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随月隐吧 关注:15贴子:202
  • 9回复贴,共1

【宝贝儿阿沅~】大新新走一遭~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叶墨勒宁鸾


回复
1楼2013-07-18 23:47
    【许久不曾见着昭姐姐心里头大抵还是惦记得紧,她出阁的早,所嫁之人亦有我大清巴图鲁本色,常年征战四方,鲜少归府,她心里头也是时常惦记着,不时便过来我这里说上些许闲暇趣话,末了总会添上一句,也不知王爷如今怎么样了。我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她年岁尚轻,却苦心忧虑这些个事儿,平白是误了韶华。话却又不能这般说,到底我大清依靠康亲王做了诸多事,我埋怨不得且就鲜少提了。她却也是。如今康亲王被召回京城得以时常留宿府邸之中,连带着昭姐姐亦成了我这里稀客。才念叨着她却是门口婢子进来通报说是康府福晋递了津帖,可要请进来。心里头歆然面儿上却只不动声色。】 快请进来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楼2013-07-19 00:07

      看着宁鸾庭院倒是焕然一新,许是时间久了也没能多来瞧瞧她,就像我还记得乌尔古宸府内的时候,我的庭院内打我幼时中的一棵树,随着我们的年华也在变化,早年还是幼苗现在已经开花结果了,就如我一样已经早早的出阁嫁为人妇了,承欢膝下。而宁鸾倒是一点动静也没有,这一会子倒是想了许多幼时的童趣,转眼间,仆人便请我进去。转身介入屋内,刚踏入屋内,檀香环环萦绕在身边,顿时心旷神怡,再去抬眸瞧去,宁鸾那一伶俐清秀的容貌便出现在眼前,这才赶忙走向前执起她的玉手,念叨着。

      [ 鸾妹妹,可是许久未至,姐姐心里可是念叨的很,快叫我看看瘦了可是?]


      回复
      4楼2013-07-19 00:16
        【许多事本也不是急切的道理,一如婚嫁。谈婚论嫁虽为常事到底还得多看意愿,阿玛亦是不曾催许我,甚至俨然有了默许我自个儿盘算拿捏的意思。虽知只是不到火候,但我心里头亦是极欢歆于阿玛这层意思,因而也从不曾念想过打破尔尔。檀香味浓郁,只要人心旷神怡,我平素并不很喜欢这股子味道,却又不是总能离开,瞧着荒诞,或许冥冥中亦有那么份子道理。执了眼前人玉手,娇俏一笑。】 偏是昭姐姐愈发不记挂阿鸾,这些时日要我好生惦记。呐,就是当真瘦了——也是惦记昭姐姐所致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5楼2013-07-19 00:28
          早前预备的许多言语到这茬,愣是给忘的一干二净了,只当是见了阿鸾心里的不痛快一扫而光只剩开怀之意了,而这次执手相叙却是我与阿鸾第一次这般问候相见,这里头有我的不如意也有我们的难以启齿,这才讨笑,拍拍她纤细的玉指。

          〔 阿鸾万万莫作怪,谁我都不打紧,只是这阿鸾可是昭姐姐我心头上的最要紧的人喏,若真是挂念姐姐何不多往王府走动走动,我好备些好吃的好喝的把你养的白白胖胖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3-07-19 11:10
            【说到这会儿,竟有些不知同她提及什么。太多日子不见,极是念想,和旁的主儿那是话不投机半句多,和我昭姐姐是太多日子不曾相见,满肚子话茬儿只念想着先同她说些什么为好。头遭这般问候相见多少有些许不适,但更多的是对眼前之人的理解。我并不知这许久日子里她经历了些什么,因而也不知该如何评说那些个旁杂话语。许是因着俱是熟识她的缘故,我不愿意她受了一丝一毫的委屈,说我叶九小姐执拗怪诞也好旁的也罢,我只知道眼前人日子过的舒坦恣意,我心里头就能跟着好受些。】 昭姐姐也学会了这花言巧语,直把阿鸾听着心窝都暖和得紧。那般自当是感情好,只是我从不曾过去康王府,也不知递过津帖后可是轻易能进?白白胖胖……昭姐姐莫要拿我取笑,若当真那般,京城里的公子哥怕是俱要绕着阿鸾走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7楼2013-07-19 11:59
              自个儿明明是不愿在阿鸾面前提及康亲王,这样随口一扯,再闻言阿鸾的一番话,心里顿时沉寂下来,反复想着自打王爷回京之后,府内事情颇多,惹来了不少美人,府内的福晋多了事情也就多了,偏生府内的女子个个都不是个省油的灯,这教我着实头疼心妒,骄傲占有欲都令我不能冷静,只是这些府内的事如果叫阿鸾听去只能与我一同不顺,何必要这样呢,继而笑了笑

              〔 哪里就是花言巧语了,昭姐姐何时骗过阿鸾?王府内我做主你来谁拦你,我偏饶不了她。那些个公子哥只晓得以貌取人,相信阿鸾也不会看的上这些个肤浅的人,再说阿鸾瘦得都不成样子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3-07-19 13:07
                【我心里头多少知晓昭姐姐心事,她记挂于我,自不愿意要我过多知晓康府诸事。论道起来,我对这些本也没有什么关心之理,只是眼前人的眉眼之间多少含了些许失落,兴许不易要旁人察觉,可打小与之交好的我,又岂会看不出来。什么事都不是全然而议,总会包含了自中道理,想来亦该有两面性。眼前人性子里头多少有些执拗,怕是她只怕我为她难过,因而这些晦涩只兀自吞咽。好在她到底有封字福晋之位是为倚靠,想必平素多少也能好过些,不过叫人给欺负了去。】 昭姐姐可没少唬过阿鸾,这回呀,阿鸾可是要不依了。那感情好,有了姐姐这话,我可不怕了。正如姐姐所说,我本也瞧不上那些人,自也不会平白耽误了功夫。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9楼2013-07-19 13:46

                  今日也是难得府内无事,王爷也因事出门,这才得了空闲时间与阿鸾来叙旧,自己不再似以前未出阁般,能与阿鸾一起打闹玩闹一整天,嫁为人妇要收敛的东西也多,万万不能叫人看了笑话,惹得王府上也挂不上面子了,不过来一次也不大容易,呆的时间也不能太过长久,一来是瞧瞧阿鸾,二来也是这段时间过于烦躁的慌,怕是府内又要掀起一场波澜了,看着天边一望无际的天色,挂着笑惜别。

                  [ 这次好不容易得空来看你,不过也不能呆的太久了,我就不多留了,这几天若是你有空边来府内寻我,我亲自给你做好吃的,今日就先回去了。]

                  依依作别,与阿鸾又唠叨了些,这才离开叶墨勒府。


                  回复
                  10楼2013-07-19 14:00
                    【到底康王归京要她心里头多了规矩的无形束缚,眼瞧着今日过来虽同我说得上心,却也不复了从前那般畅快恣意日子。到底有所不同。我嘴里头虽是说着不急,心里头却也少不得牵挂惦记。她待得时候算不上多,却频频瞧着外头天色,好似心里头还记挂着什么,我知道,那是规矩使然。瞧着她这般纵是留着心里头也不能踏实下来,暗自轻叹一声就此罢了,殓衽起身,含笑应声。】 昭姐姐放心,阿鸾得空便会过去,你的好手艺,哪个能拒绝了? 【多少又多说了些体己话,俱是我嘱咐她的,念想着她分明年长于我,忍不住嗤溜儿划开添了笑意,掩了些许失落。】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1楼2013-07-19 1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