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鸣吧 关注:311,739贴子:5,676,259

【原创】【谣言的幸福】系列《重生之这个太阳我订购了》HE字母君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我啥都不敢放。


回复
1楼2013-05-01 12:28
    楼大终于看到你开新楼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楼2013-05-01 12:29
      其实这是改编版。因为之前没有全部改写完,但是大家都粉热情,所以先把帖子建好再说。


      文案





      谁说重生的蝴蝶效应最可怕?鸣人的存在本身就是个大龙卷风。


      重生的他会螺旋丸,仙人模式,尾兽状态,大预言术?鸣人上气火影下欺佐助,把每个人预定的人生轨迹都搅得一团乱。


      但是有一点是注定不变的,他永远是【他】的太阳。





      因为爱所以不能放手,因为不能放手所以更爱。


      佐助恨过自己童年特殊扭曲的经历让自己变成控制狂,怕鸣人转身成为别人的太阳,怕鸣人把背影一直留给自己。然而也正因有这种黑暗仇恨的童年,他才更加渴望阳光,更加爱着鸣人,不是吗?


      假如【太阳】一开始就是预定好的,那么谁也不会抢走了吧。





      本文绝对的喜剧结尾,HE!!外加些许搞笑!


      先甜后虐最后甜,H神马的必须有,内含生子情节,是之前的改版。





      还有一些前提要交代一下下,故事大概内容和原著差不多,不过这里的《火影忍者》只是岸本组织大家拍的一部电视剧,鸣人的父亲波风水门并不是鸣人的真正父亲,算是大哥哥类型。


      波风水门把鸣人抚养长大的,鸣人就习惯性管波风水门叫老爸。佐助还是宇智波一族的倒霉孩子,死了爹妈哥哥不要的那种。


      以上————正文开始。


      收起回复
      3楼2013-05-01 12:29




        第一章•那一年,大雪纷飞





        窗外大雪纷飞,寒霜女神不知道寒冷的大肆用冰雪构建自己的乐园,寸草不生,天寒地冻。


        狂风夹杂着雪花拍打着窗户,就像困在笼中几欲冲入房间的野兽。天色昏暗,死气沉沉的寒冬让人不禁联想,严冬女神把太阳神阿波罗怎么样了,什么时候阳光才能再度照耀大地。


        神仙的事儿谁能知道,而昏暗的屋子里,却锁着木叶村所有人心目中真正的太阳。


        一头耀眼的金发在黑暗中若隐若现,拇指粗大的锁链在地上纵横,除了微弱的呼吸声,没有任何再能表现屋内人生命特征的事物。拍打在窗上的雪花柔弱却不失力道。


        鸣人四肢被锁链束缚着,活动范围只用一平米左右,可那又有什么用?逃出去了,然后呢?


        无法使用忍术,无法自杀,若以前作为九尾人柱力,鸣人还可以召唤九尾,相信九尾很高兴能亲手解决了束缚它的人柱力。


        九尾……失踪了,在水门死去不久,九尾仿佛人间蒸发一半消失了。尾兽是不死不灭的存在,鸣人没兴趣知道九尾去了哪里,可他知道,害死水门的元凶就是九尾。





        【功夫不负苦心人】


        【守得云开见月明】


        鸣人一直坚信着,这份信念让他费劲千辛万苦爬上火影的位置,如此一来自己和佐助就会幸福生活在一起……大概。


        至少被佐助锁起来之前,鸣人一直那么认为。


        从头至尾,佐助给鸣人的解释只有一个,“你是我的,所以只要活给我看,做我一个人的太阳就好。”


        开始的时候鸣人反抗过,他不懂!为什么佐助非要把他关在黑屋子才可以!难道自己就是那么薄情,见异思迁的人吗!之前自己和佐助用汗水鲜血换来的羁绊,感情是那么脆弱的吗!


        佐助对关起来的鸣人一百个好——除了自由。


        鸣人的性子是个木叶村的人都知道,他不是闲得住的人,要他做笼中鸟,那不如杀了他。


        “佐助,我真的不会离开你,你到底在闹哪样啊!”


        “和我在一起,不好吗?”面对再度暴走的鸣人,佐助强忍着自己血液中的不安和冲动,一遍遍告诉自己,鸣人是不会也无法逃走的。鸣人的查克拉被佐助封印,这房子四周到处都是结界切断了鸣人的通灵术。


        铁链被鸣人扯得哗啦作响,“你这是无理取闹,和你在一起不代表一辈子只死守着你啊!我不是女人也没义务永远只看你一个人!”


        回复
        4楼2013-05-01 12:29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只看着我有什么不好?对,只要看着我就好,一辈子。一辈子。一辈子。”佐助抱着鸣人,在鸣人耳边念咒似得一遍遍重复,到底是说给鸣人还是给自己听的,佐助也不知道。


          鸣人皱着眉用力推开佐助,“宇智波佐助我告诉你,你不可能永远都束缚我的!假如有一天我真的离开这里,那我就再也不会见你!而且不要逼我,你能守得住我二十四小时吗?我一头撞死在墙上,大家都不好过!”


          “你要离开我?!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你一定要折磨我!”


          “不是我折磨你,是你在一点点地毁灭我!佐助,我们的性格不合,也许……真的不适合在一起。”


          佐助是什么心态呢?他害怕,小时候鼬就是那样离开自己,直到最后的【大名府肃清行动】,那一捧灰白的骨灰烟消云散。要不是佐助一直守着鸣人,拒绝了那次宴会邀请,或许他和鼬都被格杀掉。


          鸣人这样生性乐观的人或许明白佐助的想法,却不能深刻的体会和了解。因为鸣人是那样开朗,开朗到在水门的葬礼上,鸣人疯了般在雨中大笑,很多人都觉得鸣人受的刺激太大了。现在想想,鸣人也不知道为什么,老实说水门死了,鸣人有一种为他开心庆幸的心情。


          庆幸水门再也不用和漩涡一族耗下去。


          那样的鸣人是佐助渴望的,也是最不能深刻体会佐助此刻内心的人。


          佐助缺乏安全感,所以把鸣人绑在身边。事实上他只剥夺了鸣人自由,然后用更加醇厚的爱情去填补,可惜鸣人不领情。


          佐助他自己也犹豫过,鸣人如此痛苦不是佐助期望看到的,还鸣人自由又是佐助无法做到的。


          鸣人的话显然刺激到了一直处于精神崩溃的佐助,佐助终于从神经质升级为彻底的控制狂,把鸣人死死勒在身边,枷锁般的爱让鸣人痛苦劳累不堪。





          “血浆!快看脉搏!该死的,准备电击……”小樱焦急的声音带着沙哑,彻夜手术绝对是耗费体力挑战人神经韧度的事。


          第六次,鸣人第六次自杀未遂。


          六的确是个吉利的数字,佐助却高兴不起来。


          鸣人是那么坚强的人,坚持到底不服输。


          收起回复
          5楼2013-05-01 12:29

            鸣人男子汉的身份让鸣人从被佐助软禁到如今,一次泪滴都未流过。少年的倔强和坚强在鸣人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越是这样,佐助越是迷恋鸣人,死死束缚着他。终于……鸣人被佐助逼得自杀,可见鸣人心理防线已经彻底击溃。


            第一次自杀被佐助发现时,鸣人便不再掩饰自己内心对佐助的恐惧和厌恶,两人之间的互动变得鲜少而且冷漠。曾经在牙的帮助下,鸣人逃出去过,也从那以后鸣人再未见过蓝天白云。


            无论佐助怎么防范,对于一心想寻死的鸣人来说,机会总是有的。这次自杀距离上次有两年的间隔,期间鸣人乖巧听话得如同布偶,使得佐助放松警惕,结果差点酿成大错。


            坐在手术室外的佐助垂着头,直到【手术中】的红灯熄灭,小樱从里走了出来。


            “鸣人他……”


            “鸣人活下来了。佐助,你的强迫症已经让鸣人遍体鳞伤,现在就算你治好了病还给鸣人自由,鸣人心里也留下了不亚于你给他的心理阴影。”小樱皱着眉说道。


            佐助瞬间像泄了气的皮球,话语中的疲惫和沙哑显而易见。“我知道……一直都知道。催眠,药物,针灸我都试过,可一想到鸣人会到我看不到的地方,我身体就不受控制,大脑清醒过来时,鸣人又被我锁起来了。”


            小樱对佐助的病根儿多少了解,还是鼬杀了宇智波一族惹的祸。真不晓得什么样的童年会把佐助折磨成这样,小樱只能叹息地摇着头,拍拍佐助肩膀。





            从家到医院,小樱对冬天的大雪十分无奈。


            哈着热气站在医院大门,小樱拍掉身上的雪花,忽然想起顶楼那个被佐助锁了里三层外三层,光开锁就能用半个时辰的病房。


            小樱轻轻推开病房,看到了鸣人瘦削的脸皮泛着病态的苍白,以及病床边一步不离的佐助。


            例行检查过后,小樱坐在佐助对面示意佐助出去一下。不放心地看了眼昏迷不醒的鸣人,佐助不想离开。小樱给佐助个眼神,告诉佐助其实鸣人早都醒了过来,只是不愿意见到佐助。


            了然的佐助蹙眉离开。


            收起回复
            6楼2013-05-01 12:29

              “鸣人,你要是肯放低姿态,对佐助好一点,佐助也会有一天还你自由的。”小樱苦口婆心了这么多年,鸣人依旧不说话,有时候小樱以为鸣人是个植物人,可夜深人静时,鸣人不符年龄的沉重叹息说明鸣人是清醒的。


              “他给我自由的时候,我还有能力飞吗?”


              鸣人转过头来,看着小樱,湛蓝的眼睛蒙上灰霾的颜色。


              语塞的小樱伸手顺了顺自己发丝,岔开话题。


              的确,被囚禁多年的鸟儿被放生时,有几个还可以如当初自由飞翔与天空的?





              在鸣人还没用丧失独自飞翔能力的时候,佐助做了个决定。


              “鸣人,只要我活着,我就不可能放开你。”佐助的话没有引起鸣人的反应,鸣人静静躺在病床上毫无生气。


              早有所料鸣人毫无反应的佐助继续说道,“为什么我们会变成这样,错都在我。是我太独断,太害怕,太……爱你。要我把爱作为放手的形式传达给你,我做不到。


              鸣人,如果我死了,你会怎么样?像四代火影葬礼那样大笑,还是纲手婆婆葬礼那样摆出寂寞的表情呢?呵……我真傻,你会如释重负吧。真想从你的视角去看世界,你眼中的世界一定很美丽吧,不像我的世界,那么残酷和冷漠……一定会充满自由和温暖的阳光。”


              鸣人没在意,权当是佐助处于【犯病间歇】中,有些难得的理智会说点正常人能理解的话。


              收起回复
              7楼2013-05-01 12:29

                那天晚上佐助抱鸣人时格外温柔,尽管平常佐助也很疼爱鸣人,但动作中却有着毫不掩饰的占有欲和强势感。那夜的佐助真的好温柔,温柔到最后每每鸣人回想起,都要落泪。


                大约有一个多月鸣人没见到佐助,这让鸣人有些奇怪,要知道平时佐助离开鸣人的累计时间一天都不超过半个时辰。


                没有佐助陪伴,鸣人就一个人坐在病房里,尽管身上的伤口已经痊愈。当然,鸣人身上少不了铁链,为的是防止他再度自杀。小樱偶尔会来看鸣人,没有佐助的口信,小樱不敢轻易让鸣人出院。


                一个多月后,小樱时隔两天才打开鸣人的房门。


                鸣人看着小樱一身手术服还未来得及更换,衣服手套上沾着多多少少的鲜血,还未开口也不想开口说话的时候,小樱先告诉了鸣人一件事。





                “佐助死了。”





                【佐助死了】


                这个消息让鸣人愣住了,霎时间他全身血液逆流,眼前一切忽然变得黑白分明,窗外呼啸的狂风到了鸣人耳边也顷刻静音。


                好奇怪呵,为什么小樱发音如此清晰,音节也和准确,鸣人就是听不懂呢?什么叫做【佐助死了】?佐助怎么会死呢?一定不是宇智波家的那个佐助,对了,是愚人节的恶俗吧。


                “佐助死了。”小樱有重复一边,“他在任务中重伤,回到木叶抢救无效死亡。”


                “不可能!什么任务能让佐助死掉!佐助怎么会……”鸣人拍着床板,又是铁链的一阵哗啦声。


                “可以说佐助有意自杀——在他家里找到类似于遗书的东西,大概意思就是他出意外的话,希望能把自己的眼睛和你的眼睛融合在一起。”小樱挥挥手,身后的医护人员推来推车,小樱解开鸣人的铁链并且把鸣人按到推车上,显然准备立刻做眼睛手术。


                曾经想过鸣人会挣扎,小樱都做好武力抗衡的措施,偏偏从手术开始到最后鸣人都处于发愣状态。


                【鸣人,只要我活着,我就不可能放开你。】


                既然活着不可以,佐助选择了死亡。如果佐助死掉,他就不会束缚着鸣人,鸣人也可以找回自己渴望的自由。


                【真想从你的视角去看世界,你眼中的世界一定很美丽吧,不像我的世界观,那么残酷和冷漠……一定会充满自由和温暖的阳光】


                回复
                8楼2013-05-01 12:30

                  把眼睛融给鸣人,就像鼬当初对佐助的期望,让鸣人替他去看一看不一样的世界。





                  “怎么会……这样……”纱布下,鸣人的泪从未停止过。泪水就是这样,要么强忍着不流,要么一流就决堤。


                  咸涩的泪水蒸发掉,空气中弥漫着莫名的苦涩。


                  鸣人无法理解佐助的心态,佐助也不能体会鸣人真正的情。


                  佐助肯为了鸣人自杀,鸣人又何尝不是没了佐助就无法活下去。


                  在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存在什么人能独自坚强存活,人与人都是相互支撑依靠,才能在修罗场似的环境中一步步走到死亡。


                  佐助死了,鸣人的信念也崩溃了。





                  “鸣人——鸣人你在哪里啊!”


                  “六代火影大人……回答我们!”


                  “漩涡大人——族长大人您去哪里了!”


                  “鸣人——!!”


                  鸣人穿着单薄的病服,赤足被冰雪冻到开裂,流血。点点鲜血在苍白的雪地上留下一串梅花。


                  被拆下的绷带缠绕在鸣人指尖,随风飘扬。


                  佐助万花镜和鸣人的蓝眸融合成世界上最美的颜色,比琉璃要高贵优雅,比太阳要耀眼的花纹图案拥有着不可预测的力量。鸣人用佐助的眼睛看着大雪纷飞的山顶,一望无际的皑皑白雪是如此凄凉。


                  过往因佐助而鲜活的记忆被定格在时间轴的另一端,最后,佐助的愿望也没有实现,鸣人在得知佐助死亡的消息后,他的世界开始变得朦胧,失去色彩和光泽,如同黑白老旧底片般。


                  回复
                  9楼2013-05-01 12:31

                    终结之谷,一切生命都将终结于深不可测的谷水中。初代火影千手柱间和初代宇智波族长宇智波斑决一死战的地方。


                    平日里,那宛如镜面的湖水在正午散发着暖暖的光芒,如同女神的梳妆镜一般照耀着整个世界。然而里面九曲环折的暗流更像地狱的鬼魅魍魉,一旦落入水中,那些暗流就会变成沉重的枷锁把人拖到谷底。


                    水压的压迫,激流伴随着漩涡会撕裂人脆弱的身体。不过,那都是掉入谷水之后的事儿了。


                    木叶的今年冬天格外寒冷,即使深不见底的终结之谷,在如此冬季也漂浮着冰碴。


                    鸣人望着天空,被佐助蓄起的长发随风飞扬,宛如阳光幻化的蝴蝶,急欲飞翔。脚下是汹涌的谷水,泪水冻结在脸上,生疼的触觉告诉鸣人,自己还是属于这个世界的。


                    他不要活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佐助的世界。


                    想到害自己跳谷的“罪魁祸首”——佐助,鸣人悲伤的眼底多了抹温柔,他爱佐助,一直都很爱,有多恨,就有多爱。


                    鸣人比佐助爱上自己还要先爱上佐助,在见到佐助的第一面,鸣人就沉沦了。而先爱上的,都是输家,不是吗?


                    “鸣人!你要做什么!”


                    卡卡西和小樱的声音从背后响起,鸣人没有回头。


                    为了防止鸣人做傻事,佐助常年用铁链锁着他,现在不同了,他可以自由自在的生活。自由,多么平凡而又奢侈的字眼,现在,佐助死后,它已经属于鸣人。


                    可是,用佐助生命换来的自由,不是自由,是痛苦。


                    “佐助……第七次自杀……你能再来救我吧。”鸣人迎纵身跳下万丈深谷,嘴角却噙着浅浅的笑容。


                    冰冷的谷水迎面扑来,鸣人没有任何抗拒,任由谷水从七窍进入,流过四肢百骸。有一瞬间,鸣人真的期待佐助会跳下来揪起自己,像之前把自杀的自己从鬼门关前拉回来,暴怒地训他一顿。


                    只是终结之谷的水流是那么湍急,没有救援准备就跳下去,绝对跳一个死一个。


                    收起回复
                    10楼2013-05-01 12:31

                      爱嘛……哪里来的对错?


                      尽管佐助剥夺了鸣人的自由,甚至要把鸣人骨子里的男子气概也磨灭掉,逼得鸣人那么多次自杀。但鸣人仔细想想,觉得最应该说对不起的人不是佐助,而是自己。


                      倘若他不用自己天真单蠢的世界观去衡量佐助的世界,倘若他体会得到佐助的不安和恐惧,倘若他能早点注意那个在自己身边的人心境变化,倘若他可以在佐助最脆弱的时候守在他身边,倘若他可以用自己几乎照耀过全村的光芒来点亮佐助的心……


                      太多的倘若,事实却是固定的。


                      鸣人对不起佐助,他没有做到一个爱人应做的事。


                      他没有把佐助从痛苦中拯救出来,他没有教会佐助什么是爱人,他没让佐助体会到爱人的快乐,他没资格说自己爱他!


                      如果真的可以……鸣人真想回到过去,回到开始的开始,那个一切矛盾之初!


                      时光可以倒流的话,鸣人一定会把这辈子的遗憾全部弥补。


                      他要在佐助身边,让佐助醒来看到的第一人永远是自己。


                      他要把自己的万丈光芒只给佐助看,他要给佐助世界上最幸福的爱。


                      他要消除佐助一切顾虑,告诉佐助,自己是懂得他的不安的。


                      他要告诉佐助……自己第一眼就爱上佐助了。


                      然后……让自己成为佐助独享的太阳,让佐助用自己的生命自己的眼睛去感受去看鸣人眼中,那片充满自由和温暖,阳光万丈的天空。


                      回复
                      11楼2013-05-01 12:31

                        第二章•这一年,大雪依旧





                        好冰,好冷,这就是终结之谷的谷水吗?


                        “你还要在浴室里赖多久啊!”


                        是谁?老爸的声音?


                        鸣人只觉头发被人用力一拉,新鲜的氧气扑鼻而来。


                        “咳咳……咳咳咳……”鸣人费力的睁开眼睛,却发现四周不是凛冽的冬风,比自己还闪耀的发尾在浴室的灯光下闪耀着。


                        水门白皙得近乎病态的面容展现在鸣人面前,鸣人这时才发现自己是在浴室里,而这间浴室是漩涡一族的主宅……


                        不不,这不是问题的根本,水门不是……死了吗?


                        “老爸……你……”是幻觉吗?幻觉也好,鸣人一把抱住水门,眼泪鼻涕一把把。


                        水门去世多少年,鸣人也忘记了。五年十年肯定是有的了,鸣人总会想起那个强大而又柔弱的人儿。倘若不是九尾作乱,水门怎么可能活不了几年!而水门临死前的那几年,各种药材维持着他脆弱的生命,那种日子,活着也是一种累。


                        “你这熊孩子,大半夜不去床上睡觉,在浴室里睡觉到溺水,要不是我……”水门还想好好教训鸣人,可胸前的湿热说明鸣人在哭泣,已经举在半空中的手,最终还是宠溺的摸着鸣人的头。


                        “呜呜呜……老爸……呜呜呜!!!”鸣人嚎啕大哭,心底多年的苦涩不甘全都发泄了出来。


                        从来没见过鸣人哭得如此伤心,水门一时也慌了手脚,毕竟水门还是个二十岁不到的大孩子,“鸣人你……你别哭了……我给你糖吃……”


                        “呵呵……”被水门的话逗笑,鸣人也意识到自己失态,鸣人好歹也是个六代火影,火影应有的稳重可不是动不动就哭鼻子。


                        回复
                        12楼2013-05-01 12:32

                          佐助死后的两个月,鸣人大概了解了些木叶的现状。


                          之前所说的【大名府肃清行动】中,被制裁的不仅仅是晓,我爱罗,宁次和大蛇丸那些不稳定分子也一同被处理了。


                          失去风影的砂隐村开始造反,风之国的大名雇佣了雾隐村的忍刀七人众对所有逆反者经行暗杀。一夜之间整个砂隐村鸡犬不宁血流成河。


                          随着砂隐村的消失,五大国五大隐村的平衡被打破,风之国和水之国联手合并为新的最强大国,凌驾在其他各国之上。


                          而火之国这边鸣人被佐助关禁,局势危机之中不能群龙无首。鹿丸作为新的第七代火影上齤台执政,力挽狂澜的鹿丸在把木叶村稳定后,一夜之间忽然疯了。


                          与其说是疯,不如说是痴傻起来。


                          小樱这些医生对此素手无策,有人说是鹿丸上半生太聪明,把一辈子的智慧全都清空,结果落个痴傻病。还有人说是被别的村忍者下毒所致,好在鹿丸发病之前,木叶已经走上正轨。


                          和雷之国联手的木叶村显然是最强大的,除了土之国独立外,其他大国两两联手变成三局尴尬境地。土之国断然是不会和风之国联手,因为隶属土之国的岩忍村拒绝与肯亲手消灭自己忍村的国家合作。偏偏土之国对木叶几次伸出的橄榄枝不屑一顾,局势再度僵硬起来,战争一触即发。


                          被告知与之前和平盛世截然相反的事实,鸣人只能揉着太阳穴沉默。的确,十五年可以改变很多,原来变的不只是自己,整个世界也在转变,一步步走向毁灭。


                          “呵……我其实……总之我想要改变一个人。”鸣人想到了佐助,既然上天真给自己一次机会,鸣人一定要帮助佐助。


                          现在的鸣人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扬声拯救世界,让世界和平的六代火影。他的愿望很简单,能和活在佐助存在的世界里,自由的……和佐助相爱,然后永远不分离。这辈子,他要改变佐助。


                          “唉~~~既然你是半个先知,我还很好奇未来是什么样子呢,不过你别告诉我。”水门摇着手,“就因为不知道未来,这才有趣~~”


                          收起回复
                          14楼2013-05-01 12:32

                            今夜注定是一个忙碌之夜。


                            宇智波泉奈和宇智波鼬带头造反,杀了宇智波一族上上下下百余人,只留下宇智波佐助一个活口。


                            这件事直接震惊全村,一代火影千手柱间亲自出面主持大局。而据说二代火影千手扉间被人消除大部分记忆,造成间歇性失忆。


                            那一夜混乱无比。


                            凌晨时分,奈良族族长奈良鹿丸被迫来到紧急会议室,山中一族族长和他女儿井野也一同前去,传闻六道仙人的长子在死亡废墟上当着三代火影儿子阿诗玛,五代火影纲手面留下一个活人的大脑作为“礼物”。


                            同一时间寄宿在四代火影波风水门身体里的九尾暴乱,作为九尾人柱力的漩涡鸣人昏厥在医院,不能出面压制九尾。最后由三代火影猿飞和水门齐心协力压制住九尾。现在四代火影在手术室里生死不明。


                            奈良鹿丸则和木叶一干高管紧急破译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一时间宇智波斑没有在几年前的大战中死去,传说藏身于晓中的传言也流传起来。


                            那一夜,真的很混乱,被誉为木叶史上最不安宁的一夜。





                            第三卷•你醒来,我就在你身边





                            张狂的大雪纷纷扬扬下了一夜,第二天清晨终于换来片刻晴朗。


                            昨夜的血腥似乎根本不影响朝阳的生气。


                            暖暖的阳光照着玻璃窗,床上的冰花逐渐消融,一股春的暖意蔓延开来——尽管还有两个月才初春。


                            如同死水般静谧的病房飘着浓重的消毒水味儿,那种令人窒息的味道有着死亡的沉重,到处都是纯白的医院总给人一种不舒服的违和感。


                            干枯的花枝歪歪斜斜插在花瓶里,病房因窗帘而没有任何阳光的充实,显得凄冷宛如一口棺木。


                            “吱呀——”


                            单薄的门扉被推开,一抹橙黄的发丝为惨白的病房增添几丝活力。


                            一捧颜色艳丽的一品红替代了干枯的枝干。大片鲜艳的红色树叶好似火莲绽放,带着水珠的一品红在空气中舒展自己的身躯,向世人展示自己的美丽。


                            “呼啦——”


                            纯白的窗帘被拉开,万丈阳光盈溢着整间病房,有了阳光的活力,一品红在花瓶中更加惬意。


                            然而阳光再怎么刺眼也没有此时坐在床边的少年光辉耀眼。


                            那一头橘黄的发丝不驯得翘起,海蓝的眼睛上是一片浓密睫毛。白皙的脸庞精致的下巴,略带稚气的面容有着成熟的风韵。


                            回复
                            18楼2013-05-01 12:32

                              很温暖……甜甜得……


                              佐助觉得自己置身于白云的世界,软绵的云朵拥抱着他,阳光暖暖的照在身上,骨子里的慵懒感全被诱发出来。


                              奶茶和果香萦绕在他身侧,沁人心脾。好似进入童话王国,那里有王子的白马,公主的礼服,精灵的翅膀。孩子天真甜美的笑声就在耳畔。


                              那种世界,湛蓝的天幕上挂着小宠物的Q版抱枕,晶蓝的无定形白云飘啊飘,棒棒糖被摆成偌大的游乐场,巧克力做的王国里面散发香醇的味道。


                              猛然心脏被一击,所有鲜花笑声褪去,血的月亮下是三个不熟悉的人影,可都有着熟悉的双眸。


                              宇智波一族的写轮眼万花筒!


                              每一双留着血泪的脸带着小小的佐助不懂的感情,莫名得凄冷和悲伤。他唯一的哥哥双手沾满族人的鲜血,双亲惨死在血泊中。耳边是亲族同胞的惨叫,哥哥……哥哥他要杀了我!


                              为什么?为什么要那么做啊!


                              猛然睁开眼睛,佐助惊觉那只是梦境,全身冷汗让佐助不自在,湿漉漉的衣服贴在身上就像沼泽地中的蝾螈,湿滑令人作呕的黏在身上。


                              “该死的……”佐助扯了扯衣领,莫名的烦躁,他记得,自己哥哥亲手杀了整个族人,却只留下自己一个活口。是为了让自己活得更加痛苦吗?


                              看着离自己最亲的同胞痛不欲生,你就那么快乐吗?一定在心里暗爽吧,宇智波鼬?看着每天追在你身后,对你崇拜到了极点的弟弟突然失去所有亲人,那种无助慌乱,你很开心吧?


                              佐助嘴角露出扭曲的笑容,你想我崩溃自杀?做梦!我宇智波佐助将要背负上宇智波一族所有的亡魂,早晚杀掉你!


                              小小的手掌握成拳头,佐助眼神变得暴戾。


                              打算起身,腰部的重量让佐助意识到自己怀里似乎抱着什么东西。


                              黄色的……头发?


                              佐助望着自己怀里的巨型犬,鸣人正双手紧紧环着佐助的腰,甜甜得睡在佐助胸膛上,口水浸湿了佐助的病服,后者还在咂嘴梦呓。


                              “喂,吊车尾。”佐助扭着眉毛,心情很不好,看鸣人睡得那么舒服,一股气上来就掐着鸣人细嫩的脸蛋。


                              “甜甜圈……好吃……啊啊啊……哎呦……他妈的,那个不长眼的混蛋掐老子!”鸣人揉着惺忪的睡眼破口大骂。


                              “你怎么来这里了?”


                              “佐助?你醒了!”鸣人一把将佐助扑倒在床上,似乎十分欢愉,眼睛都笑弯了,嘴角上扬露出洁白的牙齿。那抹笑带着生命的活力和阳光的朝气。


                              回复
                              20楼2013-05-01 12:33

                                “哇啊!”佐助被冷水冻得惊坐起来。


                                只见鸣人一副恶作剧成功的样子,得意洋洋得用喷壶给一品红浇水。


                                “你怎么在这?”佐助扭头不悦得问道。可心里却长嘘一口气,还好……醒来没有一个人。


                                今天的鸣人把病服脱掉了,尽管手指还缠着一些绷带,看样子冻伤好得差不多,不然小樱不会放鸣人出来的。


                                “我来给我送的花浇水啊~”鸣人摸着一品红宽大的叶子,“等春天来了,我送你一盆香水水仙,可香了。”鸣人的话惹来佐助小小的吃惊。


                                他以为那花是井野送得,毕竟怎么看也看不出鸣人是会种花的人!


                                忽然,鸣人放下喷壶,嘴角的笑容沉淀了下来。


                                “佐助!”


                                鸣人爬上病床猛得抱住佐助,一言不发。金黄的发丝埋在佐助单薄的胸膛中,鸣人的怀抱很暖,却又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是了,就是当初鼬和那陌生的几个人一起杀了宇智波一族时,眼中的表情。


                                被这样的鸣人吓一跳,佐助想要挣开,毕竟两个男人……少年抱在一起很奇怪。出乎意料的,鸣人力气比佐助大上几分,在自己无法挣开。


                                “佐助……”鸣人略带悲伤的声音在佐助耳畔响起,“以后只要你醒来,我都会在你身边。我永远都会陪着你……所以……无论发生什么,你都要醒过来,知道吗?”


                                “你这家伙犯病了!”佐助不悦的问道,突然鸣人说什么莫名其妙的话。


                                “答应我!一定要醒过来!”鸣人逼着佐助的眼睛和自己对视,佐助在鸣人水蓝的眼睛里看到一抹严肃和认真。“你醒来,我就在你身边!”


                                “……哦。”懵懵懂懂的佐助点了点头,他也不知道为啥答应鸣人,可鸣人的话,让他的心温暖充实起来。他喜欢鸣人这个承诺。


                                鸣人满意的放开佐助,眼睛却死死盯着佐助,用自己的目光去描绘佐助的面容,去确认这个人真的还活着,去享受久违了的欢乐。


                                “真好……活着真好……”鸣人抓着佐助的手死也不放,跟久旱逢甘霖的老农一样“饥渴”无比的眼神把佐助吓够呛,心想鸣人什么时候既白齤痴又变态了?


                                十五年不和佐助正常交流过,鸣人虽然还会下意识瑟缩着,手腕也残留着被枷锁铐住的沉重感,但他的嘴角却一直都是笑的。


                                活着就是一个很好的开始,不是吗?





                                mal'>n
                                �@��'nt-size:16.0pt;font-family:宋体;mso-asci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hans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color:teal'>真不想睁开眼睛。


                                佐助心想。以往都有父母陪伴,哥哥也会把自己叫醒,佐助每次睁开眼睛都会看见自己的家人。现在呢?自己睁开眼绝对是孤寂一人吧。


                                没人陪……呵,宇智波佐助啊,你什么时候变成那么脆弱的人了?居然害怕孤独?


                                “醒了就起来吧,睡多对身体不好。”


                                温柔的声线打破病房死一般的沉寂,佐助听不出声音的主人,那种清爽带着宠溺的音调,暖暖的。


                                鸣人见佐助还不醒来,干脆把手上的喷壶对着佐助的脸浇了上去。


                                回复
                                22楼2013-05-01 12:34

                                  第四卷•我很笨,但你要原谅我。





                                  人各有所长,鸣人擅长打架,赢得别人好感,却做不来太细致的活儿。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鸣人诚恳无比地道歉,小樱却嘴角抽搐。刚刚佐助的点滴结束了,鸣人着急按呼叫灯,结果直接把按钮摁到墙里抠都抠不出来。


                                  还有几次鸣人主动要帮佐助换病床的床单,后果就是几张崭新的床单被撕成了破布条。


                                  还有……


                                  “总之鸣人你个吊车尾好好回家呆着,别来我眼前转悠,看你我就闹心。”佐助黑着脸看着被鸣人不小心打碎的药瓶,药液和玻璃碎片撒满地。


                                  “……佐助?”听到佐助主动让自己消失,鸣人似乎听到最最不可思议的事情,转而又想到佐助现在是小时候,控制欲还不是那么强烈。


                                  “好啦好啦,快点回家去吧,四代火影大人昨天也出院回家了,回家跟火影大人学学如何变得心细再说。”小樱把鸣人这个电灯泡推了出去,妨碍她和佐助交流感情的鸣人,讨厌死了!


                                  鸣人摸了摸鼻子,或许自己表现得有些不正常。回家也正好让他先适应适应小孩子的世界观和身体,关于佐助的事情他也要好好拟定个计划才行。


                                  去买几本强迫症和占有狂的精神治疗预防书吧。鸣人拍拍脸颊,打定主意便离开医院。





                                  首先……佐助的心理因素很不稳定,要转移他的注意力……


                                  鸣人咬着笔头在书房里埋头写着自己计划。


                                  如果没有仇恨支撑的话,佐助提升能力的动力就要改变,是自己教他好呢还是卡卡西老师……?


                                  一条条计划被写了又涂抹掉,鸣人没鹿丸那么聪明,可以一下子想到所有的情况,所有他突然想起什么就记下来一些,边写边修改。


                                  写了一大推,有废纸有重点,最后鸣人全都夹在办公桌上面摆着的相框中。


                                  水门倚在不远处的门板上,含笑看着伏案疾书的鸣人。


                                  “波风大人,您不去问问少爷做什么吗?”管家小声问道。


                                  “呵,问那个做什么?他若想说就直接来找我了。”水门虚弱的笑柔柔得好似一汪温泉,清澈的笑容看不见一丝杂质。“反正肯定不是在学习。”


                                  收起回复
                                  23楼2013-05-01 12:34

                                    To Be Continued


                                    回复
                                    31楼2013-05-01 12:42

                                      @sunny微笑25爱星游记LOVE


                                      回复
                                      32楼2013-05-01 12:43
                                        沙发我占了哈哈哈哈!!!想死你了呦亲~~写得好好~~


                                        回复
                                        33楼2013-05-01 12:43
                                          @sunny微笑25 爱星游记LOVE


                                          回复
                                          34楼2013-05-01 12:44

                                            @爱星游记LOVE


                                            @月小司

                                            @彡Angel灬漠

                                            @洛堂_昊

                                            @xingguowuhen


                                            @受与攻小爷来了


                                            回复
                                            35楼2013-05-01 12:46
                                              来了


                                              回复
                                              36楼2013-05-01 12:46


                                                @s酸石榴

                                                @pilitimor


                                                @吊车尾我回来了

                                                @卖火彩的小妖


                                                @白痴鸣爱佐小花

                                                @凌汐冰儿


                                                回复
                                                37楼2013-05-01 12:46

                                                  @唯美ZML落幕


                                                  @灰色眼泪为你


                                                  @无忧草的忧虑

                                                  @慕容雅畅


                                                  @凄玫瑰



                                                  @waqbb1990212

                                                  @笑颊の涙一滴


                                                  回复
                                                  38楼2013-05-01 12:47
                                                    @灰色的眼泪
                                                    @吊车尾我回来了
                                                    @慕容雅畅凄玫瑰


                                                    回复
                                                    39楼2013-05-01 12:49
                                                      回复
                                                      40楼2013-05-01 12:50
                                                        @凄玫瑰



                                                        @waqbb1990212


                                                        回复
                                                        41楼2013-05-01 12:51
                                                          回复
                                                          42楼2013-05-01 12:51
                                                            @幻灵霜


                                                            回复
                                                            43楼2013-05-01 1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