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悲扇不胜见吧 关注:12贴子:479
  • 9回复贴,共1

。人生若只如初见。怡情小掐。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3-04-30 19:45
    (自从几个月前同那郭络罗淑慎摊了牌,那颗心终归也算是放下了。郭络罗、舒墨理,终究都不是我的,我的身上,只有那裴落二字罢了。偶尔只能是把舒墨理那舒字提出来,舒裴落,舒裴落。)

    (搭了安碧的柔荑出了永和宫,慢慢踱着步子。早有听闻她郭淑慎已经是个封字贵人了。礼贵人,礼贵人。她倒是成了封字贵人了,我舒裴落却仍然是个区区的小小贵人。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当真那么眷顾她呢。)

    (抬眸,不觉也是走了许久,望着前头的宫门,承乾宫。离着宫门较近的是一处宝心阁,反正自个儿也是走了许久,乏了些儿,再算上平素来也是鲜少出来走动的,就往宝心阁走去。一是见见它的主人,二是在深宫中倘若有些儿能够说说知心话儿的人也是再好不过的了。)

    永和宫的舒墨理前来,还望公公通传。


    回复
    2楼2013-04-30 19:55
      [抬了“珝”字儿封号便再没着落,我本也不着急这些个。宝心里头一片静寂,彼时地龙足,满室暖意,才说着这内务府更是不怠忽荣妃的地界,哪儿还忽了咱们这帮新秀小主。日与夜交替得那样快,前些天儿才进了一帮贵人,个中有着赐了号僻了宫,苏梨问我小主急不急,一双凤眸流转潋滟勾了勾红唇不置可否,执着白银雕花素勺量了一勺子沉水香下进橙梨络玉鼎炉内,顿时通室馥馨,是我一贯爱的味儿。此时苏子进来旋身打了个千儿,外加道一声舒墨理小主来了。唇畔嗪起嘲弄极尽绝艳,不置可否答了一搭话儿,音若碎瓷纤纤柔音。]
      :那么,宝心就迎—— 


      回复
      3楼2013-04-30 20:51
        (待了会儿,便是见着了刚刚进去通报的公公出来将我迎了进去。安碧这下才在我耳旁说道,这是珝贵人佟佳氏的住处。我斜睨了她一眼,怎待不早些儿说呢,刚刚贸然只是道了一句舒墨理来拜访,却未曾是道出她珝贵人,不知道,她佟佳会怎么想着呢。)

        (不过,入宫许久,就算是素来不常出门,也该是知道这珝贵人的吧。既是不知道,也不知道会否是个儿被冷落下的美人儿喏。才刚思索到此,不由便是一笑,自个儿不也是被冷落下来的么,不,应该说是连圣上的面儿都未曾见过吧。)

        (抬步慢慢踏入宝心阁,鸦青羽睫缓缓往上一挑,静静地瞅着那珝贵人。贝齿隐约,曼声)

        舒墨理见过珝贵人。


        回复
        4楼2013-04-30 20:57
          [我见着她也颇有心机。可委实一声,宫里头的人待的本也不缺这些个,我倒着实不掐紧这些个名数的份,倚着波斯真绒美人靠上旖旎一挨,墨白乌石流苏空中摇曳一点流潋曼妙,舒墨理,我仔细揣了揣这名衔之重,瞧着身世也不是如斯出挑的,可飞黄腾达的命数说不准她有呢,哎,可有亦会是我佟佳姒妤有,谁也沾不着。四九城里头有合该有的和争来有的,无论谁是什么取来有的,至少我佟佳不会少了一份,本小主要争的,哪儿还能放。眼神迤逦一点飞舞,个中神采昳昳生辉,方是淡淡启唇,婉婉出口。]

          :贵人本便不必多礼,可妹妹怎地大驾宝心?可不是叫姐姐吓一跳,至少免了姐姐造次不起不是儿?哎,说了这些个竟忘却了,苏梨搬座儿,耽误了贵人,你可说有多不好。


          回复
          5楼2013-04-30 21:09
            [渍蜜菱唇勾起一抿浅笑,梨涡浅显。着实今儿个,兴许这些个日子里,我本也该心里头不爽利,珝者,玉也。我是景元帝之玉,怀瑾握瑜兮,本主儿就是那玦宝玉!玉白葱指掰了掰水葱指甲不置可否地斜觑一个眼风熠熠生辉,婉啭莺音脆泠泠。]
            :有福分?妹妹你没唤姐姐一声姐姐,还不是姐姐没福了?左不过,瞧着贵人你亦是恼我不是?


            回复
            7楼2013-04-30 21:42
              (约莫我同她,真的是水火不相容的吧。她是珝,我小字带珂,不就都是玉了么?不知是有缘可以这样相同,还是注定了,就无法好好相处?)

              珝姐姐说笑了,舒墨理怎会那样认为喏。

              (偏头巧笑,贝齿浅浅。我舒裴落,倒也不是从未见过这阵仗,虽说只是多了一个封字,但待遇约莫也是不同极了。不过,此一时彼一时,怕是下一回舒墨理见着了她,就不是现下这般了吧。风水轮流转喏。)

              就算是舒墨理恼,也总不会傻到同姐姐过不去吧。这深宫中,第一是盟友,第二才是敌人。我俩都是小小贵人,根基未稳的。倘若我俩当真是闹翻了,不能结盟了,那宫中多了一个敌人不是?姐姐觉得,是多个盟友好呢,还是多个敌人好呢?


              回复
              8楼2013-04-30 21:52
                [我素来是爱闹事的茬儿,在佟佳府惹的岔子不少,左不过这会儿是在紫禁城里头,纵然又如何,我依旧是那位至纯至性的佟佳姒妤,至于旁的甚的,着实也不必本主儿去理,我,就该一边瞧着便得了。至于甚的闲杂人等,合该也不是你管佟佳的事儿,佟佳,就是佟佳。葱指猛然掐上她的下颚,新染的凤仙花红蔻丹显得分外恸红,闪闪灼灼。她的丫头欲上前劝止,我一个斜睨那侧首之人,便再无动静。]

                :今儿个你的确来不巧,本主儿心里头不爽利了。说笑?姐姐我呀,说的话从来不是玩笑儿,至于妹妹心里头怎地想了,姐姐也没那空去揣想,爱咋地咋地~

                [没错,你也没有那理儿去恼我,舒墨理氏,就只能是我的手下挫将,没有你在佟佳面前立足的份儿,不服气?还至于你有本事了,大可以再来我面前班门弄斧,再让本主儿唤之你一声娘娘,做不到?哪就给我闭嘴儿~〕

                :在凤舞九千的宫阙中,从来没有所谓敌我之分,只有女人。跟我争男人的女人,至于妹妹有道理儿,姐姐却也没那些个心思。况,若是珍妃娘娘知道妹妹如斯猴急,会如何?


                回复
                9楼2013-05-01 14:01
                  [纵是往后佟佳输在你手,我便也认了,可如今低佟佳氏一个位份,就是得给珝贵人三字磕首,有甚的理儿,谁让你输我一截,那纵是一丁点儿那么毫不足道,舒墨理从此,就是佟佳氏的败将,当你有本事再来宝心面前耀武,再让我瞧着你那几分资本能耐,佟佳且唤您一声娘娘,如何?]

                  :舒墨理妹妹好教养,呵~姐姐这厢觉着有些乏了,妹妹退吧,姐姐下回希望见着的,不是舒墨理贵人,嗯哼,也是希望不是?

                  [狭长凤眸睨了一眼那侧首之人,眼色旖旎。与她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些话,唤人请舒墨理小主儿进,也便搭着苏梨小腕进了暖阁小憩。]


                  收起回复
                  11楼2013-05-12 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