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亦作止吧 关注:23贴子:765

【江南风骨】碧水天成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剧情:一个珠花引发的故事

@索绰络绾黎


回复
1楼2013-03-10 10:59
    【及笄已过,各色清雅娇娆素净繁复的饰钗逐日插头,任是再没眼力见儿的人瞧了,也知是昀姑娘的摽梅之年濒至。自然,也少不了各府上送来的谏帖,或直截了当的,大笔挥上提亲二字,抑或有云遮雾绕的,口里只说是愿与我大钟家交联袂之好,众说纷纭,真假难辨】

    【然而也有例外的。那日午膳方罢,宋二姨便亲临酹月,专程送来一张春薇女学官书的请柬。“风庭月榭,惜未集诗人;帘杏溪桃,或可醉飞吟盏。孰谓莲社之雄才,独许须眉,直以东山之雅会,让余脂粉。若蒙逐尘而来,鄙则扫花以待”,犹是雅趣别致,心里一下便欢喜了,忙令人收拾了文房四宝与几身备换衣裳,却又值正要出发之际,忆起金兰阿黎。她应还不知此事,我若唐突离了,岂不负她玉壶冰心?遂又将行程推迟了一日,专为别她】

    【马车正轱辘着车轴,往函夏谧宁驶去。途经朱雀街,折了一枝路边的瑶草儿,想着阿黎应是欢喜,又迫不及待起来,只约莫屈指便行程二万,很快,便驻于府前,也没使人通禀,径自踱了进去】

    索绰络绾黎!还不来迎我?!


    回复
    2楼2013-03-10 11:26
      (雁栖湖一别,连着十几日未见着阿昀。学堂也没了再去的必要,昔日同窗几乎成了陌路,上回在家门口碰着一位,竟也没认出我来。人活到这份儿上,也实属不易啊。

      于是,整日面对几位姑姑的脸。教的比大挑儿那会儿还要卖力,学的却没有以往上心。不过是几个动作,翻来覆去的折磨人。只要我稍微一个姿势不到位,就三遍五遍的重来,如此,我和姑姑们的斗争成了恶性循环。明面儿上又不敢顶撞,只好窝着一口气儿忍着。

      好容易挨到结束,向几位姑姑道别,各回各处。嘴上说的是`明儿见',心里想的是`明儿能少见一回吗'。今儿一个时辰根本没歇,姑姑们一散,我走路就垮了回去。才搁炕上坐下,一下儿没停。外头倒嚷嚷上了。)

      好小子,姑奶奶的名字是你嚷嚷的吗!这么些天也找不着人,在家忙什么呢?难不成与我一样,也是要嫁了?

      (我看见阿昀的时候,还在往脚上套一只旗鞋,毫无闺秀的风范。这场面要是见叶姑姑看见,啧啧啧,准没我好果子吃。)

      你手里拿的什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3-03-10 12:38
        【尚未步入花厅,遥遥便闻得好女一声吼,无须思量,那自是咱们横扫千军如卷席的绾黎儿姑娘。眼皮儿一掀,她虽不在身旁,却像对着死物翻个白眼儿,便就是臊了她。檀口开阖间,懒懒长声抛】

        姑奶奶个大头鬼!莫不是三天不打,咱们的好姑娘便皮痒痒到上房揭瓦了?!

        【也便只有在阿黎面前,才可如此倒四颠三肆无忌惮。悠着步伐入了内室,见她正在七手八脚的套着旗鞋,那场面,当真是翻江倒海。一瞬间咋了舌,素知满人的女儿豪迈飒爽,端端是巾帼不输须眉,却不知于闺房之事,竟足可令人无语凝噎。两弯青绛似颦非颦,只是瞋目看她,忘了说话】


        回复
        4楼2013-03-10 13:11
          (方才只看见她下半身儿,良久不见人答话,待我把鞋穿好,坐直了起来看她。打扮的倒是俏劲儿横生,只是说话不打招人爱听。也罢,自个儿混闹起来的时候指不定也被旁人这么想过。本是半斤八两,又相煎何急。)

          怎么着,没见过人穿鞋?我这儿刚被姑姑放回来,才坐下。要知道你来,我准收拾利索去迎接你。要怪只怪你太会挑时候儿,这事儿可别往出乱说。

          (她手里拿的是瑶草,一把抢来了在手里玩儿。院儿里没有种这个,嗯。确认了不是拔了自家的东西,才引她坐到炕桌对面。)

          你坐着啊,别愣。喝水自个儿倒,我腾不开手。您老人家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儿来什么事儿?


          回复
          5楼2013-03-10 13:28
            【乌珠儿一溜,翦秋眸子便漾出些鳞纹。阿黎的性子我是知道的,自无可置喙。只是若论起这满汉之别来,却无端教我想起几年前,一个下雨的天……脑海里开始起风了,接着便是紫电摇光,雷鸣轰响。虽已此去经年,可思来想去仍觉有些龃龉】

            知道啦知道啦,我还不稀罕说哩。

            【依着阿黎的话坐下,脚下蹬的仍是那方小杌子。任她抢了瑶草儿去耍,低了眉目,将压得平如镜湖的袖口折了又折,良久,才叹一声】

            哎——


            回复
            6楼2013-03-10 13:48
              (我瞧这姑娘不大对劲儿,嘴上说着,仍是腾开一只手给她倒了杯水。往她跟前儿一推,又把脸凑过去。用瑶草呼噜了她一下,笑成了一朵花儿。)

              你今儿有些反常,怎么唉声叹气的。

              (将瑶草搁下,双手支着脸。也学着她叹了一口气儿。又觉得这大好的午后得用来干点儿正事儿,一下子来了精神,敲敲桌沿儿吸引她的注意。)

              我今儿又做了豌豆黄,搁糖的。可好吃,你要不吭气儿,我就给你拿去。


              回复
              7楼2013-03-10 14:00
                【本是旧伤未愈,又添了新愁,却经她这么一说,倏然起了几丝兴味,立时缄了气儿,点头如捣蒜】嗯嗯嗯嗯,快让我来尝尝你的手艺长进了没~

                【雪肘抵着桌案支颐,见人起身正要去取,却又胶漆般粘着,一把扯过她丝绒缎面儿的袖子,硬不让走。翦秋瞳一眨一眨,奕若星辰】使个丫头去拿成不?明儿我便去春薇女学了,早出晚归,恐怕又得唱一出“十里长亭,一别无期”了!


                回复
                8楼2013-03-10 14:12
                  那也让我去看一眼谁在外头啊。

                  (姑娘扯着我袖子不让走,我只担心霜序她们不在院里。总要寻一个稳当的人去,别白白浪费了我的心思。仍是没有走成,从窗口看出去,有两个修花的小伙计。眼下没别的法子,只好先使唤着。)

                  你,穿蓝衣服那个,你去小厨房找槐夏姑娘,问她要一盘豌豆黄,要是她不忙就叫她端来。

                  (小伙计有些木,没有答话就跑了。我又坐回来,拿着瑶草摆图案。)

                  我当是多大的事儿,进了女学也有出来的时候,大不了我去看你罢了。只是可惜没能和你同窗一场,不过。咱俩现在这样也值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3-03-10 14:34
                    【是啊,十里长亭,一别……无期。曾经山盟海誓虽在,锦书却又难托。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大抵便是如此了,钮祜禄夕蔺的身影在回忆里,已然定格成一抹灰暗。谁又能逃过流光的淌逝呢?她终究,不属于这里】

                    【才下眉头的闲愁,山重水复,又上了心头。炕边挨着窗棂,朱红色的阑干半开着,日影浅照,低眉中映出一段凄凉】

                    你我自然是管鲍之交,毋庸置疑,只是我还有位金兰,名唤夕蔺,听说……她进宫当了娘娘。【眉形弯如柳叶,随着抬眸之际,拧成了两股丝结】你说那里究竟是有多大的好,值得她这样?


                    回复
                    10楼2013-03-10 14:47
                      (原来她伤心的是这件事儿,从前听这位夕蔺姑娘少些,也没当回事儿。不过就我阿玛带回来的消息来看,是有这么一位娘娘。听她这么一说,倒有几分心思想要结识一番。)

                      就是初封嫔主儿的那位,钮钴禄家的格格是么。只怨她太出色,大挑儿一遭被主子爷看上了。

                      (我也是走运,没被扣在宫里,单一月一回的去,御花园那几朵花儿都看腻了。槐夏这时候进来送豌豆黄,我有心缓和这伤感的气氛。)

                      我还是能进宫的,要是有什么要问的要说的,我帮你带进去。来,先尝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3-03-10 15:00
                        “哎,果真是人怕出名猪怕壮,红颜虽好,却也是祸水啊。”( 抬眸睇一眼长空万里,却只能看见它澄澈如洗的一隅,碧玉般嵌在窗格子里。红颜,红颜,除却祸水一说,可也是有薄命的么?)“事已至此,我也再无甚可说,你也切莫在她面前儿提起我,徒惹了她的闲愁。”( 当断不断,则反受其乱。她既一脚踏进深闱槛,我也只能在槛外,祝她长安。待碎碎想罢,方执勺儿舀起一些豌豆黄,细嚼于口中。)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3楼2013-03-10 19:16
                          哎,果真是人怕出名猪怕壮,红颜虽好,却也是祸水啊。

                          【抬眸睇一眼长空万里,却只能看见它澄澈如洗的一隅,碧玉般嵌在窗格子里。红颜,红颜,除却祸水一说,可也是有薄命的么?】

                          事已至此,我也再无甚可说,你也切莫在她面前儿提起我,徒惹了她的闲愁。

                          【当断不断,则反受其乱。她既一脚踏进深闱槛,我也只能在槛外,祝她长安。待碎碎想罢,方执勺儿舀起些豌豆黄,细嚼于口中,还未品出三昧,便朝她竖了个大拇指,笑道】

                          味道好极了!看来咱们绾黎姑娘可以嫁人了哟~


                          回复
                          14楼2013-03-10 19:28
                            就依你的好了,我若有机会见着她,一定什么都不说。

                            (钮祜禄姑娘自然是有能耐的,甫一进宫便得封嫔位,一般人儿可有这样的本事与福气?只是未曾见过,不知道是怎样一个人儿,难不成也是心比天高,非要进紫禁城搏一搏自个儿的命运么,亦或是看重荣华富贵,哪怕是孤单一生也愿意。不过这事儿再提也是白搭,两个人知道了都是烦心。阿昀看的清楚透彻,只当金兰一场,永生不见了。)

                            上回只是放错了盐,不然味儿是一样的。这又与嫁人有多大的关系,他想吃,姑奶奶还未必给做呢。


                            回复
                            15楼2013-03-10 19:41
                              【阿黎的前一句话儿看似无关痛痒,却于无形中将这个话题了却了。其实我打她提起豌豆黄的时候起,便知她是有心鼓舞。心下总也算安慰几许,到底,我还有个知心的人儿,不多不少,只此,足矣】

                              哎——

                              【一声嗟叹,便算作抛却荣辱,挣去束缚。唇角噙弧,收回了悠远的目光,转向座上女子。突然有那么一瞬,觉得阿黎并非只是英姿飒爽,却也有清灵水秀的一面。然而终究只是一瞬,这种感觉便被她搅得烟消云散。只将眼皮儿一掀,盈盈啐一口】

                              真真是泼皮破落户儿,我才说到嫁人,你就这么泼辣起来,当心日后没人敢娶你,灯前孤坐到天明!


                              回复
                              16楼2013-03-10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