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亦作止吧 关注:23贴子:765

回复:【江南风骨】碧水天成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随你怎么讲,我就不爱搭理你。

(我已经忘了有没有跟他提过十六阿哥的事儿,而又觉得没有特意讲一句的必要。垂了眼帘,也拈起一块切成菱形的豌豆黄。只在最上面那层摆了一颗枸杞,被抖落到青花碟子边儿,我把它扔进杯盏里,似乎闻到了甘美的香味儿。)

哎,那你什么时候走?我也有好东西给你,你想我了就拿出来看看。

(本来准备着再晚点儿给她,半路又出这么一档子事儿,如今早些晚些都无所谓了。在帕子上将手抹干净,只等着她发话。)


收起回复
17楼2013-03-11 10:14
    【乜斜了眼儿瞧她,盈盈假嗔一口。这话若是搁在平素,凭她怎样一张锦心妙口,只消我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还未有甘居下风的理儿。只是看这意思,她大抵留有后话,便将起先一决高下的心暗暗收了,正容对之】

    早便万事俱备啦,今日是专来别你的,明儿就走。

    【到底易改的只是江山,本性又岂能轻易矫饰,一听说她有好东西要予我,登时起了兴致,却偏偏又以意味不明的眼辉照她——好家伙,敢情是不到离时不给我?】

    我瞧这索府大得很,又有你这二品淑的头衔威震,竟也有你如此宝贝的东西?【说话时亦不忘流眄四围,此刻日头正好,凝晖钟瑞】嗤,想你了就拿出来瞧瞧,遗像不成?

    【我似乎从来都不避及一切有关“死”的话语,想来到底年轻气盛,更承了世代簪缨的福气,只不知怎的,话甫出口,竟有些不自在,好像被什么戳中了心事,总不安宁。我冉冉转首,不自觉的将目光拉扯成悠长的线,环了紫禁之巅一圈又一圈。是她么?我担心的,是她吗?】


    回复
    18楼2013-03-15 16:35
      你这妮子,尽说丧气话,真讨厌。坐那儿别动,我进去拿。

      (阿昀与我一般儿,有什么说什么,不怎么过脑子的。好在吃一堑长一智,如今我也学会说漂亮话儿了,只是没外人的时候才露出本性来。就像现在,我进屋儿从抽屉里取了描花儿的匣子,把写着她名字的纸条儿也一并拿出去了。)

      先给你这个,霜序丫头写的,你看看和你差多少。

      (先把纸条儿给她瞧着,又把匣子打开,将里头的内容展现给她。一只淡红玛瑙的珠花,两边是烧蓝的点缀。取出来往她发上比了比,还挺合适,尤其是今儿这个发型儿。)

      哎...我还以为不好看呢,插在这儿,还挺顺眼的。明儿你上学就戴上罢,本格格亲手攒出来的,也给你的同窗们显摆显摆,谁有这福气啊。


      回复
      19楼2013-03-15 18:18
        【压腕搭上身前将将及膺的木案,转首间自易上一壁笑容,仿若那悠长的眼光从未流泻出眼窝,而当再抬首时,女子已然逆光而来,披了满身的风采。我不禁温温的笑了,螺黛双弯,眼波流丽,一一将字条儿看罢,尚不及置词,目光便又落在了那描画匣子上,亦是温润如玉的】

        字嘛……很好,只是这心意……还有待考量……【乌珠儿一溜,清若活水的眼光便柔柔一漾,绵延至阿黎的脸庞,碎了波光。恍然大悟般】哎呀!我怎么能忘了呢,咱们的黎大姑娘,最爱揽丫头的活儿了。该丫头们的,她全包了;而该她的正经事儿,她又推给丫头了。

        【话音刚落,便觉右髻重了些,再聆她言,又不住笑的颜开】

        瞧瞧,又来了,既你偏好当丫头,不若以后从了我,好处多着呢!我倒是正想换个手巧的会梳头的丫头使唤呢,家里的那几个都太拘了,尽给我梳些老气的髻……


        回复
        20楼2013-03-15 19:37
          好赖也是皇子福晋,哪儿就给你当丫头去,你来伺候我还差不多。

          (在她肩上轻拍了一下,顺势把珠花放到她手里头。收回那张纸条,算了算,这是第四个了。等一抽屉都送出去,我也差不多不在家呆了。等啊昀从女学里放出来,就该隔几条街去寻我了,也不知道那会儿我们俩还会不会是这个泼皮的样儿。将匣子往他跟前一推,了却一桩心事,坐回了炕桌边上。)

          如今好东西也给你了,回头别被女学里的美人儿勾了魂魄。

          (太阳正好,又吃了一块豌豆黄,顿觉困意袭来。)

          诶,我想去眯一会儿,你要不要一块儿来?


          回复
          21楼2013-03-15 20:05
            【闻言不甘的撇了撇嘴,待要懒嗤一声,却又听人说要睡了。登时杏目圆睁,微怔地望她,似乎试图将她自困倦中扶起,与我长话彻昼。随即稍于心中思量几许,拾起案上闲搁着的瑶草儿,凑上前去,轻搔她鼻尖,巴着眼儿仔细的瞧,生怕错过她任何一个细微的反应】

            【然而终究还是失败了,她始终风雨不动的歪着,安如岑山。于是只可灰溜溜的撒开手,摇着手中的瑶草儿作乐,忽而又想起什么,对着草叶自顾自道】

            好没福气的草儿哟,方才在朱雀街带你走的时候不是还碧绿碧绿的么?怎么这会子便蔫儿了呢?土黄土黄的,连水色也干了,怪道我用你搔她一点反应也没的。

            【螓首一偏,又觉实在无趣,便搁下了瑶草,雪肘支颐,竟也迷迷糊糊的睡去……】


            回复
            22楼2013-03-17 19:23
              【时间仿佛在这里停止了,不知睡了多久,大抵是阁子里安静得出奇,引来了霜序与阿藕。二人一前一后掀了湘帘,步过花厅,一路无人,亦无声,实在纳闷。阿藕素是个直性人儿,见状正要唤两声,便被在前面领路的霜序摇手阻下,“嘘——,姑娘们大概睡着了,咱们静悄悄的去瞧瞧便是。”阿藕觉得有理,便点首以应,自跟着霜序蹑脚步入内室,不禁一惊】

              昀姑娘!

              【恍惚间听见有谁叫我,却因身在梦中,辨不清系谁。而待梦醒时分,睁眼,已然回到了酹月】


              回复
              23楼2013-03-17 1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