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随月隐吧 关注:15贴子:202
  • 7回复贴,共1
只有记得开戏了才能记得回戏!亲爱的开戏交给你了嘿嘿><@纳兰熙姒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楼2013-03-17 22:07
    今儿巧是轮了自己当值,于屋内忖踱了好半天,算是择了件湖蓝色对衿儿上了身,门外候着的瞧见了自个儿,慌不忙的朝前迎了数步,垫着靛色儿玉蹑搭了把手,算是踏上这么程。打远儿的守卫瞧见华盖驶来,吆喝着停下。掀了帷裳递了牌子遂是得了允放行。
    不知作何心境,初至了这般城,倒是甚期许着的,这么一来二去好几遭,也是没了那些个赏着美轮美奂的景的情绪。这么折腾了半日算是至了启祥宫外,忙不迭的玉沁刚踏上这方土,远见着钦嫔,喏,现在要称着毓贵妃才是。复莲步玉磐微移数步,柔荑交叠道。

    “婢兰氏,恭请毓贵妃万福金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3-03-18 22:42
      [这两日身子乏得紧,连自个儿都道不出个缘由来。许是时节更替惹得整个儿都跟着懒了。请罢安回来,瞧着时辰尚早心里头就惦记着合该是去寻个地界儿走动一番。倚在肩舆上慵懒地启开微阖上了的一双狭长凤眸,如是寻摸一番适才拢了抹儿慵懒嗓音,问寻着前头是哪个宫。回曰道是启祥。到底坐在上头有些个颠簸,我也懒怠得再是多去周折折腾,打定主意索性就过来这启祥宫避避暑气。才是由着沅意扶着好生下了肩舆,不曾来得及多加走动,就瞧着位宫装丽人过了来。本宫是记得她的。胆敢同本宫说出那般肆意之话的人,当真是少之又少。何况,她又算不得个正经主子,身居紫禁城里头,除却主子,便只有奴才了。搭着沅意小臂缓然上前,漫不经心地打量着眼前人儿和她这个无可挑剔,因而显得格外中规中矩地万福礼。顿了一瞬,再她察觉出几分压抑的时候,适才拂了马蹄袖唤她起身。]
      :兰氏是吧?本宫记得你。得了,起喀,拘这些做什么。
      @纳兰熙姒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楼2013-03-23 08:42
        闻言定了定心神儿,算是得允起了身。梨音绕耳,自是极耐听的,罢了搭了把腕儿,黧眉颦蹙,指尖楼转的仍是最为倾心的那抹子栀子花香汾。暗忖度着今儿确是不宜出行的日子,若是下回倒了班,可得同景阳那厢的说说好话才是,摊上这般事儿,心里当真打怵的紧。
        不知为甚,见着这梅勒娘娘,总想着顶她一番,眼前这当真是贵主儿,是万岁爷的宝贝疙瘩,就好似伊犁那处的时候,总想着同阿姊争点什么,缘的是阿母偏爱她的劲,可她不是我家的人儿啊,冠了阿玛的姓,终究是流不出我们家的血,但我是生生惦念她的。我知晓阿姊的金贵,就同这毓贵妃一般。

        绯唇掩了丝缱绻梨窝,抹了纤姿作态的那股子娆媚劲,深瞳夹了许狡黠,褐瞳折散几许日头上的光亮,鸦睫扑闪出一抹半弧的阴影嘤然道。

        “人都道是贵人多忘事儿,想着娘娘竟也记得我这般无名小卒。当真是让我受宠若惊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3-03-23 19:26
          [我自是瞧出了她自中几分拘谨之意。心里头无所谓什么畅快,却亦算得上是不可否认的舒坦。委实不是本宫记恨从前之事,实属她要本宫忘却不得。被奴才“折辱”这般之事,搁你身上,你能尽数给忘却了?这般糊弄人的鬼话,本宫可不信。这就好比从前的英勇男儿那一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只是打小便身居深闺之中的小女子,固然没有那股子心性,却亦是存着女子的娇矜。自当,什么该忘什么不能忘,心里头根明镜儿似的。说到底,是本宫予她的面子。甭管怎么样的,她也只有说谢恩的理儿。因为本宫的话便是道理。]
          [今儿个赶巧,也是不赶巧。该是说本宫得来福气瞧着她了,还是她不曾好生看过黄历,瞧着本宫了?这些,可是连本宫都说不清道不明的,合该,是给你瞧着了。那会儿她拿画像相胁,似乎全然不曾对如今这番样子得了计量,也是,她怎么能知晓了本宫与生俱来的贵气。况且这些,也不是给她知道的。蝶翼般美睫轻颤掩住眸底个中思绪,漫不经心地挪过视线来瞧她,好半天适才弯了唇角,打喉咙里拢了抹儿慵懒嗓音,娇若莺啼,隐约流露几分漫不经心。]
          :有的东西该忘,合该有的东西偏生要人忘却不得。怎么,你不曾有过这般念想?
          @纳兰熙姒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5楼2013-03-26 2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