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皮顾梅林吧 关注:82贴子:1,742
  • 34回复贴,共1

( 存 戏 )。—— 复制黏贴的格式存戏昂。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温都巧巧 娅娅记得手下留情~


回复
1楼2013-05-03 16:23
    必须的〜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3-05-03 16:24
      水水楼ing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3-05-03 17:32


        【 这儿不得晋封我待在屋子就尽是闲着也就与娇娇、兮君姊姊来往,偶尔和娆眉约去赏景;得了晋封后就一直忙着各处的礼儿归拢的事儿,摆饰新屋子的事儿那样儿不得自个儿劳心劳神的自己过手,好容易抽出了个空闲瞧着院儿里站着他房里的一干妃嫔,便又是跟着闲絮到了午时才来了屋子里,又瞧见桌子上堆了好些玩意儿,虽是贺礼不过任由这般放着还碍了事儿。宫里现下忙着却也不能就这样堆着罢,内务府新分来的婢子年岁小遂不敢叫作甚近身的活儿,不过这些个闲杂活儿也没个眼见儿,便是对着那边做事儿的几个小年纪言语几句。 】

        “都也别忙活了这儿来。”

        【 小丫头们倒这听话的本事还是有的就是没个眼力见儿,有的没的瞎做个忙活儿样儿,左不过是年纪尚小玩心重些,内务府调教也难亦是知省他们的苦处。自个儿坐在桌旁的小墩儿上头,眉眼轻挑着一边堆着的物什,依这眼神寻着些个稀罕的玩意儿。她们虽是年纪小不过也不能不教导着,若是松纵了指不定连个瞎忙都没了,遂带着一丝询问的意味轻挑玩笑似的曼言。 】

        “本嫔倒是想知道你们内务府里头教了些什么?你们也不瞧着归归拢,任由这儿成了堆。什么都让本嫔亲自来做么?”

        【 忽而眼神被一卷画轴吸引,虽是被众多礼盒子掩着不过这轴子也是突兀的,一眼便就瞧见了。睨了一眼一边杵着看着还算是机灵的婢子使了个神色,她便会意也算是可塑的。 】

        “这是哪儿送来的?”
        “回嫔主儿是翊坤宫额宜苏贵人遣人送来。”

        【 翊坤宫的额宜苏?素来不喜四处转悠翊坤宫更是去得少了,额宜苏氏未曾谋面倒是这份心思难得。 】

        “嗯,去请贵人来。”


        回复
        5楼2013-05-03 17:43
          -


          【 这天气儿说变就变,不过几日见晴却又飘起了鹅毛雪来,缘是我本就畏寒的紧于是除去每日必做的晨昏定省,懒懒地窝在惠喜里头不曾出去,大抵除却娇娇姊姊,也不曾在宫里认识别的小主自然没有交好的同我谈天说地的。只是贵人的位分,连个封号也不曾有过,这待遇便是于主子娘娘有着天壤地别,炭盆子里只得焚着黑炭,那红箩炭便只能存积着。也幸得曾打点过内务府的些个奴才,这份例倒也未曾被克扣。忙着新年来临的一串事儿,翊坤上下当真是比往日喧闹了不少,惹得人心里烦躁躁的,连带着近日总是拿往日总是笑颜以对的宫娥开涮。 】

          :之桃,先前叫你亲自送去储秀的那份礼儿可妥当了?

          【 说起那储秀沁嫔只觉有说不清的熟悉之感,大抵她同我那位一向端庄持重的好姊姊同姓了温都,亦是听闻这位嫔主儿端重温恭,愈发兴起了拜会之意。只是奈何翊坤离储秀虽不远,却依旧有好些个距离,熟络又算不上,自然不愿意走这一趟。‘早已办置妥当。’闻言颔首心头一事儿便沉下不再挂记着。一时半会儿也寻不到零星事情来做,也乐得招来之桃之灼她们一起打缨络。 】

          :说来倒好奇那沁嫔的容貌了,可是冰肌玉骨的美人儿?

          【 嘴上说着手上却不曾慢下半刻,熟门熟路地手法将红线绳儿来回穿梭着,一双剪瞳水眸依旧盯着那似模似样的缨络,不禁扬起笑靥。大抵这般小事做多少次依旧是有成就感的,比起那些纷纷扰扰的,我总愿意耗些心思在手艺女红上头,可有意思多了。‘小主还别说,这沁嫔娘娘长得有几分像当初的巧姐儿,只是那眉宇间多了几分贵气。’听之桃这么一说,眸光顿时一亮,也停下了手中的活计,只顾着问询。 】

          :当真?先前才见过娇娇姊姊,若之桃你说的不假,那必是巧巧姊姊了。这姊妹重逢的戏码都被我遇见了?那可要叹一句真巧呢。

          【 之桃刚要回答呢,便听门外有些动静不过片刻便见面生的宫娥入内施礼道‘沁嫔主子请额宜苏小主过去一叙’略有惊愕,心下疑虑她招我过去作甚,却依旧有礼地回了句知晓了便遣她退下。理了理衣鬓只瞧并无什么不妥,便搭着之桃小臂离。 】

          【 待到至了储秀宫天色尚且早些,只是这空气中的冷冽不禁使我颤了又颤,饶是衣裳穿得厚实宛若笨熊般,玉颈围上了一圈挠人的兔绒,也感到了冬日里浓浓的寒气。蝶睫振振只叫之桃上前通报,自个儿搓着素白柔荑呵着气儿心里头期盼着沁嫔快些请我进去。 】


          回复
          7楼2013-05-03 19:23


            【看着这起子小丫头有的没的在这儿摸来扫去的乱得慌,且着又没甚子玩意儿好这般摸索的,遂遣散了她们外去换做茹素来伺候。 过了午膳好容易停了几天的雪便又开始飘了,自己个儿本就是欢喜杞人忧天,这会子又寻思着内务府的年礼难运送了。茹素终归还是我这儿最是机灵的丫头,三下五除二的功夫便将东西规整的放好,她虽不是陪嫁来得相处一年也是有些子感情,素日虽总被宫人后头议论甚端着的,不过私里总爱与她和玉绾那丫头说笑。瞧她忙着便自个儿端详着那花儿,瞧着也就十多岁的模样眼里还透着一股子俏皮劲儿,宫里一年人情世故多数尽知,小心谨慎惯了而今那副纯真的模样儿倒是荡然无存。 】

            “茹素,你说我和这画上像么?”
            “嗯。。。像。。。”

            【 瞧着茹素这般吞吞吐吐,心里头亦是有了底儿。这画儿搁在去岁倒也有几分神似喏,瞧着画中人芊指滑过娇容,转为浅浅笑意。 】

            “瞧你说假话都不会。不过,这作画之人倒是有几分心思,我可是从未见过翊坤宫的贵人呢。”

            【 茹素被我这话说的面儿上一阵阵的红晕准是被我戳中,还预备着和茹素谈谈这位贵人的家世,素馨便来回禀额宜苏贵人门外等候。 】

            “不过说了她一句儿人就到了,可见人后不能说,别家耳根子尖着呢。得了,外头凉冻着可就不好了,快去请了罢。”

            【 冬日总是觉着屋子里闷闷的偶尔的一句玩笑,纵能斗个满堂笑颜以弥补冬日烦闷之缺。觉着茹素的小臂做与铺了软垫的案子边儿,那儿贴近炭火总归暖和些,人家巴巴儿跑来就跟着我坐在没一丝儿暖气的桌旁可不委屈死了。 】


            回复
            8楼2013-05-03 19:58

              -


              【 双颊微红却是因冻着的,幸是沁嫔娘娘早些遣了宫娥请我进去,不然可非得冻坏了不成。殿内暖暖的一点儿也不似我那处只能算是冷不着我,大抵这便是嫔与贵人的差别了。迈入院内的第一刻起便兀自打量着陈设布局,遽然一股子悠悠香气窜入鼻翼间,浓郁非常却不刺激,暗暗心想到底这儿是居着怎样的一位妙人儿呢。宫娥仪态得体,毕恭毕敬的,全然没有我宫里头那些小蹄子的调皮劲儿,这般被人礼遇倒是头遭,娇娇姊姊那处多是熟络也乐得同那些宫娥嬉笑,而内务府……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奴才很是讨厌的,如此有些诚惶诚恐,忙叫她们随意些也好。只是片刻便想起,这是人家沁嫔的地儿,我一介外人哪来的这么多碎嘴,这毕恭毕敬的模样大抵不过是沁嫔不欲叫人捉住了把柄而做出的。兀自晃神却已然至了殿中央,由之桃暗暗提醒着赶忙敛衽施礼,一串陈词熟门熟路地道出。 】

              :给沁嫔请安,沁嫔万福金安。

              【 心下不免好奇,便微抬眸子偷偷地瞧上一瞧。像,当真是像。何止是几分,便是说是本人也不为过。恍然间,一声姊姊脱口而出。】

              :巧巧姊姊?

              【 伶音轻乘风而去,不确定的语气甚为明显,但愿这当真是巧巧姊姊,不然这话若是落到有心人手里头可是可治个不敬之罪呢。眸光定格在她身侧的那副画卷儿上,咦,闲暇时回忆描绘着巧巧姊姊容貌的画么,怎么……遽然想起先前让之桃从库房取副风景画送出,却不想她却这般粗心,回去可是得治治这帮丫头了。 】


              回复
              9楼2013-05-03 20:57
                肿么感觉你们不是很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3-05-04 07:49


                  【 别着茶盏里头胡乱漂浮的茶叶任由丝丝馨香往鼻子里头钻,清新之味儿太过亦是扰了香炉里的焚香味儿,索性便将那盏茶搁在一边待味儿消去些再吃。敛着眸子觑着案子上的画儿,随意瞥了边儿的软垫上却是无人,尔后便是其一句不敢逾矩传入耳里。遂是将定在画轴儿上的眼神移过瞧着眼前的妙人儿,倒是个伶俐剔透的心思而今亦是知省宫规不能逾越,比起娇娇那妮子可算是善于适应宫中环境百倍。这般的心性儿倒是与我处人遇事相差无几,她口里虽声声的‘姊姊姊姊’的唤的勤,从她的话儿里也不难看出如今这层关系只是停在嘴上了。乔乔不比娇娇,娇娇那妮子虽每个正行儿有些什么便摆在面儿上,这般性子就是怕她日后开罪些人;而眼前人丝毫不须忧心,思虑广袤心智成熟,倒是有些子与她的年纪不符喏。 】

                  【 闻其言罢顺眼儿瞥了一边的画中人,眉眼带笑的模样儿讨人欢喜,纤细十指悠悠然拂过画中人的面颊,复又移回自己个儿的黛眉间。威严?不过是个嫔位儿何来威严之说,自得了晋升阖宫赠礼的无一不是用奉承话儿来搪塞,而今‘心生敬意’这话儿亦是从自幼玩伴口里飘出,碍着位分她不便逾越,怕是这份儿不是威严而是疏远罢?念着入宫至今温都巧巧一步一步走到这儿,往昔的自己亦是不知停留在了那个角落,若非这画儿的提示怕是叫我以为温都巧巧本就是这般的女子。复抬眼,一刹那的黯然神色转而便是流漓成一丝皎然笑影,挑了娥眉微扬。 】

                  “妹妹的画工愈发精进了,还记得同在扬州之时妹妹所绘丹青还裱在我屋里头喏。”

                  【 总觉得这般谈资就是叫我们疏远的隔膜,便是借着画儿扯了儿时的题儿也叫我二人也亲近些。这一抬眼便是瞧着屋里角落杵着的婢子,心里盘算着或许这也是叫她不过逾越的因由,便是吩咐了茹素撤了里头的婢子全都外头候着。闻其娓娓言语也同儿时一般的面带着笑意瞧着她,华妃虽为人处世高调却是个真心对待自己宫里人的好主儿,她不过一区区贵人华妃亦是犯不着与她置气,她的日子虽闲着些自然亦是好过。闻言转言问我,倒是把我问住宫里无一不缺加上刚刚升了位分内务府也格外照应,不过只是心思零落。 】

                  “那依妹妹瞧我这儿如何?”

                  【 我这儿说好不好,说坏不坏,跟着在兮君姊姊这儿也受不到苦,但一时间叫我自个儿评价着实难着,遂是转了话峰儿叫她来言说。 】

                  “你入宫家里未曾告知本嫔,本嫔亦是不知若是知省的早早便把礼儿备好了给你送去。瞧着你穿得这般素净,本嫔这儿倒是有几批新得的绸子,等会子叫茹素包了与你。”


                  回复
                  13楼2013-05-04 20:15

                    -


                    【 岁月总是无情地抹杀我们一点点的美好回忆,直到将心打磨地光滑不再有棱角,便不会再有那些伤心之感,人之七情六欲随着青灯古佛下的吟诵乘风而去。她如今半睨半眯的模样我是当真不喜欢,总觉得那些小心思被人戳破了一般,比不得娇娇姊姊的纯善大方,乔乔是私心甚重疑心甚浓的女子,每日兢兢战战的就怕一步不慎便是万丈深渊一去不复。那梦里的世外桃源我常梦见,许是心心念念吧,只是最后的最后却总被梦魇惊起,再看那月明星稀浓浓的夜色掩不住长夜漫漫的寂寥。这不是,分明低眉顺眼的模样打心底的厌恶至极,却偏生不顾感受去做着自以为讨喜,也不是不欲开诚布公的,只是这阖宫还有几个我能真真的依赖的? 】

                    【 她抚着那副丹青画卷嘴里明明白白地道着赞美的话,我却觉得这空气愈发显得凉了。我记得曾经的巧姐儿也是这般,心中气了便由着怒意作笑颜,叫人看着心惊肉跳的。我知晓她厌恶什么,正如娇娇姊姊一般,她也厌恶那张张面具。只是我无法做到真正地去相信,正如她无法做到不去多想。曾在闲暇的午后有翻过一首词,有句流光容易把人抛记忆很是深,也不知自个儿理解的是否真切,只认为这首诗用在如今很是受用。这蓝蓝的天哪本是一望无垠的,我却可见尽头是殷红殷红的高墙。是命运背弃了我们,不是我们背弃了情谊,再也回不去了。被囚困的鸟群,零星的食物,疆场厮杀,胜者为王。直到那最后的哀鸣号角响起,有一人登高望远,那满是雍容的沧桑,为人所崇。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阖宫的争斗毫不止息,唯一变的是那些明艳的容颜。 】

                    :难得这点拙计能叫姊姊看上,若姊姊喜欢,那日后便再奉上一卷儿便是了,要那陈旧的作甚。

                    【 我也说不清到底这是说给谁听的了,陈旧的到底是什么?是巧姐儿口中所道的画卷,还是那段此生最好的友谊。这是在试探还是在自叹,我也说不上,任凭她如何将我便听着,琢磨着,毕竟我依旧认为后宫没有永远的敌人和朋友,只有相辅相成的盟友,一旦认定绝不悔改。半晌却见她屏退了侍在殿内的宫娥,的确这般做法使我心里舒坦了不少。我瞧她宫殿内的宫娥个个清秀也没个丑人儿,方才也便不甚在意这些,还是巧姐儿心思细腻了。只是难保如今我心性已改不在意这些了呢,人可最善变呢。 】

                    :一时半会也挑拣不出什么来,只觉得陈设瞧着很是舒心,毫无逾矩之处却端的是大气。

                    【 这衣裳素净是必然的,难不成叫穿得花枝招展了才好?且不说那样有违宫规女训,就是那俗气的模样,想想便可知晓是有多叫人……恰如当初在街上看到的那些莺莺燕燕的叫嚷着,脂粉气儿在十里开外便可闻见,也不知为何有人会喜欢,可是什么样的便配上什么的。只是大抵巧姐儿也不会将次货赠予我,不要可显得我不知礼了,道了谢却又似撒娇一般道。 】

                    :亦如乔乔也是从娇娇姊姊那处得知姊姊也入了宫。姊姊的料子定是好的,只是这会儿腹内空虚,饿得慌,姊姊增些吃食给我可好?


                    收起回复
                    14楼2013-05-04 21:43

                      -


                      【 说不上来心中的滋味,一板一眼毫无灵动的女子竟是如今的额宜苏氏。不是乔乔,是额宜苏。那个携着额宜苏一脉荣辱的女子,明明瘦弱不堪的削肩却似是背上了千斤重担,而身后却亦无雄厚的背景撑着,她只能走一步算着一步。几月前临近参选,是夜,记得额娘拉着我娓娓道着宫里头如何危机四伏,只想让我御前藏拙好远远地离开这地儿,却被我口口声声地以那明令禁止的可笑言辞止住。那会儿,若是我有意藏拙,也不会有人察觉,亦不会有如今的委屈了。保不齐同长姊一般指户门当户对的官宦人家,红袖添香琴瑟和鸣。想来,长姊是个极聪慧的人儿,她分明是才貌双全的,却偏偏撂了牌子,叫我狠狠地嘲讽了一般也不恼,倒是乔乔愚钝虚荣了。半晌两厢无言,巧姐儿似是同我一般心中盘算着这些惹人烦却不得不想的事儿,几时我们争锋相对了,那层窗纸不堪一击地被戳破,虽惋惜却更多的是舒坦,虚妄的笑靥常日里携着,累得可是自个儿。 】

                      【 这宫中,寻个牢靠靠山便是最好的保命法子,只是依着心高气傲的心性哪肯眼巴巴地主动贴上去,才叫那些奴才秧子看低连好声好气地回答一声也不肯给。偏生乔乔也算个不争气的主儿,自个儿坐不到那些高位子,便心下嫉妒着素日板着脸,寻思着多半是有人见在眼里,背后便放些不好听的。一时半会儿杵在一旁有些尴尬,那头不闻声响这处便不好应对了,只得端着方才婢子奉上的茗品细细抿着。只听她一再赞扬任是乔乔脸皮子再厚,也只得应承一下来。那泛黄的纸张不过是正常该有的模样,许是不久便面目全非也不准,那画上的妙人儿,我再也寻不着了,恰如岁月流逝一去不返。 】

                      :姊姊如此想,乔乔心里头也高兴着呢。

                      【 姊妹情谊?欢喜?心下不禁嗤笑,那何以会有口口声声的本嫔。她若当真把我当做姊妹相待,这劳什子的森严称谓还要来作甚。昔年尚且滞于闺阁,她便同娇娇姊姊更要好些,那会儿年少哪会想这么多,只是如今细细一想,大抵是娇娇可怜,乔乔便是可有可无的了。 】

                      【 淑妃娘娘只是定醒时远远一瞥罢了,闻说甚为得宠,年纪轻轻的便坐稳了妃位荣宠无限,很是羡慕便引以为目标,可乔乔做得到么?我也吃不准。片刻却见宫娥呈上吃食,索性摒弃了这些弯弯绕绕地小心思,一心扑在了那精致的糕点之上。笑眼眯得倒是看也看不着墨黑的眼珠子了。心情舒畅了看谁都是顶顶的美人儿,连连夸赞着那宫娥手巧模样也俊俏。巧巧姊姊这处的糕点同娇娇姊姊那处的不分伯仲,此刻心里只有这念头。可恍然间却觉得这糕点里缺了什么,一时半会儿也想不清楚。 】

                      :姊姊可最懂我了,这糕点也是我最爱吃的。

                      :原来的味道……似乎是差了点……许是这原料的缘故,内务府供应那些位高权重的还来不及,哪里顾得上姊姊这头。

                      【 之于吃食一方面,我总是实话实说。此刻喃喃自语却猛然觉察不妥便改了口,只是改了之后愈发显得不妥了,暗暗责怪着我的拙嘴,先前在娇娇姊姊那处也是,当真叫人不安心。 】

                      :姊姊莫介意,乔乔觉着这样也挺好的,多尝尝鲜才是理。

                      @温都巧巧


                      回复
                      16楼2013-05-11 17:32


                        【 闻其言心下亦是畅快,内务府因着晋升之事诸物都是紧着好玩意儿送来,昨儿御膳房的人送来糕点之时还特意告诉茹素是仿着江南的味儿做的,还是感念了他们几分的好儿。昨儿晚上就着清茶捻了几块儿倒也是个不错的味儿,今儿就在她面前道出了不好,原是想着紧着好东西给儿时姊妹尝个新鲜,谁知却白白糟了别家嫌弃。缓了手上茶盏的动作,唇角勾起一抹浅笑,怕是这妮子是攀附了不少位高权重方敢如斯。 】

                        “哦?本嫔倒是少尝那些位高权重的糕点,倒是觉着自己这儿的还算可以,如此和妹妹比来算是本嫔肤浅咯。”

                        【 依着儿时的情谊这般言说,还是从未将我温都氏放在心里,阿谀奉承我是不喜,不过在这婢子眼前到底是糕点缺了几分意味,还是觉着我的恩宠少了几分意思,恐是她不说我也心如明镜,这般样子难道不是当面打我的脸儿么。不过攀附高位亦只能保安平,若想要出人头地依仗着依靠的高位可是会将恩宠分割给你,倘若那日那依附的高位暗地了踩你一叫更上一层楼,想要翻身怕是无望。尝鲜?本嫔从不喜欢逼人做不喜之事。轻抚袖口的小株兰花花儿,凤眸勾起半分茹素便是会意将糕点端了下去。复而面上漾着浅笑对着眼前人柔声说道。 】

                        “本嫔这儿怕是少了那些料多味足的糕点给妹妹享用了。”
                        “茹素快些递上清水给贵人漱口。”

                        【 瞧着眼前案子上的茶盏怕是也非那位高权重所用的好叶子,也没必要在她跟前儿放着,清水阖宫乃是同用也不存在那些料少料多了。觑着外头日头可是烈着不过也没甚与其多言语句,染着绯色蔻丹的芊指轻轻按压着太阳穴。 】

                        “瞧瞧这午睡是每日必须的谈了这会子话儿倒是有些乏了,贵人便先回吧茹素去送送。”

                        【 言罢便兀自走向内阁。 】


                        回复
                        17楼2013-05-14 16: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