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三千皆是虚妄吧 关注:13贴子:784
  • 18回复贴,共1

【一念三千·虞歌&宁惜】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3-03-08 19:48
    【闻虞歌晋了七品得了襄字儿,实在是件可喜可贺的事儿,亲自开了小库房选了几样礼,打发青衣领着几个婆子送去。本想着再过府拜访贺一贺她,只不知西林觉罗府是什么规矩,贸然上门总是不好的,索性下了请帖,请她潭柘寺一同上香礼佛、品素斋,这是最正经无比的事儿了,又是正儿八经下了请帖,想来她出门也不会有什么为难的】

    【特意避开初一十五的庙会,选了个人少的日子,潭柘寺也算是常来常往的,额娘每每来总要添些香油钱。早早派管家来打过招呼了,我来的早山门下下了马车,虞歌还没到,就有小沙弥来引路,二人抬一直到了大雄宝殿外。上香叩拜后,又与主持大师交谈几句,只说今日不劳烦他讲解佛法。便进了早早准备,供女眷上香歇息的厢房,打发丫头婆子们在外头等着,人一来就请进来】


    收起回复
    3楼2013-03-08 20:01
      -

      早些光景方念叨著宁姊姊那些个贺仪,揣揣地还烦些回数。纳了羽绢子扇左右胡摆,适才静影呈了一纸书函至,悄然望而便明了一二,还是变著法子让我出府呢;左右著人梳弄下,置好钗流锦韶珠攒银丝,袭了身清芙蓉流水图样,好是佛门清净之地,毕竟予以些尊敬罢了;想来必是三二日的小住,使人备好衣囊妆束,一路搭著软辇往潭拓寺尘尘落去了。

      想必也是事前打料好了,一落了马车便有人来照应,仔细端详原是宁姊姊畔的丫头,也好担待的心随她去了。按自个兴来著了小僧先去大殿瞻仰,我虽不信佛,但这些个礼数倒也习以为常。生怕也是让宁姊姊候得久,便也不加迟疑往女厢进去。在门前仍是踌躇,不得也是逗趣些。叩门如落珠响下,良久方闷出声。

      “咱们的美人宁姊姊可在里头了?昭歌儿色狼可是想闯进来吃掉你呐。”


      回复
      4楼2013-03-08 22:24
        【虽是庙中可这女厢却是为高门大户女眷们准备的,用的却都是好东西,紫檀木的家具摆设、素瓷的瓷器、再焚上一炉檀香,简单素净些却也舒服。我素来不爱用香,唯有这檀香抄经书时总要点上些,此时倒也闻的惯。在烟雾袅袅中到真有几分,到真有几分飘然欲仙的味道。】

        【庙中不好动荤腥,桌上不过摆着两样素饼、几样果子罢了,一盏清茶用的是后山的泉水,煮的是上好的龙井,果然比平常的水好喝些。定了在庙中小住几日,带来的人不少,丫头婆子的一堆,都被自己派出去等昭歌儿了,只留了玉树繁华两个在身边伺候。寺中是常来的,小住却是头一遭,竟有几分新奇之感,手里捧着一本书也不曾看进去。不多时传来扣门声儿,亲自开了门,挽着她往里走】

        你这丫头,在这庙里也这样爱胡闹。我算什么美人,咱们昭歌儿才是人见人夸的小美人坯子呢


        收起回复
        5楼2013-03-09 16:03
          -

          寺中翡烟袅袅萦回四周,这阵子也绕廊了不少入厢,遍天漫胧飘渺,竟味出几分隐士道居的滋味。循庭斜睨一眼,全然是千篇一律的素净淡雅。好是咱们这厢有些人气,便也一睥便认得出来。语毕便待下不久已然有人出来接应,果真是宁姊姊。好是进了厢房与之素雅,想必这里一尘不染应是先前费神料理过罢。宁姊姊当真有心。裣衽就座,似嗔似喜道。

          “宁姊姊笑话我~”


          回复
          6楼2013-03-09 19:38
            【到底是寺庙中不像在家那样周全,好在管家早早就派人来料理过了,里里外外都守着人,要不两个闺中女子,来这庙中上香小住总归有些不妥当的。厢房不大却也是四角俱全的,屋子也是早就有人仔仔细细收拾过了。这儿的素斋跟着额娘尝了不知多少次,客房这边虽说是素斋但和正儿八经和尚们用的可是不同,可这菜肴不论是品相、味道,都比家中的佳肴不差,也是极费功夫的。挽着她进了屋内,二人分别落了坐,亲自到盏茶递给她。一面嘱咐了青衣既是人来了,上菜就是了。拍拍她的手似是安慰似是好笑道】

            姐姐那里就是笑话你了,任谁见了咱们昭歌儿不得夸一句小美人坯子


            收起回复
            7楼2013-03-09 23:11
              -

              好是不比西府其中,但归也差不得哪里去。幸而还有些家仆婢子,不然倒两个闺阁女子在此笑话了。厢房虽不比荣贵房室,都是五脏俱全的。回京及晚,到底子还不晓得有此等地界,闻说这里的斋菜素来极好,便也欲想尝尝鲜,如今又有佳人相伴,也是乐事一桩。接予那盏岫瓷轻呷口,反首赋之一笑,眉角俱弯。

              “好了好了,姊姊笑话我就是~这茶,好香呐。”


              回复
              8楼2013-03-10 13:43
                妹妹有口服,紫禁城赏下来的,我等闲是不拿出来喝的

                【府里、铺子里的事儿那样都不少,那样都够自己头疼一阵子的,自叹一声我到底是商人,即便是进了这庙中也成不了佛,避不去这些红尘琐事,这心如何能静下来呢。我虽是开的茶庄子,今儿这龙井却不是自家的,是和额娘进宫皇太后宫里赏下来的,借着瓷盖拨弄碗中的茶叶,浅浅饮了一口,虽说熙和如今应了内务府进贡茶的差事,托大说一句这茶也不是喝不到的,可到底是贡茶果然是不同的。盈盈笑意莞尔道】

                一路上可还顺利,去前头参拜过了?


                收起回复
                9楼2013-03-10 20:49
                  昭歌儿,真是个傻丫头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虽说对西林觉罗府的事儿不太了解,可也大体能知晓她的辛苦吧,到底是庶女,这路只会更艰难。我不是也如此,外人看着叶墨勒家七格格风光无限,自幼老太爷亲自教养长大,回了京城新府,衣食住行那样不是府里最拔尖的,步步高升如今又晋了二品,处处拔尖得了御赐的淑字儿。大家闺秀的做派,到哪儿不得给几分薄面,任谁不赞一句京城贵女的榜样。可谁又曾知晓我这风光背后的努力,这笑容过后的心酸呢。罢了大好的日子想这些作甚,拍拍她的小手打趣道】

                  一会用了午膳,我配你去参拜一番,顺便求个签,保佑咱们昭歌儿早日找到个如意郎君


                  收起回复
                  11楼2013-03-12 13:49
                    -

                    “傻才好呢~那般精明看穿了万千作啥呐~”

                    约莫余下几何的时景,韶光铅华如水一去不返。叶府的事到底子还不明白,也懒於去明白,世事甚或想让你望而最璀璨的一面儿,便甭管那些个污秽的了。何必要自个儿难受。宁姊姊家世拔尖,到底子皇帝还是给它补了几分脸面,也好未来施政。顶跟的“淑”不便是最好的证明呐。如意郎君?莫不是四九城里头最数顶好的么,但又何来如意一说。鸦青羽睫掩了个中神采,教人看不出端倪错处来。娇声糯糯仍旧不改语气腔调。

                    “宁姊姊好趣笑我,你年纪也不小,怎的寻不著良人齐眉举案呐?”


                    回复
                    12楼2013-03-15 12:01
                      【是啊,有时也会感念自己为何不傻些,为何要学了这么些,若是不曾学过这些,做个汉人说的那无才便是德的女子,是不是就不会有这些不甘了,是不是就会安心做个在后院争宠夺爱的女子,相夫教子的过一辈子,而不是像如今这样选了这样一条艰辛无比的路,可叶宁惜不后悔。提及所谓姻缘,到底有些黯然了,虽说回京不久深谈那次,阿玛有过暗示,我日后的路可以自己做主。可如今皇家给了我这样的恩典,这样的盛名之下,这主别说是我就连阿玛他也做不了了吧。罢了罢了,去想这些作甚,船到桥头自然直,车到山前必有路。作势不依的轻轻拍了她手,微垂首晕红的小脸似是带着几分羞涩】

                      好个坏丫头,竟然敢打趣你姐姐了

                      【饶是心中百转千回不得安宁,这话被问的多了,刚开始还真是羞涩,到了如今可这份羞涩已是装的炉火纯青了。二人正说这话,素斋已是上来了,青衣领着两个小沙弥摆好了一桌的菜】

                      妹妹尝尝,这虽说是素斋呀,可也不比咱们府里的菜差


                      回复
                      13楼2013-03-15 12:25
                        -

                        饶是再细细玲珑念来,这所谓锦绣姻缘可只是她一人由得做主的?约莫以往是罢,可如今换却回事了;凭借她顶跟上的家世,明黄韶锦细细念来的“淑”字,可知而知多么不简单。兴许汉人那套可甚时对的,身怀腹墨又如何,空待一副女儿身罢了;就如同是奴才的永远是奴才,主子的,永远都高人一等。皇家盛名付下来的旨意,凭你可改的。

                        “呐~莫不是姊姊先打趣昭歌儿的?”

                        细话与她好聊过百回千遍,倒也不觉烦累,见著婢子领菜进来,便也安静些了。

                        “姊姊寻的地界,招待还差的?”


                        回复
                        14楼2013-03-15 12:38
                          是诺,是诺,姐姐哪敢随便选个地方,混弄咱们昭歌儿

                          【眼前的昭歌儿不是笨人,身不由己四个字不光是我,她也逃不脱的。说笑玩闹起来比谁都能胡闹,可到底都是受礼教多年的大家闺秀,都守着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丫头伺候着用了这素斋。又说笑一会,小沙弥来禀,说是主持大师在大雄宝殿等着了。二人重整衣衫,结伴重进大雄宝殿,依旧是那叩拜上香,填过了不菲的香油钱。都没有什么抽签的兴致,只一人得了一个主持大师所赠的平安符。就此重回厢房小憩,再此小住每日结伴去后山玩耍,或听大师讲经念法,到真有些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的意思。三日后各府有各府的马车来接,只约了改日饮茶,马车出了山门方又回到这红尘中】


                          回复
                          15楼2013-03-15 12:51
                            -

                            一山之隔,竟静得出慌。用膳时,我们均守著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半晌零丁都不敢出现,佛寺寥寥数株松柏挺拔,余下几只不知所谓的黄鹂栖在桠枝上,吱吱喳喳跟旁的伙伴诉唱著什麼。一时半刻,竟有了几分与红尘永隔,永也不必为烦憋而嗔恨,佛家皆云嗔恨痴念,人做每事先觉而不足,嗔怪自己做得不妥当,方又愈发恨自个乍怪。长此以久,所谓痴念亦随之而来罢了。晌午方过,便随了那小师父去叩拜禀神,装样般投了不菲的香油钱,好是交代几日的住宿。时光极快,又随了自家马车回府了。


                            回复
                            16楼2013-03-15 1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