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亦作止吧 关注:23贴子:765
  • 15回复贴,共1

【雷雨之夜】孙绿槐和玉止耳那些不为人知的深闺秘史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玉止耳 美人这里
你来我去?


回复
1楼2013-05-01 19:09
    琅华——

    【 电闪雷鸣,屋子里忽明忽暗,青云屏退了一众宫娥,就独身在近身侍候。隔着一扇雕花木门,还能听见苑中偶尔响起的叽喳声。燃了灯,昏黄的光映出两道纤长的影子 】

    【 半阖的窗,风渗进丝丝寒意,冷得打紧。青云就不紧不慢地烧着火折子,偶尔银盆中发出‘啪嗒’一声,香炉青烟袅娜,熏得令人头昏。侧眼睇着窗外的大团的墨云,白嫩的葱指执着小巧的金剪子,坐在一盆新送来的秋菊前,却没动 】

    【 雨珠子砸在窗棂上,倏地响起了衣裙窸窣声,蹙起娥黛,眼皮子一掀,还没作声,就听闻宫娥巍巍的禀报。青云把绿眉一挑,眼含着笑望过来,只对不轻不重地人道了一句,“都这个时候了”。未待来人回话,指尖蓦然一用力,一根棕枝便被剪落下来,掉在脚边 】

    怎么不去?

    【 哑着声色的话一出,屋子里一下子都静了。精致的眉眼慵着淡淡的媚,眯了凤眸,眼里黑莹莹的望不见底。慢悠悠地从软垫上起身,一壁抚平了藕臂衣衫上的皱褶 】

    充仪娘娘故意挑着好时候来请的


    回复
    4楼2013-05-01 19:39
      凤藻——

      【 撑着把墨绿的伞,上头简单勾勒了几笔艳色的杏花,在雨夜的泼墨颜色中,格外的亮,同身上的一尾袭了兰麝香的石青宫裙也正好相配。走前面引路的宫娥掌着灯,暖黄的灯光辟出一小块可辨之处。走得极慢,人也有些不耐烦 】

      【 雨夜在外挨冻,谁都不乐意 】

      【 忽地一阵夜风吹来,一下子灌入衣袖口,夹杂着靡靡雨丝,彻骨的寒。一行人都不禁打了个哆嗦。踏过一路落红,终是到了。等在殿门口的宫娥旋即启了门教人进去,收了伞,慢走过九曲回廊,到了内屋门口。一下子停了步,青云跟在后头,眸光投过来 】

      琅华西的那几株绿菊不知怎的,一直打着蔫

      【 垂着眉眼静静地道了一句,鹂音不大不小,刚好教里头的人能听见。也不知说给谁听。一时众人微怔,独青云笑接了一句,没半分怯意,“是奴婢等欠悉心照料” 】

      【 “唔”了声,没有责怪的意思,抬眼环视了一圈周围凤藻的宫人,目光再落在搁在门口的两盆秋菊上,花开得极绚烂 】

      充仪这儿的倒开得好

      【 这才拾步入内。花开得太好,太烂漫,太招眼,又会不会,败得早。柳腰一折,对着座上人一礼。终究是晋了九嫔的人,怎么都是不一样,盯着地上铺的酒红波斯地毯的一角,金线勾勒出繁复花样,可被茶水洇了湿色,深深浅浅,扎眼 】

      妾身孙氏请充仪雅安


      收起回复
      6楼2013-05-01 19:56
        @玉止耳 OK!我洗澡背东西去了,明天有空再回!


        回复
        7楼2013-05-01 19:57
          @玉止耳

          【 微直了身板,没抬眼,只凉茶往眼前一泼,水花飞溅在裙摆处,霎时石青裙上多了些墨色,深浅不一着斑斓。无非是做戏,给谁看?到底是逝去之人,还是我 】

          【 眸色一闪,嫣红的绛唇一扬,目光落在她如瓷一般白的下颌上,沉声 】

          充仪祭奠故人,为何以茶代酒?

          【 拇指的指甲片儿没修剪圆润,往食指指腹上狠力一蹭,划出一道口子,不深,但很长,逐渐有殷红的鲜血渗透出来。丽,从前琅华左的裴修仪,可不是也得过这个封号?她人是走了,却留予我,无穷无尽的猜想、是非。不会一下子爆发出来,却会一直都在,磨灭不去 】

          【 很多个辗转反侧的夜里,我躲在逼仄的阴影中执著地执着一本经书。曾经有人问我为何一心向道,我想了想说,因为我想解脱。结果是,我在自欺欺人。如果一个人真的能够做到上善若水,柔弱不争,清静寡欲,自然无为,他就不会老想着超脱于尘世之外 】

          【 所以那些桎梏,还是一直锁住了我 】

          【 仍立着未动,扫了眼案上之书,蜷了十指 】

          不必了,充仪喜欢蔫了的花,自撒手由它生死便是,何须再差人往琅华西走一趟?若仍精心于上,换了妾身那盆绿菊,结果,都一样


          回复
          9楼2013-05-02 19:23
            【 眸若漩着涡的深潭,含了笑。扫她一眼,方裣了衣袖举步上前,倚在椅上,两指掀了经书一角,却娥黛呷笑,眉黛开,眼波顾转,也没个忌讳 】

            唔,若说敷衍,充仪说的是,不像是他人,不过做戏,没存真心思,就算是戏做足了,也确是难教泉下之人领情。只一件妾身不明,祭茶不祭酒,便非敷衍?

            【 笑得靥若春桃,半撑着臻首,慵骨难掩,饶有兴致地听她不疾不徐地说下去,没个正经模样 。懒懒盯着十指蔻丹 】

            不衬妾身的景儿,便是衬充仪的景?再则这花蔫不蔫,无非是宫人是否精心照看之差,充仪没这个心,何不如现下直接将这花搬至苑中?一夜暴雨,够了

            【 这才两手捧上经书,随手装模作样翻了几页,压腕掷回桌上 】

            孔德之容,唯道是从……妾身资质愚笨,不敢自恃参透,不过闲来无事养性罢了,只是之前一直觉得,若拿此作礼,很衬充仪

            @玉止耳


            回复
            11楼2013-05-03 2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