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亦作止吧 关注:23贴子:765
  • 14回复贴,共1

【凑合着看】劳烦娘娘移个驾呗=w=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赫舍里若言 娘娘剧情地点啥的你定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3-03-27 21:15
    外景~沁心湖


    收起回复
    3楼2013-03-27 22:16
      ( 紫禁城里兜了一圈不免有些汗湿,晃过神来才发觉脚下离延禧还远着,素心说前面不远便是沁心湖了,扶着素心转了旁路拐到湖边小径上。越往深走便越发觉着凉意袭人,路到尽头了,这湖光景色也尽收眼底,耳畔发丝迎风而起。 )

      就在这儿罢,都离远点——

      ( 近处无人,便都令他们站得远些。 )


      回复
      4楼2013-03-28 17:26
        不是说了离远点一一

        ( 听到由远及近的脚步声下意识转头音调冷冷带了点不耐烦,视线触及瑞妃,方敛了神色,话音戛然而止,屈膝欠身轻福唱和礼成。 )

        瑞妃娘娘万福。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3-03-28 20:41
          [ 莲步翩翩上前,依稀瞧着那装扮倒似是位嫔主儿,嫣儿耳旁轻轻复道说是延禧宫的宓嫔 ,哦~祺妃宫内的,‘不是说了离远点’,闻言一旁的嫣儿准备脱口而出,转眸朝嫣儿使了眼色,嫣儿方才意会将至嘴边的话语收敛回去,继而莲步向前,梨涡浅笑依旧 ]

          ‘一大早的,妹妹这么大脾气...’

          [ 复而莲步绕过她的身旁微微扫过波光粼粼的湖面,杏指微抬扶了扶鬓边斜斜坠下的金凤斜簪,镶金红珊瑚护甲在眼光照耀下愈发闪烁夺目,侧眸嫣然一笑,百媚横生,缓缓道出后语 ]

          ‘可不好,起来吧’


          回复
          8楼2013-03-28 23:43
            ( 话一出口就犹如泼出去的水难以收回,她什么动作,她宫女又是什么动作,护主心切?我只暗自一笑,躬身欠着垂首如是,她赫舍里氏费劲辛苦才到了今天的妃位,可还是屈居旁人檐下,说是不甘心怕是违心话,所以她还要等还要维持她瑞妃的贤良淑德,故而她断断不会在此时纵容了她的宫女。起身抬眼看着瑞妃,只淡淡笑了笑。 )晨起便觉得身子不大爽,想着出来走走看看会好些,不想冲撞了娘娘,娘娘恕罪。

            ( 素心过来扶着我,我只侧眸瞥了眼她,继而转回了目光,薄唇楹笑间添了几丝跳脱随和。 )

            再说娘娘如此悄声漫步,倒是吓了嫔妾一跳。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3-03-29 08:52
              [ 素手扬起镶金红珊瑚护甲轻抚耳帘,一双剪水秋瞳里满满漾着笑意,姣好的长眉轻轻一挑 向上挑起的妃唇勾勒出一朵和婉的笑纹,媚眼侧眸微微扫过那素雅的脸颊,柔言缓缓道 ]

              ‘哦~若不是听的宓嫔亲口说,方才听着那嗓音倒真不觉得宓嫔胆儿小呢’

              [ 话语间微微带过,素手接过小安子手中的鱼饲料,步履向前轻轻摇曳,杏指轻拧着微微撒湖面,未几便见成群的鱼儿争先恐后的争着,抢着,哪怕是换了位置,也能敏捷的争着游过来,凤眸冷冷瞧着 ]

              ‘真有趣儿’

              [ 别有深意一笑,转眸微微扬起脸颊,温婉柔和眸光与其对视 ]

              ‘生气容易老,特别是女人’


              回复
              10楼2013-03-30 12:52
                ( 她话里尽是凉薄讥讽,也未曾看她一眼。我胆小的很,但我晓得,但凡胆小之人皆会收敛,而紫禁城里就得收敛着做人。我淡然一笑不置可否,低三下四的阿谀奉承断然不会。 )

                这食饵在娘娘手上,鱼为了活必定跟随娘娘,可都想多得也就必然会争破了头,此番景象不止这有,哪儿都有。若无趣,娘娘也就不会逗它们了。

                ( 垂眸只是淡淡扫了一眼那些劳此不疲的池鱼,兀自挽唇略略一笑收回了目光不再去看。瑞妃乐在其中喜看这风云,不止是这一央池鱼,而是后宫里上等好戏。她袭一身华服光鲜亮丽惹人注目,这就是冷暖,强者即贵。 )

                ( 抬头笑吟吟的瞧着瑞妃,杏眸的漫不经心依稀可辨。 )

                娘娘心里念着这句话,故而心宽,人也美,难怪娘娘承宠不衰呢。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3-03-30 20:00
                  [ 传入耳帘的话语并未影响手中的动作,微微的凉风将细碎鱼饵撒的更均匀,定眼瞧着它们满足自在的游逸着,方才转眸微微一掠 ]

                  ‘你怎么觉得本宫是在逗它们呢?’

                  [ 眸光轻轻扫过内敛秀丽的脸颊,喂着鱼儿也能有这股子想法,是个细心之人,却少了那份谨慎,小心使得万年船,踏踏实实走着方能走的更稳更远,懂得适当收敛之人总归是有一番作为的,一抹谄媚笑靥]

                  ‘意会有时却无需言会..'

                  [ 步履朝她身旁轻轻挪走莲步,素手虚掩附于耳畔近侧微启红唇,不紧不慢道出后语 ]

                  ‘话说多了,岂不得不偿失’?

                  [ 别有深意与其对视了一眼,刻意的点醒着,是否领悟得了便要瞧她有没那份聪慧,路终究是靠着她自己走的,磕眸玩转着杏指上的珊瑚护甲,梨涡浅笑依旧,略略叹了叹气 ]

                  ‘弹指容颜老,如今瞧着妹妹,更叫本宫心有唏嘘喏’

                  [ 五年了,从懵懂傲性的芮贵人到如今的瑞妃,一步一步走着,步伐却数不清,瞧着一颇又一颇的新人, 紫禁城永远都这么热闹 ]


                  回复
                  14楼2013-04-03 1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