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悲扇不胜见吧 关注:12贴子:479
  • 4回复贴,共1

。人生若只如初见。虞歌&阿宁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爱新觉罗颂宁

【先前才听了御花园里的金带芍药开得是极好,宫人那头一往是有那些个闲话杂语是道这些个芍药花除却祺妃宫中不能比予,本宫也纵不过一笑置之不加置喙。今儿个捡了好日子,心里头更是思衬着那些个花团锦簇开得翩跹迷眼的模样,也就着人定省后往御花园那头走。乘着一贯惯用的鸾纹檀木肩舆上共八人大抬,素手抚过舆上的云草木纹扶了扶髻上一支石榴攒丝八宝步摇,清泠莺音婉婉出口。】

:颂宁那头可掇实好了?不消时候便该她迁过来了。

:娘娘无消操心,一切杂碎早已备好,且都等着主子。

【便也不曾再应她的话,酥手执着鲛帕一掩疲姿,还是多得他昨儿个留宿钟粹过晚所致,这会事啊,旁人只能羡歆。瞧着眼前一簇金带围旋眸望向身后卑躬屈膝的奴才,韶眉一挑觉着未免过于闷气,取了皓腕间珊瑚手钏发了话】

:去,咸福琴澜阁,请颂宁公主来与本宫一同赏花。


回复
1楼2013-05-26 19:45
    (正是在房中梳着发髻。讷敏年岁大了,身子便是三天两头的不好起来。也是如此,便也打发了她回去多歇歇,身子好些儿了,再过来伺候。新来的宫女儿里头,有一个叫做紫弄的,长得模样像是乖巧伶俐的,但是真正看到她做事儿,便又是另一种感觉。这不.....)

    啊,作死的丫头。

    (身旁的乌日娜忙将紫弄赶了出去。这个作死丫头,姑且不谈谈刚来琴澜的时候便是打翻了茶盏的,现下却是帮我梳个发髻也不老实了。看来,这琴澜也是得要好好儿整顿整顿了。)

    (乌日娜端了盏茶来给我解气。一边又是听人掀帘进来,说是熙妃请我去御花园儿赏花儿。唇角慢慢勾起一个浅浅的弧度,粉色蔻丹食指缓缓划过了楠木妆台,明眸流转。)

    既是熙娘娘有请,阿宁怎会有不去的道理呢。走,乌日娜,咱们去御花园儿。

    (随着那熙妃打发来的婢女缓步走向御花园儿。略重的旗头顶在头上,脚上踩着一只半寸来高的花盆底。虽说是走路不甚方便,但是阿宁,迟早是要习惯了的不是么。抬眸挑眉望去了那眼前的熙妃,甩帕福身,贝齿隐约)

    阿宁请熙妃娘娘安。


    回复
    2楼2013-05-31 21:15
      【奴才还算伶俐,还没消半刻就将人请了来,花丛万千繁芜有丽人一点,凤眸一抬便知道是颂宁那千伶百俐的丫头,莞嫔的事儿早已晓得个大概,心下也把来意隐了,静影跟我早把她扶起来了,玉手挽过她纤纤柔荑一并往亭中走,折了支千娇百媚的芍药别在颂宁鬓上,笑容是一贯不曾露于人前的和煦面容。】

      :本宫知道颂宁最爱吃那些个花样儿,这些芙蓉糕牡丹卷是今儿赏下来的,吃着也正可口,正唤你过来尝个鲜。


      回复
      3楼2013-06-01 17:25
        (见她遣了婢子来扶我起来,在她面前阿宁倒也是不敢放肆的。怎么说呢,毕竟她还是我名义上的一个挂名额娘,总不能头一回见着,便驳了人家去不是。眼神淡淡,似是望了别处去,没有正眼儿瞅她。倒也听她说了那句“这些芙蓉糕牡丹卷是今儿赏下来的,吃着也正可口,正唤你过来尝个鲜。”,眼神才缓缓回了来。)

        唔,那就谢谢熙妃娘娘了,阿宁不客气喏。

        (巧笑倩兮,说着便探手去拿了糕点过来,衣袖却是冷不丁儿的一拂,恰好将盘子扫到了地上,碎了。装作痴楞地幽幽看着那些碎片,嘟了嘟嘴)

        都是阿宁不小心,难为了熙妃娘娘的心意了。


        回复
        4楼2013-06-01 19:32
          【孩子的倔脾性我不是不曾知悉过,那是一股牛蛮儿劲。本宫不怪,也不怨。因为我知道这是他的骨肉,就像我知道我那些个长姊皆是阿玛分离出来的,所以本宫当了熙妃也不曾将怨气算到她们身上。唇畔只勾起明煦笑容,眼角澄澈如斯,将一盘花红锦绿的糕点儿送到阿宁跟前】

          :好好儿吃,钟粹宫小厨房以后的还多着够你吃。

          【凤眸流转旖旎流光潋滟,如江水波粼灼灼妩尔,忽听见一声破瓷子碟响泠,一碟林林总总的杂锦点心狼藉散在青花瓷地上,一时间唇畔笑意凝住,虽然我知道她是有意而为之,但还不能把气算到她身上,凝住的笑意强着又浓三分,婉婉开口】

          :没事儿没事儿,都是奴才们不当心,还快不呈一碟花样上来。务必是颂宁公主爱吃的芙蓉糕。


          回复
          5楼2013-06-01 2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