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亦作止吧 关注:23贴子:765

【不会起名】娘娘,你还记不记得大明湖畔的钟素昀!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钮钴禄夕蔺 我认识钟姑娘,我会拐弯儿抹角打听你俩的风流韵事~你看在哪儿开,我可以进宫的~~


回复
1楼2013-03-27 17:37
    嗯嗯!就在我宫里行不?0.0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3-03-27 21:10
      (春夏秋冬又一春,转眼儿又到了草长莺飞色时节。春困就打这时候儿起,你看,祺妃主子午觉还没歇起来,今儿是有些晚了。我嫌屋里闷得慌,和正苑的千总管聊天。有小太监来报,说宓嫔娘娘跟这儿不远,是来给祺主子问安的。我便向千公公打听这位娘娘,这才知道,她就是钮祜禄家的格格,阿昀的金兰。我想见她,所以没往里屋儿躲。就和千公公守在门前,没等她走到近处儿已经迎了上去。)

      问您的安。


      回复
      3楼2013-03-27 21:56
        ( 晨起定醒各宫娓娓都走了一遭,末了才归了这延禧正殿请安。东西十二宫本就大,兜上一圈委实不易得很,待到了这儿脚底下早已生的酸疼。扶着素心亦步亦趋的过了甬道,便径直往那正殿去。垂首暗察了番衣着是否,未及抬眼,鹂音曼妙脆生生入耳。 )

        ……嗯?

        ( 心下正当疑惑,不免扬眸止步仔细瞧着眼前伊人。侧眸一瞥,千总管?目光不动声色移回立于前首之人身上,能站在千总管前面的,还如此稳当的,这丫头来头不小。 )

        起来吧。

        ( 稍稍往前移了半步,倏的一笑。 )千总管,这姑娘面生得很....


        回复
        4楼2013-03-28 16:59
          (娘娘一脸诧异,叫我起来却不跟我说话儿,照直去问千公公。公公上来请安,向娘娘介绍起来。我站在一边儿干笑,这倒也不错,终于不用自个儿报姓名了。其实,我在宫里头出现的时候不少,连不怎么常露面儿的贵人也都认得几位。千公公知道我的底儿,因此介绍的格外详细,倒是一句话就能完的事儿——这是十六爷没过门儿的福晋!)

          回您的话,千公公说的没错儿,我姓索绰络,您叫我阿黎就好。

          (若是位年长些的娘娘,我倒更愿意让人家叫一句‘二妞儿’。特意用了阿昀对我的称呼,不仅是因为娘娘看着年岁小,更是想在我们三个人中间牵出一道儿看不见的联系。)

          祺妃娘娘还未起,这会儿太阳又晒得慌,要不,您进去坐着等?


          回复
          5楼2013-03-28 17:24
            (我只朝她一笑,便让进厅里去。千公公招呼小苏拉上茶,又给娘娘搬了座儿。要说延禧宫的小丫头训练有素,她才坐稳了,茶也跟着上来。我接过茶盘,端了一盏过去,这才站到跟前儿说话。)

            我不知道娘娘喜爱什么茶,想来丫头们与您熟些,定是合您口味的。若是不好,您全怪在我头上就成。

            (小丫头不是祺妃跟前伺候的,只是这会儿人都在里间候着,才由她来上茶。我替她先给娘娘说了好话儿,免得往后日子难过。)

            听您的口音,可是北京人?


            回复
            7楼2013-03-28 18:03
              ( 初春的时节人难免犯困,祺妃还未晨起情理之中,且今日我起的早来的也早,本就没想能顺利的见着人。本以为更千总管打声招呼,回去睡个回笼觉再来的,可却碰着了阿黎,睡意尽消了。 )

              阿黎也坐吧,站着说话我都嫌累。

              ( 我边接过茶盅儿边说道,垂首浅呷了口润了润嗓子,笑意初绽,表明了茶味尚可之意。瞧着她坐下了,我才接了她的话回道。 )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


              回复
              8楼2013-03-28 18:13
                我猜的挺准。

                (我往娘娘的左边儿坐下,手肘支着桌子。——这就好办了,即便是套近乎也得对路子才行。我与十三阿哥的额涅就是因为话没说对,才互相看着不对劲儿的。)

                以前进宫没见过,您是哪一年进宫的?

                (如果我没记错,那就是去年的事儿。我想,她都没跟啊昀见上最后一面儿。她与阿昀一般儿,年纪绝不比我大,却生生长我一辈。只是各人有各人的命,我也没什么好计较的。)


                回复
                9楼2013-03-28 18:28
                  ( 杯子捧在手心,壁上青花藤莲纹路印在掌心,温热的水将温度层层迭至心内,连唇角的笑也无端揉进了几分暖意。准,是挺准。不过开个话头对个路子套个近乎,说什么都不为过,本嫔一一尽数跟她说了便是,不过我却想知道,她接下来想接什么。 )

                  去年,秀女大选。

                  ( 是,去年的选秀佼佼者众多,我钮钴禄夕蔺不过只是其中的沧海一粟,可来日方长,谁好谁坏且看呢。 )


                  回复
                  10楼2013-03-28 18:44
                    (我有些后悔,要是能早点儿认识她,没准儿我们三个还有机会在女学里轰轰烈烈一回。下了课,围在街对过的茶摊子上说笑话,说道高兴处,揽过她的肩头,唤一声‘夕蔺妹子’,好不快哉。哪儿像现在,她敛着性子过活,真是难受极了。)

                    那常与您一起的格格们没有同年进宫的吗,我听千公公说,在路上总是见您一个人。

                    (这话当然是胡诌出来的,不过是为了套出阿昀来。千公公自然是要解释的,我用眼神教他别吭气,这举动已经有些过了。我差一点儿就要合盘问出来,终是守了信。她似乎在想些什么,我又故意说。)

                    我参选比您早些,却没娘娘的福气,不过,还能见着宫外头的姐妹们,也算值得了。您呢,进宫前可有相处好的?


                    回复
                    11楼2013-03-29 13:39
                      ......噢?

                      ( 这姑娘倒是跳脱的很,意味深长的瞧了眼她,继而垂下了眸子.抬手抚上皓腕处的碧玺玉镯,扬眸瞅了眼跟那踌躇不安劲儿的,想来也定是这姑娘添油加醋愈发不着边际了,呵呵一笑,抬首眄她. )千总管果真尽心.

                      ( 再是听她下文,娥眉颦蹙,这,怎么越听越像是套我话呢? )

                      宫外相处得好的也不少,比如说,这叶墨勒家的小姐倒是和我.....

                      ( 随意叫出了个姓氏,瞧她脸上神色变化也不大,约莫就不是那家的小姐了,续了尾音儿继而说道. )还有钟家阿昀皆相识,不过交际不深罢了.


                      回复
                      12楼2013-03-29 14:38
                        ......噢?

                        ( 这姑娘倒是跳脱的很,意味深长的瞧了眼她,继而垂下了眸子.抬手抚上皓腕处的碧玺玉镯,扬眸瞅了眼千总管跟那踌躇不安劲儿的,想来也定是这姑娘添油加醋愈发不着边际了,呵呵一笑,抬首眄她. )千总管果真尽心.

                        ( 再是听她下文,娥眉颦蹙,这,怎么越听越像是套我话呢? )

                        宫外相处得好的也不少,比如说,这叶墨勒家的小姐倒是和我.....

                        ( 随意叫出了个姓氏,瞧她脸上神色变化也不大,约莫就不是那家的小姐了,续了尾音儿继而说道. )还有钟家阿昀皆相识,不过交际不深罢了.


                        回复
                        13楼2013-03-29 14:40
                          (娘娘的眉眼间写满了对我的不信任,我有点失望,一年不到,原本伶俐的小姑娘就成了这幅老成的样子。怪不得阿昀不愿提起,她是早就猜到了这一层,而我还抱着一丝好意认为,不是所有姑娘都会变。哎,我太低估紫禁城的催人能力了。)

                          那便对了,我还当娘娘不喜与人交往呢。钟家的小姐我也认识一位,没准儿与娘娘认识的是同一位呢。

                          (大方的对上她的眼睛,还给她一个别有意义的笑脸。既然已经自作主张替阿昀抱不平,就不怕再多说几句。)

                          钟姑娘有位金兰也入了宫,却没与她道别,她为这事儿伤心了好久。不过娘娘重情义,肯定不会做出这种事儿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3-03-30 09:17
                            ( 她眉梢眼角皆是可惜遗憾之意,不曾多想,宫外的看宫里的都这样,不新鲜了。听她提及钟家小姐,乌瞳略略一转,京城钟家的人多了去了,谁都有可能。 )

                            是吗,说来看看,不定是一人呢。

                            ( 一抬眼便撞进她投来的目光,继而看见她别有深意的笑,我一挑眉静候她下文。她目光同我对视着,不偏不倚,可听着她的话越往后说越又不大对劲,转念一想她先前的几句话,便是给人对上号了,这丫头八成是说我呢。我挽唇略略一笑,不做扭捏,开口道。 )阿黎这话我算是听明白了,我想啊,那个人就算没予以道别,也定是惦记着钟姑娘的,金兰嘛,不会忘。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3-03-30 20:15
                              (看来娘娘也不是我想的那样,我才她也猜出来我的意思。二人均未将话点破,这样也好,便是达成了共识,我选择相信她。把那些莫须有的猜测全部抛到脑后,只想着等啊昀从女学放出来,把这件事儿讲给她听。)

                              娘娘一定是懂了我的意思,何苦点破呢?我相信您的话,要是钟姑娘知道了肯定不似先前那么伤心了。

                              (话题到这儿戛然而止,默契的不再提起。我刚想说点儿别的,却见内室里出来两位打帘子的苏拉,说是祺妃娘娘起了,洗漱完毕就要出来。我站起来,顺便去扶宓嫔娘娘。)

                              夕蔺姑娘,我知道你的名字,快起来吧。

                              (在她耳边悄声说了一句,她一愣。终是相视一笑。没再多话,静候祺主子了。)


                              回复
                              16楼2013-03-30 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