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亦作止吧 关注:23贴子:765
  • 4回复贴,共1

[ 借个地儿呦 ] 看这里~看这里~~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你说我艾特到你吗?@爱新觉罗严正


回复
1楼2013-05-27 19:56
    [ 十二月的永祥以以往一般冷的入骨。多日来的雪将永寿映得白光夺目,透着昏黄的烛盏远远望着白皑皑一片,越发衬得周遭安静得仿佛不在人世。梳着斜簪簪了小朵的攒珠樱桃绢花压鬓,并几支小巧的流苏银簪,一身鹅黄色芍药厚缎绣丝袄慵懒斜靠着美人榻翻阅着桌案上的诗集。不远处的安神香在青铜鼎炉里一刻不停地焚着,由镂空的盖中向外丝丝缕缕地吁着乳白的轻烟,弥漫在静室之中,像一只安抚人心的手,温柔地拂动着。]

    ‘娘娘,万岁爷今晚在养心殿歇下了’

    [ 小安子快步悄声入内福道。‘哦’一声未再多言,葱指又是翻阅着几页,思绪早已凌乱浮散,顺手将诗集一合轻放于一侧。扶着桌案顺着方向起了身往门口走去,轻轻将帘子掀起一角凝望着屋外,寒意浅浅扑面而来,身子不觉紧紧一缩。深宫苑里的夜晚很冷,加着这般的雪景更是冷的渗骨。]

    ‘小主,歇着吧’

    [ 嫣儿将大鳖轻轻披上肩侧柔言丝丝道出。葱指轻扬紧了紧大鳖凝眸渐渐回收。莫名的失落感愈发涌上心头,这会子才清楚的记起方才小安子的话语,不觉又抬首往外头张望几眼。远处朦胧灯盏摇晃着,复而轻轻叹了叹薄气 ]

    ‘罢了,吩咐小安子将外头锁上吧’


    回复
    2楼2013-05-27 23:42
      【光阴似箭,转眼又是一年秋。当今冬的第二十一场冷雪铺天盖地湮没了紫禁城,茜色灯彩也跃然一片雪白之上,使凄凉之上凭添一份诡异的喜庆。这样的景象,使我心中不安,犹记得永嘉年时的暴雪带来了空前绝后的灾难,被冻死、饿死之人不可计数,而后,便是无药可救的瘟疫,从江南到塞北,一发不可收拾。】

      “主子爷,这是苏州织造送来的八百里加急,您可要先过目?”

      【方寅将一分墨蓝封皮的折子从堆积如山的纸片儿中抽出来,搁在最醒目的位置,而我则看也不看地将它扔了回去。折子上是一桩令人心寒的噩耗,虽不算大,却极是令人心寒——若言的阿玛赫舍里老大人在年底忽染恶疾,短短几日病情恶化,便在这千家万户团聚的年下,撒手人寰。】

      “朕已然看过了,只是还未批复而已。”

      【我又想起了那个灵秀娴静的赫舍里小格格,想起她坐在阿玛膝头背诵女戒,想起父女两人眉开眼笑的模样。我忽然有些想她了,很难说这其中究竟含有多少怜悯,又含有多少真正的向往,向往她也能那样亲亲热热坐在我的膝头,搂着我的脖子,为我轻声吟诵一首情诗。】

      “朕累得眼睛难受,方寅,咱们去淳瑞妃那儿走走。”

      【我想她是不知道这个噩耗的,赫舍里的家书还要几日后才到来,接着,就是一个凄凄冷冷的春节,以及一百日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孝期。我不愿见她素衣纨衫的模样,更不想在她守孝的时候使她背上一个贪淫不孝的罪名,这大抵是今岁里我最后一次在她那里过夜。】

      “不知这寒冬腊月的,她那儿有没有备下什么江南风味的茶点?”

      【龙辇中的温暖,并不亚于养心殿中如春景象,我从毛毡帘子里探出半截身子,瞧她那里灯火还亮,心中安慰,便大步一撩从辇驾上跃下,穿过轻薄无依的雪花,疾步往她寝宫跑去。】


      回复
      3楼2013-05-31 21:27
        【她的心有灵犀一直使自己舒坦和宽慰,而今日,我却不想她瞧出我真正的心思来。当她提着裙摆急匆匆、步履踉跄地向自己赶过来时,心中一闪而过的是惊诧,更多涌起的的疼惜。任由她挽着自己的手臂,做她的依靠和搀扶,踩着厚实的积雪,深一脚浅一脚向人间最温暖的去处走去。】

        “你怎么知道朕惦记这口儿?难道是在朕心里安了个解语虫儿,朕想什么都瞒不过你。”

        【宫廷里的材料,总是最精最好的,这样的佳肴,却总是少了人间烟火的一份滋味。我从那微甜的点心里尝出的,竟更多是这紫禁深宫空旷寂冷的滋味。我与那双水眸对视,瞧着她眼底的寂寥被幸福的光芒一扫而空,心中滋味万千,却并未形于颜色。】

        “京城深冬,这味儿自然不能和江南仲夏相比。”

        【执其柔荑合于掌心缓握,随侍的奴才见状,忙识趣儿地退下。偌大的寝殿里,只剩我与她,还有那一盏暖暖燃烧的炭火。瞧这一桌子的点心,皆是出自她深爱的心意,我将那双手捧在唇畔亲吻,温声赞道:】

        “不过,却是只有你这一双妙手才做的出来。”


        回复
        5楼2013-06-16 23:49
          [ 待他端起那瓷碗,缓缓落坐于他的身侧。瞧着他细细品尝着那羹汤脸上那呈现的满足感更是无比舒心。心下忽而一转,如若你不性爱新觉罗,若你仅仅是哪平凡的路人,那这碗羹汤是否还这般珍贵?执起银筷夹着小块藕粉挂花糕搁放在他跟前的瓷盘内 ]

          ‘待你睡熟去了,臣妾多放几条,好好把您瞧仔细了去’

          [ 我突然好想阿玛额娘,想着额娘亲手煮的汤羹。因着他爱喝,拼着劲儿的学,便是为着有一日能自己煮于他喝,如今,反倒觉得心下空空的。我想,他不会尝不出如今羹汤比当年的夹了几分别的味儿。却依旧这般视若珍宝。将头轻轻靠在他肩臂上,柔眸淡笑着微抬,玉指感受着他的呼吸,一切都是这般真实。]

          ‘臣妾怕,做不出那个味儿了’

          [ 淡眸望着玉指出了神儿。不远处炭火不时发出轻微的爆裂声,愈发显得屋内安静无比。他从方才进屋子便不时眉头微微紧瞥着,虽是尽全力的掩饰着那眉间的紧锁却深深的将他出卖了。玉手上扬沿着那眉间的边缘轻轻抚摸着,试着将那微皱的眉头抚平了去。我想,他是遇着烦心事,向来不愿多问。便只望如此着能缓解着他内心的不痛快。玉指沿着方向顺势捧着他脸庞妃唇向上蜻蜓点水般一压,淡笑道 ]

          ‘这般,可否换的您舒心一笑?’


          回复
          6楼2013-06-19 0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