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禁悠悠吧 关注:7,784贴子:642,706
  • 14回复贴,共1

「咸福宫│乐欣阁」—贵人(赫叶勒素若)寝宫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赫叶勒素若,满洲正黄旗人氏,内阁学士嫡女。景元年间十六年六月奉旨参选,三关皆过,礼数周全,进退有度,特册封其为贵人,承居咸福宫乐欣阁。

望其勿负皇恩,勿违圣意。

钦此!

【二楼晋升历程,三楼独白,四楼谢恩,未贴资料勿顶。】


回复
1楼2013-06-29 10:37
    「_________________紫禁悠悠·后妃传·赫叶勒素若_________________」
    赫叶勒素若,满洲正黄旗人氏,内阁学士嫡女。景元年间十六年六月奉旨参选,三关皆过,礼数周全,进退有度,特册封其为贵人,承居咸福宫乐欣阁。
    http://tieba.baidu.com/p/2423790660


    回复
    来自iPad3楼2013-06-29 16:35
      「_________________紫禁悠悠·后妃传·赫叶勒素若_________________」
      ‘十五的月圆之日。多想用这旖旎的月色,换回你我间犹如昙花一现的真情。’
      花落。
      冬去春来,又是一年花开季。三宫六院成千万娇滴滴的艳丽,愈开愈盛。留下我不过是朵开败了的残花,风一吹,便淹没在泥土之中,无人问津。几时春醒几时忧,这一世已然尝遍这尘世间富贵疾苦,刻骨铭心。多少夜为你辗转难眠,岁月匆匆竟也不怜惜我半分?
      曲终。
      终此一生画地为牢,金钏玉坠,多少人可遇不可求的,却着实成了厚重的枷锁。一朝春尽尸骨未寒,心已跌落在万丈深渊。拂过莫名的苦涩,莫名的暗淡。青梅竹马,不过酸酸假假。仅存的温热,也被那最后的厌弃一并夺去。他始终记得的,只是那心心念念的温婉绵长。
      人散。
      并非天生的翘楚,待到人老珠黄,未有归期。一颦一笑,一喜一嗔,再没有过多的挽留。一张姣好的面皮,却换不得上苍的眷顾。岁月愁长,痴痴守着天荒地老。再回首已是百年身,失了一切,只为朝朝暮暮生生世世相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我的夫君,我的天。
      ‘下辈子,定要换做你来等我。’
      挥撒下最后一滴泪水,求得下一世月老的眷顾。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赫如微执笔自属,安然自持。


      回复
      来自iPad4楼2013-06-29 16:38
        「_________________紫禁悠悠·后妃传·赫叶勒素若_________________」
        [ 妆台前袭一身藕荷碧霞云纹暗花衣衫,裙摆处微微荡漾着些许涟漪。髻间一支红玉珊瑚簪轻挽,唇畔旖旎泛起一丝浅笑,清眸飘忽一抹灼华。泠泠移玉步于青石长阶,携静琬低眸磕身一跪。]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赫叶勒素若,满洲正黄旗人氏,内阁学士嫡女。景元年间十六年六月奉旨参选,三关皆过,礼数周全,进退有度,特册封其为贵人,承居咸福宫乐欣阁。望其勿负皇恩,勿违圣意。
        钦此!’
        ‘臣妾赫叶勒氏接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 清辞婉转,一纸明黄恍然入怀。沉云绕雾间静琬已取了锭银子予那传旨公公。乐欣,往后又能否做到愉乐舒欣,自问心澈如斯亦不能通晓。含着笑意于他清素若泠。]
        ‘劳公公跑这一趟,这些子权当予公公吃茶吧。’
        [ 朱唇轻抿素若芷兰浅笑潋滟扶着静琬入了苑阁。]


        回复
        来自iPad5楼2013-06-29 17:32
          [ 依旧不变的三宫定醒,前不久笼罩着后宫的凄凉氛围也渐渐散了去,各宫嫔妃如往日一般,花枝招展,珠翠萦绕。歪着轿辇一路颠簸着,初春的景儿总是格外的惬意,到处都透着勃勃生机之象,自幼是极怕冷的,天儿一冷便也愈发懒得出门,为此嫣儿特地吩咐了抬轿的宫人挑着景儿多得小路走 ]

          ‘咸福宫?’
          ‘主子,他们绕的路子换着方向走的’。

          [ 见着不远处的牌匾不自觉念着出来,嫣儿一旁细语解释道,自从毓姐姐不在后便没再踏足这咸福一步,现下倒是多了几分心,喊住了轿辇扶着嫣儿起了身 ]

          ‘陪本宫进去瞧瞧’

          [ 如今的咸福宫早已没了往常的热闹,毓姐姐膝下的孩子也被接往别处养着,许是冷清,步辇的脆响此时格外清晰,远远便瞧着‘乐徽’的牌匾,不觉的止住了脚步 ]


          回复
          6楼2013-06-29 19:39
            -


            [ 清晨的紫禁城还带了凉意,如常的晨昏定性归来已是疲惫不堪。原想着回宫便继续睡去还未坐稳却闻得静琬隔着纸糊窗儿回话道瞧见淳瑞妃在那宫门口站着也不知是何意思。淳瑞妃赫舍里氏,请安时倒也见过,一时半会儿也敲不出个脾性来,面上应付着礼儿不错就是。]

            [ 咸福宫本就是这东西十二宫清冷的所在,平日里宫女儿嚼舌根也听过些故事。如今咸福里头位分最高的不过是个嫔主,本是疑惑没个正主却是偶然听闻原先的贵主儿前些日子仙去了,人人倒也忌讳着。今儿个她淳瑞妃来到底是何意虽不是我揣测的透的倒也估摸出几分来。]

            [ 携了侍女于宫门行一礼道。]

            ‘嫔妾给娘娘请安。’


            收起回复
            7楼2013-06-29 21:04
              [ 瓷音冷冷道出,眸光并未在她身上多停留,那俏丽容颜上会是猜测?是疑惑?亦或是怨恨?轻笑着未再言语。远远不时传来几声鸟叫声,却是愈发显得周遭的静寂。待她缓缓起身,才瞧清了那模样,不觉微微一怔,像极了那已故的旧人,却一时记不起。闻得她言语方才反应着过来,虽是初春,难免还伴着些凉意 ]

              ‘如此,就不辜负贵人心意了’

              [ 那婢子前边引着路,望着前面儿不远处的乐欣倒也不觉得陌生,她们自然无法晓得。这咸福宫与本宫之间有着怎样的情谊,虽是如今迁往永寿,对这咸福宫依旧是当初那般熟悉,步辇缓缓迈着莲步 ]

              ‘贵人住的可还习惯?’


              回复
              10楼2013-06-30 21:09
                -


                [ 她面上如常的温和,双眸忽闪的灼华不过在我脸颊上停留了片刻,巧笑嫣然间已然入了内阁。唇角漾起清素浅笑,眉目间若春水之温润,微微颌首跟了上去。四周静寂无声,相伴的只是花盆底儿发出的井然有序的声儿。]

                [ 乐欣的陈设与寻常贵人的一般无二,凝眸扫过每个角落也没什么错处才安了心。虽说我只位在贵人在面前主儿眼里不值一提却也不能平白给自个儿添了错处。虽说面上瞧着温婉贤良些可但凡做上一宫主位的又有哪个是心思单纯的呢。前些天临入宫额娘教导着要谨小慎微总是不错的。]

                ‘劳娘娘记挂。虽说与从前在家中不同些倒也还是惯的。’

                [ 话语间静琬已奉了茶盏来,柔荑微撩茶盖儿略略撇去茶叶沫儿,笑靥素婧,朱唇轻启清冽若细雨落冰盘。]

                ‘这是雨前的碧螺春,娘娘尝尝可还合口?’


                收起回复
                11楼2013-06-30 21:53
                  ‘早些习惯对贵人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儿’。

                  [ 瓷音平平接着话语,既是踏入这永巷如若不能更早些适应便如同在自己面前筑起一面墙,挡着脚步也遮住了原本该有的光芒。瞧她不似木讷之人,想必更是懂得这个道理的。几步距离已到了内阁,微微打量了一眼,倒也别致,少了份刻意,多了分舒适。]

                  [ 敛了裙角落座圆椅上,玉指端起茶几上的茶盏轻轻抹了抹茶盖,轻轻往前嗅了嗅,却不急着入口,抬首对上其眸 ]

                  ‘贵人觉得,如今的咸福如何?’

                  [ 不快不慢道出这么莫名的一句自是把她愣了愣,她长得极美,日后荣宠想必是不会少的,偏生她来的不是时候,免不得对她多了几分抵触 ]

                  ‘本宫想听实话’

                  [ 压着眸子缓缓接着后语,阁内的气氛凝结着,眸光依旧落在那茶盏上,妃唇浅笑依旧,等着她的话语 ]


                  回复
                  12楼2013-06-30 23:52
                    -


                    [ 早些习惯便是早些步入了这是非之地,有时掩去自己的光芒隐居深宫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对面前这个在深宫中步步惊心的妃子的话不置可否,只是淡淡一笑。成为众矢之的,用活在刀尖下,提心吊胆的日子,换来了荣华富贵,换来了高高在上的身份地位,真的值得么。有时成为人上人未必就真的得了一切。小时候在府里看惯了那些姨娘们争宠耍手段,更何况是这帝王家。当局者迷,面前之人又看得清多少呢。]

                    ‘娘娘觉得这宫里会有所谓的实话么?’

                    [ 笑靥如花,衬得脸颊越发的红润。素指拂过茶盖,凝眸望着茶盏中倒映着的自己的面庞,真的极美,往后的自己又会被这天家富贵迷惑多少呢。实话?任何话语都可称作实话,屈打成招的话也是实话。莞尔嫣然,素眸与她相对。]

                    ‘咸福也好,永寿也罢,不过是个名号,真的又分别么。嫔妾要做的,不过是为自己打算。’


                    收起回复
                    13楼2013-07-01 12:30
                      ぇ赋哦II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3-08-08 2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