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嫉嫉吧 关注:173贴子:7,097
  • 2回复贴,共1

【BE30题】到死都没说出口的……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儿子们的便当都被茶祺一个人吃了系列。
这只茶祺的心态比较类似于三次元本体所以微妙的消极【?
更文呢是不能强求的,有生之年吧【你
能不能发出来……听天命吧=L=


回复
1楼2013-08-12 20:44
    久违的教室里,小小的课桌排放得并不整齐,甚至可以说是一眼就能看出刚经历一场胡闹般的歪歪扭扭。茶祺回过头一眼便看到窗外巨大的钟,毫无修饰的钟面上指针缓慢前进,黄昏的阳光透过窗户将教室染成茜色,楼下有几个学生嘻哈打闹的声音。教室里唯一的学生,一个白发的孩子趴在窗边踮起脚望向楼下,在有人转身抬头回望时又迅速地缩了回来,对身边一团空气摇摇头。最后他仅是将一直攥在手里的,似乎是小刀的东西放回衣服口袋,戴上兜帽后晃晃悠悠地离开了教室。
    同样的教室,这次大概是午休时间。太阳明晃晃地挂在天上,没有窗帘的教室灯一盏没开,同一个班级里其他孩子都三五成群,仍然只有那个白发的孩子孤零零地坐在教室角落里,但看起来却是比之前活泼了许多。应该是他同桌的座位上空无一人,其他孩子到了这附近也会特意绕开一段距离。茶祺听不清其余人在望着那孩子窃窃私语什么,但他清楚听到了从那孩子喉咙里发出的软绵绵童音:“上个星期开始就不来学校,原来是死了吗?不知道你现在是保持着死前的样子还是死时的样子啊,如果是死时的样子还是看不到比较好吧。噗哈哈别生气啦,反正只要能听到就好了。来说话吧,你是我在这个教室里唯一认识的幽灵了。”

    然后茶祺就从沙发上滚下来硬生生被摔醒,直到起身脑子还晕晕乎乎的像刚被扔进了洗衣机。令他比较开心的是他发现跟自己一起滚到地板上陈尸的还有一件外套,这至少说明顾影没遇到严重得需要彻夜不归的事,以及他确切地感受到了顾影的关怀——他总不可能希望顾影把他拖回房间,即使光从体型上来讲他其实与竹杆只有一线之隔,但作为一个成年男性,质量还是比较可观的。
    晚上的梦在茶祺看来就是把刚结好的疤撕开,最近老是梦到自己年少无知时的那些屁事,梦中的时间在推移,他预感到自己过几天也许就会梦到些像把沾了酒精的牙签戳进伤口里乱搅和的事。
    “说出来比较好。”一直在家门外的少女不知道什么时候进的屋,她出于关心说的话茶祺却觉得怎么听怎么耳熟。在很久以前一定听过,同样是对自己说的,但他实在想不起当时的状况,包括自己的回答和提问的人是谁,全都只是模糊的虚影在脑中一闪而过。这句话其实自己也是对周围的人常说,毕竟他对于自己不是块能安慰疏导人的料这事清楚得很,顶多让别人说出来别让负面情绪烂在心里发霉。
    但要他自己去说,他却也是真觉得没什么好说。自己自认是个对嘴贱这属性有自知之明的人,如果怕说错话一失足成千古恨,那就干脆闭嘴绕过危险话题。心理阴影这东西,名字里都带着阴影俩字,摆到明面上来也没意思。

    -TB不知道什么时候有C-


    回复
    3楼2013-08-12 20:48
      更新。(敲碗


      回复
      4楼2013-09-01 16:10