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悲扇不胜见吧 关注:12贴子:479
  • 27回复贴,共1

。人生若只如初见。勾搭来一个软妹子。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爱新觉罗语兮 亲爱的你有神马剧情


回复
1楼2013-05-18 17:02
    于是亲爱的你是想和还是想掐呢?我好久没来了然后你和我娘亲有啥关系不?


    收起回复
    2楼2013-05-18 17:08
      [本宫瞧着这近来新秀频频,各自便是配了个地界子,宫中有得必有失,有那些个不甘寂寥的老人儿也去了,伴从着宫中独有云板钟声阖然长逝。我从不为得这些个感概一声,许是留在宫中日子久长了,也没由得我们这些有的没的叹了。本宫是西林,是那个荣光万千的熙妃,本宫就那看着得了。这会儿正慵坐肩舆上,掐米粒寿字护甲有一搭没一搭敲着舆臂,阖起一双凤眸婉婉出口。]

      :哪了?

      :回格格话,这厢便是西六,前头便是长春了。

      [本宫先前进宫才听宫人道端怡妃是多么玲珑出众,才抬了主位后后又晋双字,却不想是个软杮子,被梅勒氏后来居上。从来一纸明黄耀眼,宫中人心所在,如今本宫才是这儿的主。听着静深阁里有位公主儿病得颇有些日子,想来瞧瞧应当不差?]

      :长春静深。


      回复
      3楼2013-05-18 18:29
        -。

        (。头些时候还与白芷打趣儿说我这院里这些宫人的名儿净是些药材,偏偏他们的主子却是个好的不能再好的身子,也省去了去请太医的麻烦了,才没过了几日身子便隐隐的有些不适起来了,当下也没怎么当回事儿,没曾想前几日便烧了起来,自己个儿想着大约是头几日嫌热反倒给冻着了。当下便差遣了屋里的白芍去太医院请个太医过来诊治诊治,没曾想白芍一个人去的又是一个人回来了,气的白芷恨不得自己个儿就去掀了那太医院,终究还是被我和白芍给拉住了,我倒是知道这太医院没让人来的缘由,即便白芍不说我心头也是门清儿的,不来便不来吧不过是有些发热,大约过一两日便也就好了。)

        (。原以为是一两日就好的事情却整整拖了十来日还没好全乎儿,总是眼瞧着好了一点儿那热度又上来了,好几回瞧着白芍肿着眼睛从外头回来,我估摸着大约又是在太医院那里受了什么气的,白芷说要去找额娘却也被我拦了下来,这病不是什么天大的事儿还用不着烦着额娘,若是额娘知道了只怕又得心疼一阵子,反倒连着我自己个儿也难受的紧,倒不如这么白白的挨上一阵子大约也就自己个儿好了的。)


        收起回复
        4楼2013-05-18 20:22
          [本宫先前还没去过这长春宫,还不愧是裕妃的地界子。由沉璧虚虚扶着展出三分笑靥,缓缓踏过下轿奴才硬如铁皮的背脊下来,素手执着鲛帕轻带着一掩屋内药味,韶眉一挑只道人好生去通传。才不过一会儿方才那小奴才出来道是公主请熙妃娘娘请进,素手扶了扶云髻上那支石榴彩艳八宝步摇,一路莲步入了静深阁。也道是这个端怡妃捡了好地界,长春是个钟毓的地方宫中无人不闻,这公主住了这养病也未当不是一件好事儿,只道一声不必唱驾,径自行到紫柚床榻边上瞧着云锦被中的人。]

          :公主且好些了?本宫为的特地来瞧瞧。 @爱新觉罗语兮


          回复
          5楼2013-05-26 13:53
            -。

            (。才喝了药只觉得胃中翻江倒海的难受,自己个儿平日里最见不得的就是吃药,那时候还总是打趣儿白芍说这苦兮兮的药水只怕还没喝下去便先吐掉了,哪里能有什么治病的效果,可如今偏就是这苦兮兮的药我却是不得不喝,好在白芷还学过一些医术,多少去太医院抓了些药材熬制给我喝。含了一颗蜜饯在口中白芍便进来说熙妃娘娘来了,自己个儿躺在锦被之中自是无法起来行礼,便让白芍将人请了进来,倒是个温婉淑媛的人儿,冲着熙妃娘娘点了点头。)

            :已经好多了,劳烦熙娘娘操心了,还特地跑这一趟。

            (。说罢轻咳了几声便让白芷去准备茶水,这会儿能来瞧自己倒是真真难得的,这两日我这阁子里总是一股子药味儿,我自己个儿闻着都觉得难受。)


            回复
            6楼2013-05-26 18:01
              【喝药那桩事儿,本宫孩提时候也不曾少却过。只道是那时候还得一口衔着一颗渍蜜果子才不依不挠地吞了下去。想及这儿不禁忍俊,银镶碎玉护甲只当捏着丝帕一笑置之。瞧着她这般辛磨的模样,还要打算着下榻给本宫行礼,素手拍了拍她纤弱无比的肩头,裣衽坐到宫人预备的绣墩中,柔言道。】

              :宫里头常有时疾,寻思着得让你的奴才熏些艾草僻僻。

              【素手接过宫人带来的茶盅子,撩了撩清诱的茶汤子轻饮一口,兴许是她尚且患疾的缘故茶汤稍淡,只喝下一两口便交予一侧侍候的内侍。】


              收起回复
              7楼2013-05-26 20:04
                -。

                (。自己个儿素日里都不是不晓得礼数的,即便是病中也不愿意因着礼数不周全给人落下了话柄,不过这会儿熙娘娘大约也是瞧出了自己个儿身子实在不适合起来,素手扶在自己的肩头却让自己觉着说不出的暖心,这宫里一个小主子病了本就不是什么天大的事儿,况且是我这般没什么宠爱加身的主子,更是引不起任何人的注意了。瞧着熙娘娘只是稍微喝了一口茶便将它放了回去,想是我这会儿病中白芷他们什么事儿都是迁就着我的身子要紧,熙娘娘多少是有些不习惯的。)

                :多谢娘娘关系,不过蓁蓁身子已无大碍,大约过上几日就好了,这几日是病久了所以一直被他们管着不能起床。

                (。熏艾这事儿我还是用不着的,自己个儿身子骨还没弱到那步天地,我瞧着白芷弄来的这些药倒是真真不错的,喝了几日身子也渐渐见好了。)


                回复
                8楼2013-05-26 22:32
                  【一侧伺候小婢的唤着有御房送来的栗子藕糕糖糕,问娘娘要不要吃。心下思衬着也好压压肚子,着人取来象牙雕花食盒用银签挑起块放入口中尝尝鲜,这口味怕是瞧着公主病期中所调淡的,瞧着这帮狗奴才还不敢看低索卓罗顶上端怡二字,褪了主位,裕妃界下还能容她肆意?凤眸斜斜一飞睨了一眼阁子伺候的宫人,唇畔也就勾起笑意不置可否,旋眸瞧着眼前人道,字字珠玑。】

                  :你端怡额娘啊,定是担心着你这丫头病了?可曾清减过,嗯?

                  【还甭让本宫瞧好了端怡清减不是因着蓁蓁的病,是因着荣宠日与俱退,圣眷不再?呵~】 @爱新觉罗语兮


                  回复
                  9楼2013-05-30 22:48
                    -。

                    (。半倚在床上与熙娘娘说这话,却忽而听到熙娘娘提起了额涅,自己生病这件事情事实上本就一直瞒着额涅,一来怕额涅担心,二来额涅已是病中实在不宜操劳,至于自己许是仗着年轻气盛并不担心这病会拖了下去好不起来,所以倒也没有十分在意。其实自己不愿在旁人面前提起额涅来的,不愿与额涅结怨之人在自己面前可以贬低讽刺额涅,也不愿旁人与我相处融洽全是因着额娘的身份罢了,我不喜欢那样的关系。眸中带着清浅的笑意,一望无际墨色瞳孔里如一潭死水没有涟漪,让人看不透其中的深意。)

                    :蓁蓁的病一直瞒着额涅,如今额涅亦是病中本就不该操劳,况且蓁蓁大约养上几日也就好全了,不用再去麻烦额涅的。


                    收起回复
                    10楼2013-06-01 00:59
                      【端怡的事儿本宫也没那些个心神去操心,本宫是熙妃,就没得那些个必要去想没该想的,因为我是西虞歌,我是景元朝大清皇帝的熙妃。蓁蓁面庞月容花貌倒是比端怡精致许多,年好的少女我瞧着心生欢喜,此时不曾再将端怡的事挂在口中,勾起翩跹笑意婉婉开口】

                      :蓁蓁病好了就去钟粹宫瞧膲,你颂宁妹妹也欢喜,小厨房可备着你俩爱吃的那些个花样儿,也好说说话。


                      回复
                      11楼2013-06-01 16:48
                        -。

                        (。自己个儿自是记得她口中的颂宁的,是自己个儿的三十一皇妹,生母早逝一直养在熙娘娘名下,素日自己总以为这般庶母自是没有亲额娘待公主宽厚的,不过今日瞧着熙娘娘这般,想必颂宁在熙娘娘那儿过的亦是不错的。自己素日出门本就少,与姐妹们相处的时候事实上很少的,所以许多事情也都是从白芷方海他们口中得到罢了。冲着熙娘娘温温的一笑道。)

                        :等蓁蓁病养好了,定然去熙娘娘那儿叨扰叨扰,蓁蓁也许久没见到颂宁了,倒是想念的紧。


                        回复
                        12楼2013-06-01 21:15
                          【颂宁那丫头一贯是闹腾惯了,隔三差五地才往钟粹里头走一遭,莞嫔早逝那也是她自个儿没福分去享儿女福的那个,本宫永远都是那有福之人。精美无比的脸容勾起无俦笑意如棠花盛绽,手下挽起三寸紫金烟罗袖将皓腕一只白玉羊脂镯褪到她纤滑如荑的手上,她还想欲拒还迎,凤眸流转旖旎笑意如一泓江水流连潋滟睨了她一眼,拍了她柔荑软着调子道。】

                          :本宫就在钟粹宫里备好蓁蓁爱吃的花样儿,时候好了还能遇上桂花蜜糖的,就请蓁蓁过来,今儿个娘娘就走了。


                          收起回复
                          14楼2013-06-01 2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