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三千皆是虚妄吧 关注:13贴子:784
  • 11回复贴,共1

【一念三千·祁熠&宁惜】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3-03-19 22:04
    【这不今儿难得全家聚在一起用膳,晚膳过后我瞧着天色尚早,要来鼓楼夜市逛逛。安安说有功课要做回了院子,这真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呢,额娘说有事儿不来;阿鸾那儿刚接手铺子,虽说阿玛安排的一应俱全,可也有许多不解的地方要请教阿玛,父女俩到书房说话去了;大哥他们自然没兴趣和我一个小姑娘出来了】

    【这么一闹难免胡思乱想,早就没了逛街的好兴致,却也不愿带在府里。看着一家其乐融融、欢歌笑语,果然我还是不讨喜的,我在府里的地位依旧一成不变,就如同刚回府第一次和阿玛一同用膳,那一桌京菜中围着的那盘盛京肘花儿一般,依旧是那样的格格不入。所以这鼓楼夜市便只有我带着一群丫头嬷嬷来了。慢慢的在街上走着,偶尔也会在小摊子前停下,买上几样小玩意】


    收起回复
    2楼2013-03-19 22:15
      [日子如流水般过的飞快,转眼又是月余,自己的心境早已不似刚出宫那会对什么事都感到新鲜的时候了,这些日子自己可谓是把京城逛了个遍,说起来也没有什么有趣的事,不外乎是些柴米油盐,风花雪月的事,自己倒是觉得有些腻了。]

      [早就听说鼓楼夜市热闹,自己却是没得空去,今日趁着天尚早,府里也没有什么大事,瞥了一干小厮们,独自一人出府闲逛,一路走来倒是热闹,各种各样摆摊的,倒不是什么珍品,不过是图个新鲜罢了,随意的瞧着摊子上的小玩意儿。]


      回复
      3楼2013-03-19 22:27
        [正是乍暖还寒的时候,街上不少行人除去了臃肿的冬装,换成了鲜艳亮丽的春服,这倒成了闹市上一处惹眼的风景。街上商贩的吆喝声倒是吸引了许多来往的行人,东瞧一家西望一家,却没有一家吸引自己的,摇头叹息间恍惚听到前面热闹的锣声传来。]

        [随着人流前进,想去瞧瞧前方有什么热闹。被吵吵闹闹的人群挤在中间,眉头微皱,心中升起一股想回府的冲动,犹豫间耳边传来一道似曾相识的声音。抬眼一瞧,心中一乐,原来是她,打消了回复的念头,眉目一挑]

        :“哟,原来是你呀,茫茫人海中又相遇了,可见我们很有缘分呢。”


        回复
        5楼2013-03-20 21:32
          【我素来爱在市井间行走,穿行在这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听听这吆喝叫卖声;百姓讨价还价声;又或是看看这万家灯火;在小摊上买一件不够贵重精致,却别有新意的小东西;又或是去东头哪家馄饨铺子吃上碗鲜肉的馄饨。这或许没有平日那挥金如土、纸醉金迷的生活那样奢华,却是这样真实,快乐】

          【本出来时心情并不好,这会子逛了一会倒好起来了。可我怎么这般倒霉又遇见这人,上次险些让他抢了我的狐狸,今儿又被他撞到,哼,什么缘分,我看是孽缘吧。看来赶明我要去好好烧上几柱香,让菩萨她老人家保佑我,再别遇见这倒霉鬼才是正经事呢。不耐烦的哼了一声,如是想着话已是从嘴里冒了出来】

          什么缘分,我看真是晦气


          回复
          6楼2013-03-20 22:27
            [许是看惯了顺从的嘴脸,突然出现了跟自己对着干的人倒是让自己起了兴趣,还记得上次围场她那骄傲的模样,依稀记得那支箭上她说的叶字,自己本想通过那个字查出她的身份,转而一想这样不知名字与身份岂不是让游戏增添了乐趣,左不过是哪个八旗家的小姐]

            [瞧着她变暗的脸色,大概是想起上次的不愉快了,对于她还记得自己心中颇为高兴,只是听了她不假思索的话,不悦的瞥了她一眼,惯性的想呵斥她,却在话出口是改了]

            :“哦?晦气,那倒还不至于,至少遇到你之后,此刻我的心情还不错”


            回复
            7楼2013-03-20 23:21
              【常年在生意场上行走,人早就练的圆滑无比了。虽说依旧是那个高傲的叶宁惜,可却学会了隐忍的喜怒不形于色。若是平日这种情况,虽说也不会退缩半步,准是绵里藏针的刺他几句,让他说不出来什么,却不会这样直接。那嚣张的敢当街挥鞭子的,叶宁惜不早就留在盛京了吗,如今京城的是温文尔雅的大家闺秀叶七格格呢】

              【不是没注意到他向自己投来的眼神,豪不掩饰的瞪了他一眼,冷冷的哼了一声,话锋一转娇呵了一声】

              撞了本格格连句抱歉都没有,好个不动规矩的人


              回复
              8楼2013-03-20 23:43
                [随着人潮渐渐散去,烦躁的心渐渐静了下来,变得愈发懒散,听着她的话,哂然一笑好个牙尖嘴利的丫头,真不知是哪家教出来的。寻常家的大家闺秀哪个不是温婉可人,一副弱柳扶风的样子惹人怜爱,她倒是威风凛凛,有些嚣张,真是太不可爱了]

                [好笑的瞥了她一眼,自个长这么大还没给谁道过谦呢,更何况刚刚自己在走神,哪来的抱歉之说,语气清凉的回道]

                :“道歉?你刚刚不是说了我不懂规矩,那不如你这个懂规矩的先做个表率?”


                回复
                9楼2013-03-21 20:14
                  【打量着我会上你的当不是,示范?我若是真依言岂不是变成我给道歉了。哼,笑话,真当我叶墨勒宁惜是那常年养在深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女子吗。这种拙劣的计量也敢在我面前使?这人真是顶顶讨厌的,越发瞧着眼前的人慵懒自得的笑容,那笑容仿佛是在嘲笑我那他没办法,让人瞧着实在太碍眼。】

                  【怒极反笑,人也是愈发沉静下来了,轻蔑的撇了他一眼,柳眉轻佻,漫不经心的道了句】

                  让本格格给你示范规矩你还没这么大的面子


                  回复
                  10楼2013-03-21 21:21
                    [抬眼瞥了眼渐暗的天色,不知不觉间竟在她身上浪费了这么些时间,听她自称格格,嘴角扯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这京城别的不说,皇亲国戚却多的是,大街上随手抓的富贵子弟指不定就是个皇亲。也难怪性子这般蛮横,不过一次两次是图个新鲜,日子久了任是谁也不会喜欢这般性情的女子,摇了摇头逸出一声轻叹]

                    [呵,没有这么大的面子,眼前的她也太高看她自己的身份了,且不说只是个八旗家的小姐。自出宫后还没人敢这么对自己说话,噙着笑意,缓缓走至她身边,只手捏住她的下巴,微抬起,与之对视,一字一顿道]

                    :“女人,你最好看清自己的身份,比你身份贵重的多了去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这么大度的容忍你的傲慢,记住了下次说话之前先经过脑子。对了,想让我给你道歉,你没有这个资格。”

                    语毕,松开她的下巴,甩手离去。


                    回复
                    11楼2013-03-21 2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