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骥鸣广陌吧 关注:90贴子:2,970
  • 22回复贴,共1

【存戏存戏】秋沂&嫣然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董鄂嫣然_ 这个号我看了特别亲切。。。

嗯哼我和俪妃令妃煦妃比较好,和宸妃怡妃敌对。


回复
1楼2013-02-06 12:32
    嗯哼你的关系好错乱=3=令不是跟宸和的吗 不过咱们也来个错的吧
    就来个和好了~~


    收起回复
    2楼2013-02-06 12:34
      【浮碧亭】

      【宫中秋意渐凉,新裁的蓝紫织花浮光锦的旗袍绕着柳腰婀娜,素手扶着秋欢娉婷窈窕往前漫步,方才在皇后那儿请安的时候和宸妃又明里暗里说了几句,心里正郁郁着不痛快,芙蓉俏脸上连一丝笑纹儿都没有,绿筠在边上陪着小心说着话儿,不置可否地瞥她一眼,正要开口就见得那边儿假山后头出来两个小丫头,都是粉色宫装,蒲柳一样单薄的身子骨儿,老远一瞧倒真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故而多看了一眼,不成想她们见了我急匆匆地行礼就要走】

      【柳眉挑起一丝玩味弧度,我就看不得这幅狐媚样子,红唇勾起一点儿粲然凌华,淡然】

      怎么着,本嫔是会吃人呢,还是吓着二位姑娘了?


      回复
      3楼2013-02-06 12:57
        【言下之意就是宫中酷刑一丈红,秋欢绿筠会意地应着,她们两个早就哭着伏地求饶,根本没工夫搭理这些奴才,看着边上几个太监过来扯她们下去行刑,心里倒是有三分畅快,冷笑着瞥过她们,如同看着草芥尘埃,本来奴才的命就拿捏在主子手里,自个儿不惜命,怪不得我】

        【扶着苏琬的手起身就要回景仁宫,却见过南边儿溪水处一个丽影渐行渐近,远山娥眉蹙起一点婉妙弧度,朝着那边看了一眼,素手微微扬起,示意那些太监先停手,等看清了那边儿的仪仗阵势无论如何不会高过我,笑靥更浓三分摆了摆手,翩跹步下石阶,冷然开口】

        动手啊,不会是闲的连上刑都不会了?要本嫔找人教你们么。

        【云淡风轻的语气却是冷冽不带半分感情,一声令下就又是神哭鬼泣的闹腾,勾起笑颜如花,扶着苏琬就径直朝前走着】


        回复
        5楼2013-02-06 13:25
          -

          秋意越发地薄凉淡泊,竟生起了让人惜怜的意味。这年金秋似乎比过往凉冷,那萧瑟秋风簌簌吹落著似如呜咽惨哉的声响;直添这金秋萧然意昧;金秋九月,本该是万物硕收五谷丰登的光景,而此时此刻在紫禁城里却感不到丝毫半分喜悦满载;如同俗语“一堵宫墙天人永隔”的语句,兴许紫禁城里便是容不得你高兴狂妄的地界儿;当心一旦不慎,至喜便是至哀而已。搭上虞允手臂儿踱步四周,竟及至浮碧亭时;池上荷莲已是尽然化成了数苞莲子,镶嵌那些个莲枝里头。往前踱行,倒是听著一二打闹声响。想必亦是宫婢们胡闹的是。不曾多想便徐徐往行去。


          收起回复
          6楼2013-02-06 13:35


            且是踱步上一二呢,倒是越发听著吵嚷声越盛;本是一片欢喜的打闹呢,倒是越来地凄厉嚎啕容不上欢喜二字。岫黛轻皱带起几丝烦扰,遂搭前打听一下。越是往前呢,更是添上几声娇柔的瓷音,那是不曾听过的女音;只是其中夹杂著一星半点的不悦竟听来烦了。且是一双儿姊妹呢,旁的则是受承主子令命的奴才来著;这仗势,倒是想罚了不是。侧首抬眸略上姽嫿,瓮音清碎道来清耳。

            “方是妤妹妹~本嫔还唠叨这奴才惹了那处子气呢~”


            回复
            7楼2013-02-06 13:46
              【我道是谁呢,原来是莞贵嫔,以前虽没什么交集可她却是比我早了不少时日进宫,浅笑着转过头来,云鬓上斜斜插着的紫晶攒花芍药钗垂下三寸银丝流苏,逶迤泠泠脆音琬曼,就这么笑着迎上去,凤眸潋滟水光千转朝着她脸上一掠,就垂了蝶睫嫣然妩尔】

              莞姐姐么。妹妹请姐姐安了。

              【说是请安却是不会多拘礼,一来是为着平位身份,二来是莞嫔少在后宫走动,说是无权无宠也没什么不公道,犯不着我叶秋沂上赶着逢迎,粲然一笑不减嘴上玲珑功夫,婉婉柔媚】


              回复
              8楼2013-02-06 13:55
                【她亦然是浅笑颔首着过来,见面就是姐姐妹妹的亲热,谁知以前是一句话儿未尝说过的,凤眸轻轻浮下玉阶朝着那姐妹二人,今儿算是她们造化半路上杀出这么个活菩萨,只是不知道她这份儿善心是朝着谁用呢,潋滟水色曳上妃唇缱绻,柔声糯音中全然不见方才戾气】

                怎么这番闹腾,扰了姐姐游园雅兴么?

                【她说要给我做主,难不成我还一五一十地跟你把话儿说上来怎么着,不是我托大,我叶秋沂的主不是人人都能做,你这份情我不领,可也不伤,轻巧抬手朝着秋欢开口】

                那就放了吧。今儿个遇着姐姐是本嫔的福气,咱们且去亭子里坐着说话儿,不理这些。

                【这些奴才的生死从来都是在我手里,想杀就杀想罚就罚别人染指不得,就是谢也谢不着你这多事的假菩萨,柳腰翩跹又进了凉亭,二人相对而坐】


                回复
                10楼2013-02-06 14:39
                  【瞧着那两个丫头千恩万谢又哭又笑地退下去,神色依旧清淡自若仿佛不过小事一桩,瞧着我们落座这浮碧亭管事的姑姑就奉上了茶点水果,素手轻轻托起青花瓷盏,掀开杯盖啜了一口,是上好的六安瓜片,暗香浮动清冽甘甜的润泽让妃唇也沁上几分水色雾气,嫣然】

                  瞧姐姐说的,咱们姐妹的情分哪儿就让两个见丫头给伤了呢?倒是有些日子不见姐姐了,只觉着姐姐身量又清减些,绰约苗条,腰肢轻软,真叫人羡慕。

                  【思君使人老,也使人憔悴,谁知道你瘦了就熬心思还是盼出头,红唇勾起一点妩然笑意,茶盏恰到好处掩住这俏皮刻薄的笑靥,话是好话,可是我就是不能叫你听了舒坦】


                  回复
                  12楼2013-02-06 22:37
                    -

                    两个丫头千般言谢地退步回来,亦不忘投之几分谨慎的眸光警慎她俩;这宫中主子不是尽数和善温和的,即便遭遇了亦不忘谨代星点般的心思惶恐霎时风云变色。园婢慎是地罗列著数盘糕点茶盏;端起青花釉瓷轻拂沫子以啜,不徐不疾呷上口好茶。入口茶化醇香尽数融成唇颊之间,沁湿上朱唇绛红点再。缓落青瓷云白石案上漫莞不然。

                    “且是喏,姊妹情谊竟是两个垂髫丫头而淡泊了?”

                    与她对话尚且嘲讽三分,显然竟是有趣打紧儿。说著违心话却无感半丝不妥之处,倒是哭笑不得扯上三分笑靥。且是你妤嫔受宠今时呢,亦不同见得往后光景得宠。嚯,且等著瞧罢。

                    “倒是姿体绰约,改日本嫔怀儿时亦是轻松的是喏。”


                    回复
                    13楼2013-02-06 23:18
                      【她话中机锋任是谁也该听出来了,怎么着是意欲反击呢还是忍无可忍了,还是想让我叶秋沂受你的气,别人敬我三分我还不一定给脸,今儿是怎么着,想在我跟前摆出个姐姐的架子,我告诉你,你董鄂氏再投胎十回也不配和我较量,青花瓷盏不轻不重落在石桌上,脆响恰好盖住了她的尾音悠悠,皓腕上血玉璎珞赤金虾须镯泠然一碰,刹那间空气略一凝滞,静若无人】

                      【素手凭空伸出一个弧度,秋欢低头递上柔紫鲛绡锦帕,轻巧半掩绝色梨涡,凤眸缱绻水光隔着日影儿往她脸上一瞟,早就没了前头故作亲热的尊敬,空余居高临下的倨傲调笑之意】

                      怎么姐姐嘴里还能说出来什么汉啊唐的,本嫔没这个本事,不过是见什么人说什么话罢了。姐姐别介意啊,本嫔从小在京城叶赫府里长大,比不得姐姐你哪儿的话都听得见哪儿的话都会说

                      【听她又说起子嗣的事儿不由得笑生桃靥,凤眸中粲然光焰却是一分一分冷下去,搭上秋欢的臂微一用力站起身子,素手轻扬捋顺肩头婆娑摇曳的水晶流苏,小指上寸余长的赤金缠丝镂空护甲在暖阳之下映出耀眼光芒,眸光悠然冷冽俯视着她,截住她矫情的话音淡然开口】

                      没什么好怪罪的,宫里有人子嗣荫蔽有人一索得男可是本嫔都不羡慕,因为要比龙裔不凭先后多少。若是废物,一百个都是枉然。莞姐姐想和本嫔炫耀的不就是玉牒上那两个爱新觉罗的名字么,本嫔就告诉姐姐,没有当上圣母皇太后的命,就甭把废物当宝贝。


                      回复
                      16楼2013-02-15 1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