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吧 关注:1,631,322贴子:26,386,137

【原创】《最后的战役》(悬疑/战争向/回忆杀/虐/慎入!!)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L哥嫂
2L说明
3L放文



回复
1楼2013-06-19 20:21
    好吧,小银又来开坑了...
    酱紫的,最近看了一个巨人的MAD,BGM是周董的《最后的战役》
    然后嘞,洗脑循环的听着听着,脑洞就越来越大,于是寻思着写篇瓶邪滴战争文,蒽,打算着是中长篇,不会很长啦~
    因为用的是小哥的不老梗(特别是回忆杀,带回忆杀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啊喂 还我多多娘~~跑题了,收~)所以注定是虐的,但是谁说SE向的就不能HE呢?
    不管时间多无情,不管记忆多破碎,
    相爱,并且深爱,
    其实 不就已是一种幸运了么?


    回复
    3楼2013-06-19 20:29



      Chapter One


      在兵荒马乱的战争年代,张起灵是夹不到喇嘛的,日子自然清苦,
      平日富甲一方藏品数千的豪绅也终抵不过一枚能够穿透铜墙铁壁的炮弹,
      所以他深知,在这场情理之中又意料之外的内战中,能够活下来的人 才是最后的赢家。

      张起灵在一次空袭中醒来,“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用来形容眼前的景象再不为过。他抬手拿开飞到自己胸前的血淋淋的断手,模糊的视线里,身旁是瞪着双眼没了双臂的男尸,远处则是被浓烟放肆席卷过的灰暗天空。天,好久没晴了,他心里默默想着,刚趔趔趄趄的站起来,便又听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在身后响起,更加猛烈的冲击波随即侵袭而来,他还没来得及反应,眨眼间 便已被推出好几丈远。
      一口血喷出,染红了他整个世界.....


      “坚持住..别睡!..........”男孩清澈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却又随着他渐渐失去的意识越来越轻 越来越小,在那种仿佛陷入了无底漩涡里的晕眩感中,那少年的声音无疑是一根“悦耳”的救命稻草,他本能的 很努力的很努力的倾听着,可四周 仍是死寂一片。
      从那一刻起之后的很久,很久,他都再也听不到 任何声音。

      在军帐篷中搭建的简易病床上昏了多久,没人告诉他,睁眼所见的便是手忙脚乱的医护人员和面露哀色的伤兵残将。他微微抬起手,瞧见折叠铁床的床头上悬着一页纸,龙飞凤舞的字儿让他一皱眉:背部弹伤,左肺血管破裂,暂时性失聪。他这才明白为何他听不到四周那一张张痛苦的脸上本应发出的哀嚎。不过他此刻并不太担心自己的伤情,他只一心想找到那个在危急关头救他一命的人,而那人唯一留下线索就是声音,可他偏偏那么不争气,竟在这时候失了听觉。
      不过 他坚信,若再能听到那声色,他一定会辨认出。
      一种声音即是一张脸,他记得真切。

      张起灵的愈速惊人,除了背部因碎弹片嵌入而留下的几道伤疤外,身体并无大碍。
      可是,当他离开那张睡了一个多月的床时,才两手空空的意识到,自己根本就不需要收拾什么行李,在这间充满腐烂味道的帐篷里没有属于他的一样东西。当他掀起帐篷帘儿,迎接九月耀眼的光刺进双眸的时候,在一望无尽的帐篷挨着帐篷的高地上,他才恍然领悟到这偌大的天下,竟没有一处属于他应该去的方向。

      一阵又一阵令人晕眩的茫然袭来,在战场上,没人关心他来自哪,要去哪。
      战争,已让人变得如机器般,一味程式化的装弹,掩护,扫射...一味机械化的包扎,止血,等死....
      满眼的残肢 满眼的碎肉已让这里的每一个人变得 不再将眼神停留在特定地方,因为战场上的每一处,都是死神来过或者即将要来的地方,似乎眼神稍作停留便会瞥见死神的翎羽朝着自己挥手....
      张起灵耳边死般的寂静,衬着这天,越发灰暗不堪。



      “同志,你有家回么”一名小童兵仰头问他,也就七八岁的样子。红扑扑的脸颊渗着热汗,军用水壶背在他弱小的身躯上显得异常巨大
      “我听不到”张起灵尴尬的说道
      小童兵懂事的一笑,立马领会,从口袋里取出一张淡黄色的草纸,递给张起灵
      张起灵打开一看,是征兵令,飘逸灵动的瘦金体字儿映入眼帘,他不禁暗叹:好字!
      “谁写的?”
      “吴参谋。”

      张起灵自然是听不到,他看了看征兵令上的入队条件,觉得自己再适合不过了,况且自己也没有什么去处,而且留在军队里,也方便打听那位恩人。于是,从那天起,他便成为了一名士兵,末等士兵。自然的也与那位小童兵熟识了,小童兵名叫瓷蛋儿,由于战乱失去了双亲,是部队里一位好心的吴参谋员 收留了他。

      转眼到了十月,一场敌人夜间突袭中,他所在的分队又只有他一人还活着战斗着,他拿着机关枪扫完最后一颗子弹的时候,部队终于吹响了集结号,大部队开始有序撤退。若不是瓷蛋儿拼命跑回来拉着他跑,张起灵还准备抽出古刀与敌人肉搏死磕。
      在战场上没有听觉,是致命的。听不到军队的命令,就等于送死。

      “我欠你条命”张起灵在颠簸的军用卡车后箱中对瓷蛋儿说道
      “都是同志,不分你我!”瓷蛋爽朗又有些羞涩的说道,他不会写字,张起灵也只能看他表情猜测他的意思。好在这小孩表情丰富,张起灵总能猜的差不离儿。他本就不善于跟人打交道,这样的交流方式,也未尝不可。

      在后撤的路上,一路上荒尸遍野,原来不仅是前线,连后方阵地都是枪林弹雨生死一线。
      卡车路过的一片紫花地,之所以叫紫花地,是因为原本白色的花都被血染成可深紫。一名衣衫破烂的士兵正奋力的对倒在地上的战友做着心肺复苏,他动作标准又急切,他嘴巴开合似乎在叫着同伴的名字,且又一边向四周巡望,
      张起灵正纳闷为什么没人帮忙的时候,卡车调转车头,从这个角度看去,那倒在地上的士兵已然是没有下半身的....
      可他的同伴还在一次次唤着他的名字,卖力的一次一次按压他的胸脯,
      张起灵不忍看下去,痛苦的皱着眉。他虽然听不到那人的呼号,但是他脑中却一直充盈着一种撕心裂肺的声音,来自他心底的声音,来自他心底的对于这场战争的愤恨!
      此后,他的梦里时常会出现这样的呼唤人名的声音,虽然他总是听不清名字的内容,但他仍能感到那声音中的断肠之痛。
      所以,他每每加深对这战争的痛恨时,总会略带庆幸的想,好在没有这样一个令他如此害怕失去的人,也许正因为这样,自己才会所向披靡。

      刚那一幕瓷蛋儿也看到了,他眼里闪着泪花,虽然,早见过了这样的许多场景,可每每这时他还是会想起当初自己是怎样扑在母亲身旁痛苦的哭号。张起灵用手抹去瓷蛋眼角的泪,对他说:“只要我们还活着,”
      瓷蛋儿猛的抬头,惊异的看着他:
      “吴参谋也对我说过这样的话,只要还活着....嗯,只要还活着......!”


      张起灵一皱眉,那一刻,他没有弄懂瓷蛋儿脸上的表情....


      回复
      5楼2013-06-19 20:52


        忘记插上这首歌啦~


        收起回复
        6楼2013-06-19 20:53
          我是第一个来看文的吗?先顶起!!!


          收起回复
          7楼2013-06-19 20:55
            还以为能有沙发 咬手绢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3-06-19 21:00
              我会说窝在B站也看见了吗马达那个虐死我了次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3-06-19 21:43
                留名,标记,顶!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0楼2013-06-19 22:26
                  来了来了~先占再看。。。


                  回复
                  11楼2013-06-21 19:06




                    Chapter Three


                    “谁,是谁!”张起灵脱下军衣披在他身上,瓷蛋儿哆哆嗦嗦,强忍着眼泪。
                    当时,他一定哭号着喊着自己的名字,一遍一遍的求救,而自己,这个该死的废物,竟然听不到,竟然天煞的听不到!张起灵红了眼,抱起瓷蛋儿,一路冲到队长营帐

                    “哪个畜生干的!”张起灵注视着王副班,可瓷蛋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王副班的那个手下,那个只会阴笑的瘦子!
                    张起灵单手抱着瓷蛋儿,刷的从抽出身背的古刀,快步走到士官近前。明晃晃的剑尖儿贴着瘦子的面庞冰冷的滑下,没有在他脖子上停留而是直接奔去下路,瘦子嗷的一声惨叫,捂着裆部,瞪大了眼睛,慢慢 慢慢跪在地上,血立刻漫了一地...
                    一切发生的太快,营帐内的人,都看傻了眼。
                    “放...放肆”王副班总算缓过神“拿..拿下他!”

                    帐内士官纷纷拔枪举刀,却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你们这帮没用的东西,谁不动就军法处置!”王副班吼道
                    可他们又哪是张起灵的对手,只见张起灵闪转腾挪,一道众人一辈子也没见过的耀眼寒光划过,刹那间,拔枪的几名士官的手指便纷纷落地,他们愣是顿了几秒才疼的嗷嗷乱叫起来,可见刀法之快。枪都奈何不了张起灵,又何况普通刀具?简直是鸡蛋碰石头。张起灵猛一回身,也不知他是早已算好步数还是脑后有眼,刀尖就不偏不倚抵在在他身后偷偷摸摸准备开溜的王副班咽喉处,王副班吓得一屁股坐到地上,张着嘴,哑然。

                    “好身手”帐外有拍手声...
                    张起灵余光看到人影晃动,这才发现,帐门口正站着一名头发花白却神采奕奕的老头,从军衔看去,是上将!
                    “司...令,救....救我”王副班颤颤说道...

                    张起灵缓缓放下古刀,却并未行军礼,静静的看着那老头,带着他特有的不屑眼神
                    司令并未理会王副班,只是带着疑惑与好奇,打量着张起灵

                    “司令,这叛徒竟救走这名俘虏,你看,伤了我这么多士兵”王副班连滚带爬的推到司令面前,拽着他裤脚说道
                    “信口胡言!”清脆的声音从司令身后响起,身着一袭笔挺军装脚蹬黑皮长靴的少年,应声迈步走进帐内,他双手背在身后,眼神锐利,对着王副班厉声说道

                    “吴邪哥!”瓷蛋儿见到那少年,欣喜的喊道,张起灵见瓷蛋如此激动,略作迟疑,松开抱他的手臂

                    瓷蛋儿三步并两步,扑到那名叫吴邪的少年怀里,肩膀上下颤动....
                    少年白净的面庞写满忧伤,他咬着嘴唇,接着回身向司令解释道:
                    “报告!这不是什么俘虏,是我的通信员”

                    司令点头,对帐内所有人命令道:“这件事,交给吴参谋全权负责,你们要积极配合调查”
                    “是!”众人应声
                    司令略带深意的看了眼张起灵,随即转身坐进吉普,王副班瘫坐在地。

                    当事人们一个个走出帐篷,接受审讯,张起灵则是最后一个出来的。他仰头看了眼天,太阳难得的露出半个脸儿,
                    “你好,我叫吴邪,我们又见面了”吴邪走向前,冲张起灵一笑,摘下白手套,伸出手
                    “他听不到的”瓷蛋儿吴邪说,吴邪一惊,重新看向张起灵
                    张起灵则回握住他伸过来的手,前发遮住眉眼,他低声说:“无恙”

                    吴邪又是爽朗一笑,在十一月的寒风中,他脸颊冻得微红却依旧不矫饰的笑得天真无邪。
                    他点着头,也不假思索的回道:
                    “嗯,无恙...”



                    那晚,张起灵终于不用再守着那冰冷潮湿的牢房过夜,由于军资供应紧张以及方便调查,他和吴邪临时挤一间帐篷。
                    [谢谢你救了瓷蛋儿]吴邪在一个棕皮的崭新的记录本上写到,高地山坡的夜晚格外冷,他下身缩在被子里上身披着军大衣,依旧颤抖抖的。
                    “应该的,他吓坏了吧...”张起灵若有所思,

                    [他还好,瓷蛋儿说那猥亵他的士官听到你脚步声就跑了,并未实际伤害到他]
                    “嗯。都怪我这耳朵”张起灵自责的皱了下眉
                    [别这样说,你还是及时救了他的:-D]吴邪特意的画了一个笑脸,想看看张起灵反应
                    却哪知他那张千年不变的冰山脸依旧没什么变化,不禁有些失望

                    “也许,下次就没那么幸运了...”张起灵头一次直视着吴邪的眼睛说道。
                    语气虽很平静,却让吴邪听出了无边的失望与沮丧...


                    “没事,只要我们还活着.....”吴邪以同样平静的语气说着,他没有动笔的意思,他也知道他听不到,
                    他只是单纯的,想说给自己听.......


                    【好吧,小银写到这儿,不得不说这个FLAG立得高高的呀,呜呜....... 我家天真....他真的只是看起来很坚强啊 小哥你不要虐他............(吐槽完毕,一会还更)


                    回复
                    14楼2013-06-21 21:17
                      一不小心SF了~


                      收起回复
                      16楼2013-06-21 21:41
                        0.0


                        回复
                        17楼2013-06-21 21:43
                          小银开新坑了,而且开坑好粗长的一段啊,虽然感觉你要开虐了


                          收起回复
                          19楼2013-06-22 02:21
                            小银的新坑,开篇的几章就已经吸引我了,继续加油哦!


                            收起回复
                            20楼2013-06-22 09:23
                              顶文


                              回复
                              21楼2013-06-22 19:46
                                突然觉得自己脑子不好使了,得重新理理。


                                收起回复
                                22楼2013-06-22 20:32



                                  Chapter Five


                                  黑眼镜收摊匆匆忙忙离开
                                  张起灵却没准备放弃,心知这小贩吐得还不够干净....他快步走上前,
                                  过了三条街,穿过两条巷子之后 黑眼镜淡定不了了,回头抱拳:
                                  “我说大哥,你就饶了我吧,别跟着我了”

                                  张起灵向右下角斜了一眼,接着又看向黑眼镜,语气极其诚恳
                                  “我知道你为什么戴着墨镜”

                                  黑眼镜一愣,嘴角一动一动,显然这话很出乎他意料

                                  “我以前,有个朋友 他不盲,却一直用黑布围着眼,你跟他....很像”

                                  咣当一声,黑眼镜手里的东西掉落,他似乎很艰难的 咽了一口唾沫
                                  半晌,“跟我来吧”他回道


                                  张起灵跟他又穿了一条巷子,在一处旁边有泉眼的小破四合院前停住
                                  门没上锁,黑眼镜推门而入,木门吱吱呀呀,掉下不少灰
                                  他让张起灵在院子先等一下,紧着拿桶跑到泉眼处打了满满一桶水,又从屋内拿出一布包,打开是茶叶一般的枯叶 黑眼镜将其一股脑倒入水桶内,用水瓢搅了搅,清香四溢。然后舀了一勺,递给张起灵

                                  “这是凉泉泡茶,我爷爷以前经常这么喝”
                                  张起灵借过水瓢,喝了一口,清凉爽口,凉泉泡茶...在哪听说过?
                                  “你说的 那个用黑布蒙眼的人,很像我爷爷”黑眼镜又拿来一木瓢,咕咚咚咕喝了两勺
                                  他一抹嘴角的茶水,“他也参加过那场战争”

                                  张起灵点点头。
                                  “照片上的人,是我,可我想不起来那时候的事了”

                                  黑眼镜好奇的瞧着他,“你还真是不老传说啊,我爷爷都过世好几年了,你还这二十多岁的模样。你是让我说些事情帮你回想起以前的事儿,是吧?”
                                  “是,有劳了”
                                  黑眼镜推了推眼镜,挠了挠头,在石阶上一盘腿坐下:
                                  “我从小跟爷爷长大,那场战争的事儿他也没少对我说,他说的最多的两个名字,就是吴..吴邪和....”
                                  “张起灵”

                                  “对对, 就是他,你..你不会.....”
                                  “我就是”

                                  这一天内让黑眼镜震惊的事情太多了,他想,之后这离奇之事会越来越多吧

                                  “张起灵,你不记得吴邪了么”
                                  黑眼镜突然这样一问, 张起灵就是一愣,他想着那照片的另一半,那个人,在寒冬里笑的如暖阳般,天真无邪的人,
                                  吴邪......?

                                  “那场战争过去多久了....”张起灵双眼空洞,问
                                  “60年了,整整60年了....”黑眼镜翻出那半张照片,看着,似乎这照片也勾起他许多回忆...
                                  “我爷爷说,在战场上,最可怕的不是死,而是忘记”


                                  =================================================================


                                  【60年前】


                                  吴邪这几天一直都在调查关于瓷蛋的那件案子,那名下士已经收到军纪处分,他之前被张起灵废了下身,现在生不如死。而张拔刀伤人也是有错在身,不过被吴邪担保下来,条件是近期内必须将功折罪,以功抵过
                                  司令看重张的才能,也默认了此事,只是有些参谋员认为这个裁决并不公正

                                  近期战火一直愈燃愈烈,眼见燎原之势,吴邪参谋部接受到上级的指示,命令要在五天内拿下东北方向距根据地二十里地的敌人的弹药库
                                  因为敌人守备森严,地势易守难攻,而且更难办的是他们手中有为数不少的我方人质,所以硬攻甚是不妥,只能智取。

                                  吴邪和部里的参谋员冥思苦想了两天两夜也没拿出合适的方案,愁得吴邪直抓头发
                                  “别熬了,两天没睡,你先回去眯一觉”一戴金丝边眼镜的参谋员递给吴邪一杯热水,温和说道
                                  这位参谋员姓王,身形瘦小,往日跟吴邪也没什么交情
                                  吴邪有些纳闷,怎么关心起我来了?不过他还是接过水,笑着说:“拿不出办法,我怎么睡得着嘛”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两天没合眼了先歇歇,还有小李小孟,你们几个也是,别硬撑了”

                                  吴邪心说也好,睡一觉也许能想出更好的办法,于是回到帐篷,张起灵不在,也不知去哪了,就连瓷蛋也不知跑哪去了,忙的这两天也没顾上他俩
                                  吴邪并未躺下,只是裹着被子,倚在帐篷角,很快睡去
                                  他本想只休息一两个小时,结果一睁眼外头的天都黑了,吴邪一个激灵翻身坐起,拿起军帽,跑出帐篷,直奔参谋部

                                  一路寒风吹着,又是刚睡醒,吴邪喷嚏不断,气喘吁吁掀开帐篷,只见众参谋员早围桌坐齐 就差他一个了
                                  “对不住,对不住,睡过了...”
                                  “没事没事,吴邪你来看看,我们刚想出一方案”

                                  吴邪顾不得坐下 接过方案认真看起来,
                                  大体是 先让一人抹黑偷袭敌人,控制住两门重型机炮,解救人质,再里外接应一举拿下

                                  这方案其实并不算是上乘之策,但也有一定可行性,他们之前也讨论过类似的
                                  “一个人偷袭未免难度太大,至少得一个排”吴邪皱着眉说道
                                  “我们伤兵残将本来就多,一个排,牺牲太大”王参谋回道

                                  “虽然弹药库的守卫并不算太多,但那是军事要地,所以重型机炮也许并非情报里说的只有两架,一个人怎能深入到内部并且将其全部控制住?更何况还要解救人质,这难度太大而且危险性高,一旦失手,怎么办,有预备方案没?”
                                  吴邪说着,有些参谋员也跟着点头

                                  “失手?还有别人接着上”王参谋冷冷说道
                                  “什么?”吴邪提高声音“你拿战士的命也太儿戏了吧”
                                  “是你吴邪担保的他,这节骨眼,成了就是大功!他不能失手!”

                                  “你的意思是 让张起灵去?”
                                  王参谋得意的笑了笑
                                  “吴邪,你担保下张起灵,部里不赞成的人可不在少数,这样将功抵罪的机会,他不去谁去”

                                  “不行,他一个人太危险,不行”
                                  “不行?不行也得行,我实话告诉你吴邪,刚才参谋部已经表决通过,这人非张起灵莫属,而且他已经在路上了!”王参谋站起身拿着茶杯说道,看也不看吴邪一眼

                                  吴邪砰的猛拍桌子,一甩方案,纸页漫天扬起“表决通过?!我就不算人了?!!我还没说通过呢”
                                  “这参谋部不是你个人的,少数服从多数,一切以大局为重”王参谋拿起暖壶往茶杯里倒着热水,和吴邪一比,他语气平淡极了

                                  吴邪气的青筋暴起,抖着拳头,大声吼道:“张起灵听不见啊,他怎么能听到信号弹,怎么能听到集结号?!”
                                  “这点我们倒是考虑过了,所以还派了个人掩护他”吴邪旁边的一人说道

                                  “派的谁”吴邪问的很轻,他其实已经猜到答案了

                                  “瓷蛋儿,你那个小通信兵”王参谋咂了口茶叶,轻描淡写的说道

                                  吴邪差一点就瘫坐在地,他强撑着身子,恨恨的看了一圈人,接着头也不回走出帐外...




                                  ---------T.B.C.


                                  回复
                                  24楼2013-07-11 22:32
                                    收起回复
                                    25楼2013-07-11 22:38


                                      飞来地下室。小银好久没更了,总算想起这边了。


                                      收起回复
                                      28楼2013-07-11 22:58
                                        随着闷闷的召唤而来'果然是篇好文啊〜顺便求艾特〜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3-07-11 23:05
                                          随闷闷召唤而来……不错的文,不过那个王副官一开始真让我以为是胖子来着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0楼2013-07-11 23:10
                                            这王参谋摆明了排除异己,踩压同僚,原来在哪都摆脱不了办公室政治这一套,悲催的小哥。


                                            收起回复
                                            31楼2013-07-12 01:11
                                              幸好不在,在的话也没办法,只能看着。


                                              回复
                                              32楼2013-07-12 04:55
                                                来了来了~~~~小银可算更了啊


                                                收起回复
                                                33楼2013-07-12 07:24
                                                  么么哒!!!跟坑!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4楼2013-07-12 08:11
                                                    好不容易放假了啊!!! 小银多更点呗~~~~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5楼2013-07-12 08:26
                                                      有闷闷在,不会落下的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6楼2013-07-13 00:06




                                                        小银来打广告 看过的童鞋请无视我喵【捂脸
                                                        《邪镖》
                                                        http://tieba.baidu.com/f?ct=335675392&tn=baiduPostBrowser&sc=35415151133&z=2335021879


                                                        收起回复
                                                        37楼2013-07-13 2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