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亦作止吧 关注:23贴子:765
  • 33回复贴,共1

【还酹江月】钟素昀&富锦凰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要上学,存一发走着?


回复
1楼2013-03-25 21:14
    @富察锦凰


    收起回复
    2楼2013-03-25 21:14
      【杏眼儿微阖,闲乘马车,听那轮轴一圈圈地轱辘,轧过迢迢街衢。自那日别了阿黎,心下总算减了份念想,几日里意舒气平,不曾着过半点慌。只是偶尔于归府途中瞥见紫禁城巍峨的檐牙高啄,终究有些隐隐悸动】

      【便如是想,相望不如相闻,纵山盟错付,鱼龙潜跃也还成文,遥传尺素。忽闻轿外阿藕道了声“落”,知是马车将驻,便起先端稳着身儿,却不成想仍避不开那颠簸一遭,鬟边瑶动,于耳畔脆脆闹开】

      【长眉青岚迭起,盈盈落步,自于堂前站定,颔首笑望群生】

      钟家有女,名素昀,卿若不弃,大可叫我一声阿昀——


      收起回复
      3楼2013-03-25 21:41
        【因骨血为汉之由,任是何等才高八斗的风流墨客,都难逃那纸上谈兵之名,故阿玛心有不平,着意习马,久而久之,钟府里的马车亦日益精致起来,一路踏莎而行,披晨曦风露,竟不觉一丝尘土。因而是时云鬟依旧,衣衫匀整,只眼辉流丽间平添几分女儿灵韵】

        取的是绿绮引素心之素——

        【话尚未说完,堂下便一阵私语窃窃,更有胆儿大的,直递了莫名眼神儿来,环绕一瞥,教人觉的浑身的不舒坦。眼角略略提起,却也并未失了雅节,只气定神闲的一一回视,末了再字字珠玑的续上】

        而那昀么……日旁匀部,却不是竹均,所以——【眉峰回转,唇线微弯,睇一眼来人递来的素笺,算是尽足了礼数】失之毫厘,谬以千里,况且阁下可知,它也读筠?恰与劝君更尽一杯酒同音呢。


        收起回复
        5楼2013-03-28 21:44
          [ 正说话间,一柄乌黑油亮的紫竹戒尺敲在案头,哆地一响,登时鸦雀无声。女先生肃着一张面孔,一向温软的声调兀地冷了几分:]

          “已上课了,为何还说话呢?”

          “先生莫恼,学生知错了。”

          [ 起身垂手而立,未作任何解释,仅这般应了一句,便不再做声。女先生又以戒尺点着书案上的钦定词谱,]

          “待课后留堂,将卷二至卷五抄一遍。”

          [ 言罢示意我们落座,旋身至课堂前方站定,开始授课。我在堂下,颔首低眸,专心致学,并无半分不服之意。心中倒是极佩服这位伊图墨先生的训导之道,她体恤女儿一双巧手,并不真以戒尺施罚。只是今日回家的时辰要更迟些,又得麻烦宋嬷嬷替我与孩子们打圆场了。]


          回复
          6楼2013-03-30 22:41
            【 正围着名姓作文章,兜兜绕绕,总逃不开君云二音,无趣且先不说,更怕伤了和气。水眸溜溜儿的,挨近坐了,想着倒要说些无可争议的,缓一缓才好。便凑上人前,待要开口,忽见她鬓边暗缀的一颗滚圆珍珠,四周皆由碎彩石勾勒,俯仰间华光绰约,不禁低声惊呼。】

              阁下可是……过了及笄……?

            【 言语极是隐晦的发问,还怕是低估了,却也不得不如此。忽闻堂上一声高呵,已是骤惊,接着又闻醒目拍案,平素闺秀,何曾见过这样的阵仗,吓得直往衣领儿里缩。】

              噢…还请先生息息怒罢,急火攻心呀~

            【 话音刚落,堂下便又激起千层浪,全然不是初时的窃窃私语,更有甚者,笑逐颜开。皎皎眸光流转,见是个粉面蓝衫的女子,看似无甚建树的模样,竟大笑如此,登时横眉冷对,又气又疑。】

              你额娘平日里便是这么教你的?我怕先生一时气急,如此说有何不妥儿?嗯?你要是不服气,大可站出来说啊,窝在堂下唐突发笑是个什么本事?

            【 话罢乜斜了那女子一眼儿,懒懒收回眼波。自个儿只是奇怪,分明是关心人的话儿,怎么堂下躁动如此?那先生似乎也不大受用。翦秋瞳鳞纹一泛,睇一眼那老夫子,瞧着反是愈发恼了。】


            收起回复
            7楼2013-03-31 11:00
              [ 得允落座,正见斜座儿的小伊格格肆无忌惮笑开,一双削肩笼在水蓝色的直裰里,直乐得花枝乱颤。这丫头便是这堂上女先生的亲侄女儿,素日里娇生惯养,心中之傲气比起身旁这位,大抵是有过之无不及。并不愿这位钟姑娘初来乍到就结下梁子,便以笔秆稍勾了勾她的衣袖,示意她不要呈一时口舌之快。]

              “诸位请将词谱第七卷打开,翻至第六页——”

              [ 女先生又将戒尺往讲案上一拍,惊堂木一般的,令四下再度恢复了肃静。各人取了书本摊在案前,惟钟姑娘入学匆忙未有准备。却见她一副气定神闲模样,怕是早已将词谱烂熟于胸,却仍是将自己那本往她桌面上稍微一推,将探询的目光投了过去。]

              “可要一起看呢?”

              [ 微微动了口型与她交流,并不再发出半点语声。]


              回复
              8楼2013-04-06 00: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