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三千皆是虚妄吧 关注:13贴子:784
  • 17回复贴,共1

【一念三千·虞歌&宁惜】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3-03-19 21:44
    @西林觉罗虞歌


    回复
    2楼2013-03-19 21:45


      彼时大喜,阿鸾七品可喜,可亏那丫头不前跟我说不曾差了这么虚名,可如今真真卸了那么一个七品品阶时,我自然信过她游刃有余,亦叫那帮舌根子的光嘴巴,现下我二人可是平起同坐了。素日受惯西府众人拜高踩低,倒也不曾为过。可如今瞧著那帮人百般掐媚讨好,那嘴脸虽,可如今却也不曾讨厌。如今西昭歌叫你们知道,本格格可不是好闲话的。那沉璧倒心善,一味儿顺溜著我话儿,也不至於要他们自赏耳光。静影好识趣,边嚷嚷叶七姑娘来了,倒甭管这些个不中用,径自要去接应。


      回复
      4楼2013-03-19 22:26
        【西林觉罗府外端坐马车内静候佳音,没一会青衣挑帘扶着自己下来,以为是昭歌儿派丫头来迎我了。刚要问一句你们格格那儿可得空,话未出口定睛一瞧,这来迎接我的人那里是什么丫头嬷嬷的,竟是这新封的六品小姐,昭歌儿是也。当真有些意外,心下却是高兴的,话一出口似是埋怨,可这埋怨中的喜气却是任谁都听的出的】

        这样冷的天儿,你怎亲自出府来接我了,也不怕冻着,派个丫头来就是了,我还会挑你不成?

        【必是急着出府连个披风都没穿,见她穿的单薄,又是一头的汗。忙是让紫烟将车里那件醉杨妃二色金翻着白狐风毛的氅衣取出,亲自给她披上,又执意将手里的汤婆子塞给她。这才由她挽着迈步进了西林觉罗府,一路说笑不多时已是进了她的院子,挑帘进屋二人挨着坐在一处。玩笑似得抱拳道】

        恭喜,恭喜


        收起回复
        5楼2013-03-19 23:02


          这亦曾是因著人儿到来而喜出望外,同时也添了几缕愁滋味儿,这六品意味些甚不言而喻,只怕安宁静谧是远了。可我归是要进宫的,不但要为西林觉罗争几口气,而西昭歌本便该踏一踏那宫墙万顷,一瞬毁之於手的滋味儿,可届时西昭歌还是西昭歌么?撤走一念三千思绪不说,容我缓了缓那眶间氤氲,适才敢直视她那灼灼明眸。

          “姊姊怎可怠慢,这可不,我还怕你不情愿呢。”

          由得她将锦衾披自身上,拥了拥汤婆子搓和她的纤纤柔荑,含笑倩兮般带入了院子,侍女忙挑了湘帘上了茶,与她亦许久不见,这一相见,便叫人怀贺词而来,当真生趣。执了岫盏拂洒些茶沫子适才呷了呷,眉角俱弯。

          “宁姊姊不拘我这院子狭小就是呐~”


          回复
          7楼2013-03-21 22:09
            【自从上次潭柘寺一别已是几月未见了,总觉得眼前的人儿有些不同,却有说不出那里不同来。依旧是那俏生生的眉眼,可却总觉得这和那个女扮男装,戏弄自己的昭歌儿不一样了。许是进了六品人也小心谨慎起来了?也不难理解,想想自己不也是走的越远这人就愈发谨慎起来。好在不管怎样,二人依旧是一水儿的亲厚。偶尔思极二人的相识还会觉得有几分好笑,虽说不是最好的开始,可结果却是最美的。虽说不是自幼一同长起来的交情,可却是实打实的把她与阿鸾安安一样的当成亲妹妹疼爱。】

            傻丫头,我是你姐姐,这做姐姐的岂会挑妹妹的不是

            【饶是这屋子的地龙烧的倒也算暖,我这素来畏寒的身子,仍是饮了大半盏热茶才敢脱了披风松快松快。也才到处功夫来打量她这屋子,虽说不似那样宽敞华丽,却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而且布置的极为舒适雅致的,想来也是昭歌儿的手笔。慵懒的往塌上靠了靠,搁了茶盏笑了句】

            怎会,我呀这都乐不思蜀了呢。对了,我初次到访可要去给福晋问个安?


            收起回复
            8楼2013-03-21 22:24


              要说变化之大而奇,若是她知悉每个昼夜疏影夜投之际每每思不能眠般思虑,那也不曾搔头喊疑了去,可都尽是宫廷万顷,巍峨挺立连绵不断之貌,每逢思来念去,那一墙之隔,阻绝多少人的情与爱。我心跟明镜似的,知悉付之予心无用,只好任水顺妥自流罢了。好在我与她还有好些日子,这阵子愈发揣揣不安,琢磨著该说不该说。

              “额涅身子不爽快,素日也便不管这些个。宁姊姊呐,昭歌儿正好一事告之予你…”

              “你可别不高兴……”


              回复
              9楼2013-03-21 22:50
                【她是庶出的我自是知道,刚一句是否去拜见福晋也不过是随口一说,若真要去见也尴尬,去见她亲生额娘又显得对嫡福晋不敬,若去见嫡福晋又难免昭歌儿多想,她既是说那头不方便,我到乐的清闲了】

                【二人都不是那等拿腔作势的人,素日里一块玩闹自是随意的紧,有什么私房话往往打趣着就说出口了。她说这话时我正拿了一块桂花糕要吃,前一句听她有事要与我说,只当她想出什么新鲜的点子玩儿了,这丫头惯是会出鬼主意的;后一句让自己别不高兴,免不了抬头去看她的面色,鲜少见着这般严肃正经的昭歌儿。本就是觉着她有些变化,此时更是心里隐隐觉着有些不对,却还是笑着打趣了一句】

                难不成昭歌儿背地里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儿,怕我知道?


                收起回复
                10楼2013-03-21 23:00

                  -

                  我二人素日里惯会玩闹,如今这般气围平日倒稀奇,牵扯几丝笑意欲盖弥彰,我本该知悉个一清二楚,西昭歌哪儿瞒得叶宁惜,怕是如此不说,未来的吞吞吐吐亦会被她揭现。眼前人儿的一颦一笑已然惯于自然,往后再不得相见的天儿该有多么难过。喜鹊唳嚎,每逢回春便叫声不已,此来彼伏。往后怕是无了这唳嗷喜声,多少乏味。蜜唇缱绻紧抿水眸翦然,支支吾吾吐出声儿来。

                  :“这元月将至,昭歌儿该是进宫了的时候……”


                  回复
                  11楼2013-03-22 20:35
                    【要不然选秀这是满洲姑奶奶素来逃不过的,八旗贵女都少不了要进那紫禁城走一圈的,许是得主子爷青眼留在那血染的清宫,为妃为奴全凭自己的命数了;又或是指给皇亲国戚为妻为妾,也是家族的荣耀;若是家里心疼走个过场落选出宫寻一门姻缘,也是有的。她的年岁身份选秀自然不是奇怪的事儿,可她如此郑重又有些吞吞吐吐不情愿的说出来,已是猜到恐怕不是走个过场了,应是西林觉罗家有了决定。不禁有些伤感,这大好的姑娘都要送进那吃人的地方吗,昭歌儿这样的性子真适合那地方?只多说无意,这不是我能改变的了的。想说出什么安慰的话,却是那样苍白无力】

                    那地方....你切忌万事小心吧


                    回复
                    12楼2013-03-22 20:49

                      -

                      八旗姑娘逃不缺的朱墙绿瓦,我相信每家子都逃不掉走上那么一遭,额涅总叨扰我,那是极尽繁华集供万家灯火的地界儿,可山河永寂后却相之落寂之极之数,何其见得。辗转侧首颜颦排侧,容颜如君恩,稍纵即逝。我是西昭歌,所以我是命中承乾的贵人,我要承转后宫,不可方物!心绪不禁乱萦,眼眶氤氲。

                      :“宁姊姊…昭歌儿不舍得你……”


                      回复
                      13楼2013-03-22 21:22
                        【西林觉罗家不是小门小户的,送个闺女进宫再正常不过了,昭歌儿呢虽是有千好万好的终究占了个庶,日后亲事上难免有些坎坷,可若是进了那红墙里便是不尽相同了。可那紫禁城随着额娘姑姑也出入过几次,可仅仅是去问安也觉得那个地方,饶是再富贵也给人一种说不出的不自在感,若是真真正正踏入那地界又将如何呢?一面安慰着自己昭歌儿非池中之物,可却又是实打实的为她担心着、忧心着,亦是不舍的。强忍着心中那股子酸意,拉着她安慰道】

                        傻丫头,以后就是大姑娘了,可不许再这样孩子气了,又不是什么天南海北的地界,姐姐进宫问安,绕个路去看你又能费多大功夫呢,到时候咱们昭歌儿就是娘娘了呢


                        回复
                        14楼2013-03-22 21:32

                          -

                          我知著他们都揣了些咋的心思,无非顺应圣恩推个闺女儿入宫,却又不想折了嫡女伤了妻心,所以昭歌儿必须要争气。况且宁姊姊可都是二品了,无非请安问好时若能拣了空档,细细想来可都是可行的。饶是我万般不舍得,可昭歌儿必须要舍,方能得。而西昭歌要舍的,便是这连绵的儿女情长。皓腕抹了抹芙靥上泪珠儿,强牵三分笑颜。

                          :“那说好了,昭歌儿会在皇宫里头等著你来,不见不散。”


                          回复
                          15楼2013-03-22 21:47
                            【纵是千般不舍万般不舍的,人家西林觉罗府的事儿容不得我来管,也没有我插嘴的道理,亦是容不得我来评说得。只是单纯的心疼眼前这依旧爱玩爱闹的小丫头,心疼这个一声声宁姊姊叫着的昭歌儿,私心里早就把她当成亲妹子的昭歌儿。她既是这般说便是说明昭歌儿想开了,我便是更不能勾着她哭了,捻起帕子细细的为她擦去脸上的泪痕。扯了笑意声音略略有些颤抖的安慰道】

                            瞧瞧都哭成小花猫了,姐姐过些日子许是要回盛京去一次,恐怕就赶不及送你了,这个你拿着,算是咱们姐妹俩留个念想吧,等你都安顿好了,姐姐再进宫去看你

                            【叶宁惜是个面冷心热的人,说什么去盛京只是怕面对那样离别的场面吧。只是来贺喜的,除过贺礼外,一时仓促并未准备什么,便是将身上那从不离身的羊脂白玉的玉佩摘了下来塞到她手里】


                            回复
                            16楼2013-03-22 22:03

                              -

                              眼前人儿的测隐愈发,而我亦生怕自个一旦崩墤洪濆而出,接了一方丝帕细细拭擦。这里廊檐处处碧墙堆砌愈发眷恋,雨堤滴答潸然泠泠,接予她送之的羊脂纯透玉佩安好放入襟间,忍得眶里氤氲旋身翩翩,怕自个儿愈发不舍得,忙略带哭嗓往静影道;

                              :“天色不早,姊姊也是该回府了,送客。”


                              回复
                              17楼2013-03-22 2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