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妙吧 关注:3,903贴子:132,965
  • 28回复贴,共1

【渣翻】说好的端午福利终于有时间做了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L庆祝我终于找到工作了

P.S.
找了半天貌似就这个作者的长篇是完结的且我能看懂大概一半
所以角色崩什么的就不管了
我只是来完成组织交代的任务的
你们两个自觉点 @犬童雅人 @momo支持


回复
1楼2013-08-01 21:58
    这是地址
    http://lyze.jp/koji623/book/2/view/1?Type=Chapter
    She is mine的文章全是银妙的!


    回复
    2楼2013-08-01 21:59

      Page 1


      “起立。”


      “立正。”


      “敬礼。”


      放学前的班会结束后,值日生喊着口令。





      “你们给我直接回家,不要到处乱转啊~”


      班主任站在讲桌前对大家说道,可是没有一个人听他说话。


      教室里半数都是因为社团活动而准备去活动室的,另外一半是和朋友商量着回家路上要去哪里逛逛的人。


      我也收拾着课本和笔记准备回去。


      “大姐头~回去吧~”


      “阿妙酱,一起走吧。”


      从中国来的留学生神乐酱和青梅竹马的九酱向我招呼着。


      “好啊,走吧。啊,能等等我吗?土方君!”


      请她们稍等片刻后,我跑出教室和土方君打招呼。


      土方君是我交往了2个月的男友。


      他是剑道部的成员,同时也是风纪委员的副委员长。明明有一张端正的脸,但锐利的眼神、生硬的态度、冷漠的声音,却让低年级和同年级的同学感到害怕。实际上,他是个很温柔善良的人。


      面对这样的他,从开始喜欢上,到告白,再到交往,中间虽然发生了很多事情(主要是他的好朋友的原因),但现在我们已经是班级里,不,学校里公认的情侣了。


      “怎么了?要回去了吗?”


      “是啊。我说,明天能一起来学校吗?”


      因为银魂高校的剑道部在当地是有名的强队,不仅每天放学后,就连休息日都要练习。


      所以和土方君交往2个月来,约会的次数一只手就能数出来,和他在一起的时间也只有上学路上和午休时间。


      而且,午休的时候常和他的风纪委员的朋友在一起,早上因为比赛将近要进行练习二见不到。不过,同属于剑道部的弟弟新酱已经向我确认过,明天早上没有练习。


      “啊啊,知道了。那就在车站等我吧。”


      “嗯!练习加油啊!”


      “哦。”


      目送着土方君离开后,转身正要自己座位时。


      “……”


      和以为早已离开教室的班主任——坂田银八目光相遇了。


      然后,视线里他的嘴形慢慢地动着。


      “ ”


      “……”


      看到这嘴形的动作,我马上低下头紧紧咬住嘴唇,这时,老师穿着塑料拖鞋吧嗒吧嗒走路的声音远远地传过来。


      没有比这更糟的了……


      我现在正为和土方君约好明天一起来学校而高兴,想着和神乐酱、九酱一起绕到别处呢。


      “大姐头,怎么了阿鲁?要回去了阿鲁吗?”


      “那、那个,这个,不好意思!我忘了还要去图书室查点东西……所以你们先回去吧?”


      “查东西?要我帮忙吗?”


      “嗯嗯,没事的!挺费时间的,还是神乐酱和九酱先走吧!”


      “知道了阿鲁。大姐头,明天见!”


      “阿妙酱,明天见。”


      “好,明天见。”


      确认神乐酱和九酱走后,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对不起……”


      这句道歉的话,不知是对她们说,还是对他说。


      我抱起包走出教室。


      回复
      5楼2013-08-02 00:33
        刚才看word的左下角才发现这点东西居然已经有2000多字了
        !!
        关键这两千字还没开始讲重点

        目测等我翻完可以上十万了吧


        收起回复
        11楼2013-08-02 21:14

          Page 5


          升入高三的4月。


          我看着公告栏上的班级表,既高兴又沮丧。


          高兴的是,弟弟的新酱和青梅竹马的柳生九兵卫——小九和我分在了一个班。


          而且,看到土方君的名字我也高兴得快要飞起来。


          然而,这些高兴的情绪在看到班级表最上面的班主任名字时统统都沉到了谷底。


          “3年Z班 班主任坂田银八”


          是去年夏天刚开始时在图书室里遇到的老师。


          那样一个看起来毫无干劲的老师,我怎么也不觉得他能胜任3年级的班主任。


          毕竟3年级是要决定毕业后要做什么的重要的一年。


          我是打算去工作,而新酱想让他去读大学。


          所以我对于那个老师当班主任的事情十分不安。


          “姐姐!”


          来到Z班的教室,结束了剑道部晨练的新酱已经在那里了。


          “能和姐姐在一个班真是吓我一跳。这一年请多关照!”


          “呵呵,我才是要你多关照呢。话说……这个班里尽是不认识的人啊……”


          “是、是啊。感觉有很多有个性的人呢。”


          成为新同班同学的人。


          有长发的男子,有带着可怕的神色在编制物品的男子。


          还有戴着猫耳的女子、身上绑着绳子的女子、早会还没开始就已经在吃便当的女子。


          确实如新酱所说,是一群极具个性的同学,而在这群人中,有一组格外惹人注目。


          “啊……”


          教室的后面有一群人围着一张桌子。


          我从那里面发现了土方君的身影。


          “土方君!”


          “哦,志村。你也在这个班啊。”


          “是啊,接下来的一年请多关照。”


          我对着土方君露出笑容,旁边立刻传来椅子“咣当”倒下的声音。


          “十、十四……这、这位是?”


          在土方君身后的男生站了起来,看着我微微发抖。


          我正想着“身体真健壮啊”时,那个人突然一把抓过我的手。


          “请、请和……和我交往!!!”


          “哈?”


          “喂,近藤桑!?”


          “我对你一见钟情!!你的美貌让我fall in love!!”


          “那个,请放开我!”


          “喂,近藤桑!冷静一点!总悟和山崎都别光看着,快把近藤桑从志村那儿拉开!”


          “好~”


          “是、是!”


          站在土方君两侧的,是一个看起来很可爱的男生和一个感觉很不起眼的男生,他们两个一起努力想要把握住我的手的男子从我身边拉走。


          “姐姐!”


          新酱也加入了进来,我的手总算是解救了出来。


          “没事吧?”


          “嗯……那个人是什么人……”


          我们看着眼前那个被两个男生压着还在反抗的人。


          那样子就像“拼命压制住胡闹的大猩猩的饲养员们”。


          “那个人叫近藤勋,是土方君的青梅竹马,和我同在剑道部。”


          “这样吗……”


          “志村!没事吧?”


          “只是受了点惊吓没关系的。”


          “不好意思啊。近藤桑也不是坏人,只是有些地方很直率……”


          土方君说着露出苦笑。


          确实这个叫近藤的人看起来不坏,不过我完全没有和他交往的意思。


          因为我……


          “喂~你们很吵啊~”


          教室前门一下子被打开,班主任走了进来。


          虽说一个拖着吧嗒吧嗒的拖鞋、穿着邋遢的白大衣、戴着快要滑下来的眼镜、头发是近似白色且天然卷的班主任。


          他一进来,学生们就慌忙按照学号顺序坐到座位上。


          班主任站在黑板前,环视了教室一周。


          “我是从今天起担任你们班主任的坂田银八。所教的科目是国语。我对你们的要求只有一个,不要做什么给我带来麻烦的事啊。以上。”


          老师这样说完后,教室里一片安静。


          不,正确地说是,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自然,我也是。


          那是班主任该说的话吗?


          真不敢相信,比起学生,他更关心自己的事情。


          “然后,今天要确定班长和各学科代表。嘛,随便定一下就好。”


          老师说完坐到椅子上,不知从哪儿掏出一本JUMP开始读起来。


          教室里开始喧闹起来。


          “老师!”


          这其中,举起手站起来的是一个长发的男生。


          “嗯?怎么了,假发?”


          “不是假发,是桂。就算你说随便决定可没有人主持也决定不了该决定是事。”


          “啊~那你来主持吧?顺便你就是班长了,交给你了。”


          “知道了……冒昧得很,班长由我桂小太郎担任。”


          桂君站到前面开始主持各学科代表的推选。


          我因为要去打工,所以既不想当班长,对学科负责人也没兴趣。


          学科负责人简单来说就是给老师们干杂活。


          何况,我对靠不住的班主任很生气。


          “那么接下来就来确定各学科的代表。”


          “啊~假发,等一下好吧?”


          “不是假发,是桂。有什么事,老师?”


          埋头看着JUMP的老师冷不防抬起来头来。


          “国语的负责人定志村姐。”


          回复
          25楼2013-08-11 21:34
            字数统计显示我已经写了8000+了,然而这个故事才刚刚开始
            其实我一直清楚自己翻得很渣,原文中的一些句子我都只能靠猜来保持文章的前后连贯,而之后还有40页左右的正文+番外,所以还得请大家多忍耐我的词穷翻译
            毕竟生活在三次元,并不能随心所欲地支配时间,所以接下来的日子很可能会三四天一更,在此先向大家道歉了
            总之,我还在继续地努力把作者的原意更好地传达出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3-08-14 16:39

              Page 6


              志村姐?


              一开始还不知道这是在说谁。


              不过稍后新酱就在旁边提醒我“姐姐,你被指定了”。


              “什!!?”


              我想也没想就站了起来。


              既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被指定,也不想成为那个班主任的学科代表。


              肯定会被各种支使。


              “请等一下!为什么我会是国语科负责人?”


              “不是挺好的吗?因为你看起来很喜欢国语啊。”


              国语固然喜欢。


              我喜欢看书,也喜欢了解古人写的文章和诗歌。


              但是这是两码事。


              “我拒绝!”


              “学生没有否决权,老师的命令是绝对的~”


              “难道没有其他想要做的人吗?”


              我这样说着看向全班同学,大家纷纷避开我的目光……只有一个人除外。


              “老师,我想和志村桑一起担任国语科代表!”


              自信满满地举起手的近藤君。


              尽管不愿意和他一起做事,不过更不愿意一个人做事。


              而且如果能两个人的话,就可以把杂事全都交给近藤君做了。


              可是老师他……


              “驳回!学科代表只能有一个人。那么国语科负责人就是志村姐了。假发,可以决定下一个了。”


              “老师!!”


              老师完全无视我的抗议,又开始读JUMP了。


              多么霸道的教师。


              被推上不希望担任的学科的负责人,连拒绝的事都做不到。


              这不是教师该做的事。


              我对坂田老师的印象越来越差。


              同时想到今后会被他到处支使跑腿的。


              然而却发生了与我的预想相反的事。


              开学已经一个月了。


              和新的同学们相处逐渐融洽,也交到了关系很好的朋友。


              之前觉得有问题的国语科的工作,也和其他学科没有什么区别。


              就是收一下作业、在有国语科的前一天和任课的老师确认当天授课的内容什么的。


              这让一直害怕“会强加一些国语科之外的工作”的我稍稍有些沮丧。


              不过作为代替,我有了另一个大麻烦。


              “阿妙小姐!今天也很美丽啊!!这美丽太过于耀眼,连周围的事物都有些模糊了!”


              很亲密地叫我“阿妙小姐”的近藤君。


              每次见面都会说“我喜欢你”“和我交往”“很漂亮”什么的,如此的坚持不懈简直让我困扰到了极点。


              而且和土方君说了也尽是暧昧的回复,根本没有作用。


              无论我多少次明确地告诉他“我没有和你交往的意思”,他仍旧不肯放弃。


              就在我犹豫着要不要把我真正喜欢的是土方君的事告诉他时……


              “你,有没有喜欢的男人?”


              收齐大家的作业送到坂田老师使用的房间时,他突然问我。


              “突然问这个做什么?”


              “不是啊,还不是因为大猩猩那么努力地追你都被你拒绝了嘛。那家伙虽然看起来是个大猩猩,不过又是剑道部的主将,又是风纪委员,又有警察的关系,前途很有希望,和他结婚的话将来不就成了贵妇人了?”


              老师虽然是吐着烟圈说的话,但我并不认为是开玩笑。


              他的人品我是认同的。


              也被以土方君、冲田君为首的剑道部成员等仰慕着。


              但是我始终做不到把近藤君当做恋爱对象来看待。


              “怎么样啊?”


              “诶?啊啊,近藤君的事吗?那我说……”


              “不是啊!不是那个,老师我,问的是志村姐有没有喜欢的男人~”


              为什么要问这种事呢?


              就算想破头也想不到坂田老师会是那种对学生的恋爱感兴趣的人。


              “……没有……喜欢的人。”


              “呼~这样啊。那就和大猩猩……”


              “我可不要跟踪狂。”


              “啊?那家伙是跟踪狂?”


              “是啊,给我添了巨大的麻烦,老师你好好说说他吧。”


              “好麻烦啊我不要。自己做点什么不就好了。”


              因为自己采取什么措施都没用,本想拜托老师提醒他一下的。


              对这个教师抱有期待,果然是错的。


              “那老师,作业放在这里了。”


              我想要早点结束话题好离开这里,赶紧把作业放到桌上后就往门那边走。


              这时,老师叫道:“志村。”


              “到。有事吗?”


              “要是实在没办法的话,要过来告诉我啊。”


              “哈?告诉你什么?”


              “就是说大猩猩的事啊!到时候我会来惩戒大猩猩的。”


              虽说是开玩笑的话,老师的脸却是和我平时看到的没有干劲的表情不一样的严肃。


              于是我回答道“到那时就拜托老师了”然后离开了房间。


              这个时候,我只是单纯地觉得“终于做了一件像教师的事了”。


              近藤君的事情最终拜托的还是土方君,而不是老师。


              回复
              38楼2013-08-18 21:44
                亲你们好贴心啊让刚被爆菊的我好开森O(∩_∩)O~~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楼2013-08-20 11:08
                  刚翻到Page 7的一半
                  目测明天就能放上来了
                  同志们要撑住啊


                  回复
                  45楼2013-08-24 22:34

                    Page 7


                    那天从早上开始就烦躁不安。


                    昨天去打工,却被告知我已经被解雇了。


                    询问理由,得到的回答是“因为不景气而采取的人员削减”。


                    尽管有其他人和我一样收到这样的解聘通知,但为什么偏偏是我呢?除了考试期间没有休息之外,我在其他时间应该是好好工作了的。


                    可就算是这样,我依然无奈地接受了解雇的事。


                    就在我急着赶紧找一份新的工作时,班里的猿飞桑又开始责难我了。


                    她好像很喜欢坂田老师,不知从什么地方怎么看的,似乎在怀疑我和老师的关系。


                    今天早上也是被她说这说那的,我快要达到忍耐的极限了,不过最后因为新酱在一旁劝解总算压抑住了自己的怒火。


                    突然的解雇、找新的工作、猿飞桑的找茬、近在眼前的期中考试,有一堆事情不得不赶紧处理。


                    所以,午休时近藤君的跟踪狂行为切断了我忍耐的最后一根线。


                    “你给我适可而止啊!!!”


                    我大力地拍了下桌子,全班的视线立刻集中到这边来。


                    即使知道大家都在看我们,但我已经停不下来了。


                    “不要让我无数次无数次地说好不好!!我完全没有和你交往的意思!!不要再像跟踪狂一样缠着我了!!让我很困扰!!”


                    “即使你这样说我还是喜欢阿妙小姐!!”


                    “不要叫得这么亲热!!我最讨厌你这种大猩猩了!!”


                    教室里一片寂静。


                    只有我大声的怒吼散乱开来。


                    本以为这样近藤君就会放弃了,谁知一抬头却看到他正一脸悲伤地笑着。


                    “……哈哈哈……这样啊……阿妙小姐最讨厌我啊……真是没办法了……哈哈哈……”


                    “……!!?”


                    伤害到他了。


                    一想到这,我看也不看他,一口气跑出了教室。


                    近藤君的悲伤地笑脸像一根刺一样扎在胸口。


                    那完全是我乱发脾气,拿近藤君出气了。


                    虽然近藤君的跟踪狂行为确实给我带来困扰,但怒吼什么的并不像平日里冷静的我。


                    原本并不打算说那样的话的,却控制不住自己。


                    就在我踏上楼梯平台正准备登上通往楼顶的楼梯时。


                    “志村!!”


                    回头一看,楼梯下面站着土方君。


                    “土方君!?”


                    我吓了一跳,完全没想到他会追出来。


                    不过我马上明白了。


                    他一定会大声地呵斥我吧。


                    他是为了责备伤害了他的好朋友近藤君的我才追出来的。


                    土方君走上楼梯,在我旁边坐下来。


                    “……没事吧?”


                    “是的……那个……土方君……”


                    “想问近藤桑的话,他没事的。”


                    “诶?”


                    “那个人很抗打击的。比起这个,志村你没事吧?”


                    “我?”


                    “啊啊,归根到底是志村的事。该不会正因为伤害了近藤桑而责备自己吧?那么完全没有必要了。近藤桑的行为也实在过分了,这是他自作自受。”


                    “土方君……”


                    我果然还是喜欢这个人。


                    喜欢这个了解我的人。


                    “呐,能不能再考虑一下近藤桑的事情?”


                    “我做不到……”


                    “他也没有你想的那么坏了,只是有点……”


                    “因为,我喜欢的人是土方君你啊……”


                    自然地脱口而出。


                    我果然无法抑制这份感情。


                    我想要呆在土方君身边。


                    “志村……”


                    “我喜欢土方君,所以我没办法和近藤君交往。”


                    直视着土方君的眼睛,我又一次向他传达了我的思慕。


                    听到这,土方君抬手捂住嘴,侧过头避开我的视线。


                    “……吗?”


                    “诶?你说什么?我没听到。”


                    “我这样的好吗?我说话又凶,又不温柔,低年级的人可都怕我啊。”


                    “我就喜欢这样的你。”


                    “真是,要怎么跟近藤桑说明呢?”


                    “土方君?”


                    “总之近藤桑那边我去说明,你不用担心。”


                    “等一下!我不太懂你在说什么……要向近藤君说什么?”


                    土方君的话太过于跳跃,快得我无法跟上他的节奏。


                    是要去告诉近藤君说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吧?


                    “我打算说因为志村向我告白所以我和志村交往了,有什么问题吗?”


                    “土方君,你要和我交往?让我做你的女朋友?”


                    “诶?我说错了?”


                    “嗯嗯,没错!!我想成为土方君的女朋友!!”


                    “什么嘛。不要让我着急啊。那回教室吧?新八一定也很担心。”


                    “是啊。”


                    我们回到教室,看到新酱和九酱还有神乐酱正一脸担心地等待着。


                    我向三个人道了歉,又向近藤君低下了头。


                    近藤君虽然微笑着原谅了我,不过当听到我和土方君的事情时还是一副快要死了的样子。


                    和土方君交往,让我没有理由地开心不已。


                    剩下的只要一鼓作气找到新工作就好。


                    然而,这份“工作”将会打乱我的命运,那时的我还并不知道。


                    收起回复
                    47楼2013-08-25 20:34
                      颠沛流离的日子告一段落,我终于又看见自己的电脑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2楼2013-08-31 00:30

                        Page 8


                        “没什么好工作啊……”


                        一边折起免费报纸的招聘报纸,一边漏出了叹息。


                        终于和土方君交往,期中考试也通过了,我正式开始找工作了。


                        可是,一直找不到符合我的条件的工作。


                        原本想找个工资尽量高、又不和其他打工时间冲突的,找了半天才发现,那样高条件的招聘并没有登出来。


                        只是,有一个招聘广告从之前开始就让我无比在意。


                        高小时工资,自由出勤,欢迎初学者。


                        这三句宣传语给我留下了强烈的印象。


                        那是一家名叫“微笑”的夜总会的招聘广告。


                        并不是未满18岁的我可以工作的地方。


                        但是如果能在这里工作的话,生活说不定会比现在过得轻松一些。


                        新酱现在都是把打工的收入全都交给我,要是能给他留下一半,他就可以买自己想要的东西了。


                        年龄什么的蒙混过去就好了。


                        我以前就常常被人误认为是比自己实际年龄要大,只要画个妆、穿上成熟的衣服就没事了。


                        越是这样想,就越觉得去夜总会工作不错。


                        “喂,你好。我是看到招聘广告后打电话的……”


                        我给“微笑”打了电话。


                        “Rose酱~”


                        “欢迎光临,谢谢您指定我。”


                        来到指定的桌子,发现常客的长谷川桑在那儿。


                        这位长谷川桑以前似乎是一名有地位的官员,不过转职做了自由职业者,攒了钱就会过来这里喝酒。


                        “我还在想您最近都没来是怎么了呢。”


                        “啊~没能给Rose酱的营业额做贡献实在过意不去啊,不过今天我带了朋友来了!啊~银桑,这边这边!”


                        “诶?”


                        长谷川桑朝着入口附近的一个人招了招手,一看到那个人懒洋洋的走路姿态,我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什么啊,长谷川桑,说请我来的就是夜总会啊~”


                        白发似的天然卷,快要滑下来的眼镜,叼在嘴里的烟卷……


                        虽然没有穿着白大衣,但确定是坂田老师无疑。


                        我急忙背过脸去。


                        没想到竟会在这种地方遇到自己的班主任。


                        “Rose酱,这是我的朋友银桑。”


                        “你好~我是银桑~”


                        老师坐到长谷川桑的旁边,没精打采地和我打着招呼。


                        怎么办……我感到十分焦虑。


                        不管怎么样,要赶快离开这个地方。


                        不过,店里的灯光微暗,我又化了妆。


                        而且老师也不会想到自己的学生会在夜总会工作。


                        先回应一下招呼然后找个理由离开他们好了。


                        “欢、欢迎光临。我是Rose……”


                        努力压抑自己因为紧张而颤抖的声音,尽量不看向老师那边,我也向老师打了招呼。


                        “长谷川桑说的看中的陪酒女就是这个孩子?”


                        “就是她啊!很漂亮的孩子吧?虽然还是新人,但是酒量很好。银桑也多来捧场吧!”


                        “呼~”


                        偷偷看向老师,发现他正一脸饶有兴趣的样子喝着啤酒。


                        “他没有发现”,这样想好吗?


                        不,我不能掉以轻心。


                        “Rose酱,打扰一下。”


                        就在这时,服务生过来,在我旁边轻声地说话。


                        真是天助我也。


                        我朝服务生点点头,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长谷川桑,不好意思。其他客人也指定我了……我去那边一会儿,两位慢慢喝。”


                        长谷川桑听后说道“早点回来啊”,不过我并没有回来的打算。


                        虽然有点对不起长谷川桑,我还是从桌子旁边离开了。


                        “辛苦了!”


                        结束了今天的工作,我从后门离开了。


                        尽管店里一直开到天亮,我得到允许,0点就可以走了。


                        那之后,我一次都没有长谷川桑他们的桌子旁。


                        回过神来才发现找不到他们了,不知什么时候回去了吧。


                        “真是大灾难啊……”


                        “嘿~什么样的灾难啊?”


                        “!!!??”


                        一瞬间,我以为我的心脏停止了。


                        突然从身后穿来一个声音,这声音是我熟悉的……“


                        “辛苦了,Rose酱?“


                        为什么?怎么办?脑子里一片混沌。


                        慢慢地回过身,发现老师就站在那里。


                        “……为……什么……”


                        “我啊,看上Rose酱了,所以在这里埋伏啊。”


                        “看……上……”


                        “嗯,是啊。不,怎么说呢?感觉是命中注定的相遇。”


                        老师默默地笑着,朝我这边徐徐走来,和我的距离一点点缩短。


                        我害怕地往后退着想要逃走,才发现我已经退到墙角无路可逃。


                        于是,老师把双手撑在我的脸两侧,把脸了靠过来。


                        “我啊,是学校的老师,Rose酱和我教的学生非常地像,这是怎么回事呢?”




                        回复
                        53楼2013-09-04 22:13
                          为毛艾特不成功?度受快给我雅贵人@犬童雅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6楼2013-09-05 00:48

                            Page 9


                            直觉告诉我,他察觉到了。


                            虽然不知道是何时察觉到了的,但老师确实发现了“我是志村妙”这件事。


                            怎么办?


                            是就这样装傻,还是老实承认呢?


                            选项只有两个。


                            “呐,Rose酱,回答我啊?”


                            “这、这个是因为……”


                            老师的脸近在咫尺。


                            平时明明是一对死鱼眼,偏偏现在看着我的眼睛锐利得似乎看透一切。


                            “嗯?因为……什么?”


                            不行了,已经瞒不住了。


                            “……对不起……”


                            “啊咧?为什么要道歉呢?Rose酱做了什么坏事吗?”


                            “你已经知道了吧?”


                            “知道什么?”


                            “我是……我是志村妙的事情,坂田老师……”


                            我一承认,老师立即退开到一边,点燃了烟卷。


                            慢慢地吐出烟圈,老师发出了沉闷的笑声。


                            “呀~真是吓我一跳呢。那个认真耿直的志村居然在夜总会打工。老师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呢。”


                            “……实在是对不起……”


                            总之现在只有先道歉。


                            老师要是把这件事向学校报告的话,我被退学是毫无疑问的。


                            要是这样,我就没有脸去面对收留无依无靠的我和新酱的理事长了。


                            “我们学校啊,虽然不禁止学生打工,但是在夜总会也实在是糟糕了点吧?”


                            “我知道……”


                            “嘛,尽管大家知道你和新八两个人相依为命,靠打工维持生活,不过要是做陪酒女的事情在学校暴露了,你会立刻退学处理的。”


                            “……是的,我想是这样……”


                            我犹豫了。


                            我是不是该在这时拜托老师放过我呢?


                            在3年级开学的第一天老师就说过“不要给我找麻烦”。


                            那么自己应该不会自找麻烦。


                            那么我只有拜托老师放过我了。


                            “老师……”


                            “什么事?”


                            “我知道这时只顾自己的方便,但我真的不能辞去这里的工作。所以,这次的事能不能当做没发生过?我无论如何也不想被退学。拜托了!!”


                            “不想辞去陪酒女的工作,又不想被退学……不想退学是因为土方在吧?”


                            “诶?”


                            “在交往吧?和土方。”


                            “这个……和土方君的事没有关系。我只是……”


                            虽然嘴上说着没关系,但心里确实想着如果退学的话就得和土方君分开了。


                            因为想着即使工作到深夜,第二天去学校就能见到土方君,所以才努力地做着陪那些喝醉的人们的工作。


                            “当做没发生也可以。”


                            “真的吗!?”


                            “嗯,真的。不过,我有个条件。”


                            “条件……吗?”


                            喜悦转瞬即逝。


                            老师的条件会是什么呢?


                            不过,只要这个条件能让我继续陪酒女的工作,不会被退学就行。


                            “要是你答应这个条件,我就放过你。”


                            “……真、真的吗?和我约定了?”


                            “约定也好怎样也好,都行啊。”


                            “知道了……老师说的条件是什么?”


                            说过的话不能改变。


                            因为不知道是什么条件,我摆好了防备的姿势。


                            还是做好防备准备为上。


                            “不用那么警戒的。很简单的事情啊。身体,献给我。”


                            “……哈?”


                            我以为自己听错了。


                            因为,老师很痛快直接地说了出来。


                            所以,我又问了一次。


                            “不好意思,老师。再说一次可以吗?”


                            “我说,把身体献给我。”


                            “身体?”


                            身体……身体……身体?


                            脑子里变换着“身体”这一文字。


                            “献出身体”也就是说……


                            “对,就是要占有你的身体的意思。”(注:原文是“给我抱你的身体”,日语中“抱”既有“拥抱”的意思,也有“XXOO”的意思)


                            “什!!”


                            “呀,最近该说积攒了呢还是什么。一个人做又挺那个的,风俗店什么的又没有钱去,正想着没有女人陪啊。”


                            “这下正好”,老师笑着直率地说。


                            “不要开玩笑了!!这种条件我是不会答应的!!”


                            虽然想着无论什么条件我都接受,但这样的我没有接受的理由。


                            献身什么的绝对不要。


                            “啊~志村啊,你明白吗?你没有否决权。要是不接受这个条件,你可就得退学了?和土方的卿卿我我school life也没有了?”


                            “你、你这是威胁……”


                            “说是威胁就太过分了。你明白自己所处的位置吗?我要是向学校告发,你就得马上退学了?你不想退学对吧?想要我放过你对吧?那你就只能接受这个条件了。”


                            “……”


                            既不想退学,也不想辞去夜总会的工作,我确实是这样拜托的。


                            我知道要老师放过我就得答应老师的条件,


                            可是,就算这样说……


                            “嘛,我就不要你现在就给我回答。给你一晚上时间考虑。就这样。”


                            老师拍拍愣在原地的我的肩膀后,离开了。


                            怎么办……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只能按老师的要求做了吗?


                            除此之外没有另外的路可走了吗?


                            回复
                            61楼2013-09-09 17:03
                              我去这该死的霓虹语
                              此抱非彼抱
                              让我怎么办?
                              于是我决定以后正常的抱就写抱
                              非正常的抱就在后边注XXOO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5楼2013-09-10 13:15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2013年银妙祭的网站进不去啊啊啊啊啊啊啊
                                让我怎么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收起回复
                                69楼2013-09-13 21:32
                                  中秋节之后就要开始上班了
                                  泪奔中

                                  【泪奔回来】
                                  所以赶在走之前再翻一页


                                  收起回复
                                  73楼2013-09-17 22:35
                                    真是悲催的新吧唧
                                    就这么活生生地把自己姐姐往饿狼嘴里送啊


                                    回复
                                    75楼2013-09-17 23:09
                                      一进来就看到一堆痴汉表情同好,人家妙姐明明不愿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2楼2013-09-19 22:58
                                        桂圆我是个信守承诺的好汉纸
                                        果然一回到家就更了


                                        回复
                                        96楼2014-01-29 15:56
                                          最近催更的妹纸们(应该都是妹纸吧?)
                                          楼主首先要向你们的关注表示感谢
                                          其次要向你们的关注表示抱歉
                                          我之前的打算是利用上班前的空档把这篇文磨出来
                                          但事实证明too young too naive
                                          而入职之后就一直处在加班—上班—加班的节奏
                                          再加上个人失误
                                          所以迟迟没有更新
                                          现在我终于拿到了前面的文档
                                          可以继续了
                                          但是因为上述节奏
                                          进度可想而知
                                          因此更的频率就无需赘言
                                          不过我不反对你们时不时地冒出来催我一下
                                          这样可以刷刷我的存在感(私心)
                                          总之组织交代的任务我一定会完成的
                                          以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5楼2014-02-13 18:53
                                            Page 12
                                            “把衣服(防吞)脱(防吞)了”
                                            老师简单一句话,却让我迷惑了。
                                            虽然被别人(防吞)脱(防吞)很害羞,可自己(防吞)脱(防吞)也很害羞啊。
                                            手搭在穿着的衬衫纽扣上,却一下也动不了。
                                            “志~村~?听到了没?”
                                            “听到……到了……”
                                            “那就快把手动起来。”
                                            “……是……”
                                            解开纽扣,脱下(防吞)衬衫。
                                            然后褪下长筒袜,拉下裙子的拉链,它立即抵抗不了重力,瞬间落到了地板上。
                                            “脱……好了。”
                                            只穿着内(防吞)衣的我。
                                            极度的羞耻让我不敢看向老师。
                                            “来这边。”
                                            “……是。”
                                            我走到坐在沙发上的老师面前。
                                            一站定,老师的视线在从下往上在我身上逡巡,好像要将我的身体看清一样。
                                            “你的身材很不错嘛。让我越来越有干劲了。”
                                            老师默默笑着站了起来。
                                            那张脸并不是我所认识的平时的老师。
                                            完全是一张“男人”的脸。
                                            这个男人要夺走我的第一次。
                                            真想要打他一顿。
                                            想要把他骂个狗血淋头,哭着向我求饶。
                                            但是,这样的事是处在弱势地位的我做不出来的,除了听老师的话别无选择。
                                            “在想什么呢?”
                                            老师的手腕环过我的腰,将我拉到近旁。
                                            然后像雪崩一样扑倒在床上。
                                            “害怕?”
                                            “……没有。”
                                            “听说第一次回很痛的,不过不用担心啊。老师我有很技巧的,会让你感觉‘舒服’而不是‘疼’的。”
                                            我从下面呆呆地看着老师取下眼镜,脱下外套和衬衫,露出上半身。
                                            想不到老师的肌肉发达,转念又想到这种想法和如今的状况并不相称,忍不住笑出声了。
                                            “什么?”
                                            “没什么。”
                                            我已经放弃了。
                                            只能如此了。
                                            不能带有感情。
                                            我只是遵从着老师的要求而已。
                                            所以什么都不用想。
                                            什么都不能想。
                                            新酱,对不起。
                                            土方君,对不起。
                                            爸爸,妈妈,对不起。
                                            闭上眼睛,脑海里浮现出一个个喜欢的人的脸。
                                            在心中一遍又一遍重复着道歉的话语。
                                            就这样,我被老师抱了。(注:XXOO)
                                            吱吱,老师一动,床就发出声音。
                                            天花板上安装的镜子映出我和老师身体重叠样子。
                                            耳边是老师粗重的呼吸声。
                                            老师柔软的头发蹭着我的脸颊。
                                            我强忍着不出声。
                                            就连老师进入时,那仿佛撕裂身体的疼痛,也紧紧咬住嘴唇忍耐下来。
                                            “……糟糕……我……要去……了……”
                                            “……!!”
                                            老师愈发往深处进攻,然后,一阵温暖的感觉落在身体深处。
                                            “啊~真是太舒服了。”
                                            覆住我的老师从我身上退开,一下子翻过身躺在了旁边。
                                            结束了……
                                            终于结束了……
                                            轻轻地松了一口气后,我坐了起来。
                                            “怎么了?”
                                            “去洗澡。”
                                            我这样对老师说了,转身下了床。
                                            尽管那时下腹部一阵阵地疼,可我仍旧咬牙坚持着向浴室走去。
                                            打开水龙头,热水将全身包裹。
                                            要全都洗掉。
                                            粘着的汗液也好,身上沾染上的老师的烟味也好。
                                            还有已经污秽的我,全都洗掉。
                                            我用房间配备的沐浴皂把身体洗了一遍又一遍。
                                            出了浴室,就看见老师上半身靠在床头上抽烟。
                                            然后,向我扔了一个塑料瓶过来。
                                            “喝吧,口渴了吧?”
                                            “……谢谢。”
                                            接到手中的,是矿泉水。
                                            我喝了一口之后,不想回到老师所在的床上,便坐到了沙发上。
                                            “老师……”
                                            “嗯,什么?”
                                            “我已经按老师说的做了,老师会信守承诺的对吧?”
                                            “承诺?是什么来着?”
                                            “什!!?”
                                            我一下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这是在装傻,还是开玩笑?
                                            无论是什么都不是好事。
                                            所以我大声说着,将手中的塑料瓶朝老师掷过去。
                                            “请不要开玩笑了!!”
                                            “你!!很危险的好吧!”
                                            “还不是因为老师说的玩笑话。我可是因为老师说会放过我在‘微笑’打工的事才……”
                                            “才会给不喜欢的男人抱(注:XXOO),对吧?”
                                            “……是的。”
                                            “嘛,说好了的事自然就是承诺。做陪酒女的事情我会闭嘴的。”
                                            太好了。我顿时舒了一口气。
                                            这样就能赚更多的钱,让新酱去上大学了。
                                            今晚的事情全都忘掉吧。
                                            把它压在名叫“记忆”的箱子深处,上好几把锁,封印起来。
                                            正这样想着,恶魔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我先把话说在前面,可不是一次就结束的啊。”
                                            “……诶?”
                                            “毕业之前你都给我抱(注同上),作为交换,在毕业之前我也不会把你打工的事说出去。”
                                            “这……这是……什么……”
                                            “这是理所应当的吧?自己的学生在做陪酒女,我要瞒住学校可是要担风险的。你总得付给我‘报酬’吧。好了,我要去洗澡了。”
                                            老师消失在了浴室门后,而我则哭了出来。
                                            本以为只有一次,没想到要持续到毕业,真的无法忍受。
                                            可是尽管无法忍受,我也无能为力。
                                            后悔与忧愁在我的胸中翻滚,我忍着呜咽哭着。


                                            回复
                                            119楼2014-03-14 20:04
                                              你们是有多惊奇我更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4楼2014-03-16 17:35
                                                Page 13
                                                自从被老师抱了(注同上)那天之后,我又被老师强迫了几次。
                                                老师的要求总是来得很突然。
                                                有时是在“微笑”的打工结束时,有时是在放学后。
                                                而我则像一个没有任何感情的人偶一样任他摆布。
                                                即使和老师持续着这样的关系,我仍旧在和土方君交往。
                                                虽然每次和他见面都会有罪恶感,但却不想和他分开。
                                                土方君为了最后的大会,正在努力地练习。
                                                我为那样的他加油,而他也在意着每天打工的我的健康。
                                                温柔而强大的他是我心灵唯一的支持。
                                                “烟火晚会?”
                                                “对,烟火晚会。”
                                                放学后,在老师使用的房间里。
                                                我正整理着凌乱的制服时,老师突然提起烟火晚会的话题。
                                                时间已经是7月了。
                                                正是各地举办祭典呀烟火晚会的时期。
                                                “烟火晚会怎么了?”
                                                “周末的时候离这儿稍远的地方有一场啊。一起去吧?”
                                                “我拒绝。”
                                                立即回答了。
                                                话说回来,为什么我非得和老师一起去看烟火晚会呢?
                                                开什么玩笑。
                                                “去邀请别人不行吗?”
                                                “可我没有想邀请的人啊。再说,如果你和我一起去,可以算同行啊。”
                                                “……”
                                                听到“同行”我的心便动摇了。
                                                带着客人去上班的话,会有特别的津贴。
                                                对于为了1学期的期末考试而不得不请5天假的我来说,“同行”这个词语听起来相当地有吸引力。
                                                只是,有一件事让我担心。
                                                “可是……万一遇到谁……”
                                                就算烟火晚会是在远离我们居住的街区举行,还是有可能会遇到认识的人呀学生呀学校的工作人员什么的。
                                                如果被别人看到“教师”和“学生”2个人在一起,不是很糟糕吗?
                                                然而,老师却说“别担心”。
                                                “你要是一陪酒女的样子出现,我觉得谁都看不出来你就是那个‘认真耿直的志村妙’的。而且,烟火晚会的时候大家都忙着看烟火,不会看别人的脸的。”
                                                尽管不知道这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但为了能不会5天休假损失的工资,我也没有办法了。
                                                其实根本不想和老师一起出去,可我还是答应了老师的邀请。
                                                到了烟火晚会这一天。
                                                和老师约好在离开烟火晚会的地方最近的车站汇合。
                                                我一到车站,就发现穿着T恤和牛仔裤的老师已经在那儿了。
                                                叼着烟卷,在车站前的路口旁呆呆地站着。
                                                我穿过去往烟火晚会会场的人流,走近老师。
                                                “让您久等了。”
                                                “哦……诶,什么!?”
                                                “什么是什么?”
                                                “为什么是浴衣?”
                                                老师一副吃惊的表情看着我。
                                                一定是因为我穿着浴衣来的缘故。
                                                其实我也不是为了老师才特意穿的。
                                                昨天晚上下班时店长对我说“明天大家都要穿着浴衣来接(防吞)客,记得穿过来啊”。
                                                浴衣什么的长大之后再也没有穿过,于是只好白天慌慌张张地去买了。
                                                浴衣和腰带还有木屐都是买最便宜的反复试验着才穿了起来。
                                                想着烟火晚会之后要和老师同行去店里,没有时间换衣服,于是就这样穿着来了。
                                                “只是因为今天晚上要穿着浴衣上班才这样的。话说在前面,我可不是为了老师才穿成这样的啊。”
                                                “啊~是是。不过啊,挺那个的对吧?”
                                                老师一下子把脸凑过来,在我耳边小声地说。
                                                “穿浴衣的样子各种诱惑不是吗?”
                                                “笨……”
                                                身体向后仰起,赶忙离开老师。
                                                老师那像是在脑内直接响起的声音,让我不自觉地想起了那些不由分说被抱住(注同上)的时间。
                                                当然,为了不想起那些事情,我丢下老师径自先走开了。
                                                老师哧哧地笑着跟在我身后。
                                                从车站出发大约走了十分钟,在一处河滩上人潮涌动。
                                                早到的人们拉来坐席坐下来,我和老师则四处张望着那些刚支起来的小摊打发时间。
                                                “吃点什么?还是说要喝点什么?”
                                                “你请客吗?”
                                                “毕竟是我邀请的嘛。”
                                                虽然对老师少有的谦和感到有些惊讶,但机会难得,我便选了日式汽水(或译为柠檬水)。
                                                “我想和柠檬水。”
                                                “了解。大妈,要柠檬水和啤酒。”
                                                “好的~”
                                                小店的大妈递出了浸着冰块的买柠檬水和啤酒。
                                                老师付完钱,刚想离开时。
                                                “坂田老师?”
                                                有人叫老师的名字,我和老师都吓了一跳,战战兢兢地回过头。
                                                “果然是坂田老师啊。”
                                                眼前是一个看起来很文雅的美女。
                                                穿着的浴衣,白底上绘着牵牛花,十分的合适。
                                                看起来不像是高中生,我顿时松了口气。
                                                但,一抬头看向老师,却发现他的脸不知为何紧绷着。
                                                “好久不见了。您看起来很有精神啊。”
                                                “啊,啊啊……好久不见。你,回到这边来了?”
                                                “是啊。已经好很多了。”
                                                她说完微微一笑。
                                                为什么呢……感觉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老师是在约会吗?女朋友真漂亮。”
                                                “啊,我……”
                                                正想说“不是的”时,老师站到了我面前。
                                                好像要把我从那个女性面前藏起来一样。


                                                收起回复
                                                130楼2014-04-19 21:35
                                                  看到大家纷纷表示弃渣银弃
                                                  很久以前就不看原作的人表示还是霓虹的同人作者们有爱
                                                  我的银妙魂完全是靠他们养
                                                  所以原作怎么样已经完全没关系了
                                                  同人里的银妙才是理想状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4楼2014-06-07 20:46
                                                    Page 16
                                                    星期一……从早上开始便忧虑不安。
                                                    今天放学后不去老师那儿不行。
                                                    可是我根本不想去。
                                                    因为知道去了之后会被怎么样,所以更不想去了。
                                                    但我无法拒绝的事实就摆在这里。
                                                    从早上开始就一直在叹气啊。
                                                    “早上好,大姐头!”
                                                    正把换下来的鞋子放到鞋柜里时,同班的神乐酱向我打招呼。
                                                    “早上好,神乐酱。”
                                                    “大姐头……好像没什么精神啊阿鲁。生病了吗?”
                                                    “没有这回事,我很精神的。”
                                                    “是吗?有精神就好。对了,大姐头!到教室以后能不能给我看看数学作业?有不明白的地方阿鲁……”
                                                    “知道了。阿拉?”
                                                    和神乐酱向教室走去,发现走廊上人山人海。
                                                    而且是围在3Z的教室门前。
                                                    “那是怎么了?”
                                                    “好像很吵的样子阿鲁。”
                                                    我和神乐酱互相看了看,赶快朝教室赶去。
                                                    “不好意思,请让一下!”
                                                    我们挤过人群,一走进教室就看到……
                                                    “混蛋,你想怎么样?”
                                                    教室正中央,土方君正抓住冲田君的前襟怒吼道。
                                                    周围的桌子呀椅子全都散乱开,近藤君则努力地往两个人之间挤着想要分开他们。
                                                    “十四!冷静一点!”
                                                    “放手,近藤桑!!”
                                                    我从来没见过土方君如此生气的样子,不禁目瞪口呆。
                                                    到底发生了什么?
                                                    “总悟!回答我!!”
                                                    “我没什么可回答你的事情。”
                                                    “你这混蛋!!”
                                                    冲田君面对怒气冲天的土方君却一副平静的样子。
                                                    “大姐头,阻止一下比较好吧?”
                                                    “诶?啊,是啊……”
                                                    听了神乐酱提醒,我正朝那三个走过去,冲田君注意到了之后,向土方君耳语了什么。土方君听后猛地睁大眼睛,回过头带着惊讶的表情看着我这边。
                                                    “早、早上好……土方君。一大早的怎么了?”
                                                    “土方桑,女朋友在担心啊。这只手能不能快点放开呢?”
                                                    “切。总悟,我话可还没说完啊!!”
                                                    土方君放开冲田君的衣襟,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出了教室。
                                                    “土方君,你要去哪儿?”
                                                    不管我怎么喊,土方君还是头也不回地走了。
                                                    “弄出这么大的动静真是对不起了。”
                                                    “近藤君……”
                                                    我一直站在原地,近藤君苦笑着收拾起散乱的桌椅。
                                                    回过神才发现冲田君也离开了教室。
                                                    我一边帮着近藤君一边问道。
                                                    “发生什么事了?”
                                                    “那个……只是意见相左而已……”
                                                    “意见相左?”
                                                    “嗯,不过没事的!十四也好总悟也好,还都是孩子啊……啊哈哈哈!”
                                                    近藤君虽然笑得豪爽,却感觉在掩饰什么。
                                                    剑道部里发生了什么吗?
                                                    还是说是不能和我说的事呢?
                                                    不仅土方君生气的样子很不寻常,冲田君和土方君的耳语也让我在意。
                                                    但是从他们的好友近藤君这里已经打听不到更多信息了。
                                                    “说起来新酱呢?”
                                                    现在才注意到弟弟不在这里的事。
                                                    这时,从走廊上传来新酱的声音。
                                                    “老师你快一点!!”
                                                    出现的是慌张着冲进教室的新酱。
                                                    和跟在新酱身后一脸快睡着的脸的老师。
                                                    “喂,志村弟。谁和谁打架啊?这不是没有人吗?”
                                                    “啊,啊咧?”
                                                    看来新酱是去叫老师了。
                                                    不过,老师肯定说“好麻烦”“别管了”什么的,不愿从椅子上站起来,才被新酱强行拖过来的。
                                                    “抱歉啊,新八君!十四和总悟都没事了!还麻烦老师特地过来一趟真是不好意思。”
                                                    近藤君向老师和新酱道歉道,新酱露出放心的表情,老师则一脸意外。
                                                    “是土方和冲田打架?”
                                                    “呀,与其说是打架,不如说是十四单方面冲撞总悟的……”
                                                    “呼~土方啊……”
                                                    老师这样说着看向我。
                                                    不过又马上移开了视线。
                                                    为什么老师要看我呢?
                                                    是觉得出现土方君的名字就和我有关系吗?
                                                    在那之后,冲田君直到早上的班会开始前才回到教室,土方君则到上课了还没有回来。
                                                    第一个小时的授课结束后的休息时间里,近藤君到剑道部的部室里去,也没有找到。
                                                    我也一到休息时间就给土方君打电话,可一直都没有人接。
                                                    然后到了放学,土方君的包还留在教室里,人却一直没有出现。
                                                    “志村桑,能占有你一点时间吗?”
                                                    回家前的班会结束后,山崎君小声地向我搭话。
                                                    “怎么了?”
                                                    “刚才土方桑发来短信,好像现在是在家里。然后,让我把他的包送回去……志村桑,可以拜托你吗?”
                                                    “我?”
                                                    我马上回答他“知道了”。
                                                    当然,知道土方君在哪里让我松了一口气。
                                                    不过这之后我得去老师那里……
                                                    怎么办?怎么办才好?
                                                    “有什么事吗?如果不行的话……”
                                                    “嗯嗯。没事。我知道了。我把包送过去,毕竟我也担心土方君啊。”
                                                    是啊,没什么好犹豫的。
                                                    因为土方君的事比老师重要。
                                                    我从山崎君手里接过土方君的包,急急忙忙出了学校。


                                                    回复
                                                    165楼2014-09-15 22:30
                                                      我突然觉得土妙好萌是不是可以先弃银妙几天?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9楼2015-03-09 21:50
                                                        没事,我什么都没有翻,只是上来欺骗你们一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0楼2015-05-17 15:46
                                                          你们要原谅一个有半个月都在加班的人。


                                                          回复
                                                          204楼2015-06-29 1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