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悲扇不胜见吧 关注:12贴子:479
  • 17回复贴,共1

。人生若只如初见。虞歌&斓奕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叶赫那拉_斓奕 嘤嘤嘤宝贝儿你要戏什么


回复
1楼2013-05-26 19:51
    @叶赫那拉_斓奕


    收起回复
    2楼2013-05-27 21:29
      [ 。钟粹宫丝毫不如我在入宫前心之所向的地方,冷冷清清的,平日里树叶儿在甬道里打转儿的声音都一清二楚。晨起特意浓抹了装束,挑了件玉色印暗金竹叶纹长裙又别了根赤金松鹤长簪,不觉如花似玉。这些可是内务府早早地遣人送来的。承蒙阿玛高官,他们一个个讨好还来不及。搭着锦秋的皓腕悠然踏出阁门。]

      去正苑。我要去给熙妃娘娘请安。

      [ 。早日那小太监的话儿就让我气得不打一出来。只是还得赔上几分笑颜虚假不堪。虽说这才是新手上任,我倒想看看,旁人口中的熙妃娘娘到底是什么货色,值个奴才那样去讨好。侧了凤眸瞧着那旁的牌匾,冷漠刹然全收,姣好玉容梨涡深笑,朱唇略勾恰到好处。微微点了点臻首秋波悠然潋滟。音若落珠泠泠。]

      劳烦通报,叶赫那拉氏前来给娘娘请安。


      回复
      3楼2013-05-27 22:04
        【景元十三年隆冬,彼时才过了那最惹人相思的时节,秋老虎过去了,便再无可怕。太多的太多从景元十一年间那纸明黄开始支离破碎,本宫没得那些个法子挽回,也没需挽回。因为我知道我自个儿是熙妃,本宫只会是那位供万人朝拜凤舞九天的西林觉罗氏。本宫不怨,也不悔。飞雪皑皑,地龙足,满室宁和馥郁,这会儿子正在暖阁里抱着绿猊缀玉小炉窝着,阖起一双凤眸只当倚在芙蓉榻上。外头沉璧低着头说苑外叶赫贵人候着给娘娘请安,心下寻思着这个叶赫氏底蕴,想来才是心灵灵动才一入宫封了贵人,唇畔勾起翩跹笑意,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儿道花厅觐见。】 @叶赫那拉_斓奕


        收起回复
        5楼2013-05-30 20:24
          [ 。蹁跹移步儿袅袅娜娜踏进正苑,眸光流转环顾了花园一圈儿,摆设映衬红梅点点无一不透露着正苑的气派。心想着这熙妃不过豆蔻便已平步青云,着实是羡煞了旁人的眼睛。我又何尝不知自己前途无限。只是这宫里容不得愚昧的人,若是稳稳当当地走下去,可是不能自以德天呢。
          指尖儿捻着秀绢步伐涟涟,墨瞳映入贵妃榻上姣好面容。娆颜跃起三分笑意,杏眸斜睨半晌,倒是想不通容颜何处于我,寻思着自个儿暗自发笑。鸦睫柔意俏然而生,微挑黛眉皓齿曼音。]

          臣妾叶赫那拉氏给娘娘请安。娘娘万福金安。


          回复
          来自百度影音浏览器6楼2013-05-31 19:08
            【紫禁城里瞧着像表面上没什么波澜,却让人觉着蕴着,要人捉摸不透。纵是淑妃添了字儿,华妃春风得意,本宫那些个也不曾缺过。这会儿本宫鲜有走动,却不代表本宫心里没有那些个心眼儿,本宫统统一切收诸眼里,且就敌不动我不动得了。日面上的功夫做足了,自当是要锦令将人好生请了进来,听着花盆底子嗒嗒的声音,面上还是一无二致的不动声色,凤眸流潋万千,眼色只当扫了人一眼】

            :起磕。贵人有心拜会,本宫心里头皆有了准数儿。

            【本宫知悉她身世诸如此类,但好不好,跟有没有那个本事儿以后在宫中生存,都是本宫说了算。就好比端怡,正一品太师又如此,姓索的老贼再装怎么一副忠臣良将还不是领俸禄闲的。唇畔勾起翩跹笑意不加掩饰,着人取来方才小厨房弄下来的糕饼花样儿,髦袖挥了一把只当叫人送到面前,却见她仍立在花厅之中,唇音泠泠】

            :哎,赐座,快瞧本宫,竟让贵人站了好半朝儿。

            :贵人瞧来没尝过宫中这些个花样儿?这儿芙蓉糕皆是取金箔缀点,燕窝为蓉,怎么个吃法本宫瞧着都欢喜。


            回复
            7楼2013-05-31 23:15
              [ 。凤眸划过旖旎笑意黛眉微抬,蔻丹轻掠玉色旗装鸦睫微闪幽幽美目。她的容貌自是让自己无心去打量。这倾国貌么,在宫里怎不是信手拈来。玉手搭着锦秋皓腕盈盈起身,颔首斜睨唇畔勾勒朱唇莞尔。]

              谢娘娘。

              [ 。未曾多有言语,颔首应了她的话儿落座。素手闲散搭在梨花木桌上,笑意若伊油然而生。喏,我可不如那些唯唯诺诺的小嫔妃一样,稀罕这糕点花样儿。字里行间倒是傲气的很。熙妃娘娘,难不成你是知道玉妍什么身份了么?言生生地自己没见过世面。怎奈何她永远也没有这等身份,既是主位了,何必还纠结这等呢?只可笑她心思过缜罢了。宫里无能的人倒是不在少数,可惜了玉妍不是这样的人。是轻是重玉妍自己清楚。这糕点么,自己定是缺不着。但别辜负了熙娘娘的一片好意才是,玉妍还要谢谢娘娘呢。素手理理松鹤簪下拂过脸颊的三分青丝,颔首三分羞涩跃然桃靥掩藏十分傲然,蔻丹朱砂半点潋滟秀丽。]

              这糕点上品,自是娘娘洪福。


              回复
              来自百度影音浏览器8楼2013-06-01 13:19
                【自打本宫迁了这襄元正苑,每天来逢迎巴结的当真是川流不息,本宫也没那个矫情劲儿去敛着掖着,本宫就是要让人知道现下熙妃才是圣眷正浓风头无二,凤鸾春恩车每夜到的都是钟粹宫襄元正苑,就得让这些个小蹄子好好准准了我钟粹的门。素手执着白玉茶盏撩了撩澄澈的茶汤子,侬艳无俦的笑靥又浓三分】

                :那是,贵人知晓的理儿,本宫也知道。钟粹里那些个贵人们一个个心比天高似的,还以为真有颗鸢飞戾天的心就得了,也没想过红颜未老恩先断,没飞了就先折了翼的,就飞都飞不起来。有个怎么羽翼丰满的翅都是枉然。

                【本宫初登钟粹宫的门儿还未稳,有个通透灵活的人作为臂肪未尝不可,只是本宫最憎的就是心比天高的小蹄子们,毛儿都没长齐还敢跟本宫斗,也不想想谁才是娇华正艳独占鳌头。翩跹衣袖一举揢下茶盏,袖间羊脂白玉珠臂钏泠泠作响,抚过洁白龙华只当勾起穠丽无俦的笑意】

                :本宫洪福那是自然,本宫有福才能当上钟粹宫的主位,才是熙妃,话本宫听多了也就烦了,要是本宫没福还能是贵人有福?要不然就是贵人你坐在这儿了。


                回复
                9楼2013-06-01 16:13
                  【眼前人心思玲珑剔透不在话下,心气之高本宫遇到过的还是之一,只是论她位份来还最当数第一。东西十二宫里谁都谋着本宫这位子,以为凭一点恩宠就可以当凤凰攀高枝儿,论资排辈下来连只百屏怒放的孔雀都没资本当。唇畔翩跹笑意是一贯不加掩饰的恣意无恐,金丝缕碎宝石护甲敲着桃木小几声音愈发兀长,狭长凤眸稍一抬起,拂过紫檀木案上的白玉茶盏,静影一会意满院奴才随声扑地跪下,软软调子云淡风清道。】

                  :错了不打紧,那本宫就再提点贵人一件事。奴才不生性错了,就知道错了应声跪地,因为他们知道本宫是他们的主儿,是他们的荣华富贵索命无常,本宫不能一手遮天,但起码能遮住他们的天。

                  【就着沉璧的手起身上前两步到叶赫面前,面容仍旧是精致无俦的妄恣笑意,尾指余尺长的金护甲溜过她的玉容之上,涵烟眉微挑眼意朦胧,梨涡浅显笑得天真。】

                  :既然贵人明白这道理,也好回去跟钟粹其他姊妹说一说这理儿,哪个心比天高哪个能敛收道本宫心里都清楚,毕竟不是鸟都会飞,飞了的没有依傍也是死路一条。


                  收起回复
                  11楼2013-06-01 20:32
                    [ 。她倒是只会在我这儿玩着步步紧逼的路儿。呵呵,纵使那些唯唯诺诺的奴才们能听你使唤,我叶赫那拉也不会在你下面忍辱负重。奴才是什么?铁定在宫里混路的命,他们能够顶礼膜拜是因为他们是卑微的命,而玉妍才不是!纵使在你面前作些谦卑恭顺。但是宫里人心难测是吧!叶赫那拉的天,你是遮不住的。]

                    [ 见她起身上前两步眼意朦胧,顺了她的速度儿同起。恍然间赤金护甲悠悠然晃过双颊,下意识微微向旁闪过。凤眸明艳灼灼微抬几许柔婉黯然,葱指划过蜀锦长裙南珠流苏若珠玉落水清灵剔透,直在正厅恍若琵琶落盘。红唇轻勾三分窈窕风姿。]

                    钟粹宫的人怎会做娘娘的后起之秀。外面天色已晚,臣妾先行告退了。


                    回复
                    来自百度影音浏览器12楼2013-06-01 20:55
                      【尾指一只赤金碎墨石护甲缠在美人靥上流连,芙脸上只勾起穠丽绮艳的笑意弯了唇角,本宫要的没必要是人心,本宫只要你们身上服从就得了,本宫令你走东就朝东走,走西就不敢往相反方向行,纵是岳飞莫须有的罪名还不是照死在十二道金牌之下。云袖皓腕间红玉臂钏泠泠作响,血色蔻丹不过是贴上她如花似玉的脸容上稍纵即逝,便是猝不及防捏着她一副玉容,玉指上一双赤金护甲掐着她柔嫩如荑的脸沁得出血,片刻即松开,软着调子如江南一泓绿水粼粼动人,颊边梨涡浅显】

                      :好生送贵人,就传本宫的话,贵人初入宫见主妃得受见难免受宠若惊,免了她两天请安,好好躲在她那襄颜阁里深思一下。

                      【两天禁足,贵人叶赫那拉氏,本宫就瞧你怎么个跟我斗法,如今你叶赫氏贵人就是在本宫钟粹宫中忍辱负重又如何,任你反得了本宫,嗯?】


                      收起回复
                      13楼2013-06-01 2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