处的石凳儿 )

    东舒,来。

    ( 饶不过是水患的事儿——东府在京畿有多少良田,这下是要断了银账来源不成?西府较我们还算好,可到底是半斤对八两——谁也成不到哪儿去。如今西边儿的账目有部分是在东舒那儿的,也想借着这事儿少跑两趟腿,在这儿和她商议了如何如何便是了 )


    回复
    2楼2013-02-04 11:30
      【景明园布置的里外妥当,苍苔卷地,小石埋路,当中个夹了几个独坐,园儿中一台垒桌,基子不高,挑了不近不远的地方,没有由珂爱笑闹,徒陪着乐乐也就罢了。***一来委实添了热闹,冷蕉翩翩,尽染秀色。忽而一阵扯弄,旋首一瞧,也便省了。随着她去了石凳那处,敛着罗袖入坐。】

      你不来说,我也当去你那儿探一探。东府现下,是个甚景况?

      【西府绰些,无须捉襟见肘,可到底这档子事儿不小,一损俱损,东府里头东珩拿着大主意,这番合计总归是避不了,眉梢蹙,仍不算焦。】


      回复
      3楼2013-02-04 12:00
        ( 我便料到东舒那儿自然也是急的——换谁能安稳的了。大家子有大家子的难,能比这***一样,落了难就去投奔亲戚?我们公侯朱门,外头看着光鲜的很,可里头什么样儿,若不拿着这对牌账册一过目,谁也说不成个清楚明白的。挥了挥手示意玉瑚和翡珠旁边儿说话儿,似笑非笑的看了东舒一眼 )

        比起你这侯门阔小姐,我们这儿倒快成了破落门户了。——且撇下老太太和我们太太的嫁妆不说,单东府自己的田,一半儿都在京畿,这下一遭水,让我们的日子还过不过了?前儿我听说庄子上来人去见了二老爷,却不知是怎么个说法儿?甭说收成了,就是租子能收上几分来?

        ( 我最怕就是连七分租子都交不上,若真如此,我们还怎么养活京里的铺子?现下京里难民多,只为了博个好名儿,楼哥儿彦哥儿并上西府里的扬哥儿合计摆了间施粥铺,这好名儿倒有了,日日只管往后院儿拿银子,倒让我愁得皱眉。这会儿只盼着舒姐儿巧嘴一开能有几句好话儿蹦出来 )

        @博都理东舒


        回复
        4楼2013-02-05 11:36
          【关上门,总也是一家,冠的是博都理的名号,且皮儿外内里岔着样不好外说,几个婢子打发了去做旁的活计,徒留我俩,说话自不讳避。家里头亏空明晃晃摆着,底下小的听了风声也心乱,更是不能让外头看了笑话去,老爷子和大老爷忧心不说,这摊子层层叠叠反倒搭在府里几个大的身上。珩大姑娘的性子我也能解上几分,若不是真真儿到了抹不开的境地,万是不求人的,端了茶抿了口,嘴稍稍涩。】

          庄子的人是走了一趟,老爷子只草草说了几个难字儿,都是面上的话,也怕咱们底下的小辈平白操心,性子又强,只想着自个儿谋算也能扛一扛。我倒也知道的,天灾不及人祸,哪儿就能寻了万全的法子以对,这时候若不东西两府合心,凭分薄力,还能什么时候儿?

          【眼神儿朝几个玩乐的妹妹们扫了扫,旋首又一道。】几个小的着实懂事,算是不幸中的万幸。那租子强收,抑或是拿了实物押卖,都不是长远之计,何况再添了人祸,更更使不得。

          【眉头蹙得紧,末了仍是添了句,重重开口。】这事儿啊——啧,实在难办。


          回复
          5楼2013-02-05 12:46
            ( 一笔写不出两个博都理,甭管怎么说,如今下里东西两边儿仍然是一派和睦。老爷大哥虽为官,可遇上这些事儿必定也不能依赖他们的份例银子去了,说白了我们如果不花心思,这会儿年关下倒要自掏腰包填了这个篓子——我与东舒又有多少银子?多半要再去太太那儿求,这事儿就办的十足十的离谱儿,将来还怎么执事当家?乌珠儿一定对东舒对视道 )

            果真如此,咱们还得好好儿合计合计。我想着一条儿——咱们家的园子虽不算极大,到底也是有些地界儿的,只单单说这满园的花儿草儿香料草药的,粗粗一拾掇也是几百两银子的事儿,往日里因着姑娘们嫌人多杂乱,这条儿也就搁下没续。只是今时不同往日,我想着让两边儿的家生子或是族里的旁支来承了去,横竖自己家的人物儿也放心。这一年少说也得有五六百银子。虽说不算多,到底能填些疏漏。

            ( 水葱儿般的指甲儿在石桌上轻叩,声音沉闷的如同此刻的心情 )

            你还有什么好法子没有?

            @博都理东舒


            回复
            6楼2013-02-05 16:08
              【一听有理,直点头称是,到底西府这头松些,自是从我这头儿做了主,大哥那边添添补补,无须大议,两府现下关系尚好,你帮一把,我助一回,无多计较。】

              【想起一法儿,张口巧道。】对了,年前老祖宗说几个丫头的窗纱鲛绡色儿单薄了些,想着入了夏翻些新的,早早订了好几匹软烟罗压在库房里头,我私心想着,这事儿搁些月日也是不碍事的,如你所言,大可支几匹承给族中人,也暂补些家用。

              还有一事儿,西府架了个戏台子置在府外头,想着逢年过节,款待亲友,总有用处,只这节一过,便空置着,打发添戏尘打的家仆,每每需要银两。几个邻好的管家子倒同我提了一回,说是办几次喜事,想租来用的,我只推了几回,总觉得事儿丢了些面,也让老爷子看着不喜欢。现下遇着难事,这念头倒又冒了来,左右不过是抵些时日,熬过了,咱再拒了也没关联的。我拿不好主意,你瞧呢?


              回复
              7楼2013-02-07 11:34
                @博都理东舒


                回复
                9楼2013-02-07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