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禁悠悠吧 关注:7,784贴子:642,706

「长春宫│静深阁」—十一公主(爱新觉罗语兮)寝宫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爱新觉罗语兮,帝与端怡妃索卓罗氏所出之十一公主。居长春宫静深阁。

【二楼晋升历程,三楼独白,四楼谢恩,未贴资料勿顶。】



回复
1楼2013-05-18 16:30
    「长春宫│静深阁」—十一公主(爱新觉罗语兮)寝宫
    爱新觉罗语兮,帝与端怡妃索卓罗氏所出之十一公主。居长春宫静深阁。



    回复
    2楼2013-05-18 16:44

      ____________________(。清史稿·公主传·爱新觉罗语兮。)

      爱新觉罗语兮,小字徽音,出自“大姒嗣徽音,则百斯男。”
      乳名蓁蓁,取“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意。

      世本是世,无需精心去处世。

      罗幕秀帷,层层垂帘遮掩不清,你说我尖酸刻薄,讽辱他人?好呀,我就是伶牙俐齿又如何?紫禁城中这不也是本事?她走一步嫁祸于人,那人复走一步以牙还牙,你来我往,好不热闹~彤云飞腾,荣华富贵莫不在下,你说这儿好不好~?

      紫禁城给我权势狂妄,又自幼养我以高傲,最后让我背负满满的自信不落人后,掩袖而笑玲珑曼妙,你说我该不该争?

      抿唇又笑,血统荣贵,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偏偏让你得不偿失。

      水纹珍簟思悠悠,千里佳期一夕休。
      一帘风月闲。

      ( 楚漓雪执笔,赠美丽可爱单纯善良的四四和樱花 )



      回复
      3楼2013-05-18 16:53
        -。

        (。抿唇清浅,瞧着跪了一阁子的下人一双凤眼眯成了线儿,大清的十一公主在旁人瞧来那是多高贵的身份,我却只一句谢主隆恩便算是谢了皇阿玛的恩典。头前那来传口谕的宫人儿一副要给些银子的模样,身旁打小伺候自己的白芷倒是素日就知晓宫里的那一套,从袖中掏了些碎银子打赏了那人,便瞧着那人喜气洋洋的走了。旋身看了看我这静深阁里头的宫人儿,倒还都是巴巴的跪了一地,除了白芷大约也就是白芍最是得我的心思,后头的四个洒扫宫女我记的倒也还是全乎儿的,大约是叫竹岺、茯苓、紫苏、紫萍的,剩下的伺候的那个管事儿的公公原先叫什么我倒是给忘记了,只是记得后来便一直记着叫方海,我想了想倒是与白芷他们的名字是一个出处的,跟着小夏子一次伺候的两个洒扫似乎是一个叫川柏一个叫川朴的。如今瞧着我这屋里也只有这些个人了,原先倒是还有几个只是怕都耐不住不知什么时候就已经从我的阁子里出去大约是分到别的能让他们飞黄腾达的地儿去了吧。水眸轻转抬了抬手,磁音泠然透着一份独一无二的气质,其实这些奴才的心思我哪有不懂的,只是平日里并不十分在意罢了。)

        :都起来吧,不过是一道口谕,用不着跪这许久的,我也有些乏了。

        (。言罢也未曾瞧见他们几个的表情,只是素手搭着白芷便进了里屋,想来倒是有趣的紧,我自己个儿也不是甚的深得君心的公主,帝王之家的女儿唯一的用处大约也就是和亲安定部落罢了,可这事儿却偏没有轮到我的头上。额娘名下都是女儿,我却晓得皇阿玛无论如何或许终究是想要儿子的,有时候甚至不晓得皇阿玛究竟是否还记得我这么一个女儿,当年在额娘怀中翻来翻去的蓁蓁终究也长大了。)


        回复
        4楼2013-05-18 17:32
          5*2+3


          回复
          5楼2013-05-24 20:10
            7*2+5


            回复
            6楼2013-05-24 20:16


              【 起的是一个大早,三更天的时候儿就已经是睡不着了,我的动静有些大,旁边儿的素雅姐姐被我折腾的心烦,天微亮的时候儿就训斥了一顿,这不,一大早的好心情就没有了,忙是去打水洗脸,这个时候起来的,还有长春宫的两位嬷嬷,也许是年纪大了,睡的不踏实,索性早些起来做多些事儿,让主子欢心。

              这个时候还不是我们宫女儿吃早饭的时候,一位嬷嬷瞧着我有些饿,把那昨晚上留着的一个烤地瓜分了我一半,已经有些凉,热乎的劲儿却还是温存着,仿佛是捂着的,再仔细的瞧二位的穿着打扮,仿佛并不是贴身服侍的嬷嬷似的,三人打水的时候儿闲话两句,才知道是裕贵妃宫里面儿伺候后院洒扫的两位年纪大的嬷嬷。】

              我得先回去了~白芷姐姐昨儿跟我说,早上要去给公主请安。

              【 告别了两位,却也欢喜,日后在长春宫,还有两位年长的嬷嬷能帮衬着我一把,虽说不是什么得脸面的嬷嬷,却仍旧是在紫禁城伺候了这么久的人了,自然比我们要知晓的多的多。去小厨房备下早膳的时候儿,正好碰见白芷姐姐出来,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甜甜儿的朝着白芷姐姐笑了一下,到底也好说话几分。】

              姐姐不必忙了,回去多休息会儿吧,今早我要去给公主请安,这些活儿都交给我就是了。

              【 走至静深阁门口儿的时候儿,里面已经有些动静了,仿佛是几个姐姐在服侍公主洗漱穿衣,在门口儿踌躇了半晌,轻扣房门。】

              茯苓姐姐,公主儿的早膳,已经备下了。


              回复
              7楼2013-05-26 12:29
                -。

                (。前几日头上白芍就来回我说是内务府又拨了个小宫女儿到我这静深阁来,也不晓得内务府那头是怎么盘算的,我这原本九个伺候的我都觉着多了,还要往我这儿拨人。起了床有着白芍为自己梳妆,茯苓在一旁絮絮叨叨的念着新拨来的宫女好似唤作敏敏,接着又是一阵子的对那姑娘进宫的那些事情说了一遍,其实我都是不在乎她在宫里经历了些什么,不过既然到了这长春宫的静深阁,自然是要对我忠心的,否则的话便是说什么也没有用。笑着数落了茯苓一通,倒是一旁的白芍笑道‘主子,咱们这儿终于有个不是药材名儿的宫人儿了。’这话一出倒是引得茯苓一阵儿嬉笑,其实在这静深阁里头没有外头那许多的规矩,我自己本身生性就是个懒散的人儿,也不喜欢阁子里的宫人儿被那许多规矩拘着都没了生气。)

                (。昨个儿去请安的时候瞧见满树的桂花儿开的大好,一阵阵想起扑鼻而来甚是香甜,便随口说了一句想吃桂花糕了,当下不过也是即景生起了食欲,过了那会子也就忘了那时候的话,没曾想白芷倒是记住了,今个儿才起床白芷便说小厨房里正是备着了桂花糕,等会儿早膳的时候一并端上来。看着白芷眼眸中倒是淡然,也只是点了点头让她出去看看好了没有。这头正是与白芍茯苓说说笑笑的,白芍忽然提了一句说是那宫人儿今个儿该是到静深阁了,闻言微微颔首,外头便响起了一个稚嫩的声音,我这儿的宫人的声音没有一个是我不晓得的,想必就是那才来的小宫女儿了。这头白芍也给我梳妆好了,便冲着茯苓点了点头,就听到茯苓过去开了门道了一句进来吧,自己个儿顺手取了根白玉簪子插在了青丝上,并未抬头看一眼外头。)


                回复
                8楼2013-05-26 12:47


                  【 我在他们几个姐姐跟前儿估摸着是小的那个,只瞧着身高便是知道的,白芍姐姐的年纪大一些,仿佛都有着十八九的模样了,做事稳妥老成,长春宫里的人都是知晓她的,为人也妥帖,自然是很受主子欢心的。早晨去小厨房的时候那几个小太监还在门口儿说着,白芍姐姐的好儿,我也正打趣儿他们着,‘ 不怕这句话给白芷姐姐和紫萍姐姐听去了,心里面儿过不去呢。’不过话虽这么说,但是我却也知道,白芍姐姐自然是有好的,才能使得这么些人都这么夸着,连公主儿也约莫着最喜欢他了吧。】

                  奴婢给公主儿请安。

                  【 面前儿的人眼眸从未抬一眼,我倒也不惊讶,不过是个伺候的奴才罢了,哪儿那么多的心思去注意呢,白芍姐姐眼神示意我把东西放在小桌儿上就是了,我倒也想稳妥的做一次事儿,谁知道起身的时候儿一个不注意的,连站也没站稳,好在桂花糕在手上端的牢牢的,没有摔在地上就是好的,只是第一次见公主儿就是这么没规矩的,这下还真惨了!】

                  白芍姐姐……

                  ‘ 你这丫头,昨儿来的时候儿就毛毛躁躁的,打翻了紫萍姐姐手里端着的茶,今儿又是这么浮躁的,好在桂花糕你还拿的稳妥。’

                  【 出了事儿,赶紧的要去寻求白芍姐姐的帮忙,低着头却也不敢抬起来的模样,眼珠子却还咕噜咕噜的打转儿,白芍姐姐这话一出,是给我解了围啊,正想告罪赶紧的出去就是了,连忙把桂花糕先放在了桌子上。】


                  回复
                  10楼2013-05-26 13:09
                    -。

                    (。茯苓平日里不在屋里伺候自己的,与紫萍他们一样也都是我这静深阁里洒扫的宫女儿,这会儿见着那小丫鬟进来了便也就冲着自己福了福身退了出去,倒是后头方海那厮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他素日里也都是跟着白芷一道伺候我的,平日里有些事儿我也总是交代着他让川柏川朴去做,看他一副要说话的样子也没搭理他,我倒是也晓得方海哪儿都好,平日里帮我做事也是让我放心的,只是偏就是那一张嘴贫的我这静深阁没一个胜得过的,就是白芷白芍遇上了他也总得被他噎住毁不了话儿。)

                    (。听到动静抬起眼眸不知道什么时候方海也到了自己身边,水眸瞧了瞧那小丫头大约也是给吓着了,正盯着白芍求助呢,心中暗自笑道这丫头大约也是头一遭的,也不晓得我这静深阁的规矩才会这般。听了白芍的呵斥起身摆了摆手示意她别熟络了,倒是她说起昨个儿毛毛躁躁的事儿我才想起来原来昨个儿我让白芷去给我沏茶废了那许久的时间,原是小丫头才来打翻了紫萍沏的茶弄得白芷去了那许久,不过我素日也不是那爱计较的人儿,况且一个才来伺候的小丫头总不至于将她吓的日后总是提心吊胆的。)

                    :不过是一个小丫头,难免有毛躁的时候,你跟她呵斥什么的?

                    (。一旁方海听了自己这话倒是乐呵开了,一张嘴忙凑了上来道‘就是,咱们主子心肠那么好,哪里会找一个小丫鬟的麻烦呀,白芍你不用着急着帮人家,是吧,主子?’听了这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瞧见白芍抬眼就瞪了一眼方海,只怕这会儿若不是有个小丫头在场方海又逃不掉白芍的一阵猛打了,平日里白芍就总不喜欢方海三天两头与她贫嘴的样子。抬眼瞧着那小丫头要出去,清浅道。)

                    :你是新来的宫女儿?叫什么?原先在哪伺候的?


                    回复
                    11楼2013-05-26 13:25
                      -。

                      (。正蓝旗扎库塔家的?眼睛乌溜溜的转了一圈也没想起来这是哪一家,大约是我如今真的懒散的什么事儿都不去管的缘故吧,不过看年纪大约也是没有伺候过旁的主子的,蹙了蹙眉看了一眼方海蛮眸的询问,我晓得这事儿方海必然比我们都要清楚一些,方才不过是一句玩笑话儿的这会儿方海瞧着我正是问题的意思,便开口道‘正蓝旗扎库塔氏世代包衣,眼前的扎库塔敏敏进宫没多少时候,就直接给拨到咱们静深阁来了。’方海比我更加晓得在这后宫之中总是小心为上的,内务府拨来的人儿尤其小心,我自认为在这后宫之中已是很小心,可是保不齐总有些要害我的人儿。听了方海的话也只是微微颔首,并没有多说什么,既然到了这静深阁总要过阵子才晓得究竟是不是谁安排过来的,现下说什么都是尚早。)

                      :哦,原来是扎库塔家的,看你年纪也不大就进宫做了宫女儿倒是可惜了,不过既然在我这儿伺候我自是不会亏待你的,往后你就跟着白芍身边做事儿吧。

                      (。听了那后头的话才不由得忍俊不禁起来,心想大约是瞧着方才方海在那儿跟白芍贫嘴便以为我素日也是爱听这些吉祥话的,看样子确实该让白芍好好教教她我这静深阁里头的规矩了,也好让她晓得在这静深阁不是会溜须拍马就能当我的贴身宫女儿的,自然,若是她当真想要和原先走了的那些下人一般灵攀高枝就两说了。方海素日里没事的时候贫上两句也不过是图着逗我一乐罢了,若是没他在这儿与白芷他们说说闹闹的,倒还真是冷清的很。)

                      :小嘴倒是挺甜的,不过在我这儿用不着这些,我素日里也不是爱听这些夸赞话儿的人,若是有这闲工夫倒不如好好做事儿。

                      (。与那小宫女儿说话这话又抬头瞧了一眼方海,他与她是不一样的,方海在这静深阁做事没人比得上他让我放心,他素日里说些逗我乐的话儿也不过是活跃活跃大家的,因着晓得我不喜欢油嘴滑舌的宫人儿,也是有个分寸的。)


                      回复
                      13楼2013-05-26 14:06


                        【 这一开口便是自个儿自讨没趣儿了去,大抵是因着我是内务府分来的丫头,虽然说是未曾伺候过别的主子,却还是难以让他放心的去信任一个才到静深阁未曾有几日的小丫头吧。只是方才愈发的想就是失了分寸的,平日里在舅母家的时候儿还是喜欢和几个关系好的丫头们一块儿说些热闹话,如今入宫了,才知晓原不是每个人都是这般的,哪怕再喜欢听的话,也要分人说才是,就像我同方公公,却还是有差距在的。

                        方才脸上的笑意一股脑儿的都不见了,这一下可就有几分尴尬在里面了,不过好在公主儿有心让我跟着白芍姐姐学东西的话,那自然对我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若是只是分配到了后院洒扫的话,这下就糟了,日后可不是要跟今早的那两位嬷嬷一般。】

                        是……

                        【 这一句是回答的勉强,仿佛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有些委屈的感觉,只是如今可不是爹娘,面对的是要伺候的主子,还是位公主儿,那自然是不能怠慢的,更不能让人家瞧出来你的半分不情愿,连忙的继续回答一句。】

                        奴婢方才有失分寸,日后还得请白芍姐姐提点。


                        回复
                        14楼2013-05-26 14:15
                          -。

                          (。夹了一口桂花糕送入口中倒是颇为好吃,我自是晓得长春宫小厨房里的手艺素日就是十分不错的,只是难得一清早就吃上这桂花糕。听见她应着那一声是有些不情不愿,也并未去理会什么,总该让她晓得这后宫里头不是她家,往后许多事情都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简单,我在这后宫里头算是好说话的主子了,若是分给了皇阿玛的那些妃子,只怕日子总是没有我这静深阁里头好过的,这个道理她若是能明白自是最好,若是不明白我也没法子了。)

                          :你既是才进宫没多少时候的,大约也不晓得宫里的许多事儿,这里头比外头要复杂得多,一不小心就会没了命儿。

                          (。自己个儿方才那话倒也不是吓吓她的,不过瞧见她倒似乎对我挺害怕的,便觉得有些过意不去,素日里与白芷白芍她们闹着玩的时候她们也不拿自己当公主看待,我不希望眼前这小宫女儿往后觉得自己在这静深阁像个外人,但是我跟担心她在外头毛毛躁躁的若是出了什么事儿我可不见得保得住她。)

                          :你也别害怕,这儿不是什么吃人的地方,我素日里对宫人儿也是好说话的,不会为难你,你若是有不知道的便只管问白芷白芍便是了,或者找方海也行,不过得小心了他那张嘴,平日里就是贫的没人比得过他。


                          回复
                          15楼2013-05-26 14:31


                            【 其实公主儿人倒也好,方才的话也是我自个儿说的估摸着有些没了分寸,只是人家公主儿好性子,只是没有跟我计较的太多罢了,若是说起来的话,换了哪个主儿不得好好儿的惩治一顿,给宫里面儿的人都树立个样子呢。我倒也不觉得委屈了这会儿,反倒是知晓的不少东西,静深阁的差事不多,公主儿也不会像那些后妃似的难伺候,若是以后事儿做的好了,也免不了有多少好处在日后等着呢不是。

                            其实静深阁上下都是好处儿的人,昨儿打了紫萍姐姐的茶却也没有多大的怪罪,今儿又让白芍姐姐平白的为了挨了公主儿的骂,她却还是肯提点着我,主子也是心好儿的人,涉世未深的宫女儿她也悉心教导着,这般想来,到底更是宽心不少。】

                            奴婢以后在静深阁若是做事儿有不妥帖的地方,还得请公主儿您海涵,白芍姐姐和方公公都是做事儿稳妥的人,奴婢也会拣着好处儿学。

                            【 也算是运气好才遇的上这般好伺候的主儿,真想不到若是分到了什么娘娘那儿去,只不准要吃什么苦头呢,还说不定这个时辰我还正跪在哪儿受罚呢。又想到早晨白芷姐姐提了一句公主儿仿佛是要去如意画馆的事儿,复开口。】

                            公主儿过会儿是要去如意画馆赏画儿的,奴婢这就随着白芷姐姐去备轿撵,也好学些东西。

                            【 颔首一礼,随着白芷姐姐告退而出。】


                            回复
                            16楼2013-05-26 14:52
                              【屋内戏 14贴】


                              回复
                              18楼2013-05-26 1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