迹部景吾吧 关注:83,703贴子:1,986,164

【绝爱Atobe】【原创】温柔乡(长篇|连载中|小景BG)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迹部男神从未被改变,心中永远第一大本命!!

1L,这里是伪新人(?)席子/Luchino。不喜请轻拍~


回复
1楼2013-07-24 13:44
    作者有话要说:

    1.本文中心 安藤七海 X 迹部景吾
    2.其他学校会出现但并非中心。
    3.原创比赛剧情有。
    4.其他CP再议。
    5.带夫君@淹没·空白 麻麻@小雨鲛 秋秋@鬼哭之 哨子@炊口绍


    收起回复
    2楼2013-07-24 13:46

      - 感谢你曾给予我最美的温柔乡里的那片蓝如海的天。 -


      回复
      3楼2013-07-24 13:47
        #0.

        “安藤七海!”

        隐约听到头顶传来的声音,少女惊愕地从美梦中醒来。她揉了揉尚还惺忪的睡眼,正式眼前手拿教科书,头顶光秃秃的中年男人。男人的眼神十分犀利,瞪着从上课一开始便进入冬眠状态的安藤七海。

        “安藤同学,现在是夏天,麻烦你有点自制力。”中年男人压低了语气,但七海能隐约听出他的怒不可遏。只是为了在同学们面前保持良好的班主任形象,他鲜少在大众面前发火,大多时候口下留情。

        七海将一直放在课桌左上角的数学书拿到面前,瞥了一眼同桌翻到的页码后,一手撑着下巴,心里默念着:秃老头你快点走快点走。中年男人末了又补了一句——安藤同学你又不笨,努力学习啊相信自己。七海不满地撇撇嘴,都什么年代了还说那么俗气的口号。

        她望了眼窗外,窗外的天蓝得出奇。云朵被风不断往前推进,变幻莫测。时光隐藏在这美好的景色之后。真是适合运动的好天气呢,她心想。如果没记错的话,现在应该是高二的体育课。肯定又有一堆女生在围观着网球部的练习赛吧。啊,日复一日的她们还真是执着地支持着网球部。

        记得她高二的好朋友铃木沫子曾告诉她——冰帝网球部的字典里不存在输这个字。

        胜负输赢,对她这个对网球没有丝毫兴趣的人来说,是略带陌生的词。她不了解那些意气风发的少年挥洒汗水是为了场上的每一分钟还是更多的掌声。阳光下,他们似乎从未抱怨训练的辛苦。嘴角轻轻挂起的微笑和被汗水所沾湿的发,是他们独到的别致。冰凉的水瓶由善解人意的女生递给他们,他们通常会接过,咕嘟咕嘟地一饮而尽。她很少亲眼见识到这样的场景,因为除了必须去看的重大比赛,其他时候她和网球部没有接触。

        这是她自高中来就无法改变的习惯。她讨厌阳光火辣辣地晒在脸上、脖颈上。更多的原因是,她无法直视那些人的骄傲和喜悦。那些人的骄傲筑起一座坚固的城堡,青春独有的桀骜不驯使得他们可以高高在上地用实力俯视其他人。而她不行。她没有这个能力,仅仅独步在平稳的时光大道上对她来说便足矣。

        ——所以,还是活好自己吧。

        她的视线很快转移到自己新买的自动笔上,上课怎样都集中不了精神。教室外,两个个子高高的少年疾步走过。忍足侑士瞥了眼教室里,微笑着对身旁的人说:“迹部,知道高一二班最有名的人物安藤七海吗?传说中上课多以睡觉为主,却从未挂科过的天才”

        “本大爷对任何小人物都不感兴趣。”迹部正视前方的路,对忍足说的话提不起任何兴趣。他所关注的世界里充斥着的理念自小影响着他,使得他成为了一个骄傲甚至高傲的不羁者,对普通的生活琐事无从关心。

        “天才,本大爷见多了。”他又云淡风轻地补了一句。

        “……最神秘的是她除了重大比赛,都不来看网球部的练习赛哟。”或许是常在比赛时被女生们的欢呼声和加油声覆盖所产生的优越感,有人对比赛不感兴趣在他们眼里已经成为了一件不寻常的事情。

        迹部没停下脚步,却一直没怎么说话。半晌,他淡然地对身旁的忍足说:“本大爷没闲工夫管那些事情。”

        迹部景吾,他作为网球部的部长,第一把交椅,有极好的领导力和战无不胜的能力;他作为冰帝的帝王,处于万人之上的地位。自幼的环境,一路走来的历练,使他的内心深处无意中筑起了一座难以攻入的城堡。这座城堡犹如他心灵的内核,几乎无人能够触及。那些与他同龄,并与他并肩作战的队友们也只是站在高高城墙的外围。

        这是十七岁少年的城池,亦是他一手建造的王国。他的王国里有无数子民,那些人忠诚、被她们的帝王的优雅与高傲所倾倒。这样子的倾慕者实在是太多,或许迹部景吾本人已深知这种优越感。有些人纵使耗尽一辈子也只能做处于黑暗之中的幕后,而像迹部这般华丽的人,从出生起便注定要活在聚光灯的耀眼之下。他就是这样子的存在。

        十七岁的他和十六岁的她,有着自己决定好的未来。他有自己的王国;而她只想平坦地走完她的十六岁。从一开始,这两个人便不是一路人。


        收起回复
        4楼2013-07-24 13:48

          #1.

          安藤七海在女生里算是个比较有人缘的人。平日里除了谈论网球时她体现出回避,其他话题她基本都能款款道来。应该说她本身是受许多女生艳羡的,不用费太多精力就可以获得很好的成绩。而且她不矫揉做作,在听到好笑的事情的时候可以肆无忌惮地笑。她是个很生活的人。

          “七海,咱们去楼下的图书馆逛逛吧。”同班的几个女生算是连拖带拽地把困意不断的七海拉出了教室。说是要去图书馆,其实只是抓住了时机想试试看能不能偶遇到网球部的几位而已。她们不说七海也能猜到个大概,如果可以她真的打心底连碰一面都不想。

          路上那些女生和七海如往常一样说说笑笑,旁人看来都觉得她们符合十六岁花季少女的形象。为首的小泽看似聊得最投入,实则不停地用眼角的余光观察着四周的情况。七海看着她们的这些举动,感到非常地好笑。但她想到,曾几何时,她也是这样幼稚。

          嘭——

          七海感觉自己撞到了一个人。她揉了揉额头,迅速地退后几步,也没去看撞到了谁。她轻轻地说:“对不起。”而她撞到的那人只是无视地与她擦肩而过,让七海感觉到一阵莫名其妙。

          早川纪美在一旁作花痴状,心花怒放地说:“哇迹部君实在是太帅了!第一次那么近距离看见他耶,今天真是太幸运了,呐?”其他女生应声附和,与纪美继续叽叽呱呱地谈论起迹部。

          “原来是他啊!”一听到这个在女生口中出现率极高的名字,七海立刻恍然大悟,但突然间她感觉有点不爽。在她印象当中的迹部景吾应该是个很优秀的人,既然女生都那么倾心于他,那么他应该是很有礼貌之类的人吧。结果他今天听到道歉后的行为让她很不爽。

          小泽见七海的表情比起刚才显得很古怪,便低声地说:“怎样,看到迹部君本人是不是有种想每次都去看他的练习赛的冲动?”她一边说着一边用胳膊肘捅捅七海,满脸的坏笑。

          七海撇撇嘴,语气中带着强烈的不满:“切,感觉和想象中有点不一样啊。本来以为他会是更有礼貌的人呢。”她话音刚落,那几个女生都万般惊讶地盯着她。在别人心目中无比优秀毫无缺点的迹部景吾,竟然被七海用“应该更有礼貌”定位了。

          这时还未走多远的迹部景吾听到了七海的言论。他不自觉地皱了皱眉。他应该是生长在赞美与崇拜之中的少年。并非听不进不为夸赞的言论,只是听得着实少而已。于是他转过身:“啊恩?你在说谁啊?”

          纪美等人明知闯祸了,便连连地赔着不是,语气里带上了敬畏:“迹部君,真的非常对不起……七海她只是无心……”

          还没说完便被迹部打断了。他不满地挑挑眉,言语略显凌厉:“本大爷没在问你,在问那个女人。”他视线所望向的很明显是还不明所以的七海。

          七海其实很想冲上前去和这个神情傲然的人说个明白。但是硬是被小泽抓住了手臂。这是她和迹部景吾的初次见面。但是她所感受到的并不是迹部的天生优雅,而是他非凡的傲气。可那股年少时最为坚韧和耀眼的傲气却并未打动她。

          远远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背后响来。迹部在看到来者墨蓝色的发后微微耸肩。他看到迹部后,望了望刚擦肩而过的七海,面带微笑地说:“真是难得啊,看来我来得很是时候呢。迹部,你这是在……和那个女孩对峙?”

          迹部唇角带上一丝隐约可见的笑,他说话时的调子如往前一样,并未听出什么情绪色彩:“本大爷不至于和不华丽的女人对峙。忍足,走了。”

          说完他倏地转身,眼角边的泪痣突显出其不凡。他逆光的背影显得那样绵长,阳光于他的发间、肩部留下点点的暖黄色无形痕迹。他注定是这样完美的十七岁少年。

          七海目送着他背影的远去,突然不自觉地苦笑。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迹部景吾带给她的感觉竟与当年的那个人如此相似。相似到她自己都没察觉到脸颊瞬间湿濡了一片。当纪美关心地拍着她的肩,问她为什么哭的时候,她却仿佛失声的囚禁于铁笼里的鸟,什么都说不出来。

          她只是太想念当年的佐野木。那是一个同样热爱网球的少年,同样拥有华丽如王般的气质,只是当年她认为他无可复制。如今她才发现,这世界上从来就不存在着独一无二。


          已经走远的忍足和迹部一路无语。迹部没有主动挑起话题,忍足从他的脸色中读不出喜悦、愠怒或是其他。忍足推了推眼镜,轻轻叹了口气:“迹部啊,你惹哭人家真的好吗?”

          “哈?你在说什么啊。”迹部不满地扭头看了看一脸无奈的忍足。

          “安藤七海,刚刚那个女孩子。刚刚我们走的时候她哭了。”忍足其实也没有特地观察,他只是偶然地回头,却看到那个女生脸颊边滑过的透明痕迹。

          迹部哼了一声,用钥匙打开了学生会室的门。那里像往常一下干净得一尘不染。过了几分钟,迹部开始与忍足谈论起后几天练习赛的事情。那一刻的他格外地认真,关于七海的话题不再出现。

          ——或许是自己想多了吧。忍足想。


          回复
          5楼2013-07-24 13:49
            席子继续去码文了,祝大家看文愉快,记得留言~!


            收起回复
            6楼2013-07-24 13:49
              为什么你们都不留言呢=w=


              收起回复
              7楼2013-07-24 14:23
                加油


                收起回复
                8楼2013-07-24 15:14
                  加油,席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3-07-24 15:36
                    加油,坐等更文


                    收起回复
                    10楼2013-07-24 15:47
                      @我爱的他爱她丶 晚青
                      @紫珑コ愿望ム 阿镯
                      @小时代爱顾里 小欣

                      我更了233


                      收起回复
                      12楼2013-07-24 16:37
                        来了~~
                        很好已经挑起了我的胃口下次更新多写点~~我会经常来看的

                        嗯嗯嗯23333


                        收起回复
                        13楼2013-07-24 16:49
                          更新求艾特~楼楼加油!顶!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4楼2013-07-24 16:49
                            我也来c个,楼楼加油,坐等继续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3-07-24 1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