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三千皆是虚妄吧 关注:13贴子:784

【一念三千·绾黎&宁惜】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阿狸美人儿,我要来吃掉你了


回复
1楼2013-03-13 19:58
    【自香山送别了那萍水相逢的小姑娘,也没了爬山看景的兴致,一路慢慢悠悠的下了山,踏上了回城的马车。二妞这家伙竟然敢戏耍我,害的我白跑一趟,看下次见面的,我非好好吃她一顿不可。咕噜咕噜马车一路慢行,外头车夫禀报,说是已经进了内城了。择日不如撞日了,正好是午膳时分,不如去瞧瞧这家伙嫁衣绣的如何了,索府我还没去过呢,正好去尝尝她家的厨子,小厨房的菜都吃腻了】

    【如是想着,扬声吩咐道去索府,这一身男装出去玩玩还成,若是真穿着去索府恐怕不妥,二妞就要嫁了,可别给她添什么麻烦去。幸而青衣细心每每出门都要给我带着旗装、花盆底,和两套头面首饰,连带着梳妆用的东西都是齐全的。就在马车里换过女装,重新梳了头。马车到了索府外,那偏偏俊俏的儿郎叶七公子,已是变回了那俏笑明兮的叶七格格了。打发青衣去递上拜帖,叶七格格来看索二格格】


    收起回复
    2楼2013-03-13 20:09
      (这一日天朗日清,我却坐在额涅屋儿里受教育,没能赴了宁惜的约。大概是胡姑姑告的状,因为歇着的时候吃了块儿点心,更要命的是呛了口气,点心渣子喷了她老人家一鞋面儿。说来也怪,我自个儿呆着的时候干什么都稳稳当当的,也没听别人抱怨过我礼仪方面的问题。只要一站在胡姑姑面前,什么起子丢人事儿都能办出来。哎,我与她准是八字不合。

      额涅喝水的功夫,秦老头进来回话儿,顺便告诉我宁惜来访。我在心里对宁惜表示感谢,顺带她们家八辈祖宗。教人把她往我院儿里领,一面又与额涅说了不少好话。终于,我跑到半路就瞅见她了。)

      你来的可真及时,我得好好谢谢你。对,还有赔礼道歉的事儿,来来,进去说。


      回复
      3楼2013-03-13 20:55
        【虽说嘴上埋怨着她戏弄自己没去赴约,可也明白她如今是待嫁新娘,规矩礼仪管家看帐,要学的可多了。再说婚期已定自是不好总出府去的,到底是前日思虑不周约她出来了。青衣去送帖子了,正百无聊赖的端坐马车,摆弄自己手里那串据说是五台山开过光的念珠。九九八十一颗一粒粒的捻过去,这才等来青衣挑帘,说是索府来请自己了,扶着她的手跳下马车,果然看见两个小丫头,对着自己福身问安,说是二格格有请。让紫烟赏了才跟着她俩进了索府】

        【这花盆底还是穿不惯的,搭着青衣的手,一路慢悠悠的前行,这索府的景致也是不差的呢。正问那俩丫头,是去二格格院里,还是去拜见福晋呢,迎面小跑而来的美人儿不正是,那放了我鸽子的二妞吗。这家伙惯回说话的,她这一番话到叫我不好生气了,其实本也没气,只想假做生气戏耍戏耍她罢了】

        福晋可是得闲,我这儿初次拜访,也该给伯母问个安呢?


        回复
        4楼2013-03-13 21:07
          说好今儿下午出门儿的,结果早上犯错给扣在家里了。哎,真是不该。

          (我们俩说话的地方挨着澹宁那院儿,我看见她站在门里往我俩这儿看。我没理会,抢先道了歉,尽是痛心疾首的模样儿。她到没说怪话酸话刺激我,却要给额涅请安去。我这才拽着她的手,闪进了院儿里。澹宁倏地窜进了屋儿。)

          你可饶了我吧,我好容易才出来。额涅估计还跟管家说话儿,回头我替你说一句就得了。都是熟人了,她不会怪这个。

          (我没说假话,腾出空儿来见见宁惜的功夫却还是有的。额涅也早就想见叶家格格,但是天时地利没凑巧,只好先搁下了。)

          要不你自个儿进去,我在这儿等你。


          回复
          5楼2013-03-13 21:50
            罢了,罢了,头次就绕了你,若有下次呀,我非赖在你家里吃穷了你不可

            【似真似假的说笑着,娇嗔不依的道了句要吃穷了她。便是笑意盈盈一路挽着她往里走,一面让她给自己介绍这索府的精致,此处和叶府那股子劲头不一样,倒也雅致的很。既是她说福晋那头不方便也没强求】

            既是福晋那忙着,我便改日再专程来给福晋问安吧,今儿你可得记得回头替我说一声

            【本来就是来看她的,顺便来尝尝这索府的厨子,若是再去福晋那问安行礼,少不了又要说一会话,还不定什么时候出来呢,如今正和我意,也不算失礼了。也察觉到那院子里双盯着自己看的眼睛,只在外头不好问什么,进了她的院子算是彻底放松下来,毫不客气的在那塌上坐下了】

            巴巴的等了你一半日,我可是饿了,有什么好吃的还不快拿上来,我呀如今一头牛也吃得下


            回复
            6楼2013-03-13 22:00
              这怕什么,想吃多少吃多少,再给你打包带着。晚上去问安的时候替你说,我办事,你放心!

              (宁惜多次扬言要把我家吃穷,却一回也没来过。如今又提起这件事儿,我倒要看看她究竟是怎么个饭量。是平时端着劲儿不好意思显山露水,还是根本胃口就小。)

              说的跟真的似的,我家是没养牛,不然非牵出来一头给你吃。吃不完还不让走了呢!

              (忽然凑到她跟前嚷嚷了这么一句,把她吓一跳,待缓过劲儿来又追着要打我。我躲了开来,二人皆以进了院子。霜序知道宁惜来,提前半个时辰端了饭上来,还特意吩咐多做了两个菜。引她坐下,我就将手伸进了香酥苹果的盘子里,活像珍妃主子那日的吃法。)

              先尝这个,香酥苹果。跟宫里珍妃娘娘学来的秘方儿。嗯,比她那儿的好吃多了。


              回复
              7楼2013-03-13 22:24
                【被她突然凑到面前这么一句,给吓得够呛。带到缓过劲满处追打她,奈何这花盆底却是穿不惯,跑不快也不敢跑的。看着等我用完了膳,非要挠她痒痒不可,这家伙一向怕痒,她非得告饶不可,如是想着也不追她了,一路说说笑笑进了院子】

                宫廷秘方的香酥苹果?这可是个新鲜玩意,若是好吃,这方子你可不许藏私的

                【说要吃穷她家也好、吃下一头牛也好,不过是笑颜罢了,我素来是挑嘴的却吃的不多,就是今儿真的饿狠了也未曾多用几口。只对她说的那盘子香酥苹果颇为好奇,也学着她的模样尝了一个,别说这宫中的配方果然是不一样的,跟着多吃几块。依然保持着用膳的仪态,和所谓食不厌寝不语的规矩,二人无话用完了午膳。接过她家丫头递来的茶漱口,又换了茶饮了半盏过后,学着男子抱拳拱手顽皮道】

                小女子多谢二格格的款待咯


                回复
                8楼2013-03-13 22:39
                  绝对不藏,一会儿让霜序写了给你带回去。我还做过一回,炸的时候火要旺,吃之前得把油沥干净,这样才能吃出酥劲儿来。

                  (今儿格外痛快,没像平时一样卖关子。别看我们两个人平时泼皮惯了,吃饭的时候谁也不多说话,就算目光碰上也只是相视一笑,绝没有说笑话儿的声音。其实这又是摆额涅所赐,她指了个嬷嬷过来盯着,说是伺候,实则监视。

                  不说话,吃饭速度自然快了许多,等到七手八脚漱口擦嘴,收拾碗筷结束之后,我才把宁惜叫道窗户底下的炕桌上坐着,起了一阵风,又将窗子关上。霜序过来上茶,是最新一茬的菊花儿。)

                  不用谢。今儿你来了,也不用我再跑一次,你稍等一下。

                  (早就给姐妹们准备了礼物,也不是特意,只是将妆奁中拿得出手又不常用的首饰拿出来给大伙儿做个纪念,往后的索二妞可不能像现在似的混玩了。)


                  回复
                  9楼2013-03-14 17:37
                    【我素来是个刁钻的,尤其实在吃食上尤为上心,平日里若是在旁出吃到什么新鲜玩意了,必得千方百计把方子要回去的,这也算是个怪癖了。也算是拜了我这怪癖所赐,我那小厨房一点都不逊色酒楼出来的菜色。本以为要费会子劲才能讨要到这房子,这家伙大方是大方,可是却素来最爱卖关子,想不到二妞今儿这样痛快,没费什么口舌,就答应把这方子给我了,自是喜不自胜】

                    【饭也用了、茶也喝了,客随主便跟着她在炕桌上做了。听她说让自己稍等,也没多想,只摆摆手示意她去忙,不用招呼自己,虽是初次登门,可二人相熟也不必客气的。歪坐在炕桌上,手里摆弄着那条念珠,一面四下打量她的闺房。索府的精致、柔美,统统体现在她的闺房里,瞧着素净,可那一样都是拿得出手的好东西,摆设的位置也极妙的】


                    回复
                    10楼2013-03-15 11:41
                      (宁惜坐那儿没动,我自个儿进内室去取。抽屉里一溜儿小匣子,描的是五彩春草纹,因着各人的玩意儿不同,又在每个匣子上用纸条写了名字。字是霜序的手笔,近来练字颇有成效,已经工整严谨,能看出些大家风范了。第二排第三个是宁惜的,这个要沉些。取出来又将纸条叠好压在一个黄玉镇纸底下,数数,是第五个了。)

                      就是这个,我不动手了,你自个儿打开。

                      (盒子里有三样,一是金累丝绣花香囊,这是五月绣的,三样里头分量最重的一件,二是象牙镂花小圆镜,巴掌大的一块玻璃镜儿,说是稀奇吧又架不住宁惜家里阿玛能耐,什么都见过。三是红翡滴珠凤头金步摇,也不大有用,她哥哥就是干这个的)

                      之前的不作数儿,这才是正经礼物。开始还觉着挺好,仔细想想,其实都见多了。哎。


                      回复
                      11楼2013-03-15 12:27
                        【茶是上好的菊花,小炕桌上的点心也是极为精致的,却也没动只是喝了半盏茶。索府是精致内敛的美、叶府是奢华张扬的美,不能说好与不好,只能美的各有各的不同。正在左右打量、暗自品评她这闺房之际。二妞已是抱着个小匣子,自内室出来了。她让自己来开也不客气的掀开了那匣子】

                        这荷包是你绣的?

                        【大概也猜到了这匣子之中东西的意义,象牙镂花小圆镜、红翡滴珠凤头金步摇。我自幼跟着玛法自是见了不少好东西,也是知道这几样都是价值不菲的,却单单将那那金累丝绣花香囊拿出来。啪的一声合上那小匣子,又推到她面前。】

                        说好了是我给你添妆的,怎的能来了又吃又拿呢。再者这礼物哪有正经不正经之分,我就相中这荷包了


                        回复
                        12楼2013-03-15 12:43
                          当然是我绣的,花样是简单了点儿,可绣起来费劲儿。

                          (宁惜只拿了荷包一样,上面的绣的不是寻常见的梅兰竹菊,而是玫瑰。样子是照着主子爷赏的那套茶具上画下来的,两朵,特意仿了并蒂莲的样子。大抵我与宁惜真就是好到一处儿去了。菊花茶已经凉了,端起来喝了一口,放下的时候正巧和她推过来的匣子碰到了一处。)

                          拿就拿了,又不是什么大事儿。你若不要我就拿去给别人了,真是好心当成什么。

                          (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重新打开匣子,将圆镜和步摇换了位置摆好。扣下盖子,还是推到了她面前。)

                          哎,你还是拿着吧。


                          回复
                          13楼2013-03-15 13:46
                            【将那精巧的荷包那在手里仔细端详,绣着两朵不知名的花,却是仿并蒂莲的样子绣在一枝上,我虽不会刺绣,可这品评的功夫,却是这些年练出了的,这荷包用料考究、针脚细致、寓意又是极好的,真真让人爱不释手。把玩了好一会,当下就让丫头给自己挂上了,我素来见惯了好东西,到少有能让我这样好不内敛的表达喜爱之情的物件,连青衣都愣了好一会,嘀咕着,自家格格这是怎么了】

                            好了,好了,我收了就是了,今儿我可是赚了,不但蹭了饭,讨了方子,还拿了这么一匣子东西

                            【话既是说道如此,我若再不收不就矫情了,二人的交情不是这点子东西能表达的,可始终是这份心意难得,这就是我为何爱重那荷包的原因。我自是给她准备了不少添妆的东西还没送来,也有两样我用了心绣的,却不精巧的小玩意,如今却是觉着怎么都差些什么了。歪头想了半晌,将手上一直把玩的那串从不肯离身的念珠,摘了下来递到她面前】

                            这是我十岁上得了一场大病,玛法特意亲自去五台山上求明惠大师开过光的。玛法给我时说愿我一生平安喜乐,我亦将这话赠你,愿二妞你一生平安喜乐


                            回复
                            14楼2013-03-15 15:11
                              (我说话的时候宁惜眼神儿就没离开过香囊,里头充的是玫瑰花瓣儿,秦霜序去年种下的,这是第二茬开花。制干花的手艺也是她的,风干以后还能保证香气不散。于是,形神兼备,算得上是一个完美的手工。

                              她最终还是把东西收下了,哪怕用不着,收了我的心意也教我舒坦一点儿。而香囊随即就被她挂上,和她今天的衣裳称极了。我伸手替她理理,双颐生笑。)

                              这样才对,你有没有闻出来,香囊里放的也是玫瑰。

                              (我们俩又坐回去,宁惜把手里的念珠串子郑重的交给我。我注意了好几回,那是她不离身儿的物件儿,准是有特殊意义的。既然她能下决心送我,那也绝对不容我轻易拒绝的。话说到这儿,气氛已经有点儿不对头,说不好,真得很长一段儿才能再见了。)

                              你看你...这么重要的纪念,哎,那我就收下,也谢谢你的祝福。你跟我一样,往后的路会顺利的,你放心。


                              回复
                              15楼2013-03-15 16: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